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二天,陈潇就和杜荣从客店搬了出去。<し

    寒山城内人多,住宅房屋也多。处在寒山城内,距离湖泊比较近的是城中心区。这里的房租分两样极端,便宜的极便宜,贵的特别贵。这是因为便宜是租给普通人使用,贵的是租给修行者。

    寒山城在某种程度上,有一些像前世的国际大都市。真正扎根在此,土生土长的人不少,可是更多的人来来去去,流动性太强。尤其是那些修行者们,大多是短租。只是在寒山城内停留修整,等到有合适的队友,就又进入寒山城外茫茫的大山当中去历练。

    这边专门租给修行者的一般都是带着大院子,有很多个房间的大户型。而普通家庭没有那么多的人口,也不需要那么大的院子,是相对条件差许多小户型。陈潇考虑了一番,觉得他们没有必要在中心城区内租住。住在这里的修行者是为了方便去湖边的商业地带买卖东西,也容易寻找同道。而他们没有这样的需求。

    于是他们在远离城中心区,山脚下的一片住宅中找了一个院子不大,有四五间房间的小户型住下了。这个宅子后方山半腰上就是知世堂守着的传送漩涡门,既没有脱离修仙界的圈子,又是个跟他们有一定距离好地方。

    可能之前曾有独行的修行者租过,宅子里的东西很齐全。不用怎么置办,直接拎着行李入住即可。

    为了陈潇出行方便,杜荣专门雇了一个车夫。安顿好之后,杜荣就坐着马车去了王家递了一张帖子,告知王老板现在的地址。

    王家上下现在对陈潇很是深信。难得能跟一个修行者,还是一个世家子弟有这种交集,让王家子女一辈的兴奋难耐。年长者知道仙凡之别造就的等级森严,普通凡人并没有能力撼动,对陈潇多少都抱着敬畏之心。可是那些年轻的子女们不知道天高地厚,呼朋唤友以家中的变化作为谈资进行炫耀。

    这帮少年人们家世相当,亲长们大多也是寒山城某一富商。他们胆大轻狂,对高冷神秘的陈潇深感好奇。就打着自家宅子有问题,想要请他去看的名头,找了过来。幸好杜荣之前跟陈潇商议了应对,他出面待客挡驾。杜荣一张冷硬的脸庞,浑身肃杀的气息,直接把这些无事生非的年轻人们给吓退。

    虽然没能得逞,紧张刺激的经历却让少年们大呼过瘾。回到家后,忍不住跟亲人们分享他们的历险。听闻他们去招惹修行者,长辈们自然要训斥。骂了再一问原因,就不由动了心思。

    小辈们不知轻重,也不知道能经由此事和世家子弟说上话,攀上关系意味着什么,长辈们却是明白的。

    寒山城当中修行者跟普通人接触面很多,也就让他们对修仙更加的向往。寒山城的学堂规模更大,师资力量也更加雄厚。寒山城当中的孩童们修炼有成的机会也就更多,没准就被哪个路过的仙师给看中挑去做了徒弟。

    只是凡事有利有弊。修行者当中良莠不齐,将来孩童有个什么前程,并无保障。况且,因为人口更多,竞争也就更为激烈残酷。寒山城的权贵世家附庸的亲眷众多,可以直接挑选合格的幼童培养,并不会青睐这些学堂当中的学童。除非是那种天赋出众,特别天才的。

    在某些方面,这些寒山城的学童们,比樊村的还不如。至少樊村的少年们,等个几年就有一次集体参选仙门选徒的机会。而寒山城整个地盘都是属于城主韩元春的家族。强龙不压地头蛇,有规模和威望的仙门,从来都不会做出去有主的地盘上搜刮弟子,这种会让双方交恶的事情。

    因为这些种种原因,有钱有渠道的人家,都会想方设法的跟世家子弟扯上关系。好能把自己的孩子塞进去跟附庸的孩子们一块学习修炼。

    眼前出现一条终南捷径,怎么不让人怦然心动。这些人可不知道陈潇是打着不受重视,只能出来闯荡的世家子弟名头。可是就算是知道了,他们也不会放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再不受重视,也是有身份去跟同阶层的人来往,有机会去打通其中的关节。花钱不要紧,最怕的是有钱没有路子!

    于是,因着这样不太单纯的念头,陈潇的门前一下热闹了起来。陈潇还觉得有些奇怪,他以为单凭王家一户的案例——还不是效果特别突出的,造成的影响要很慢热。

    陈潇在房间里不出去,只杜荣一个出面。虽然不是正主,可是对方仙师的身份让上门有所求的老板们都不敢轻忽。

    这些人纷纷捧着重金——他们打听了王老板出的酬谢做参考,恳请陈潇上门看他们的宅子。对于他们的热切,杜荣很有些看不懂。他很谨慎的推拒了那些让他心惊肉跳的重金酬谢,只是一一登记了对方的姓名,就打发了对方回去。

    变相送钱都送不出去。也只有世家子弟,才能这么无动于衷。这些人心里纷纷转动着这样的念头,感慨着离开了。

    等到这些人走光,关上了院门。杜荣才捧着名单,脚下有些凌乱的快步来到陈潇的房间。“东主,您看看,一下来了好多人。”他对还能沉得住气看书的陈潇急声道,“还个个言明,可以先送上报酬。”

    陈潇扬起眉毛,接过杜荣手里的名单,细细的看了起来。名单上只大致写了这些人的住址和他们的身份,经营了什么行当。就差明晃晃直白的告诉俩人,他们有钱的很。

    陈潇看着单子半晌,才轻轻笑了:“荣叔,这些人目的不纯啊。恐怕看宅子是假,送钱才是真的。”杜荣不解的说:“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事?”

    陈潇摇了摇头:“不。他们是冲着世家子弟的身份来的,不过是想要一架通天梯罢了。”

    这么一说,杜荣立刻就明白了。他有些不敢置信:“这些人是想要通过东主的关系,搭上修仙世家?可是,东主您只是……”只不过是冒用身份而已,并不是真正的世家子弟。

    陈潇缓缓吐一口气:“你知道,我也知道。可是这些人并不知道。”

    房间里安静了一阵,陈潇才醒过神来:“荣叔,快坐下说话。这里又没有外人,你我之间相处,自在一些。”

    杜荣经过陈潇一提,他有些惊醒他最近对陈潇的态度有了些微妙变化。以前他不过是恪守职务,跟陈潇保持雇主跟下属的关系。可是现在他内心是真的有些信服对方了,这个年轻的雇主让他越来越敬重。站着跟对方回话,已经变得理所当然一般。

    杜荣不由内心感叹一声,后生可畏。他坐到陈潇左手边的位置,问:“东主,接下来该如何?”

    陈潇摇了下头:“白得的钱烫手的很,万万沾不得。”

    他现在不过是佯装的排场像,搏得也不过是别人先入为主的印象。将来即使被揭破,别人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毕竟这个身份不是他自己说的。他现在只是打着世家子弟的名头招摇,真要收下这钱,就真变成了撞骗。陈潇是绝不会允许,风水师这个身份在新世界建立名声时,遭到任何形式的玷污。

    杜荣皱起了眉头:“那这些人就都拒绝了?”

    陈潇笑了下说:“因噎废食这种事,可做不得。说不得其中有真正需要调理宅子的。”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明白在早期的时候这些上门的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并不妨碍他故意把他们当成这样。

    陈潇对杜荣说:“荣叔,这两天您辛苦一下。去打探一下这些人的情况,把其中并不是十分迫切需要跟世家搭上关系的人家挑出来,我们再去一一走访。”

    与其回避让人觉得奇怪,还不如把这些都当成真正的客户,认认真真的去看宅子做风水。等到真正的见了效果,他们攀关系的心思就会淡下来,真正注重起陈潇本身的才学。

    杜荣严格按照陈潇的要求去执行,排出一个顺序。陈潇先从家里近期没有学童的人家开始,一家挨着一家上门。他态度高贵冷艳,丝毫不理会这些人的逢迎,无视这些人的殷勤。除了酬劳,其他礼物一概不收。

    一开始这些人碰了一鼻子灰,本还悻悻然。等到发现这位世家子弟一丝不苟,万分敬业的为他们调理了宅子,这才隐约有了那么一点点居心不良的羞愧。

    之后不久,等发现这住宅术的真正奇效时,才顿悟他们行为的本末倒置。竟然白白错过了跟一位奇人结交的机!而这个时候再去单纯邀请对方做客,却怎么也见不到对方的面了。

    这么多人同时捶胸顿足懊悔不已,一下引发了其他人的好奇跟重视。不管有没有需要,都求上门去。陈潇却矜持了起来,并不是任何人都能请了去。却也因此,名声越发大了,简直炙手可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