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童诺诺的情绪又低落又是忧心,整个人看着都蔫了。陈潇只好转而问起他另外那位武青怎么样,是不是也同样住在这里。如果方便,他们想要过去问问。童诺诺毕竟还年轻,或许有很多注意不到的情况。武青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修行者,或许还能提供什么线索。

    阿寿的房屋就这么大,住了童诺诺一个就已经塞满。阿寿把武青安置在隔壁的一户人家,另外付了酬劳,请对方代为照顾。顺带一说,这家连童诺诺跟武青的口粮也包了,刚才童仙师吃的面条就是从这家人端过来的。

    陈潇跟着一块去隔壁看了一下武青,这边的住房条件比阿寿家徒四壁的情况要好一些。只不过仍旧使用大量的竹制家具,只有少量的木制家具。并不是陈潇对竹制品有什么意见,而是相对于实木家具来说,竹制家具更容易损耗,相对价格也就更加的便宜。使用此类家具的人家,能初步判断出家庭财富并不算富裕。

    武青的房间大开着门窗通风,进入到屋内却仍旧能够闻到一股微微苦涩的草药味。因为吃完了随身带着的丹药,现在武青的后续康复,完全依靠村子里的赤脚大夫上山采的草药。碾得粉碎之后熬成糊,敷在他的脊背上。

    保命丹药只能保住生机,养息丹更是只能养护经脉跟内脏,避免留下暗伤。对于武青伤到了脊柱,导致脖子底下失去知觉这样的重伤,只能另外依靠一种专门续接神经跟经络的丹药来恢复。他跟童诺诺谁都没有这种针对性的丹药,于是武青只能躺着一边养伤,一边等消息。

    因为病痛,武青的情绪不太好。不过见了三人来访,跟童诺诺一样激动。随后得知三人只是巧合到来,也有些微失望。不过,他很快就振作起了精神。至少这三个人肯来看他,就说明对这件事是关心的。有他们帮手,无论是传递消息还是求取帮助,都有了希望。

    一番认真的谈话之后,陈潇他们果然又收获了新的内容。武青认为那位带队的金丹期九层修行者就是幕后黑手,甚至他很有可能是一位主职驭兽师的蛮族人。

    蛮族人是一种充满蔑视和鄙夷的习惯称呼。这个世界跟陈潇的前生一样,同样划分出了不同的人种。除了占据绝大数量的普通人种之外,分散在各个天境当中还有一些少数人种。这些人种在外貌上跟大众人种有细微的区别。其余在智慧上和天赋上跟主流人种没有任何的区别。

    只不过因为他们所占据的人数太少,发展不起来属于自己的门派,也没有经济发达的国度。发展程度较为落后,文明的程度也比较低。这就让很多人对少数人种有一种普遍看法,觉得他们是一种野蛮、无教、低人一等的人种。

    这种较为普遍的看法,就导致少数人种出身的修仙者会受到很不公正的对待。通常他们会隐瞒身份,或者干脆独来独往。

    “他的颧骨很高,脸颊凹陷。当然,这种脸型或许不能说明什么。只是他的耳朵形状不是圆形。虽然他平常总是带着一顶帽子挡着,不过我还是看到过一次,很尖很阔,就好似野兽一样是三角形的!那些金丹修行者对他很尊敬,从不直呼他的名字,只叫他厉仙师。”

    带着搜集到新情报,几个人回到了阿寿的家中。

    阿寿这个时候已经回来了,手里提着三只野兔,一只野鸡。另外背上的背篓里,还有从其他村民家里购来的新鲜蔬菜和今年新酿的果酒。他们前来做客,也不可能真的只看着主人忙碌。席云霆跟陈潇都不会下厨,于是杜荣就自告奋勇,和阿寿一块去忙碌。

    屋里只剩下席仙师、陈潇和童诺诺,三个人正在谈论刚才从武青那里得到了消息。

    童诺诺沉重地说:“这样看来,主使真就是带队的厉仙师。驭兽师捕获凶兽幼崽,再合乎情理不过。”

    陈潇有些好奇的问他:“你见过那位厉仙师的耳朵吗?真的是三角形?”一说三角形耳朵,陈潇第一联想到的就是宠物当中的猫跟狗了。这两种生物,都是典型的三角耳朵。它们的脑袋上长着三角耳朵,好看又好玩。陈潇有些想象不出来,人长着三角形的兽耳会是什么样的。

    童诺诺摇了下头说:“这位厉仙师很高傲,从来不跟我们这些修为比较低的修行者说话。他也很神秘,宿营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单独待着。甚至有的时候一整夜不见人影,只天亮要出发的时候才出现。”

    陈潇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还不多,提不出什么有效的建议。不过,他不会错过任何学习吸收的机会。他请教沉默的席云霆:“席仙师,您有什么看法?”

    席云霆正在沉思,就回答:“未知情况太多,仅凭这些不能做出判断。一切只有回到寒山城,才能尽得答案。”

    武青的伤势需要的那种丹药,席云霆身上恰好带着,就给了对方三颗。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等武青的伤势养好,最起码要等到他身上的知觉恢复,才好返回寒山城,调查真相。

    饭桌上,杜荣跟阿寿相谈甚欢,俩人对饮,喝了一个痛快。一顿饭功夫吃下来,大家对山村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这个村子大部分的人姓常,所以也叫做常家村。他们在此地居住,已经有一百多年了。据说他们的祖先是因为得罪了寒山城的城主家族,被追杀得活不下去。才带着妻儿老小跟亲眷们逃了出来。

    祖先逃入到茫茫山脉当中,原先是想要穿过这片凶兽众多的地带,到达另外一端普通人的国度去生活。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块地势极好的盆地,索性就居住了下来。

    周围的环境非常的艰苦,祖先不是不知道。只是亲眷当中不是修为底下,就是干脆是普通人。通过这个地带,死亡高达十之八|九。留在这里条件虽苦,却好歹大部分都能活下去。

    杜荣有些惊奇:“你的祖上,是因为什么得罪城主家族?”

    阿寿挠了下脑袋,喟然地说:“我祖上那时虽然人口不多,也却是一个修行者家族。附庸城主家族,可谓风光无限。只不过好景不长,族学一次斗殴当中,我祖上失手把城主家族当中的一位堂少爷给打成了重伤。结果这下不得了,对方又纠结了一群少年约战。这次的结局更加的惨烈,我祖上死了三个,伤了五个。城主家族当中也是有伤有亡,最为不妙的是主支的一位独子也在这次约战当中不幸死亡。城主顿时大怒,要捉拿我祖上全家去陪葬。祖上见情况不妙,就连夜举家出逃。”

    这……杜荣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双方皆有死亡,直接成了死仇。更何况,当时阿寿祖上乃是附庸,身份有别。直白说了就是以下犯上,竟然还打死了主家的嫡系独子!也难怪城主会勃然大怒,要杀他们全家泄愤。

    要说他们该服从判罚,全家都杀太过。可是直接逃走,却更是错上加错。简直是无解的局面。对此情况,杜荣也只好闭嘴不谈,选择喝酒。

    大概是说起祖上的事,阿寿涌起了愁闷,最后直接喝倒了。杜荣因为勾起了主家的愁绪,作为赔罪也陪着喝了一个烂醉。

    陈潇无法,只得跟童诺诺把这两个大汉给抬进了屋子,让俩人对着睡在一起,谁也别嫌谁浑身酒臭。

    原本童诺诺是邀请陈潇跟他住在一起的。可是陈潇不能丢下席仙师一个,就谢绝了。俩人趁着天色还亮,走出阿寿的家。最后凭借着陈潇那张讨喜的俊俏脸蛋,混了两间屋子借住。

    俩人各自安歇,一夜无话。清晨起来席云霆早起打坐,等到他结束的时候,陈潇已经跟这家人熟了。

    吃完了早饭,俩人出门往阿寿家中走。清早起来山村当中的空气格外润人心脾,陈潇不由得开口对席云霆说:“席仙师,您知道这个村子里现在有多少具有灵根的学童吗?”

    席云霆专注练功,压根没有留神外边的动静,没听见陈潇跟村民说了什么,更不可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说:“予不知。”

    陈潇神秘地一笑,他轻声说:“村子里一共有人口二百三十八,适龄孩童和少年四十人,具有灵根能够修炼的则有八成。而这其中,天赋突出,进境迅速的共计二十一人。”

    这个数字跟比例,饶是席云霆出身重玄派也惊了一下。他顿住脚,看着陈潇说:“这数字准确?”

    陈潇点了下头,说:“准确无误!”

    席云霆有些不能理解,为何这个地方的少年天赋出众着甚多。难道是因为什么特别的缘由?

    陈潇望着席云霆的侧脸说:“我觉得这当中肯定有某种特殊的缘故。”

    席云霆也正在思考,他却是真的丝毫也没有头绪。于是,他就说:“有何见教?”

    陈潇掷地有声的说:“我认为,这跟这做山村特殊的地理位置有绝大的关系!”他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席云霆,“还记得我当时坚持想要来此地一观吗?就是因为察觉这里有些与众不同。”

    他坦荡的看着席云霆有些惊讶双眼:“很抱歉,席仙师。此前我没有跟您说实话,我从那仙人古玩学到的传承实际名为风水术,住宅方面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