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拎着小袋子看的杜荣被灵珠的数量给惊住了。他这会儿还不能大动,只能被扶起来靠着被子坐。他表情不解的看着陈潇:“东主,这是何意?”

    陈潇笑着说:“这是奖励您的。您救了我的命,作为一个合格的雇主,当然要慷慨的奖赏。”

    杜荣惊喜又无措:“奖赏?可这也太多了。”他是知道修士给普通人富豪做护卫,干的好了会得到大笔的奖金。可是从来也没有这样多的。这可是三十颗灵珠,不是灵币啊!

    陈潇说:“我可不觉得自己的性命比不得三十灵珠珍贵。给我时间,我可不只是能挣出一个三十灵珠,第二个、第三个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杜荣想想也是。陈潇并不差这些灵珠,他有那神奇的住宅术,能源源不断的挣得财富。于是,他就安心又高兴的收下了这些灵珠。

    之前跟凶兽战斗,陈潇装备给他的胸甲跟符纹刀全都损坏,连回收的价值都没有了。杜荣相信,有了这些灵珠,足够他淘换一身更好的装备和武器,再不用雇主帮他买单了。

    杜荣不由感慨,当初他来做陈潇的护卫,还觉得是屈就。却没想到竟然是他生平遭遇最危险的一次,也是生平收获最多的一次。

    同时杜荣内心第一次涌起了遗憾,为什么陈潇不能修炼。要是他能够成为修仙者,杜荣一定会立刻选择附庸他。慷慨大方,有智慧,又有才能,脾性也不错。是一个很值得追随、具有光明前景的主人。

    陈潇这边痛快的把半数战利品全都给了杜荣,那边席云霆也没有打算把这笔让他觉得烫手的灵珠留着。他去了寒山城,大笔大笔的采购、花销。

    首次让陈潇见识到了何谓“壕无人性”的财主,大手笔起来,更加的让人震撼。

    席云霆在知世堂发布了一个加急任务,征集了一队修为只有高阶修士和筑基期的修行者。他买下了寒山城的一个宅院,让这些人搬迁过来。

    陈潇跟杜荣被人态度客气的从卧室当中请出来。陈潇站着,杜荣靠着。俩人傻呆呆的在山谷中央的空地看着。周围的人飞来跳去,手拎肩抗各种建筑的部件,速度奇快无比。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一座有着中央庭院,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一个小院子,四四方方的大园子就落成了。

    领了任务带队的是一个筑基期的修行者,他展开手中的图纸看了看,对进度很满意。注意到庭院中央的两个人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就对俩人说:“家具和用物都已按照要求安放好了,现在可以入住。”他当然看到杜荣脸色不好,一副重伤未愈的状态,就用有些抱歉的口吻说:“因为发布悬赏的那位要求加急,所以才打搅了这位修士养病。还请见谅。”

    陈潇扯了扯嘴角,他已经被震惊到神经有些麻木了。他有气无力地说:“房子什么的,已经建好了吧?”完事了吧?不用再折腾了吧?!

    那位修行者说:“房子是都已经过来了,只是整体还未完工。庭院当中,还有池塘假山凉亭水榭等……”

    陈潇惊诧的看他:“这是普通人住的宅子?一般修行者居住的庭院中间是要留出空地,用来修炼吗?”

    筑基期的修行者顿了一下,用隐晦的眼神观察了一下陈潇的表情。见他满脸无辜的样子,内心不由得有些嘀咕。那位金丹修行者那么急着迁来一座宅院,应该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旁边受伤的那位中年男子因为气色不好,一副萎顿的大叔样貌。只眼前这位少年浓眉杏眼,又精神,又俊俏,颇讨人喜爱。筑基期修行者觉得自己仿佛猜到了些什么……万千世界,奇闻异事众多,也不在乎多添一桩金屋藏“娇”。

    “咳!”带队修行者掩饰了一下表情,他若无其事的说,“用来修炼的空地当然是有的。”他把图纸展开给陈潇看,“这宅子里四个院子,南北位于正中线的位置。掉过图纸来看,东西院的位置同样也是正中。除了中间的这个庭院,四个角上还有四块空地。距离出入山谷通道最近的这个方向的就直接成了院门。其余三块用来修炼,绰绰有余。”似乎是料定了不会再增添人口,这修行者说得是斩钉截铁。

    陈潇对这些不懂,这位修行者说绰绰有余,那应该就没有问题。杜荣对这些是半懂半不懂,不过他们只是暂时借住,房主的事情他不好多嘴。

    天黑这队人马收工撤走,临走带队的修行者说第二天他们一早就过来动工,不过到时候会尽量先从安静的开始做起,不打搅他们休息。这让陈潇顿时有些感动,觉得对方比现代某些无良工程队强多了。要是知世堂能留评,他肯定给五颗星!

    傍晚,外出了一整天的席云霆回来了。

    杜荣跟陈潇已经在外边等了一天,虽然只是或站或坐,却也有些疲累。尤其是杜荣这个病号,因为周围人来人去,也没有办法好好休息。原本房子和家具以及用物都弄好了,随时可以进去休息。可是两个人都没有动,而是等房主回来。

    杜荣是等席仙师回来安排,陈潇的顾虑就更多了。这个世界也讲究主人住正屋,房屋的朝向也是以坐北朝南为最佳。可是,这大园子里四个院子都是坐北朝南,还是一样的大小跟格局,就只是院门的方向不一样。谁知道席云霆会喜欢那个方位呢?

    席云霆看见两个人在庭院中等他,露出一个微讶的表情:“为何不进屋?予分明嘱咐了,建好之后立刻先安顿了杜修士。他们没有转达?”他的神情变得有些不渝,显然是生气领了任务的修行者没有做到他的要求。

    陈潇赶忙说:“不是,带队的那位仙师说了。只是我们想着,新屋还是应该等主人回来第一个入住。并且这许多的院落,也不知该上哪一间。”

    席云霆淡淡地微笑:“哪一间都可,不用那么讲究。不过是想着需要一个厨房,好方便你们用饭。这才从新布置了。”

    只、只是为了做饭?随便盖一个厨房不就好了,至于这样拆迁过来一个大园子吗?!陈潇面上微僵,内心咆哮道。

    他自认上辈子花钱并不节省。甚至因为知道自己活不长久,该享受和尝试的都尽量去试过,能去过的知名地点都去看过。除了没上过天(这里指坐火箭去太空中),上珠峰,下蓝洞都干过了。就算他这样挑最好的享用,也没有因为做个饭,就这样兴师动众。完全比不了,根本就不是一个境界!

    陈潇无力地道谢。席云霆这样用心,让人的感动全都被震惊给盖过了。

    席云霆最后选了东边的院子,陈潇他们则入住了南边的院子。陈潇暗自庆幸让席仙师先决定。普通人的选择往往是位于中轴线上的北院作为正院,修行者却好像更喜欢东边方位的住处。

    整个园子的大门开在了西南角,因为这边距离山谷的通道最近。不过之后带队的那位修行者第二天又在东北角的位置开了一个后园门。据说除了整座园子之外,山谷里的植被也要全部处理一遍。留下景观好的,长势不好的则会被去除。甚至有的地方会被补种上一些苗木,将要成为一片疏疏朗朗的林子。

    席云霆完全践行了他的话,给了陈潇和杜荣一个宽敞的厨房。这个厨房就设置在南院的角落里,一大两小三个灶口。这种灶台陈潇以前见过,曾经被主人以骄傲的口吻对着他炫耀地介绍,是用灵石珠作为动力来使用的。

    他拉开灶台上的一个暗格,看到里边的符纹阵中央果然放着一个发着盈光、浑圆剔透的灵珠。

    陈潇硬是把差点呛到喉咙的口水给咽下去。修仙者居住的园子,厨房当然要用这种烧灵珠的灶台!普通人还能逮着个仙人遗留下来的灶台使用,正主又凭什么不能用?呵呵,这有什么好值得惊讶?

    厨房里边除了灶台,还有橱柜,厨具置物架,以及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柜子。陈潇有些猜不到这个柜子是做什么用的,就打开一看。里边是一个一个的方格,每个方格都是一尺长一尺宽一尺深,眼前每个方格都放着一种蔬菜。如果只是单纯的菜柜,还不至于让陈潇惊奇。当他打开柜子的时候,一阵冰凉的寒气向着他的面颊扑来。这种感觉他以前很熟悉,拉开冰箱门拿东西的时候,经常会感觉到这样的冰凉感。

    ……不用说了,这一定又是仙家手段!陈潇镇定了一下,把柜子从头到尾看了一番。整个柜子是横着放在地面上的,里边从右到左排列的方格,右边是保鲜冷藏,左边是冷冻。柜子盖上之后,跟格子严丝合缝,形成密闭的空间,隔绝了串味的可能。

    抛开其他,单只说这些符纹家用就不比前生各种电器差,一样的便利。也让陈潇对修仙界更加的感兴趣了。

    之前没有厨房的日子,席云霆是提供辟谷丹给杜荣吃。平日一颗辟谷丹,足够修行者几天不用吃东西。杜荣修为低,天赋差,吸收不好,吃一颗却只能顶两天一夜。要不是席云霆给了他半数的战果收益,这些辟谷丹杜荣都不敢吃,怕还不起。虽然席仙师并没有要他偿还,杜荣却没有那么厚颜,是打算日后奉还同等价值的灵珠的。

    陈潇吃不得辟谷丹,就每天啃干粮喝凉水。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席仙师才看不过去,给他俩设了厨房。

    现在有了厨房,还有先进的灶台跟便利的冰柜,充足的食材。面对崭新的厨房,个簇亮的各种用具,人都会有种跃跃欲试的错觉。觉得自己就算不是大厨,也想要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做些什么。于是,陈潇就撸起袖子,大展身手。

    只可惜,他前生除了烧烤还能拿得出手,基本上没有下过厨房。连个方便面都煮不好的男人,还能指望他什么呢?

    对着陈潇的成果,杜荣吃得直把眼泪往心里流。他觉得,他还是吃辟谷丹吧。他是没那个好命,享受雇主的伺候了。他还想活到康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