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啊!”陈潇伸着探向前的身体被席云霆使劲一搂,陈潇没有预防的撞到了席云霆厚实的胸膛上。<し揉着有些酸疼的鼻子,陈潇脑海当中一闪而过一个念头:还挺有弹性。

    席云霆的声音落进他的耳膜:“当心些。”

    陈潇那因为激动而有些沸腾的血液才冷却了下来,他不好意思的撑开距离:“抱歉,难得看到这种壮丽的景色,我失态了。”

    席云霆勾了下唇角,低沉悦耳的声音振着陈潇的耳朵发酥。陈潇悄悄地嘶了一声,幸亏他不是一个声控,对声音不是很敏感。要不然光是这把嗓子,就能让人拜倒在席云霆的袍角下。

    陈潇扭头,若无其事的伸手指着那龙抱珠样的山脉:“席仙师,那边是什么区域了?”

    席云霆转动头,又长又黑的头发顺滑的在肩膀扫过,随着风飘荡到陈潇的脸颊上,让痒痒的。他这才第一次意识到俩人挨得太近,近的都超过了亲密距离,近的能感受到彼此的体温和气息。据说,这样的距离是只有在亲人、恋人、跟贴心密友之间才会有的。

    可是没办法啊,席仙师得带着他,如果不是这样,陈潇就要掉下去了。他不知道向着谁,辩解着。

    陈潇讪讪地又拉开一点距离。让俩人之间,保持着席云霆揽着他的肩膀,俩人之间肩膀跟肩膀之间有个半尺间距。

    席云霆好似没有意识到陈潇的小动作一样,望着陈潇指的方向说:“那边已经进入了危险区域,有众多猛兽出没。再往内,就是凶兽生存的地域了。你现在,还不可以去那边。”

    陈潇颇有些不甘心的问:“我曾听闻,低阶修士跟其他人一起组队,可以在凶兽出没的地区进行探险。是有这样的事吗?”

    席云霆扭头转向他,这个时候陈潇比席云霆低半个头,于是就垂了垂眼看他的脸。陈潇一脸的向往藏不住,席云霆沉吟了一下说:“是有这样的事情。”陈潇眼睛一亮,“不过那都是在靠近普通人的国度,非是这样凶兽众多的地带。”

    陈潇眼睛不亮了,失望的“哦”了一声。

    他还是懂得审时度势的,尽管见猎心喜,却也不会不顾惜性命。他还年轻,现在去不了没关系,他可以把这个地方记下,等到以后变得更厉害了再去。或者有了大把的灵珠,雇个一队修行者保护他去。

    至少有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毕竟他找到了风水宝地。陈潇成功的开解了自己,重新变得轻松了起来。他光顾着想那块地方,脸上变来变去的样子全被席云霆看了过去。席云霆很是留意他的神情,暗中琢磨了一番,有了计较。

    在地面要翻山越岭走数天的距离,在空中几乎片刻功夫就到。陈潇意犹未尽的从席云霆松开的臂弯中走开,他站在原地,一副乖巧的模样说:“我就在这里等,席仙师快去快回。”

    席云霆本身放他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了周围的环境,没有什么危险的动物。然而不等他开口,陈潇就充满信赖的看着说话。

    席云霆少年的时候第一次出门历练就把身边的人给染遍了厄运,打那以后同辈不敢招惹他,小辈的更是绕着他走。

    这种被人满心信任仰赖他的感受,席云霆还从来没有从别人的身上体味过。这种感觉让席云霆感受很新奇,顿时胸中有种奇特的感觉膨胀。原来被人依靠是这样的感觉……席云霆面上不显,腾空而起的步伐却有一点飘。

    席云霆给他安置的这个地方,是一个距离周围山峰有点距离,除非从空中过来,否则一眼就能够看到,随便挑一个方向下山就能逃掉。陈潇四下看了看没危险,就转身冲着刚才发现风水宝地的方向眺望。只不过,那个龙抱珠地形被前边的山当着,一点也看不到。

    陈潇感叹了一声,打从亲身体验了一番必须依靠纯正的人力来进行运输和行进,他就更加认知到了在古代的时候风水师有多么的不易。也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就算是为了更加容易的寻找龙脉,也得掌握一种能够轻身方法或者是法器之类的。

    思绪信马由缰的走,时间过去了一会儿,陈潇才意识到,席云霆跟杜荣有一些慢。

    “怎么回事?难道荣叔跟席仙师也在天上看风景入迷了不成?”陈潇纳闷的嘀咕。

    又等了一小会,远远就看见了俩人从空中过来。杜荣背着包裹,席云霆则直接用手拎着包裹。于是,杜荣整个人相当于被勒在背囊的两根肩带上过来的。

    陈潇见了还挺惊讶,怎么这两个人是这样的姿势。随后立刻想明白了,因为荣叔背着包裹,所以席仙师没办法携着他的腰飞行。自以为想明白了的陈潇,就坦然的接受了席云霆对自己的优待。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腰抱不了,还是有肩膀和胳膊可以用的。

    席云霆这样拎着包裹带他过来,在杜荣看来理所当然。陈潇是普通人,相对来说更加娇弱,更需要用心对待。他自己是高阶修士,有个地方施力,哪里都方便。所以说糙汉子就是糙汉子,没那个纤细敏感的神经。当然,杜荣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联想到两个人身上去。

    杜荣落下之后,面皮有点僵硬。当然绝对不是因为飞过来的姿势。他缓了缓脸部的肌肉,等自己表情重新变得自然了才走过去对陈潇说:“东主,听闻你想去那边的山里看看?”

    陈潇意外的看了看杜荣,又看了一旁站着淡然的席云霆。大概是刚才表现的太明显,被席仙师猜出来了?

    陈潇即使这会儿昧着心,也说不出来他不想去。于是,他就点了点头,坦然道:“是,我见那边的山势很特别,想要近距离观看。”

    杜荣进山之后,倒是知道陈潇一直在有目的的寻找着什么。只是雇主没有透露,他又没有打听的习惯。现在看来,陈潇像是找到了地方,只不过偏偏是在猛兽活动的地带,将要靠近凶兽的生活区域。

    要是只是他自己,杜荣是不肯答应陈潇去的。不过经过刚才席仙师的一番“劝说”之后,杜荣想想还是有道理的。这次有席仙师作陪,如果都去不成,那么雇主以后能去成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当然,杜荣丝毫没有想过,他的雇主没有土豪的身家,却有着一颗土豪的心脏。就算是没机会,花出的大笔的灵珠,也要制造出机会。

    杜荣这会儿就说:“既然东主想去,那就走上一遭。只是,前往不可再往深处进入了。”

    陈潇喜出望外,万没想到他的愿想这么快就能够达成。顿时脑袋点得像是小鸡啄米,并连连保证:“荣叔放心,肯定再不会深入!”

    这边已经紧挨着猛兽活跃的地区,站在山顶上,甚至能够看到有黑点在空中飞翔。那是飞行类的猛兽,爪跟喙都跟尖利。杜荣决定他们边走边绕,尽量避开这些空中的眼睛。

    陈潇得偿所愿,很是喜悦。这会儿一派“听荣叔的,但凭做主”的样子,让席云霆心中微妙的不悦。明明这事他出了“大力”,陈潇却偏偏只感激杜荣一个。当然,要让席云霆主动表功,他是如何“说服”杜荣的,好让陈潇以同样的态度跟前跟后。以席仙师的矜持,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的。

    席云霆心中郁郁,眼睛却一错不错的盯着陈潇,注意着他的安全。他保证过要护得陈潇的安全,就不容许有丝毫的差池。

    这片山地上有大片的茂密的树林,有稀疏也有稠密的地段。尽管稀疏的树林看起来很空旷,是可以穿过去的捷径。杜荣也不敢冒险,宁愿多消耗时间绕过去。以前多次的经验告诉他,如果疏忽大意选择了这样的树林走捷径,那么当善于在树林当中灵敏穿梭的猛兽突然出现,他们这些人转身逃命时,这些只能避让绕开的树木,就会成为他们的催命符。

    听了杜荣轻声地解释,席云霆不得不承认对方考虑的周全。如果是让他来做主,肯定不会避让什么猛兽,选择直接穿过去。遇上猛兽对他来说没有什么要紧,直接重剑砍杀了就是。可是陈潇不同,容不得半点差池。战斗之时,瞬息万变,变故丛生。陈潇那样脆弱,猛兽只是趾爪碰到,就要鲜血横流,性命垂危。真要到那种时候,再如何悔恨也是晚矣。

    也就是这一次的自愧不如,让席仙师真正的学到了如何为他人着想,才能更好的照料“身娇体弱”的陈潇。那是处处以陈潇为本,如何迁就都不为过。

    三个人如此小心谨慎,却还是避无可避的遇上过猛兽。幸亏有席云霆在,要不然只凭着杜荣一个,虽说也能对付得了,场面却不可能像如今这样安稳。至少杜荣跟陈潇都要为各自的安全担一下心。

    行行复行行,绕了又绕,终于靠近了陈潇所说的特殊地势。这里宛若一个盆一般,被周围奇峰环抱。有四面山峰阻挡,冬季寒风难以侵扰,夏季暴雨过境减弱。无论是从地理还是从风水上讲,这里都是一处使人安居乐业的宝地。

    站在高峰上向下望,让陈潇三人惊奇的是,盆底平地上有沃土良田,阡陌相隔,碧池桑竹。再定睛细看,更有屋舍数十间,鸡鸣犬吠隐隐传来。

    陈潇面上微露失望,席云霆略显吃惊,杜荣则是直接叫嚷了一声:“这里竟然有人居住?!”

    三个人显然谁都没有想到,在如此远离寒山城,出入极其不便,周围都是猛兽,不远处更是凶兽众多的地方,会有一个山村。

    席云霆更是惊奇的看了一眼陈潇,难道他是预知到这里会有人家,才一定想要过来看看吗?可是看陈潇脸上的神情,却又不像。

    席云霆这会也对这个深山当中的村子产生了兴趣,便说:“下去看看。”

    陈潇收起失望,紧跟在席云霆的身后,从山峰上好走的地方,往下边的村子走去。

    陈潇当然是不可能知道这里有人有村。风水宝地被人捷足先登,虽然让他失望,却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在前生,这样好不容易寻得了一块好地方,结果发现有主的情况太常见了。这也就是风水师给自己寻找一块地方做阳宅,做阴宅那样困难的原因。

    国土面积是虽然广大,可是山川水脉有限,古往今来层出不穷的风水师们踏遍了大江南北,能被发现的风水吉地早就被人发现了。前人把好地方都占了,后边的风水师们也只能苦兮兮的往更加人迹罕至的地方去寻找。

    更有一种原因,风水宝地并不是发现的人就有那个命来占据那里。古代挣风水更加的残酷。一旦风闻哪里有处宝地,先是利诱,不从就是威逼。风水师为了保命,只好让出。于是,风水行当当中更是有一句直白的话,风水师想要有个好风水的阳宅阴宅,要看有没有那么命。

    眼前的村庄,也不知道对方在此安身多少年。陈潇一路下来,一边注意脚下,一边观察村庄。这村庄的人口并不算多,看屋舍大概能有两三百的人口。在这深山看起来是挺不少,可是放到外边随便一处富庶之地的村子,人口都能超过它去。

    三人从山峰上下到山脚,很快就被村民注意到。村中发生些微骚动,随后有几个人向着他们跑了过来。席云霆背着手,杜荣暗中提起戒备,陈潇则一片平静,从容以待。

    跑在前边的是个中青年,他穿着灰褐色有些陈旧的农家下地干活才穿的衣服,粗手大脚,肤色偏黑。

    陈潇三人以为这些人一上来就是盘问,没想到打头那个见了他们就是笑,更热情的说:“是来寻找你们的同伴吧?他们已经等候很久了,快快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