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愣了。这虽然是他第一次听到辟谷丹,可只凭辟谷两个字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之前见到和听说的修行者不论是修士还是修仙者,都是吃东西的。骤然知道席云霆竟然是不吃饭的,陈潇难免惊呆了。

    俩人对着不说话,杜荣怕场面陷入尴尬,就赶紧说:“不敢让仙师的地方沾上烟火,我们在山谷外边做饭就是。”

    杜荣这话说得太快,让席云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原本想说,可以让他们在屋外搭一个做饭的地方。随后想想他们只不过待上一晚,席云霆也就不再提。

    既然席仙师辟谷,陈潇也不敢让饭味熏到对方。杜荣去山谷外边做饭,陈潇也跟着去帮忙。他熟练的捡了一些干枯的树枝,回到杜荣那边时,他已经在地上挖好了坑,正在边缘垒石块。陈潇把树枝技巧的叠成一个透气的小堆,点着干树叶引火,一个篝火就算是完成了。

    杜荣不畏冰冷,涉水进入溪水中部。只一会儿,就抓了十来条半尺长,两指宽的小鱼。他在溪水边,掏了鱼鳃,刮了细鳞,去了内脏,用筷子粗的树枝一一串上。这些鱼太小,就只能用小火慢慢熏烤。见状,陈潇让杜荣歇着,他来烤这些小鱼。这些天都是杜荣辛苦,陈潇也想让荣叔尝尝他的手艺。

    杜荣一开始是想拒绝的。毕竟就他所知,这位年轻的雇主并不会厨艺。陈潇很坚持,于是杜荣只能作罢。反正就守着溪水,大不了一会儿再去抓。

    陈潇先是从调料里选出盐,仔细的在鱼的表面涂抹了薄薄的一层。然后又从杜荣手工制作的辛香料当中捏了一些,塞进了鱼肚子当中。

    把鱼串靠在一边,等待入味。陈潇又去拨弄火堆,把烧的正旺的火堆拨散,挑出烧的快要熄灭的木炭。等到火半熄不灭,陈潇就把鱼串架在石头上,有模有样的烤了起来。

    杜荣见陈潇很有章程,动作不快不慢的翻动鱼串,让两边均匀的受热。感觉这顿应该不会难吃,他就放下了心。一放松下来,杜荣就有了闲谈的性质。他说:“这位席仙师所在的仙门一定是名门贵派。”

    陈潇回想了一下,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跟对方说过席云霆是重玄派的。于是,他就好奇了:“荣叔是怎么知道的?”

    杜荣用一种江湖前辈教导后辈的口吻,对陈潇说:“你看他那身衣物就能看得出。那可不是你我身上穿的普通衣服,而是有符纹的法衣。功效等同于在下身上的胸甲和护腕。要知道,符纹对附着的材质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比如在下的胸甲就是用一种凶兽的头层皮做的,当初在典当行看的那件侧重速度的,则是用灵植的纤丝编织而成。这些就都不如法衣穿在身上舒服。”

    杜荣感慨地说道:“法衣的材质更加的精贵。那是用灵植喂养的灵蚕吐出来的真丝或用灵泉浇灌的灵棉制成的布料,非是一般的修仙者能够穿得起的。”

    陈潇恍然,原来席云霆还是个土豪。然而,还没等他惊叹出声,杜荣又跟他说了一件更加能衬托出席云霆身价的事情。他说:“还有,就是席仙师食用的那辟谷丹了。”

    陈潇有些奇怪:“辟谷丹怎么了?仙师们的传说,总是是能听闻餐风饮露,辟谷长生什么的。貌似很寻常呢。”

    杜荣诧异地看他:“那里听来的谬论。”接着他语重心长地说:“坊间很有一些离谱的传言,千万不要当真,不然真要闹出笑话。就拿这辟谷丹来讲,因为其中一味草药跟养息丹重合,就导致辟谷丹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一般修行者,不是到必要的关头,是不会把辟谷丹当饭吃的。”

    “养息丹?很贵重吗?是何功效?”陈潇问。

    杜荣说:“养息丹是修行者受伤疗养所用的药物,无论是经脉还是脏器受到创伤,养息丹都有很好的功效。一个受伤的修行者从治伤到恢复,通常要消耗很多瓶养息丹。”

    杜荣上次受伤,之所以把财产花了个精光,就是为了吃这养息丹。吃养息丹恢复,伤势痊愈没有后遗症,也不会留下暗伤。于是,有条件、有远见的修行者为了将来,不会吝啬在这上边的花费。

    “辟谷丹一般只有在修仙者闭死关的时候才会食用,销量不大。养息丹则需求甚大,炼丹师们都愿意用这个药方来获取收益。物以稀为贵,是以辟谷丹价高不下。”杜荣闯荡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拿辟谷丹代替饭食的。

    陈潇一顿饭的功夫又涨了好大的见识。第一次明白了以前一位徒弟口中“壕无人性”是个什么概念。

    他的手艺没有退步,小鱼烤得外焦里嫩,鲜咸喷香。让杜荣直夸赞,说还是第一次吃到这样的美味。

    杜荣说得话虽然有点夸张,不过却是真心实意。

    他们平日里历练,吃饭时很少有这样的闲心来琢磨吃食。都是尽快弄熟了吃到嘴里,该休息去休息,该值守的值守。有时不凑巧,碰上赶路,边走边吃。哪顾得好吃难吃,冷的热的。不吃就没有力气,没有力气就意味着受伤死亡。那会儿没人会在乎计较,只把食物往嘴巴里塞,吃饱了就算。

    所以,杜荣给这趟定性成游山玩水,还真没错了。

    吃完了饭,因为第二天早起可能还会用到,杜荣就没有拆掉石头掩埋灰烬。反正也是在溪边,没有什么植被烧不起来。俩人回到山谷当中,席仙师正在静室当中打坐。

    陈潇就没有进去打搅,在山谷的平地上绕着走了走消食。杜荣则在远离木屋的地方席地坐下,打坐修炼。

    陈潇刚走了没有一圈,席云霆从房屋当中出来了。可能是见杜荣在打坐修行,席云霆没出声,而是示意陈潇进屋说话。于是,陈潇就轻手轻脚的进了屋。

    席云霆带陈潇进了静室,转身对他一抬手:“坐。”

    陈潇在屋子里看了看,静室里边没有桌子座椅,只是地上铺了一张厚实的毯子。席云霆席地而坐,陈潇客随主便,干脆也坐到了地上。

    俩人都是席地坐在,这就能看出来修炼跟不修炼的差距。席云霆挺胸直背,就算是盘膝也坐的很优雅,很有气质。陈潇就不行了,挺胸抬头他也能做到,可是盘腿他就要差些。跟对面的仙师一比,总感觉他浑身软绵绵地一样。其实他知道这是错觉,可是禁不住对比太强烈。

    席云霆眼中透出些微笑意,他说:“不必板板正正,自在就好。”

    陈潇僵硬的扯了一个笑,说:“没事,习惯了就行。”他告诉自己这不算什么,又不是会让人腿发麻的跪坐,盘腿坐的男人才豪迈潇洒……

    席云霆平常就习惯没什么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这时自然也是如此,他脸上淡淡的对陈潇说:“今晚就委屈二位在静室休息一晚。”

    陈潇已经稍微了解他一些,知道他是个面冷心热的类型。于是就赶忙说:“不委屈。能在这野外有这么一间遮风挡雨的屋子,已经很好了。”

    说完这件事,俩人之间又是安静。席云霆习惯沉默,周围的人除了长辈之外,几乎没有人热衷于跟他说话聊天,就让他养成了冷场的属性。还好陈潇对席仙师非常的有兴趣,就主动开口找了一个话题。他说:“席仙师,这栋木屋是您盖的?”

    这话纯粹是明知故问,木屋簇新簇新,一看就知道刚刚落成使用没有多久。不过聊天都是这样,总要挑起一个让人容易接话的话头,才能进行下去。

    果然,席云霆就开口答了:“正是。木料是采自附近的树林,都是一些高大笔直的树干。”

    席云霆这活干得简单粗暴。挑选出来的树种是那种长得笔直的种类,放倒几根,分成数段,再劈成木板。

    这次带队出来,没有预想着他会单独留下。自然是没有做什么准备,东西就真只是随身的那些。

    这木屋建造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工具。也就是他修为高,又是剑修,一把兵器充当了一切。真正的木屋哪个不是精心榫卯,看不出一丝痕迹。他这也是全然木制,就粗糙了太多。有些地方木钉、木榫直接露在外边。

    说实话,一开始这么简陋的木屋要请陈潇二人过来,席云霆其实还觉得面上有些难为。却没想到不仅杜荣没表现出来什么异常,陈潇甚至用很欣赏的目光看待。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席云霆内心当时就想,这个少年果然跟其他人有些不同。

    陈潇当然会用欣赏的眼光来看,这么粗狂味道十足的丛林木屋,在国内根本就见不到。也只有在森林植被特别充沛的地区,才能见到这样纯正的粗狂派木屋。

    不过有一点让陈潇很好奇:“这木屋的屋顶为何这么高?”

    席云霆说:“是因为予生长所在的屋舍,俱是这样高顶。住进寻常房子,会觉得逼仄。”出门在外,必须要住在这样的房子的时候,席云霆也不是不能住。只不过他自己盖的木屋,当然是要按照习惯的来。

    所以说,聊天聊着聊着就能延伸出来其他话题。顺着席云霆的话,陈潇很自然的问:“重玄派内的房屋,都是这样的高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