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名气越来越大,陈潇不喜反忧。这势头发展下去,势必会惊动到其他阶层。毕竟修行者跟普通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他的目的是修行者,可是现在还不是展露于人前的时候。事态发展太快太急,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毕竟他的身份经不起推敲,临时名牒也是个破绽。

    “要冷一冷了。”陈潇说。“势头太热也不好,一不小心就要被烧成灰烬。”

    杜荣已经被这复杂而迅速的变化给弄懵了。他是很要强,却也有自知之明。这种筹谋的事情,他不在行。只能是陈潇说什么,他帮着冲锋陷阵。这会儿就虚心的问:“怎么冷?”

    陈潇出了口气,抬头看着杜荣苦笑:“只能把后事提前了,咱们接个任务出去历练吧。”

    虽然他们现在在富商圈子里是红火人,可是在万千修行者当中却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只要暂时以历练的名义离开,就算那些人想要找也无从下手。等经过一段时间发酵,气氛冷却之后再回来,再找上门来就是有真正需求的事主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经营,陈潇的资产猛增,现在有七灵珠八十灵币。陈潇大手一挥,拿出五灵珠为杜荣淘换了一把稍有磨损的符纹刀。他自己也脱下了柔软舒适的绸缎衣物,穿上了修士们那又结实又耐磨的短打劲装。再把杜荣换下的精钢刀往腰间一别,除了脸特别的白净,真就跟新出来历练的修士没什么区别了。

    “荣叔,您别老往我这边看。”陈潇无奈的说,“我现在的身份是跟着您出来历练的学徒,您别老跟看眼珠子似的注意我。”

    走在他前边,总是不自觉回身去注意他安全的杜荣略显尴尬的扯了一下嘴角,这才转过身,注视前方。

    边走着,杜荣低声跟陈潇说:“也没有必要非得这样。以护卫的身份,陪伴东主出来历练也不是没有。”在外出历练的队伍当中,越没有修为和身份的人越在底层受到压制。杜荣就是从这样的压迫当中挣扎出来的。他好歹还有修为,陈潇却是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不由得他不担心。

    陈潇说:“不管是不是世家子弟,带着护卫就惹眼。这回要的就是低调,越不招人注意越好。”顿了一下,他安慰地说,“您也不用太担心了,毕竟到时候咱们是自己接任务出去的。不跟其他人一起,就不用担心我被人欺负。”

    俩人去了知世堂,接了一个挂了挺长时间,去寒山城附近的山脉寻找草药的悬赏。因为那片区域是已经探明了情况,没有什么危险的动物,所以报酬给的并不高。之所以放着没有人愿意接,是因为现在还是冬季,不是夏秋那种好找的季节。更何况春天也就罢了,至少能有芽苗露出地面。冬天遍地都是落叶枯草,让人怎么找?

    陈潇和杜荣才不管这些,只不过是随便找一个掩人耳目。像是这样的悬赏,就是他们完不成,也没有什么关系。

    跟在杜荣身后踏出知世堂的大厅,陈潇被寒风吹的缩了一下肩膀。随后他觉得挺没有形象,就硬是顶着往脖子里钻的小风,挺直了脊背,昂首挺胸的往前走。

    寒山城的春天来得迟,冬天格外长。陈潇都已经来了有两个月,这个世界都已经到了三月,气温才刚刚开始回暖。偏偏又刮起了三四级的西北风,嗖嗖的往人骨头缝里吹。

    在寒山城里修士们都是一副屹然不惧小风吹拂的样子,陈潇只能不脱离群众。直到上了马车,陈潇赶忙从随身携带的行囊里边翻出披风时,他的手都已经是冰凉的了。

    “东主,您这样不行。”杜荣皱着眉说:“很快会受寒生病的。”

    陈潇缓了缓,笑着翻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铜手炉抱在怀中:“放心吧,我冻不着。”

    杜荣见他是真有准备,也就放下了心思。

    马车送他们到最靠近目的区域的村子就返程了,剩下的道路都是山道很狭窄,只能靠人自己走。

    车夫以为俩人会像其他修行者那样,并不停留的就直接步入大山当中。他绝想不到,这俩人会在他走的不见人影之后,直接找了一个条件不错的农户借住。陈潇是第一次出来历练,杜荣可不敢直接把他领进山里去。最好是像现在这样,从一个村子附近开始,一点一点的往深山进。

    那农户诚惶诚恐的接待了他们,腾出了一侧厢房给他俩用。杜荣给了对方二十银钱作为报酬,告诉对方不用管他们吃用,没事少来打搅,就打发了农户主人。

    关门转身,杜荣发现陈潇正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杜荣还以为他是累了在闭目养神,就没多想的坐在一边。

    实际上,陈潇却是在黑暗的意识当中召唤出来了罗盘。这段时间做的风水不少,虽然收获的气运不多,却补足了在船上消耗掉的部分。

    罗盘中泱天池部位比起其他还黯淡的部分鲜亮许多。随着陈潇的注意,罗盘越拉越近,缓慢的翻转了一圈。检查了一番罗盘状况良好,陈潇就睁开了眼睛。

    看到陈潇睁开了眼,杜荣关切地说:“东主,很累?要不要去床上躺一躺?”

    陈潇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不用,趁着现在天色尚早,咱们先出去转一圈。”

    有将近十个月的时间,他都是在城市当中度过的。身为一个风水师,那颗寻龙看脉的心早就蠢蠢欲动了。

    俗话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意思就是说,学会寻龙需要花费三年的时间,而要学会点穴,十年都未必能够测得准。真正有本事的风水师,都是漫山遍野跑过的。只在城市当中看阳宅,不过只是其一。望山看吉地,才更是精髓。

    杜荣不明白陈潇的兴奋从何而来,见陈潇拉开房门出去,他赶紧拽上被落下的披风跟上。俩人走出村子,直接从山道上了山。走到了半截,陈潇不再按着山道走,反而顺着山脊爬了起来。

    看陈潇在前方兴冲冲的攀登,杜荣不由为他捏了一把汗。隆冬刚过,山上都是一些干枯的树枝跟草茎。不小心绊倒,就有滚下去的危险。陈潇的动作很快,几乎是手脚并用的往上爬。杜荣不想扫雇主的兴致,就在底下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到了山顶往远处看,才发现一山连着一山,一峰比一峰高。村落附近的这个山头,可以说是群山当中的矮子。一般人登高就是想要望远,要是发现自己爬上的山不是最高的那一个,心里难免会有些失望。

    陈潇却并不在意,甚至他很熟悉这样的情况。一条山脉,永远都是从最高处向低向周边延展。往往最高山峰附近的山头,都是高耸陡峭的,并不适合人类的居住。只有山脉边缘,高度比较低的山坡度趋于平缓,才会出现人类聚集的村庄。

    于是,这鲜明的特征经过前人的总结,就成了有规律可寻的经验。在风水上,一条山脉的最高峰被称为太|祖山,向外延伸附近次高的山峰被称为少祖山,边缘高度较低,山坡趋于平缓的山头则被称为父母山。侧面望去,几座山峰连绵起伏,形状正如一条长龙蜿蜒的身躯。被父母山环抱的地方,俗称龙穴,是为风水宝地。

    有人居住的村庄,就算没有龙穴,也是一块吉地。不要小看人的智慧,就算是不懂得风水学,人类也能凭借趋吉避凶的本能,选择适合居住的地方。

    正如陈潇借住的村庄,整个村的位置就选在一块背靠大山,面朝平地的方位。后方的山体能够为他们抵挡从背后方位吹过来的强风,免去冬季暴风大雪的肆虐。春季时,山体又能够阻挡暖风散去,使得这块向阳的土地,能更早的开始播种。

    陈潇就这样,开始了每天往山里钻的日子。他顺着山脉向着最深处的高峰走去,只有站在最高峰往下看,才能找出山脉的脉络。当然,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方便齐全的野外装备,他不敢凭借自己的喜好胡来。而是请杜荣带路,走在前边。有的时候,看着眼前明明就是山峰,却不能直接上去,必须要绕道。陈潇虽然不明白,却尊重杜荣的经验,跟着他走。

    杜荣是不知道他在找什么,只觉得他每天站在山顶,闭着眼睛一副感受天地的模样,还以为他是喜欢和向往修行者的生活。就暗自下决心,把这次为了避风头才出来的行动,真正过成个历练的日子。每天陈潇指定一个方向,杜荣就带着他翻山越岭的前进。无论路途多么艰难险阻,也不见这位年轻没有受过什么罪的雇主叫苦,很是让杜荣欣慰。

    陈潇是不知道杜荣的心里活动的,他每次在山顶闭着眼,不过是暗中用罗盘测定一下方位。这看似玩闹的行程,随着他们越发深入到深山当中,越来越变得像极限生存。他还是兴致不减,反而因为靠近了目的地而越发精神起来。

    这一日,爬上一座山头,陈潇刚刚抬头远望,就见几座山头之后,一个规模不小的气场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奕奕的光辉。陈潇大吃一惊,明明还不到地方,怎么出现这么一处风水宝地,连气场都这么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