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席云霆率先发现,脚下没停,一个疾速,就冲到了前边。这是杜荣才注意到前方,喊了一声:“有情况!”紧跟着也快步上前。只陈潇一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俩人都跑到碎石滩上,才拔腿跟上。

    “怎么回事?”陈潇到的时候,杜荣已经把行囊摘了下来,正弯着腰查看。陈潇气喘吁吁,身上多加了一件负累,跑动起来要消耗的力气更多,看来他又要适应一阵子才能习惯。

    “是尸体。”杜荣表情凝重地说。

    陈潇刚只看到带着颜色的布,还没有这么清晰的认识。等他把碎石上的残骸看清楚的时候,顿时一种无法抑制的生理性不适涌上了他的胸口。霎时,陈潇的脸色就变的苍白,喉头滑动,拼命吞咽,压抑着恶心。

    席云霆立刻注意到了他的不适,抬手挡了他一下,对他说:“第一次见都会难受,不能一直盯着。”

    席仙师出声,杜荣才发现陈潇一脸不舒服的神色。他把陈潇推到一边,挨着行囊:“东主,先不要看,喝些水。”

    陈潇前生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血肉模糊的场景,就算是参加葬礼遗体拜别,逝者的遗容也整理的很体面。休息了一会儿,喝了水压下了翻腾欲呕的感觉后,陈潇一咬牙又站了起来。

    他必须学会适应这样的让人难以接受的场面,既然想要在这个世界修仙界里求生,就要学会过他们的生活。

    为了避免过大的刺激,陈潇无助口鼻,不让残骸的味道被吸入。这样一来,果真好了一些。不至于站到旁边,就恶心的想吐。只是场面上的刺激仍旧过于强烈,陈潇看一下就得挪开眼睛,冷静冷静。

    “死了多久?”陈潇瓮声瓮气地问道。

    杜荣抬头担忧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说:“恐怕有两个月以上了。”

    席云霆凝视了他一眼,随后把脸色越来越惨白的陈潇拽走:“不用再看,予观察尽了。”

    杜荣也赶紧一块走开,虽然说他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却并不代表他们看到这样的残骸不会不舒服。

    三个人又挪换了一个地方,位于上风的空气彻底没有了那股味道,陈潇才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席云霆跟杜荣两个谁也没有劝说他不要再去看那残骸,那不是为他好,也许是在害他。既然他已经跟着出来历练,就要学会通过场面搜集有用的信息。

    “死了两个月,是不是那只凶兽干的?”陈潇脸色还有些白,“这个方向,应该是凶兽来的方位。再加上,我记得那乌眼青有一股特别重的腥气……”不能回想,一想到那乌眼青那时是刚吃了一个人,陈潇又恶心地不行。

    杜荣赞赏地看了雇主一眼:“恐怕是这样。”

    席云霆沉吟了一下:“方向、距离都对得上。那乌眼青应该是杀死了此人之后,才顺着方向继续前进。”

    杜荣困惑地说:“这乌眼青这么记仇?凶兽一般不是很少会离开自己的地域,除非是求偶或者是带崽,带崽也不可能远离。这边再过去就是通往寒山城,以凶兽智力应该知道那边是不好惹的。”

    杜荣挑选任务历练的时候,因为要带着陈潇,刻意找的是被修行者们在很早之前就清理干净,保证没有凶兽跟猛兽出没的地区。凶兽们有记忆传承,该知道这片地域不能闯入,不然就会引来修行者们屠戮。

    席云霆看了杜荣一眼,说:“据说,那乌眼青是公的,并非处在求偶期。”

    现场一阵沉默,陈潇片刻后迟疑地开口:“乌眼青难道是公的带崽?”

    席云霆眼角闪过笑意,杜荣大笑一声:“怎么可能!在下还没有听说过世上有公的带崽!”

    陈潇抿抿唇,似乎是被笑得不好意思的垂下眼。内心却默默说,公的怎么不可能带崽,企鹅不就是么?他觉得这个世界跟前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未必就没企鹅。

    杜荣笑了一阵,停下后说:“既非求偶,又无带崽的可能。那么只有一种情况,乌眼青被激怒了。”

    席云霆颔首:“只能是如此。”

    杜荣回想了一下,心有余悸地说:“那乌眼青凶性极强,脾气暴躁,也不知道是如何被激怒,才会循着方向追到这里。”

    陈潇问席云霆:“席仙师,知世堂既然发了此任务,那么就没有提供什么有用的讯息?”

    席云霆一顿,才缓缓地说:“是予把此次情况上报的。每每出现凶兽异常活动,闯入非生活区域,修行者们都有义务进行上报。也好让修为高者前来清理,让修为低着避开,以免伤亡。”

    陈潇“哦”了一声,说:“那就是说讯息是席仙师提供的,知世堂那里也没有多少情报。怪不得会发布调查的任务。”

    席云霆不着痕迹的看了陈潇一眼。他能说知世堂根本就没有发布这种调查的任务,是他在知世堂先匿名发布,然后又接了下来,专门为了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跟陈潇一块同行吗?一般遇到这样的情况,凶兽已经死了,极少会再调查原因。顶多会提醒一声过往修行者们,有凶兽异动,他们就算是尽责了。

    杜荣说:“东主,还要往前走吗?”现在情况有些不明,杜荣担心再出现意外。

    陈潇想了一下,问:“还要走多久能走出这片比较安全的区域?”

    杜荣说:“以我们现在的速度,要走半个月,还是在不改方向的情况下。”

    陈潇咬了一下唇,他认真的看着杜荣,说:“我有些担心童诺诺。能不能走到区域边缘?”说不定,会碰巧在那里遇见童诺诺呢?以他的迷路属性,出现在哪里也不奇怪。

    杜荣点了下头:“走到边缘没有问题。”如果陈潇要进入凶兽出没的地域,他身为护卫会拼死阻拦。那只乌眼青跑出来,沿途不定惊动了多少的凶兽猛兽。这会儿它引起的骚动都不一定平息了,贸然进入那片地域,会很危险。不过只是在边缘转一圈,安全上还是没有问题的。

    三个人继续往前走。这时已经是春末夏初,气温全面回暖。绿意葱葱,草飞莺长。

    路上时不时的能发现一些可以入药的草药,杜荣想想他们本来是接了寻找石线草的任务,就顺手采摘了一些。

    石线草说是草,实际上却是生长在石头缝当中的地衣类。因为其层层叠叠的样子呈现成一条长线,所以才有这么一个名字。

    陈潇见杜荣采草药,也跟着寻找,布料在石头和山体之间,又发现了死人的遗骸。幸亏之前已经看到过一次,陈潇才没有吓掉了魂。

    冷静的喊来杜荣跟席仙师,他们两个又上前仔细分辨了一番,确定这个人死亡的时间跟之前发现的一致,同样是两个月以前。

    这一具尸体比起上一具要完整一些,虽然一样是血肉模糊,不过四肢俱全,手脑俱在。杜荣不敢让席仙师动手,就屏住呼吸弯腰在尸体上找出了对方的名牒。

    打开水囊重洗干净,拿着名牒,杜荣对陈潇说:“在野外遇见遇害的人,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行者,掩埋之后带走他的名牒。普通人交给管理户籍的官吏,修行者的则交给知世堂代管。这样,当他们的亲友寻找,也好能知情。”之前那只剩下一只腿跟半边腰的尸体,杜荣直接用石头堆了一个坟冢。一会儿这遗骸,也要进行掩埋。

    席云霆也说:“有这名牒,就能知道是那一队修行者遇害。大多数名牒做过记录的,就能告知给他们的师门。”

    席云霆调查乌眼青不过只是顺带,全程照顾陈潇的脚程。一天的路程走的并不算远,只翻过了五六个山头,就准备安营。

    陈潇疲惫的在一眼泉水附近掬水洗脸,杜荣这个刚刚伤愈的人精神头体力比他都好,正忙碌的准备晚饭。

    席云霆是照例吃了辟谷丹,这时并不感到饥饿。他在营地不远处席地而坐,闭着眼睛养神。听到陈潇走过来的脚步略带沉重,他长开眼看了看。陈潇的颜色有些灰暗,原本行走就很累,再加上今天接连见到尸骸,精神上受到的冲击不小。他今夜恐怕会睡不安稳,惊醒的可能性极大。

    围着篝火吃了晚饭,陈潇就在地上铺了毯子睡下来。他缩着身体,蜷着腿脚,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脸上还带着不安。席云霆没有睡,只是打坐。杜荣值守到午夜时分,俩人交换过后,他躺倒就睡着了。

    凌晨时分,陈潇果然惊醒。杜荣因为身边有位金丹期修行者在,睡得很沉,并没有发觉。只席云霆一只在注意,立刻发现他醒了。

    “做了噩梦?”席云霆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陈潇扭头,看到席云霆正在看他,就爬起身,坐到了火堆边上。他情绪低迷地说:“嗯,白天的场景竟历历在目。”

    席云霆很少跟人这样相处,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好说:“你会忘掉的,第一次见到血腥场景都这样。”

    陈潇扭头看席云霆,带着好奇问:“席仙师……以前也会这样吗?”做噩梦,然后忘掉?

    席云霆摇了下头,说:“没有做过噩梦,更不曾半夜惊醒。”

    陈潇顿时感到一噎,这聊天没办法继续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