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已然让这突然出现的巨兽给吓懵了。

    那头庞然巨物,有一辆大巴那么大。巨大的脑袋上,一对车**小的眼睛,凶戾暴虐的兽眼寒光闪烁。猛然看上去,这像是一只放大版的老虎,可是看样子却又并不相像。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毛发,只是一层细细的鳞片。头顶脊背乌青,腹部发白,四肢都是深青色,到爪子就深得发黑。只几根深深陷入地面的利爪,泛着幽冷的乌光。

    眼前看到两个人,那怪物一样的野兽顿时凶性大发,张开巨大的嘴巴,发出通天彻地的一声吼。

    “嗷吼——”

    随着怪物吼叫,带着怪味的腥气瞬间扑到陈潇的脸上。那嘴巴当中的利牙,冷不丁的让陈潇想到恐怖片里长着利齿的巨型食人怪虫。同样可怖的口腔中,也像这怪物的嗓子眼一样跟幽暗的隧道一样让人望不到底。

    做出这样混乱而毫无逻辑的联想,是因为陈潇这个时候脑子里边完全没办法思考了。

    巨兽庞大而恐怖的样子,让陈潇根植在基因当中的恐惧因子战栗。有的时候恐惧并不是一件坏事,只有感到恐惧才会催促人做出逃生的举动。而有的时候恐惧也会坏事,过大的差距会让弱小的一方知道毫无逃生希望,直接屈从绝望的命运。

    幸亏陈潇脑袋乱糟糟的时候,杜荣还能做出正确的反应。他甩下包裹,抽出腰间的符文刀。同时他一推陈潇,大吼一句:“快跑!千万别回头——”说完这句,杜荣就握着符文刀冲了上去。

    陈潇不认识这是什么怪物,杜荣也认不出,却知道这是一只凶兽。此时面对凶兽,他应该要做的是不顾一切的回身逃走,这才可能有一线生机。就算是跟陈潇之间有契约,在遇到这种绝无侥幸的情况下,修士是可以放弃雇主自己逃走的。因为修士绝对无法打得过,留下不过是两个人一起死。

    然而,杜荣没有那么做。尽管知道希望不大,他却仍旧想要帮陈潇拖延一下时间,好让他能够逃生。不是因为什么伟大的原因,只是杜荣觉得自己要对得起这身价值高昂的装备。

    “畜生,来啊!!冲老子来——”杜荣咆哮着,速度极快的冲下山坡,向着对面的山腰跑去。

    一边跑,他一边挥舞手中的符文刀,好吸引凶兽来攻击他。

    其实不用他喊那一声,看见这么一个渺小的人冲着自己冲过来,凶兽都有一种被挑衅的感觉。暴躁的凶兽立刻被激怒了,它脚下一蹬,从山腰扑下,长着大嘴向杜荣咬去。

    直面凶兽巨口,杜荣什么都来不及想,闪身向一边滚去。双方交错而过,凶兽一个急速停顿,四只爪子在地上推出深坑。它咆哮一声,调转身体,后肢下蹲,猛然一跃。同时,它伸出一只前爪,向着杜荣拍去。

    杜荣全然抛弃生死念头,脑海当中只一心跟眼前的凶兽战斗。他不避不让,挥舞出去手中的符文刀,向着凶兽的眼睛砍去。如果凶兽前爪不改势头,那么被拍中之前,杜荣手中的符文刀也砍到了凶手的眼。固然杜荣死了,凶兽的眼睛也要瞎掉。这全然是一副以命换伤的架势。

    那凶兽灵智极高,显然是不愿意瞎掉一只眼睛。它及时避让开杜荣的刀锋,抬开前爪,另外一只前爪驻地,侧了侧脑袋。杜荣内心一阵狂喜,此时他身体余势未尽,再往前就是凶兽的肩颈。只要能把刀插|进颈肩的缝隙当中,凶兽不死也伤!

    这是杜荣脑中只想着这一点,全然没有想过手中的符文刀如果不能突破凶兽那一层细鳞会怎么样。事态瞬息万变,已经容不得杜荣做过多的思考。

    不等杜荣验证是手中符文刀锋利,还是凶兽的细鳞皮坚韧。侧着脑袋的凶兽眼光当中闪过残酷而狡猾的冷光,它直接拧过身体,一直藏在身后的尾巴甩起,在空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啸,向着杜荣抽了过来!

    杜荣眼中满是骇然和绝望,只来得及抽回手,抬起符文刀举在胸前。那粗壮的尾巴就劈了过来,符文刀瞬间四分五裂,一股巨大的力量捶在他的胸口。杜荣喷出一口鲜血,被这尾巴强大的力量抽到了空中,抛向了地面。眼见得没被凶兽弄死,也要摔成一滩肉泥。

    关键时刻,一个身影及时赶到把杜荣接住。

    席云霆内心又是懊恼,又是歉疚。

    他原本是暗中跟着两人出了峡谷,眼见俩人到了道路好走的地带,又行了一阵平安无事就转身返回山谷当中的木屋。

    刚他正在打坐,突然听闻一声兽吼,心里顿时就预感不好。这兽吼穿透力十足,远远传播到几个山头外,可见它有多么厉害,是凶兽的可能性极大。

    一想到陈潇二人还在附近没有走远,席云霆赶忙起身赶过来,却还是迟了一步。杜荣重伤垂危,陈潇生死不明。

    席云霆快速地往杜荣嘴中塞了一颗丹药,吊住他的生机。想到俩人会遭遇这不应该出现的凶兽,全都是因为他带来的厄运,席云霆就郁愤至极。

    那凶兽见了一个人影把它的猎物接住带到一边,本就已经暴跳起来。它飞身扑跃,夹着一股腥风,朝着席云霆背后袭击。

    席云霆恰在此时回身,他胸中又怒又恨,回身表情极其冷地对凶兽一声怒喝:“孽畜,受死!!”伸手一抬,一柄重剑就出现在他手中,向着凶兽横扫。

    那重剑长三尺多,上宽下窄。剑身黝黑,剑刃雪白。手柄延伸出一道两指宽,随着剑身从宽至窄,金中透紫的中线。剑柄上盘旋着螺纹,尾端缠着深棕色的剑缰。

    重剑横扫,扫的是凶兽肩膀至前胸。凶兽兽眼居高临下,轻蔑的抬起爪子挠向席云霆,竟是要用利爪跟重剑硬撼。凶兽再怎么聪明也是有限,它不明白修行者跟修行者之间有所不同,武器跟武器之间也有大区别。

    前爪上粗硬尖利的利爪撞上重剑,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先是钝痛,紧接着就是一阵尖锐的炽烫感。锋利的指甲是不怕,可是指甲跟爪趾之间的缝隙下却没有什么防护。十指连心,凶兽也不例外。立刻就惨叫一声,猛地向后一弹。

    凶兽四只爪子伤了其一,跑动起来不甚灵活。疼痛让凶兽更是狂性大发,越发暴怒起来。嘶吼一声,凶兽撕咬,扑击,尾巴冷不丁的从不好防备的方向偷袭。跟席云霆大战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席云霆乃是金火双灵根,重剑更是符纹法宝,能附着金火属性真元,有着远大于本身的强大攻击能力。剑锋格外锋利,凶兽的细鳞皮肤也无法抵挡。更别说剑身炙烫无比,擦着碰着就要被烫伤。

    只是凶兽吃了亏就记住了教训,再不让席云霆近身。这凶兽的实力跟金丹期不相上下,再加之它有着坚韧的皮肤防护,和比钢鞭更加恐怖的尾巴作为奇袭,等闲金丹期的修行者并不是它的对手。

    一人一兽,实力相当,又各自有奇招。想要分出一个胜负,短时间根本就不可能。一般情况下,遇见这样不好对付的凶兽。修行者都是以赶走为第一选择,可是这会儿席云霆没有时间跟它游斗。他挂心陈潇的安危,更有一个杜荣需要尽快处理伤势。

    于是,席云霆一甩手中的重剑,一道火焰呈扇形向着凶兽袭去。凶兽刚刚摸清楚席云霆的身手,自觉能跟他战个旗鼓相当。这会儿正自信自满,对方却冷不防变化招式,一下被火焰燎了一个正着。

    修仙者的火焰法术岂是寻常,顿时凶兽头脸胸口数处烫得皮开肉绽,焦臭四溢。凶兽反应极快,尽管疼痛难忍,让它恨不能满地打滚,脚下却是不慢。迅速拉开距离,再做图谋。这凶兽极其易怒记仇,被席云霆接连弄伤,对他已经是恨极。

    这凶兽本身也具有灵根天赋,三灵根资质不差。只不过凶兽凭借的都是先天能力,很少能后天修炼。所以这凶兽很舍不得使用天赋能力,用掉之后,积攒回来要花很久。这会儿吃了大亏,也就不再顾忌,体内真元涌动。

    凶手暗中酝酿着,席云霆竖起重剑,脸色沉凝的注视。他并没有主动上前攻击,而是在凶兽附近游走,等待时机。

    刚才的火焰法术不过是掩护,席云霆放开对厄运的控制,随着火焰法术落在凶兽身上,无形无际的厄运也附加在其上。席云霆平日战斗非到万不得已,并不愿意使用此厄运术。因为总觉得厄运术乃不祥之法,用在战斗当中太过阴损。所以,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的用出,都让席云霆心情阴郁。

    然而这与生俱来的能力是他的一部分,也算是他的本领。事从权宜,席云霆该用的时候还是会使用,并不会因为犹豫而断送时机。

    凶兽本是水土金三种属性的灵根,此时就准备调用水属性真元缓和伤口的疼痛,土属性真元分散到皮肤上边加强防御,金属性真元则用在爪子上加强锋利。

    大概是它从来没有在战斗当中一下子调动三种真元同时运行,正愤怒瞪视着席云霆防备他偷袭,分神之下三种真元的路线就走乱了。

    水属性去了皮肤,除了让皮肤更有弹性之外一点防护没加;土属性去的利爪,不仅没让爪子变锋利,反而因为厚重钝了;最该被缓和的伤口却涌上金属性真元,刺激得伤口更疼了。

    凶兽没忍住痛叫一声,烦躁至极的四只爪子倒腾了一下。只这一下空隙,不论它是防御、逃跑还是进攻,都难以及时做出。

    席云霆立刻抓住了空档,轻喝一声,脚下轻踩。他凌空而起,飞身电射,重剑冲着凶兽的脑门狠狠的劈了下去。

    凶兽此时再想后退或者招架都没有了机会,被席云霆干脆的一剑,结束了战斗。

    确定凶兽已经死透,席云霆赶忙返回杜荣的身边。杜荣这时意识昏迷,胸前遭受了凶兽重重的抽击,肋骨多处断裂,内脏也有损伤。幸亏他穿着的胸甲,阻挡了绝大部分的冲击。要不然这会儿杜荣整个上身都要被抽成肉糜。

    杜荣的伤势看得伤的很重,然而席云霆已经给他服下了保命的丹药。事后只要多用养息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席云霆呼唤杜荣:“杜修士,陈潇在何处?”他知道这会叫醒杜荣是不可能的,仍旧不甘心的尝试。杜荣已经没有了危险,可是陈潇呢?

    刚才他虽然赶来的急,眼睛却在附近一片区域扫了一遍,并没有陈潇的踪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席云霆怎么能不担忧。

    作者有话要说:  老规矩,下一章是防盗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