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三人见到童诺诺时,他正捧着一碗面条吃的香甜。见到陈潇跟杜荣突然跟着借住的人家主人进了房门,面条差点被他直接喷出去。“陈……咳咳咳!!”童诺诺乐极生悲,咳得死去活来。

    “诺诺!”陈潇欢喜不已,结果童诺诺咳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让他好气又好笑。这画面似曾相识,几个月前在船上重逢,童诺诺也是这么狼狈。

    杜荣把行囊摘下,放在的门外,三个人纷纷进屋。童诺诺在的房间面积不算太大,只有十几个平方。房间内的陈设相当简单,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简陋。只有一张单人竹床,一个竹几,两把带靠背的竹椅。叶难怪童诺诺要捧着碗吃饭,屋子里根本就没有让他能把碗放着吃的餐桌。

    房屋主人叫阿寿,见他们故人重逢,也很开心。热情又好客地问:“三位贵客上门,按照我们村子的规矩,必然要有好酒好菜招待。你们先聊着,我这就去山上打些野味,晚上好好置办一桌!”

    杜荣就站在门口,就伸手一拦:“兄弟,快别客气!”哪想那位阿寿手轻轻一拨,笑得越发爽朗:“你都喊我兄弟了,兄弟来了一定要好好招待。你们歇着,我去去就回!”说完,阿寿扭身就走了,杜荣愣是没有拦住他。

    杜荣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抬头看阿寿的背影。他一个高阶修士,竟然被一个村民抬手一拨就给拨开了。说出去都没有人敢相信!

    他扭回身,想要找一个人倾诉一下内心的震惊,结果陈潇正跟童诺诺说话,只有席仙师才刚收回视线。杜荣是不敢拉着席仙师闲聊的,总觉得最近他莫名招惹了这位。于是,只能把惊奇跟疑问憋在了心里。

    童诺诺见了他们比他们情绪更加的激动,他拽着陈潇的胳膊不撒,就差热泪盈眶:“我真没想到,会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见到你们来找我。我真不是做梦吧?!”

    陈潇笑说:“当然不是,做梦还是清醒,你是修行者,还能分不清楚?”

    童诺诺嘿嘿一笑,圆脸上的开心高兴显得明明白白。他说:“陈潇,你们是得到了消息,专门来搜救我们的吗?我们队伍里是谁活着回去了?”

    陈潇脸色沉凝的摇了下头,说:“并不是,我们只是机缘巧合来到这里。诺诺,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们队的其他人呢?到底出了什么事?”

    童诺诺听事情竟然不是他想的那样,有些呆。陈潇的问话,让他稍微回想了一下,对着三人仔细说:“在寒山城跟你们分开之后,我就跟着其他人汇合,一起进了山。这只队伍是由一位金丹期九层的修仙者带队,还有几个金丹修行者为主力。起初,我们在知世堂领到任务的时候,只知道是要深入到山脉当中,抓捕一只乌眼青的幼兽。”

    乌眼青,果然跟它有关。陈潇跟席云霆对视了一眼。

    “金丹期九层的修仙者距离元婴也就只有一个小境界之差。我们想着有这位坐镇,只是去抓一只幼兽,应该十拿九稳。”童诺诺大叹了一口气,“哪知道事情根本就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陈潇打断他的话:“等下,不是说幼崽身边都跟着母兽?凶兽最不好惹,最疯狂的时期就是求偶跟带崽。连我都知道这个道理,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杜荣耐心的跟雇主解释:“不是这样的,东主。带崽的凶兽带的都是没有出窝的小崽子,这样的小崽子并没有生存能力。等到幼崽长大成了幼兽,就有**生活的能力,母兽就会把幼兽赶出巢穴。童仙师他们要抓的就是这样的离巢幼兽,既没有成年杀伤力不太强,又比小崽子更好捕获。”

    陈潇这才恍然。童诺诺也点头附和:“正是。正因为幼兽,我才敢跟这个任务。这任务的报酬着实不错,要的人也没有什么硬性要求,正适合我。”说道这里,他有些懊恼,“要是我当时多个心眼,就应该觉察出不对来。这要人也太不挑了,不论是修了什么作为主职,甚或是高阶低阶的修士也统统收纳。”

    陈潇一听这个,就有种隐隐不好的预感。像这样来者不拒,怎么像是赶着送这些人做炮灰呢?

    实接下来,童诺诺的描述里边,竟差不了太多。他说:“等深入到了地方,我们这些人才知道,根本就不是幼兽,目标确确实实就是一只带崽的乌眼青!”

    杜荣倒抽了一口气:“带崽的?这带队的修行者当真是疯了,这不是拿人命去填?!”

    童诺诺鼻子一皱,嘴唇嚅了蠕,眼圈竟然都有些发红:“他们打的目的就是如此!当时队里不知情的人都吓蒙了,竟没有逃脱了多少人,场面甚是惨烈。”圆脸衬得他本身就显得年幼,再这样的情态,在场的三个都能想象得出来,这少年当时是有多么害怕和惊慌。

    陈潇安慰地做到他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童诺诺感激的看他,紧抓着他的胳膊,接着说:“当时有人一声大喊,分散开来逃命。也是我命好,竟是跟其他人完全不一个方向。那乌眼青朝着大队人马追去,完全没有理睬我。”

    这还真是错有错招!陈潇跟杜荣感慨。

    童诺诺恨恨地说:“那金丹期的修仙者打的主意就是用这些人把乌眼青引开,他趁机把幼崽带走!当然,后来他也没有捞了什么好,那乌眼青杀得差不多的就调转回头,咬上这帮人。”他抬头对着三人解释,“这些后事,都是另外一个筑基期的修行者跟我说的。他名叫武青,我叫他武大哥。他也是命大,背后被乌眼青用爪子抓掉了好大一块肉,骨头都露了出来,脊柱也断了全身不能动,只剩下脑袋能转。”

    陈潇敏锐地问:“你刚才以为我们是来搜救你们的,难不成除了你跟这个武青还有其他的幸存者?”

    童诺诺点了下头:“有的。当时人逃得很分散,也有幸运的避过了乌眼青的追杀藏了起来,等到那乌眼青追着金丹修行者们跑了,才敢出来。听武青大哥说,这些人非常气愤带队的把我们的性命不当回事。甚至干脆这任务就是带队的人匿名发布,然后又自己接取,他不过是赚我们这些人的性命拿来当诱饵,这可是赤果果的欺诈,知世堂要是知道了必定要追究。”

    杜荣点了下头说:“不错。如此恶劣性质,简直是耸人听闻的恶事。还是以知世堂的名义发布的骗局,这不是直接往他们脸上抹黑?要是知世堂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这伙人!”

    童诺诺说:“正是如此。于是,这班人就想要赶回寒山城知世堂状告这些人,设下骗局,谋害性命。只是因为那只乌眼青的缘故,幼崽的父亲也被激怒了,更是在附近肆虐。他们几个人修为并不算高,只得结伴同行。武青大哥因为伤势太重,缺少丹药,就请他们把名牒带走,留在那里等死。”童诺诺感叹了一声:“那个时候当真是凶险,我碰巧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幸亏我身上还有师父给的保命灵丹,这才他把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陈潇说:“这位武仙师当真是命大。而后你们是怎么到的这里?是山村的人发现了你们?”

    童诺诺脸上微红地说:“并不是,这山村里的人知道凶兽厉害,并不往深山当中凶兽的地盘进。还是我背着武青大哥,他指路我们才从那里离开,巧合之下遇到了外出打猎的阿寿。武青大哥伤势实在是种,我没有把握能够把他平安无事的带回。只好暂时居住在这个山村当中,直到武青大哥伤势养好。只可惜,我身上只有那么一颗保命的灵丹,养息丹也只有一小瓶。吃完了之后,武青大哥的伤势恢复就慢了下来。到现在也不过伤口刚刚愈合,身体上还是没有知觉的。”

    因为童诺诺本身的迷路属性,武青跟阿寿都不敢让他独自走动。童诺诺也乖觉,知道他一走丢了就给别人添麻烦。所以基本遵从了陈潇当初的叮咛,一旦发觉自己迷路了,就站在原地等着人找,绝对不逞强。

    童诺诺这样根本就顶不上什么事,他们的吃喝就完全靠阿寿来张罗。阿寿独身一个,没有家累,平日里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家里也没有什么余粮。幸亏童诺诺在自己不离身的方盒子当中翻找的时候,从底下找出来了当初陈潇给他的点心小包,打开发现了八十个灵币。童诺诺对着陈潇感谢地说:“要不是这些灵币,我们就要饿死了。”

    童诺诺说:“这个村子因为出入困难,普通人一辈子也难以走出大山。可是奇怪的很,这个村子里边有灵根天赋的人很多,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能修行,有几户人家甚至还修行得很不错。就算这山村距离寒山城很远,却也有人偶尔去一次,买一些日用品回来。所以,灵币在这里不至于花不出去。”

    陈潇对此情况心知肚明,就像是樊村一样,有个好风水的地方,就容易地灵人杰,出现优秀的人才。在前世这样的表现就是容易出举子、官员,换到这个以修仙为主流的世界,就成了层出的学童跟修仙者了。

    联想到了这里,陈潇脑海当中顿时就是一亮。他想起来了!当时站在樊村的山头上,看风水的时候脑海当中没有抓住的灵光。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