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昨天夜里,经过仔细考虑。陈潇觉得跟仙门的合作眼前就有一个人选,席云霆仙师。他的身份在重玄派当中是某一辈的师叔,就说明他有一定的地位,说话管用。并且这次他出来,就是为了给师门选徒,正好与此相关。当然,这些都是放在明面上的理由,私底下的原因也有。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陈潇对席云霆有些了解,这人别看面冷,其实内心还是挺平易近人的。就算陈潇此举有冒犯,以他的性情也不会贸然发难,成功的可能性大于失败。

    综合考量过后,陈潇没有理由不选择席云霆这个熟人,来迈出他进发修仙界名门大派的第一步。

    只是这其中有一个难题,那就是要让席云霆相信他。席云霆极其善于思考,对事物的洞察堪称犀利。所以陈潇要想达成目的,编瞎话忽悠人那一套在他身上基本不管用,并且一旦使用出这一招,席云霆对他的感官必定会降到谷底,反生厌恶。

    不过,席云霆这样的人也有一种好处,那就是实话直说,坦诚以待。他一旦相信了,就会主动思考,并且想得比任何人都全面。有时候,对陈潇甚至有启发的好处。于是,陈潇才有了今天早上的举动。

    果然,席云霆并没有因为陈潇的隐瞒而生气,反倒是缓缓地说了一句:“保守功法秘术,此乃人之常情。你不必道歉。”

    陈潇微微一笑,说:“仙师不怪罪就好。”说完一下,陈潇引手向前,示意席云霆继续前往阿寿家中,“我此时向席仙师坦诚,想来仙师也能推测的出来。我就是凭借这门风水术,发现了这个山势的独特。只不过,也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人居住。此地地气充足,阴阳和谐,自然土地肥沃。本地居民受到地气滋润,所生育的后代,就会具有不错的灵根天赋。常家后裔移居此地已经一百余年。第一代子孙或许还不是很明显,越到后来,本村内部人结合后的孩子也就越为优秀。直到如今这一代,已是呈现倍增,占据半数的状态。”

    陈潇唇边挂着自信的弧度,双眼望着前方。因为阿寿家近在眼前,他的声音就压得低了一些:“要是席仙师有兴趣,可以用能够测试灵根的器物一试,定然能够寻到不少良才美玉。”

    席云霆走在他的身边,彼此之间只有一步距离。以他的五官之灵敏,陈潇的声音就算再低他也是能够听得到的。席云霆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虽然带队的使命移交了出去,可是席云霆这次从师门领的功勋任务却是没有交的。测试灵根的那件法器,赵放主持过选拔后就交到了他这里。按照道理,他身上仍然具有代师门选拔优秀弟子的职能和权利。重点只在于,他是否想要继续这个任务。

    说实话,席云霆听了陈潇的分析之后是很感兴趣,不过更让他注意的是陈潇的态度。陈潇对此地少年们的资质一定同样感兴趣。不过他不直接说,而是先引起他的兴趣。他相信陈潇对他说这话,也是打着鼓动他给本地适龄少年做一个测试的主意。不过,对于这样小小地狡黠心思,席云霆并不讨厌。他觉得,师兄在被后辈百般歪缠试图达成目的的时候,大概感受也是如此吧?不忍拒绝。

    说来,他不仅没有过被缠着要求做什么过,甚至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现在想想,他少年时期过得也颇是无趣和遗憾。

    陈潇分析的很对。席云霆主动去思考,是很全面,甚至全面得过了头。完全不相干的情绪问题,也涵盖在内了。

    陈潇一进门,童诺诺就跟见了亲人一样,笑逐颜开。他朝着陈潇招手:“你来了我才感受自在了些。今日一定要陪着我在附近走走!快憋坏我了。”陈潇没有不答应的,俩人就决定一块外出,到村子周围去逛上一圈。

    昨天虽然喝得是果酒,那酒劲却挺大。早晨起来,杜荣还有些发蒙,阿寿就已经外出去干活了。让杜荣不由得有些气馁,感觉输了。

    听到陈潇跟童诺诺商量要去周围游玩,杜荣捂着还有些头疼的脑袋出来了,说:“等等,在下跟你们一块去。”尽管还有些不舒服,可是尽职尽责的荣叔还是跟上了雇主,保护他的安全。

    陈潇问席云霆要不要同去,他直接拒绝了。所以,最后走出阿寿家大门的,只有他们三个。

    童诺诺一脸活过来的表情,叹息着说:“这一个多月的日子过得,别提多没劲了!”

    陈潇好笑的看着他:“不应该吧。你不是有了那些做机关的材料,独自一个人摆弄,能自得其乐好久。怎么还会觉得没劲?”

    童诺诺无奈地说:“材料是有限的,我早就用完了。跟着大队出来历练,这机关就消耗的快,材料就费得更快了。遭遇战斗的时候,不管能力如何,都得出一份力。要不然最后,分配战利品的时候就要吃亏。”

    杜荣好奇的问:“你们一共多少人?分配到的战利品几成?有一位金丹期顶层,数位其他阶段的金丹期修行者,这一路的战利品应该相当可观吧?”

    童诺诺摸了一下身后背着的盒子,说:“我们这一次出来,队内四十人。一路行来,为了找寻那只乌眼青,倒是从三个凶兽的地盘上穿过。众人配合,收获不小,倒也并没有死掉什么人。”说道这里,童诺诺有些愤愤,“那带队的金丹修行者许诺了四六分。那时还以为他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看重这些战利,而是盯着我们的性命来着!”

    童诺诺本来不是个外向的,他受了气也只能是憋在心里委屈。现在有了熟人,就忍不住了。把那位厉仙师和其他的几个金丹修行者谴责了一个遍。童诺诺发泄了一通,心里舒服多了。他不好意思的对陈潇跟杜荣说:“让你们听了一顿牢骚。”

    杜荣说:“童仙师太客气了。换是在下,骂得指定更加的难听。”

    这时他们已经上到了陈潇他们下来时的山峰。陈潇询问童诺诺,想往哪个方向走。童诺诺说:“也不让你们白来,此去乌眼青的地盘上,有一片蔗荧草长得应该差不多了。这蔗荧草炼丹师们日日都挂在知世堂发布悬赏,带回去能换不少灵币。”

    陈潇这才明白,童诺诺这还是心里惦记着陈潇塞给他的那些灵币,这是回报他呢。陈潇也不好直白的说不需要童诺诺这样费心,免得这个好面子的倔强少年尴尬。

    于是,陈潇就做出一个欣然的样子说:“好啊,这下能发上一笔了。”

    让童诺诺领路是不成的,他描述一番周围大概的样子也有些困难。好在他知道位置是在村子跟乌眼青地盘之间的道路上。由于并没有进入凶兽的地域,只在猛兽出没地带的边缘。杜荣就打头,在前方开路。要不然只他一个,跟迷路成性,遇到事也没办法回来搬救兵的童仙师,才不往危险的地方去。陈潇走在第二个位置,童诺诺则跟在最后,亦步亦趋,眼睛绝不往旁边看一下。

    他们找了半天,日星都升到了头顶,才在一个阳面缓坡凹陷的位置发现蔗荧草。

    这草生得楚楚可爱,细长的叶面上绿中泛黄,带着小小闪着微光的金点。真见了陈潇才有一种真实感,这就是灵草啊!卖相好,还自带特效。这要是放到前生,一准是姑娘们喜爱的。只一棵小草,用巴掌大的小盆栽上,摆在桌面上,能欣赏上半天。

    童诺诺眼睛发光,往前一凑,就蹲在蔗荧草跟前:“就是这里,挖吧!”

    陈潇的动作也不慢,他可没有怜草惜花的情怀。杜荣直接从身上解下缠腰,抖擞开了铺平。这蔗荧草得连根挖出,需要放置一会儿,才能装起来。

    杜荣一边小心翼翼的拿着木片挖草根,一边纳闷的问:“这边长了这么多的蔗荧草,怎么阿寿还那么穷呢?”

    童诺诺说:“这灵草在村里根本就没有用,没人会炼丹。我也问过阿寿,他说村子里的人觉得这草连野菜都不如。”

    杜荣叹了一声:“只可惜这个地方距离寒山城太远了,太不方便。要不然这个村子不至于这么贫困。”

    杜荣对此深有体会。早晨起来洗漱,阿寿家别说牙粉,就是青盐也没有。只有柳条,咬开了用纤维刮刮牙缝,算作是清洁了。

    陈潇若有所思,他说:“那这村子里的人想不想改变境遇?还是愿意继续过这种虽然清贫却宁静的日子?”

    童诺诺笑了一声:“要是能有办法,村民早就离开这里,去寒山城附近过活。他们还是怕城主记恨着常家,他们一露面就要被抓去杀头。”

    杜荣点了下头,也说:“阿寿说村里不光是他们这些青壮年,连那些少年们也都非常向往村子外边的生活。”

    童诺诺说:“我还曾经听闻,以前有很多修行了的村民想要摆脱被禁锢在这里的状态。就组织了十几个人,试图穿过山脉到另外的那一边去,给村子找一条出路。结果,那些年轻人大概是脱离修行世界太久,连这山脉有多么危险都不记得了。那十几个年轻人都死在了外边,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那么如果能有一个仙门来收徒,大概不会遇到什么阻力吧。陈潇暗想。

    他们采摘了大半蔗荧草,留下一些继续生长。晾过的蔗荧草显得有些脱水,嫩绿嫩黄的叶子有些蔫,不过上边金色的小点倒是丝毫没有失去活力。杜荣指着蔗荧草说:“看这些金色的小点,全都是金属性灵气凝结的斑点。用这蔗荧草炼出来的丹药,对金属性真元的补充特别有效。”

    日星西移,三个人匆匆赶回村子,天色都已经黑透。阿寿给他们留了晚饭,用过之后陈潇回到了借住的村民家里。没想到,席云霆竟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正等着他回来。

    “席仙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陈潇有些纳闷的看着席云霆。

    席云霆并没有多说,只提了一句:“今夜早些睡,明天有事。”

    结果第二天一早,陈潇还没爬起来,就能听到外边嘈杂的声音,好像整个村子的人都出动了。他出来一问,才知道席云霆不知道昨天怎么跟村长说的,竟然今天要给所有人测一遍灵根天赋!

    陈潇目瞪口呆。席云霆做事仍旧是这样的大手笔和豪迈,不只是局限适龄的少年们,连已经成了年都青壮都没有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