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正在疑惑不解,就听山下杜荣喊他:“东主,快来用饭吧,肉烤好了。”

    陈潇深深的望了那边一眼。此时再看,由于日星移位,光线变化,气场的光辉已经看不见了。他记住了方位,这才转身顺着比较平坦好走的地方下去了。

    杜荣点了篝火,树枝架在上边,串着一只烤兔。这会儿兔子已经烤的金黄,香气扑鼻。撕了一只兔子腿,陈潇吹了吹,等不及冷一些就往嘴中送去。

    原本陈潇还以为,在这个没有酒精炉,没有袖珍煤气灶,没有行军锅的世界,野外生活要很艰难。忍饥挨饿大概谈不上,最少也应该是过草地那个时候的艰苦程度。没想到这一路上,虽然没有稀的,整天吃些干粮硬饼。陈潇的嘴却并没有被亏到,差不多每天都能有一顿肉吃。由衷地,陈潇再一次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选了杜荣做他的护卫。

    换了是其他的修士,肯定不能像杜荣这样野外生存经验丰富。在这青黄交接的初春,随便转转就能找到吃食给他。有的时候是鱼,有的时候是野兔、野鸡、不知名的大型野鸟,还有看起来很吓人实际却挺好吃的草蛇。

    其实陈潇自己前生也会一门烧烤的手艺,不过却没有展现的机会。首先他没有杜荣的身手,其次就是他也不太了解这里的调料。

    让陈潇佩服的是,杜荣不仅仅在获取猎物上能力出众,他还懂得很多野外植物的作用。就例如洒在烤肉上的辛香调料,就是出来之后在山上现找的。那是一种褐黄草类,水分完全脱干了。杜荣摘了一把,清洗之后晒干,在干净的石头上碾成了粉末。陈潇在一边全程围观。见他对这些东西好奇,杜荣就一边走一边传授经验,给路途增添了不少的乐趣。

    这次出来,因为他们的主要目的是避风头,虽然名为历练,却跟游山玩水差不多。于是杜荣准备的多是游历用物,只有很少的战斗用品。这些东西很有讲究的排列堆叠成一个整齐的包裹,被杜荣背在背上。他的力量大,耐力强,就是背着这么一个大包裹,跟陈潇一样上山下坡,气都不带粗的。

    一个山头爬完,陈潇却气喘如牛。这身体尽管以前习武跑商,却也没有像是现在这样压榨体力。挺过刚开始每天肌肉酸疼的日子,适应之后,原本因为吃的太好有些显肉的脸颊重新变成俊俏的瓜子形。缺乏运动导致的肌肉回弹,往脂肪转化的趋势戛然而止,避免了一场发胖的形象危机。

    消耗大,就吃的多。陈潇就着兔肉吃了两张饼才算是填饱了肚子。等他吃完,剩余的兔肉全都进了杜荣的肚子里,四十岁的修士胃口比陈潇这个十八岁的小伙子还要棒。

    陈潇擦了擦嘴边的油,对杜荣说:“荣叔,下午咱们改道,往北面走。”

    杜荣没有任何意见,他点了下头:“行。”陈潇经常是这样,爬上一个山头,就改一个方向,他都已经习惯了。

    吃完饭,又休息了一会。杜荣扑灭篝火,掩埋了灰烬。陈潇起身,俩人转了个方向,翻过山脊。望山跑死马,更何况是站在山顶上看。沿着山脚绕了两天,陈潇才算是真正找对了地方。

    这是一个夹着一条潺潺溪水的峡谷,两边都是绝壁。不仅普通人行进困难,就是修士们也要注意脚下,不敢落空。

    杜荣觉得这次出来他还从来都没有走过这么难走的道路。往常陈潇指的方向,虽然又要翻山,又要越岭,却是随着山势起伏在走。

    却不知道,陈潇的疑惑比他还多。无论这地方的山势,还是水势,都不像是有风水宝地的样子。陈潇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可是他却是一个不见黄河心不死的人,一定要把这个地方都看遍了,确定真的不可能,才会放弃。

    陈潇不说话,杜荣只能带着他往前走。俩人沿着绝壁,小心翼翼的在只有一掌宽的石头上惊险的穿过这条峡谷。

    走到峡谷尽头,眼前出现一道拦路的石壁。石壁上一条宽阔的瀑布,挺有声势的落在水潭当中。

    “没路了。”杜荣不得不说,他转头征求陈潇的意见,“还要继续沿着这个方向走,就只能爬上去。这山壁在下一个人还可以上去,只不过东主攀爬就有些难了。”

    陈潇不甘心的抬头望着石壁瀑布,难道真的要改道,重新回到之前的路线上?

    就在这时,空气当中瀑布腾起的水雾突然一阵波动,有些眼熟的层层曲折,漾开成辉煌浩然的气场。

    陈潇瞪大了眼睛,胸中突突一阵急跳。他还来不及转身,就听身后飘来一声很淡的轻咦。杜荣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猛地一转身,就见身后溪边站着一位气势压人,容貌俊美的黑衣仙师。

    这位仙师跟他之前见过的都不相同。如果以前那些仙师可以用修行者来通称,眼前这位衣抉飘动,浑身都不沾染尘埃的才能被叫一声修仙者。

    见到俩人,仙师似乎也很意外。只不过很快,他就收起了惊讶,仰月般的唇边溢出淡淡的笑痕:“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陈潇深吸一口气,才能镇定的弯腰行了一个礼:“再遇席仙师,在下很是欢欣。”

    席玄霆微微一颔首:“倒是一桩惊喜。予此前感到有人在附近,还以为是误闯到此的历练者。”

    既然是认识的,旁边杜荣放下紧绷的心弦。他迈前一步,行了一个揖礼:“散人修士杜荣,拜见仙师。”

    席云霆的目光在杜荣身上落了一落,就让杜荣感觉到有一种异样的迫力。席云霆开口,声音不高,却很清晰地说:“杜修士不必多礼。”

    陈潇忍不住问:“席仙师,您怎么在这里?难道是从陆路过来寒山城?”席云霆难掩惊讶的看他:“为何这么问?”

    陈潇这时,有弯了弯腰,行了一个礼:“还请仙师勿怪。三个月以前,在鲶城外港的时候,碰巧听到了贵门弟子的谈话。又在巧合之下,看到了仙师去送别。在下知道席仙师没有上船,这么长的时间又在这里出现,就猜想您是不是从陆路上穿行过来。”

    看到席云霆出现在这个地方,陈潇就这么想了。他的师侄都知道船是因为他的带累才屡次返航,以席云霆的聪慧肯定不会不知道。要不是因为带着那些修为只有低阶的学徒们,只能走海路来寒山城。陈潇猜,席云霆是不会继续坐船出海的。被人说带累,只一次就够刺人心的,更别说还要硬着头皮,一次次尝试。他是领队,不能扔下小辈带着一群学徒不管。在有了替代的情况下,要不是师侄们主动提起,大概席云霆也会主动提出让贤吧。

    席云霆目光一顿,声音低低地说:“你有心了。”

    杜荣惊讶的出声:“怎么?席仙师是从陆路上走的?这一路上草原、高原密林、雪山还有戈壁,可都是凶兽出没。席仙师孤身一人,是怎么穿过这重重险境的?还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真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席云霆微抬下颌,淡声说道:“予还是有些办法的。”那控制不住的能力遇着人还要克制,当他独行的时候就用不着了,凶兽们撞上来也不过尽是倒霉。

    杜荣可不知道席云霆的特殊能力,只当成了仙门弟子功法高超,本领强大了。他叹服地道:“席仙师不愧为名门之后。”

    席云霆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问陈潇:“你们二人又是为何来了这处峡谷?”

    这个地方可是席云霆精心挑选的,没路不好走,还没什么要紧的资源。按理来说,是不会有人来的。

    陈潇率先说:“这次出来,是以学徒的身份跟着荣叔长见识的。”杜荣见他这么说,也只好沿用之前的说辞:“在下在知世堂接了一个任务,是来附近寻找石线草的。”

    席云霆沉吟了一下:“这个季节找石线草有些困难,也难怪你们走到这样深入。”他抬眼,发现陈潇目光正望着他,顿了一下就说,“天色已然不早。这时返程,不到出谷就要天黑。不如先休息一晚,再做打算。”

    陈潇跟杜荣对视了一下。杜荣自然是听他的,于是陈潇就客气地说:“那就厚颜打搅了。”

    席云霆抬手冲着绝壁的方向挥了一下。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原本无路可走的绝壁处竟然出现了可供人通过的狭窄缝隙。

    席云霆率先向着通道走去:“请随予来。”

    陈潇好奇的跟上去,走到绝壁边上还伸手摸了摸。

    席云霆见状就说:“这石缝是先天存在,予不过是用法器造出了一个幻影。”

    陈潇叹了一声:“仙家法器,当真是神奇。”

    三人鱼贯而入,穿过石缝眼前豁然开朗,里边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山谷。山谷四面都是直上直下的峭壁,要不是有那条石缝,掉下来就别想离开。

    山谷当中被平整了一块空地,有一间木头房屋。整个房屋都是用原汁原味的木料搭建,非常古朴自然。跟在席云霆的身后,陈潇走进了那栋木屋。才发现这栋木屋,出乎他意料的高。

    房间内很简单的分了三个隔间,一个是卧室,一个是起居的地方,另外一处则是打坐的静室。

    陈潇左右看了看,问:“厨房在哪里?”

    席云霆眨了下眼,才缓缓地说:“予平日食用辟谷丹,不用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