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并无,也有寻常高度的屋舍。”席云霆答道。

    陈潇问:“重玄派是建在山上还是平原上?”

    席云霆回道:“重玄派所属土袤地广,有山川、有丘陵、有树林。”

    陈潇一副神往地样子:“那岂不是跟岱国一样大了?”

    席云霆勾了一下唇:“比那还要大。”

    陈潇暗暗咋舌。岱国的面积,根据他后来的打听和估算,能有前世东北三个省份加起来那么大。而一个仙门的占地,要比这还大!可想而知,有国家整个附庸仙门的传言并非是空穴来风。

    陈潇暗自吃惊,一时之间屋内又沉静了下来。

    可能之前都是陈潇在好奇的问话,席云霆竟主动跟陈潇说:“重玄派内,除了山门弟子生活的区域外,还有提供给低阶弟子们历练,圈养猛兽甚或凶兽的地方。另外,养育灵兽、灵植、灵药也专门划拨了一大块地域。山门中人的日常所用的地方,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哦……原来如此。”陈潇听得点了下头。这意思他明白了,仙门就跟前生古代的王侯一样。占据一个地方,划为庄子。在这片区域内,有供狩猎的围场,有出产水果、粮食田产。就是这个庄子的面积有些大,大到堪比一个国家的大小。

    能主动说这么一句,对席云霆来说极为难得。俩人相对,席云霆静静的看着陈潇。对面的少年已经脱去了青涩,正在向成年转变。原本有些柔和脸颊线条,也正变得更有棱角。只是,再怎么长,他那五官和脸型也注定他成长为一个让人喜欢的俊美青年。如果让门内的那些女弟子们看到,一定会整日围着他,片刻不得清闲。

    席云霆不由得对比了一下自己,看来是注定没有对面的少年受欢迎了。毕竟,这次回去,师侄们把事情传开,同门又要远着他了。

    虽然席云霆不说话,安安静静的一个美男子坐在对面挺赏心悦目。可是陈潇却受不了莫名的安静,总是觉得不甚自在。于是,他就又开口了:“有一件事在下很好奇,不知道能不能问?”

    席云霆有些奇怪。据他所知,对面的少年可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总是有什么话就说。他说:“你问。”

    陈潇就带着一些小心问道:“席仙师怎么会在此地结庐而居?这里距离寒山城不远,那里的清净地也很多。毕竟这里荒凉的很,又冷清,又不方便。”

    席云霆五感比身为普通人的陈潇要强很多。俩人面对面坐的这么近,他那小心的神色再怎么藏,也被席云霆看得一清二楚。这顿时让席云霆有种被对方看透心事的错觉。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这次出来,席云霆也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在途中有所突破,跨越了一个小境界。每当有所进境,原本可以控制的特殊能力,总是会有一段时间很不驯服。所以,这次乘船的时候,才每每导致返航。索性,掌事院见他们逾期未回,就派人查看,席云霆可以放心交手。

    他自己则独自找了个地方,在这里修炼。其实就是为了稳定境界,等到他这让人倒霉的能力重新平静下来,能够归于控制。

    这种内情,席云霆不可能跟陈潇直白的说。他顿了一下,缓缓说道:“予在途中,忽有所感。于是在此山谷,结庐而居。待突破稳定之后,才会前往寒山城。”

    席云霆的表情没有丝毫的破绽,陈潇顿时就相信了。貌似对于修行者来说,有了要突破的契机,就特别的重视。杜荣那样的高阶修士跟他签契约的时候,甚至白纸黑字的写了,万一要有突破的时候,就地解除契约,准备闭关,雇主不得阻拦。

    陈潇放心了。他还以为席云霆是因为被大队人马抛下,一个人心情不好,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安静的待着。那么他跟杜荣前来,真就打搅了对方的安宁。

    想来席仙师也不可能这么脆弱,他真是想得有点太多了。陈潇就笑着说:“那就在此祝贺席仙师了。”随后,他有些好奇的问:“现在境界已经稳定了吗?”

    席云霆微抿了一下唇角,声音有些低地说:“还未稳定。”虽然比起之前好了些,可是席云霆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掌控。

    其实,按照他现在这样不由自主给周围的人带来灾厄的情况,实是不应该让陈潇跟杜荣二人留下过夜。

    可是,当时在溪边见面,双方都已经认出了对方。他不好毫无缘由的直接把人赶走,天色已晚,出峡谷的道路太过危险。杜荣都不一定能安全度过,更别说陈潇。要是因为路途黑暗出了什么事,虽然不是他带来的厄运,却也是他间接造成。

    倒还不如,让他们今夜好好休息,明天一早离开。大不了他在暗中护着,直到二人到了安全的地带。

    说起来,这片区域并没有什么资源,也就少有修行者。更没有凶兽出没,就算偶有猛兽,以那杜荣的身手也能应付。只要离开了这段出入途径危险的峡谷,也就无事了。

    席云霆声音低沉,让陈潇忽然觉得他的心情可能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淡然。陈潇正有些疑惑,就见席云霆站起身说:“你二人早些休息,予先告辞。”

    不等陈潇站起身,席云霆就直接走了出去。陈潇扭着身回头望,才看到杜荣在用来起居,现在充当客厅的房间等着。也不知道他什么在那里,应该是见俩人正在说话,所以才不进来。

    他奇怪的问:“荣叔,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还以为杜荣要打坐很久,每次他修炼的时候都要两三个小时才结束。

    杜荣进来低声说:“刚刚,也没有多久。东主,就寝安歇吧。明日还要早起。”虽然好奇刚才雇主跟席仙师聊了什么,可是跟席仙师仅仅隔着两道墙的情况下,杜荣可不敢打听。

    杜荣打开包裹,取出两张毯子。一张对折铺在地上,一张递给陈潇让他盖在身上。修士们身强体健,只在寒冬还穿薄衣。他们出门在外只带一张,夜晚的时候披上就能睡觉。

    可是陈潇不行。他又是一个怕冷的人,杜荣就专门给他准备了两张毯子。一张铺在身下隔绝地气,一张盖在身上保暖。

    他自己则只盖一件衣物,也不觉得寒冷。

    包裹再怎么大,能携带的东西也是有限的。如果多带一张毯子,能带的干粮就要减少,他们在外的时间也就会缩短。根据杜荣的经验判断,放一张毯子的空间,足够他们塞下两个人五天的干粮。如果没有这五天的干粮,他们在进入到深山当中时,就需要提前返回。路上花费的功夫和时间,不是一张毯子的价值能够比的。

    当初,杜荣就是这样说服陈潇的。他毕竟是个修士,天气又在转暖,只一件替换衣物,就足够他过夜。两个都是大男人,衣服脏就脏了。难道他不替换衣物,陈潇就会因此而责怪他?肯定不能。

    陈潇同意了杜荣的办法。他嘴上没说,心里却一直很过意不去,深深觉得他就是个废柴。那个时候才刚开始进山,他还没锻炼出来。连分担一点,背个小点的包裹都不行。要不然也不至于,就带了这些干粮跟东西。

    “荣叔,今天晚上不用铺了,您盖着睡吧。”陈潇把杜荣铺好的毯子递给杜荣,“这静室地面上有一张,直接睡就是了。”

    杜荣想想也是。不过,他倒是觉得,在这个有屋有檐的室内,又没风吹,连衣服都不用也能过夜。不过,雇主给他毯子也是好意,杜荣就接受了。

    陈潇要是知道他这糙汉子的心态,一定会哭笑不得。既然好不容易到了室内,隔壁又有一个席仙师,安全上有保障,根本不用杜荣值守。他脱了外衣,盖着毯子,舒舒服服的睡一觉。不比只穿着衣服要休息更好?

    陈潇所料不错,第二天杜荣精神奕奕的起来了,整个人精气神恢复到最佳。他大早上就跑去溪水里抓鱼,等陈潇爬起来洗漱完毕,把鱼都烤好了。

    陈潇边吃着,边问杜荣:“还有多少干粮?”

    杜荣不假思索的回道:“剩余的干粮,还能再吃二十天。”

    陈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咽下嘴里的食物,他说:“再走几天,我们就返程。”

    这次出来已经一个月。到现在为止,他们没有找到龙脉的影子,也还没有走到这条山脉的最高峰。陈潇并不为此而灰心沮丧,寻找龙脉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可能事事顺心,龙脉就一定会在他过来的这个方向。也可能会是在其他的方位,更有可能这条山脉上并没有风水宝地。这一切,只有在用脚丈量了这片山,才能有个定论。

    杜荣说:“东主,其实咱们的粮食还能坚持更久的时间,就是条件要艰苦一些。”

    陈潇听了眼睛一亮:“艰苦不要紧!荣叔有什么好主意,只管说。”

    杜荣说:“天气转暖,很快就有野菜可以食用。再加上猫冬的动物们纷纷出现,猎物更容易获取。加上野菜,加大肉食,剩余的干粮足够再食用两个月。”还有一个办法杜荣没说,那就是接下来所有干粮都让给陈潇,更是能延长时间三个月。如果只有杜荣一个,就是没有干粮,只吃野菜和肉食,他能在山里待到入冬。只不过,以他对雇主的了解,他是不会同意这个方案。于是杜荣干脆提都没有提起。

    野菜这个东西陈潇并不陌生,小的时候他已经不太记得了。跟着师父一块生活之后,每年春天方顾都喜欢吃一些鲜嫩的香椿、马齿笕、蒲公英,美其名曰忆苦思甜。陈潇跟着也是年年吃。所以,他对吃野菜这件事丝毫没有排斥。

    陈潇说:“好,就这么办。”

    吃完饭,俩人辞别了席云霆,向着峡谷外走去。既然已经确定了这边不是龙脉,而是席仙师的气场。陈潇跟杜荣只能重新花费两天多的时间,回到原先的路线上去。

    花了半天多的时间,才从万分危险的狭窄石头上通过。陈潇和杜荣没有休息,吃了饭就继续翻山。

    结果,傍晚的时候,山脊那头突然绕过来一只带着腥风的庞然大物!

    作者有话要说:  已更换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