小说巴士
    陈潇站住脚,侧了侧身,跟在他身后一步左右的王老板就赶忙出声:“陈师傅,看出什么了?”

    信中吹得住宅术神乎其神,却毕竟是个全然陌生的事物。王老板只知道很神奇,可是具体怎么个神奇,他没有看懂。所以,陈潇皱着眉的样子,他虽然知道可能是有什么地方不好,却并没有特别担心。

    陈潇定定的看着王老板,不说话。渐渐的王老板脸上的微笑都僵硬了,他感觉对方身上有一股气势缓慢的升起,让他心中竟然有些惴惴。王老板嘴角抿了下去,眉心也皱起了川字,他不安的问:“陈师傅?这到底是哪里不合时宜?”

    看事主端正了态度,陈潇内心满意的点头。风水原本就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陈潇最看不得人态度轻忽,不放在心上重视的样子。陈潇前世风水大师的气度摆出来,转过视线,抬手一指地上铺满的碎石:“这地面上为何铺得是碎石?”

    王老板不解其意,可是看对方很郑重的问起,却还是老实的回话:“这些碎石,是小女带回来的。她年幼,一次出去游玩,看到这些碎石颜色喜人,就闹着带回来妆点院子。”

    陈潇瞪眼,看着他怒道:“简直胡闹!这乱石岂能是铺在院子当中的!”

    王老板被陈潇的怒气唬住,小心的问:“不过就是一些碎石……有什么关碍?”

    陈潇见他嘴上虽然问的小心,眼中却是不怎么相信。他也不生气,只是说:“你不信?好,在下问你,最近这些年来你家中生意是否不顺,虽然小生意不断,可是大生意难成?”

    王老板奇怪他怎么知道,就回答:“是啊,确实如此。陈师傅如何得知?”

    陈潇没答,又问:“这些年当中,你家中是否子弟学业无成?无人被选入学堂之中?”王老板看陈潇的目光变得惊奇:“确实如此。”

    陈潇点头:“这些年中,你家中之人是否大灾小病,接连不断?”王老板已经有些惊慌了:“确实是如此啊!陈师傅!求您告诉敝人,这跟这些碎石有何关系?!”

    陈潇声音冷静的对王老板说:“庭院中的地面,可以是平整夯实的土地,可以是大块规整的石板,也可以是小巧方正的青砖。唯独这乱石、碎石最不可取!容易给家中招来阴气,致使家中财、学、寿衰落。”

    陈潇选上这一家,并不是随便做出的决定。他事先在附近观察过,这家人家明明东北角上有丘,本来应该主富贵,学业昌盛,是个很吉利的宅子。园中应该生气凝聚,偏偏当中被一股不和谐的阴气冲散。进来看到这满后院的乱石铺地,顿时就知道了原因。

    被陈潇接连说中,王老板已经是心神俱乱,六神无主。这些年来,王家表面上看起来仍旧是花团锦簇。实际上却是生意开始走下坡路,家中的子女长大,该入学了却一个也没有灵根天赋。不止是亲眷,连家中仆从也总是大灾小病不断,光是丧事就办了四五场。

    王家运势衰落是很明显的,作为家主王老板心知肚明,却不知道该如何挽回。如今被人一语道破根由,竟然是因为这庭院当中的碎石地面。就像是将要溺亡之人见到了最后生机,他对着陈潇哀求:“陈师傅,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家!”王老板说着,腿下一软,竟然是要给陈潇跪下。

    陈潇虽然装着样子高冷,内心却受不得人这样哀求。他先一步扶住对方,给杜荣使了一个眼色。杜荣上前一伸胳膊把王老板拎起来,陈潇眼神稍软,口气变得温和道:“王老板不必如此,在下前来所为就是为使事主趋吉避凶。”

    王家的风水问题并不难缠,可是要不是风水师来看,普通人哪里能知道结症所在呢。陈潇业务熟练,很快给出解决办法之一二三步骤。他不仅破解了院中碎石之局,还给调理的更好,园中划分了花草树木的位置,就等到春天移植过来,以便生机更旺。

    得了方法,王老板一抹脸上的软弱,雷厉风行的先把后院的地面给掀了。当天就让人把土地夯实,平整成硬实地面。听到这个消息,还未出嫁的女儿还挺不高兴,想要过来闹上一闹。却被王老板严厉的镇压。要不是他疼爱这个女儿,任由她胡来。也不至于坏了宅子里的生气,凭白的遭了这么一场。

    因为是寒山城的第一个客户,陈潇极其负责任的盯着。直到亲眼看着阴气逐渐变得稀薄,才点头对王老板肯定改造成功。王老板闻言大喜,刚要盘算送上多少酬劳算是合适,就有人来禀报,一直拖着商谈不下去的大生意成了!

    王老板欣喜若狂。让他这么兴奋高兴的不只是做成了一笔大生意,而是这说明他们家的运势有了起色。不再衰落,转而要兴盛了!

    考虑了陈潇带给王家的大恩情,还有他的身份背景。王老板郑重的奉上了一百灵币作为酬谢。

    听到这个数字,杜荣心跳都要失速,差点未出不住硬汉的形象。反而他年轻的雇主很不当回事,漫不经心的接过,转手塞给了他。对普通人来说,这可是一笔重金。其实当中也是饱含了对陈潇的歉意。到底王老板没有隐瞒到最后,把收信人不是他的事情说了。

    做戏做全套,陈潇面上怔了怔,皱着眉毛收回了王老板奉还的信件。他说:“此事不怪你,是在下没有问仔细。罢了,既然不是,在下再寻访就是了。”

    王老板还想帮忙打探,被陈潇态度坚定的拒绝。他表示受人之托,中间却有此失误,被误拆了信件。一定要亲自寻访,才能聊表歉意。

    王老板见陈潇竟是很看重写信的人,不由对那个叫做庞和牧的有些羡慕嫉妒。

    陈潇不肯留下用晚饭,起身告辞。王老板对他感激涕零,亲自把他们送到了街口还不停。陈潇皱了下眉,杜荣就不耐烦地说:“行了,王老板止步吧。”

    王老板站住了脚,陈潇抿着唇,淡淡地对他说:“此次前来寒山城,是为了历练。王老板要是知道有和人家还有此类难题,可向在下推荐。”

    王老板听了,内心就是一叹。以陈潇的品貌和气度,却只能远离权贵圈子,跟平头百姓打交道。当真是不容易啊……陈潇故作高冷的样子非常唬人。明明挣了客户的大钱,偏偏还让对方觉得他艰难。佯装能装到这般境地,也是世间少见。

    王老板笑着说:“敝人省得了。哪里敢劳动陈师傅惦念。陈师傅只需找好了住处,等他们上门求教就是了。”王老板都这样求着陈潇调理的宅子,哪能允许其他人那么有面子,让眼前这位世家子弟放下身段主动上门。总之在他这里,陈潇直接被拱上了神坛安坐着,等着其他人去烧香请愿,才是应该有的姿态。

    寒山城的第一个单子顺利完成,好像还俘获了粉丝一枚。陈潇表示目的达成,剩下的就等影响辐射出去。他现在的形象跟在郡城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还需要亲自去跑,现在只要端着高冷范,等着别人求上门即可。

    走得远离了王家范围,陈潇才敢放松下来。他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雀跃地说:“荣叔,今日顺利开张,我们去吃一顿好的庆祝一下吧!”

    只见杜荣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他,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低声说:“东主,保持仪态。您还想要继续以世家子弟的身份活动的话,就不能做出与之前骤然不同的举止。”

    陈潇眨了眨眼,他吃惊地发现杜荣现在肯干涉他的事情了。这是双方关系更近了的表现,他也是不知道现在该为对方真正把他看成自己人而感到高兴,还是为现在起有了一个严格的监督而感到悲伤。

    杜荣虽然不让陈潇在外边破坏形象的大吃一顿,却叫了一顿寒山城有名的酒楼的招牌席面送进了他的房间。陈潇请杜荣一块用饭,餐桌上,杜荣肃容的问:“东主,接下来有何安排?能否提前告知,在下也好配合。”

    陈潇沉吟了一下才说:“我并不打算来者不拒,总要给他们一种感觉,就是让我出手是非常不易的。这样才能保持世家子弟在他们心中高高在上的印象。”

    杜荣明白了他的意思,就说:“那接下来的就交给在下吧。只要有人求上门来,在下先去走访一番,看看对方的情况,再请东家出面。”

    陈潇觉得有杜荣这么一个能干的人在,真是帮了他大忙。这样省去了他亲自出面应酬的环节,更能保持高冷和神秘感,对他接下来的计划极为有利。

    是的,寒山城的这些富商不过只是第一环而已,他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修行者。

    罗盘现在只有天池中心的部位是亮着的,表示可以使用。其他十八个圆环上的内容,陈潇虽然能倒背如流,却好奇它们是否有了其他不同的功用。就像现在磁针指着的神秘方向。

    而想要点亮其他的圆环,需要更多的气运。陈潇已经不满足只做普通人的风水,汇聚而来的气运太慢还少。修仙者本身就具有气场,如果为他们布置风水,通过因果能获得的气运一定比现在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