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觉得全村出动,丝毫没有带夸张的。

    常家村的人非常激动,对他们来说仙门选徒那是只有在老一辈闲谈当中才听到过的。他们与世隔绝在这样的穷山峻岭当中,这辈子都没什么机会能够出去。修炼了祖传下来的功法的人,也只是偶尔才能去一趟寒山城。采买一些物品,都要遮遮掩掩,生怕被人察觉他们是被通缉的人。

    也不是没有人想过一走了之,通过寒山城的海港去普通人的国度。可是乘船要名牒,他们一村子的人都是黑户。年纪大的人名牒倒是还在,只不过都上了黑名单,压根就不能用。

    能被仙门选走,就相当于是获得了新的人生,怎么不让这些人欢欣雀跃。尽管那位偶然来到这里的重玄派仙师说,只是无偿为村民们测试一下灵根,以作为感谢他们的招待。村长跟村里的耆老却很乐观的想着,既然能来测试灵根天赋,说不准就有几个幸运的娃子被选上了呢。

    有感性的年纪大的村民抹着眼角,他们在这个村里生活的一辈子,枯燥无味的生活过得已经麻木了。娃娃们却还那么小,怎么忍心让他们在这里圈一辈子!

    有些孩童只有七八岁,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眼前走出大山,前往外边世界的机会有多么难得。只是因为村里少有的热闹而欢快的跟小伙伴们打闹。家长们一脸严肃,把自己家的皮孩子拎过来,耳提面命地叮嘱着,让他们待会乖乖的不要淘气,好好表现。万一自家的孩子被仙师选上了,那该是多么的幸运呐。

    陈潇顺着人潮,来到了村子外边一块相当大的空地上,男女老少这会儿基本上都聚集在这里。一夜之间,空地的中央就搭建起来了一个竹台子,村长和几位耆老站在那里,正在低声的说话。

    陈潇在人群后边张望,不一会儿就看见了还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的阿寿、杜荣和童诺诺过来。陈潇赶紧去跟他们汇合。阿寿看见他就赶忙问了一句:“这是怎么回事?大早上有人上我那通知,让放下手里的活都到这里来。话都没赶的及问,他就跑了。”

    陈潇顿了一下说:“你知道自己是什么天赋吗?”昨日去摘蔗荧草时,杜荣跟他说了这阿寿的身手相当不差,功力也很深厚,应该是修炼过的。

    阿寿苦笑了一声说:“并不清楚。我们这村子里,除了老一辈的知道自己是什么灵根天赋之外,来村子后出生的都不知道。因为祖上也是修行者家族,有家传的基础功法在。小孩们还年幼的时候,家里边就让孩子们练习。练出了名堂,就送到耆老那边去。我小时候也是如此。”

    杜荣忍不住插了一句:“不清楚自己的灵根,就没有办法学符合天赋的功法。你们家以前既然是修行者家族,应该有能测出灵根的法器吧?就算是测不出强弱,分辨出几灵根什么属性总能做到。”

    阿寿摇了下头:“那时情况紧急,只顾得逃命,谁能记得带上那东西。我们村子里的人都是修炼的不限制灵根属性的功法。只是到底不成,待到筑基期,就无论如何也无法突破到金丹了。”

    陈潇就笑了一下:“那你这回可以知道了。今日测试灵根,不拘年龄大小,都可以上前测试。”

    等知道这聚会在一起是因为席仙师无偿为大家测灵根天赋,阿寿果然耐不住了,抛下三人向着人群当中挤了进去。

    三人站在外围,原本以为只是围观。不想,片刻过后一个半大的少年过来,请他们三人到前方就坐。村长跟外边虽然没有什么接触,可是他很会做人。他很尊敬席仙师,就差把对方供起来。对跟他一起来的同伴也没有落下,在竹台上给三个人准备了位置。

    三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还从来没有在众目睽睽下,这样高调的坐在最前面。只是村长的盛情难却,三个人也只好硬着头皮,忍着被两百多双眼睛注视的心慌走上了台子。待了一会儿,陈潇就淡定了,反正底下的人也不能把他怎么样,看就看吧。杜荣片刻之后,也从容了下来。只剩下可怜的童仙师,拘谨无比,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陈潇只好不断的跟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好让他放松下来。

    天光大亮,日星初起。席云霆携裹着微凉的雾气从天而降,仙逸出尘地落在陈潇的身边。他一登场,都知道正主来了。在底下一直兴奋不已的说话的村民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席云霆微微勾了一下唇,对一边傻看着他的三人说:“晨练,让几位久等。抱歉。”

    杜荣赶忙摆手,说:“不敢,没有久等……也才刚上来一会儿。”说完这话,杜荣懊恼自己的失措。也难怪,之前遇到的席仙师都是日常的样子,虽然也为他的风采所慑,可是却远远没有现今气势强盛。

    陈潇之前倒是见过两回,有了一定的免疫程度。在这样的场合席仙师是代表重玄派出面,所以才会这样气场全开,震慑全场。

    席云霆站在台上,扫了一圈。他的声音并不高,却很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边。他说:“予恰巧到此灵秀之村,得到村民周全的招待。为表感谢,愿为诸位村民测明灵根,以助修炼。余话不多说,这就开始。”

    说完,他向村长点了下头,站到一边。就有几个强壮的村民搬上来一张木椅和木桌,请席云霆入座。村长上来亲自维持秩序,又有几个村民组织村民排出队列,按照男女老少分类。

    修行之后寿命延长,村子里年纪最长的几个耆老,都是知道自己天赋的。他们就没有凑这个热闹,只是在台子底下关注。

    村子建立早期建立的那几十年出生的老者,到如今年纪也不小,大的有百岁出头,小的也有八|九十岁。村民体恤这些人年老体弱,就让他们先测。这些老者们也并不是指望能被仙门选上,而是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天赋,临到老了能有机会,当然是想要弄清楚。

    席云霆坐在桌子后边,陈潇凑过来看。有个村民机灵的给他搬过来一个凳子。陈潇就坐下,冲着席云霆略带讨好的笑:“我来给席仙师帮帮忙。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吗?”

    席云霆轻轻瞥了他一眼。那眼神……陈潇怎么觉得颇有深意?

    席云霆收回目光,垂眼看着桌子上放着的砚台一样测灵根的法器。说:“既如此,你就在旁做下记录。”

    陈潇立刻答应道:“好,没有问题。”

    童诺诺也感兴趣的站到他的身后,见状就帮他研磨了一些墨水。杜荣则找人要来了一些纸,切割成整齐的形状,之后也好装订成册。

    一位位老者上前,把手按在法器上。他们一输入真元或者内息,砚台的边缘就会亮起。有的时候是光芒很黯淡的彩光,有的时候是稍微亮了一些的混色光芒。陈潇在一旁看得仔细,这些光芒细数过去,有五色的、四色的、三色的,少有两色,更从不见纯色。

    一边看,陈潇一边认真的干活。他轻声的询问这些老者的名讳跟年龄,又仔细的把席云霆告诉他的灵根情况写下。席云霆告诉他,灵根天赋的划分分为五个等级。分别是,下、中、上、上佳、极佳。老者们的数量不多,很快就测完了,看着纸上的记录,大多数都是下、中,别的没有。

    席云霆主持测验灵根的时候,态度十分认真,多余的话一概不说。陈潇对这个结果有些好奇,却并不敢开口打搅他。幸好童诺诺见他有些疑问,就对他说:“一般的村子出来大多数都是下、跟中,这很正常。下品灵根以后大部分都是修士,中品灵根能够修炼到筑基,却很少能有突破金丹的。”

    童诺诺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陈潇却从中看出的不同。童诺诺说那是一般的村子,可是常家村是逃亡出来的,路上死伤不少。能活着到达盆地的,听阿寿说大部分是不能通过危险地带的普通人跟修士们。只有少少的几户人家。以这种结构,原本应该休养生息繁衍人口。却很快诞生了大量的足以跟一个村子比拟的具有中、下灵根的人口。

    从这会儿看来,居住在常家村的初代人已经收到了地气的影响,却还并不深。

    老者们知道了自己的灵根都是什么样的属性,天赋又是如何,很是心满意足。老者们下去之后,适龄少年们走到了前方。比起满足自己的心愿,村里的人们还是更想先知道孩子们的前途会怎么样。

    孩童们按照指示乖乖的排成一列,年龄小的在最前。打头阵的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他有些害羞,扭捏了半天才在身后的人推赶之下,上到了台上。

    席仙师一脸严肃,让小男孩有些害怕。不由得绕过了他,往陈潇这边走了过来。陈潇对年龄幼小的孩子格外有耐心。他轻声的开口:“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啦?”

    小男孩只比桌子高一点,他扯着衣服角,声音不大的说:“我叫阿树,今年六岁半。”

    陈潇冲着他安抚的笑了一下,把阿树的名字跟年龄登记了。又说:“好了,阿树。你可以把手按在这上边,就像你平日练习一样运功就是了。”

    阿树的胳膊还够不到放在桌子上的法器,陈潇只好伸手帮他把法器拿过来。阿树羞羞地一笑,小手按在砚池一样凹陷的位置。他努力了一会儿,就见法器边缘出现了两道明亮的光芒。

    席云霆挑了挑眉,看了陈潇一眼,才说:“上品双灵根,水、木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