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席云霆并不放弃。他又在附近山头找了一遍,完全没有找到陈潇的踪迹。实在找不到,最后他就站在山上冲着山野喊了一声:“陈潇——”

    不过片刻,让他惊喜的意外出现了。隐隐约约,陈潇的声音传来:“我在这……席仙师,是您吗?”

    席云霆听声辩位,立刻就找准了方向,奔了过去。拨开枯草堆,地上出现了一道地缝。七八米身的坑底,陈潇正仰着脑袋看。看见他出现,眼睛顿时在昏暗的光线当中亮起,脸上也展开惊喜的笑容:“席仙师!”

    席云霆松口气,他说:“原来你在这里。”

    这道地缝是山体开裂造成的,缝隙两边长满的枯草,很让人难以发现。

    陈潇被杜荣在情急之下使劲一推,他没站稳就从山上直接滚落下来。巧合之下摔进了枯草堆,直接掉到了地缝当中。地缝底部,满是枯草和被风吹进来的落叶。摔在上边陈潇不过是疼了一下,根本就没有受伤。

    只不过,陈潇一个人在下边,没有办法上来。上边又很危险,他担惊受怕,不敢出声。直到席云霆叫他的名字,才觉得安全了。

    被救上来之后,席云霆仔仔细细地看了看他。发现他除了身上沾了泥,脸上蹭了土,一点伤也没有。

    这让席云霆不可思议。这不是说,见到一个健康的陈潇他不高兴,而是他为这奇迹而感到惊讶又惊奇。

    从以往的经历来看,只要是被他的厄运严重影响到,不受一点伤,生一些病,是化解不掉的。尤其是遇到凶兽这种程度的霉运,最轻地也该崴个脚。毫发无损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席仙师的异样,陈潇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一站稳了脚,陈潇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那庞然大物倒在地上,很明显是死了。他就赶紧到处找杜荣,看到他躺在山下,立刻连滚带爬的冲了过去。

    “荣叔!”陈潇焦急的看他,发现他的脸色虽然很不好,胸口却还在起伏,顿时松了口气。

    “不必担忧,杜修士的伤势将养上两三个月就会痊愈。”席云霆走过来说,“他这样不便移动,不如先去予那里暂住。”

    陈潇正在发愁这件事,席云霆肯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让他感激涕零。陈潇感激地说:“多谢您,席仙师。您不仅救了我二人的性命,还肯出手相助,救人水火。我真是铭感五内,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您才好。”

    席云霆苦笑了一下,他摇了摇头:“你不应该谢予。”

    这话说得让陈潇不解。不过席云霆没有再给他思考的时间,席云霆弯腰扶起杜荣,陈潇赶忙上手帮忙。

    席云霆眉心微蹙,他说:“杜修士的伤势,予只能单独带他。”

    陈潇顿了一下,后退说:“没关系,先顾着荣叔要紧。我可以自己过去山谷。”

    席云霆可不放心,那峡谷两边那般陡峭难走,有杜荣护着都惊险重重。这会儿只陈潇一个去走,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岂不是本末倒置。席云霆就说:“你在这里等予,一会儿回来带你。”

    陈潇受宠若惊地说:“劳烦您辛苦一趟。”

    席云霆走后,陈潇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巨大身体,总担心这怪兽会跳起来。陈潇不安的挪动了一下,最后忍不住默默地把自己缩进了地缝入口的枯草堆中……

    杜荣醒来的时候还挺迷糊,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身体到底还很虚弱,睁着眼缝迷茫了半晌都没有清醒过来。还是陈潇进来看他,才惊喜地发现他醒了。

    “荣叔!您醒了?”陈潇走到床边,对他关切的问,“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很疼?”

    杜荣眼睛张大,瞪了他一会,才声音干哑地说:“东主,咱们得救了?”

    陈潇气息不稳,重重的“嗯”了一声,才说:“是席仙师赶来杀死了那凶兽,救了我们。”

    杜荣长出一口气:“真是万幸。”随后他才想起什么的问:“这是在哪里?”

    陈潇说:“这是席仙师居住的小山谷,您躺着的是席仙师的床。”

    杜荣一听,忍不住想要起身:“这怎么使得。”可是他的伤势很重,只这一下就耗尽了力气。

    陈潇赶紧按住他,不让他动:“您别动!您伤在肋骨和内脏,不能轻易移动。”

    杜荣急道:“那也不行!太冒犯,太失礼了——”

    陈潇不敢使劲压他的上身,怕加重他的伤势。正不知道怎么劝住他,席云霆就闻声进来了。见了他杜荣更激动,整个上身都要翻下床了。“席仙师,多谢救命之恩!”杜荣感激地说。

    席云霆见状一步就到了床边,他伸出一只手,就让杜荣老老实实地躺平了。“杜修士不必言谢,这都是予应该做的。如果不是予二位也不会遭此劫难。”

    杜荣会遭遇这一场,都是被他害的,他怎么好厚颜接受对方的感谢。

    当时陈潇没能明白席云霆怎么会说那句话,这回再听到席云霆的话,才意识到席云霆觉得他们遇到凶兽是因为他的原因。陈潇就说:“这怎么能是席仙师的原因,谁也想不到那凶兽会出现在那里。”

    杜荣也是这么想的。他猛然一听席云霆的话,只是觉得席仙师是在自责他留了他们一晚上,才会害得他们第二天遇到凶兽。

    杜荣附和陈潇的话说:“正是。如果不是席仙师收留了一晚,我们要早一步遇到那凶兽。那是距离山谷肯定更远,说不得留不下这条小命了。”

    席云霆却并不是这么想。很多次的经验告诉他,如果他没有留宿二人,对方很可能根本不会遇到那只凶兽。只是这其中的内情,席云霆无法跟二人说明。

    看着席云霆略带苦涩的神色,陈潇若有所思。该不会席云霆认为这次他们的遭遇跟那次他带队乘船却三次返航一样,是因为他带累的?要是因为这样,陈潇也不敢保证真不是席云霆的影响。毕竟重玄派三次返航,确实是有点不太寻常。

    陈潇上上下下的观察了一下席云霆。气场很正常,并没有煞气外泄。那么这种现象,又是如何造成,很值得一探究竟。陈潇的研究之魂,开始蠢蠢欲动。

    席云霆不想再提刚才的话题,就转而说道:“予从寒山城叫了人过来处理那乌眼青兽,待他们收拾干净,会直接就地给出结算。”

    陈潇不明所以,杜荣则说:“席仙师做主就是。”

    见陈潇不懂,席云霆顿了一下,说:“那凶兽名为乌眼青。它死之后,兽丹、兽骨可入药,兽肉可用作烹调食用,牙齿和利爪、兽皮可用作炼器。”那凶兽浑身上下,对修行者来说都是宝。

    “哦。”陈潇表示明白,这是采集战利品,收获战果了。也是啊,他们又是遭罪,又是受伤,还有一个付出劳力的,怎么能没点收获平衡一下。

    见陈潇没有当回事,杜荣忍不住笑了。席云霆微微弯了一下唇角,他说:“分剥下来的这些东西,拢共能售卖个上百灵珠。”毕竟是原材料,再怎么珍贵,售价也就这样了。

    上百灵珠?!陈潇这才有了具体的概念,他忍不住吃惊。这凶兽竟然能这么值钱!

    席云霆还没说完让陈潇更惊讶的事,就听他说:“按照惯例,你二人共同参与猎杀乌眼青,能分得半数收获。”

    陈潇虽然喜欢享受,也热衷赚钱,可是却并不贪财。他觉得杀了这凶兽的是席云霆,杜荣也就罢了,他压根就没起到什么作用。可是看杜荣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的样子,好像习以为常。

    陈潇迟疑地说:“荣叔很是辛劳,拿些是应该的。可是我什么都没做,怎么能分呢?我就不用了,席仙师跟荣叔平分。”

    席云霆和杜荣都惊讶的看他,显然是没想到他会推拒了这份收益。

    杜荣作为陈潇的护卫,就给雇主解惑:“在之前那场战斗当中,第一个遭遇凶兽的队伍,没有避战,投入了战力。不管贡献几何,都应跟后边投入战力的队伍按照比例分享战果。杀那只乌眼青,只有你我二人为一个小队,席仙师属于另外一列,所以才会如此分配。”随后,杜荣转头又对席云霆恳切地说,“只不过半数分配却是太厚了,二成就很足了。”

    主力是席云霆,他就有权利处理战利品,决定分配的比例大小。杜荣只跟乌眼青站了一个回合就败了。他人还是对方救的,出力本来就不大,席云霆还分配给他们半数,太厚道了。

    要不是因为说不清楚,席云霆连这半数都不想要。他很坚定地说:“杜修士不用挣了,予说半数,就是半数!”

    就算是俩人这么说了,陈潇还是觉得有点不合适,还想继续推掉他的那份。杜荣有些无力的看着他说:“东主,你身为雇主,在下是护卫。在下在雇佣期间,为雇主战斗获取的战利,只有雇主能决定分配给属下多少。”言下之意很明白,如果陈潇不要他那一份,杜荣也不好拿属于他的。

    陈潇一想,他自己就算了,不能让杜荣的血汗白费。大不了到时候拿到了灵珠,转手作为奖励发给杜荣。

    于是,几天后装着六十五颗灵珠的袋子,就被送到了陈潇的手上。立刻,陈潇就分配了三十五颗灵珠给杜荣,又把三十颗作为他保护雇主有利的奖励发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