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刚才给老者们测验,全部都是下、中。没想到一轮到适龄孩子们,第一个就给了陈潇一个惊喜。他忍不住问席云霆:“这样的天赋怎么样?”

    席云霆勾了一下唇角,说:“只要不是特别愚笨,可入重玄派门墙。”

    陈潇吸了一口气。能有被选入重玄派的资格,可见是真正不差的。要知道当初在樊村,选□□的十个少年,刷到最后也不过留下了五个考察悟性。

    童诺诺也在他背后连连点头,说:“重玄派是名门大派,仙门当中的顶级门庭。入门弟子的最低标准自然比较高,上品为底线。其实一般的门派,中品就已经可以了。上品去了其他门派,做个内门传承子弟也是能的。”也是这会儿,童诺诺才知道席云霆竟然是重玄派的。

    陈潇这才有些恍然。上品这道坎,其实就是分水岭,相当于是重点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中品也一样能上高校,就是一般的大学。

    几句谈话耽误了一点时间,站在桌子边上的阿树久等不到回应,又不知道该如何办。葡萄一样水润分明的眼不由泫然欲泣,巴巴地看着陈潇。

    陈潇看了心中一软,口气都更加的柔和了:“没事,阿树的天赋很好!非常棒!”

    阿树这才露出笑脸,绽开的唇齿当中黑洞洞地缺了一颗门牙。他笑到半道突然想起少掉的牙齿,立刻用手捂住嘴巴。

    陈潇这才知道这男孩怎么这么怕羞,原来正是换牙的时候。知道阿树在意,陈潇刻意压抑着笑意。对着他说:“下去找你的父母吧,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阿树乖乖地点了下头,扭身小步跑着下了台子,扑到等着的双亲怀里。

    看到别人一家和乐,陈潇不由有些羡慕。等他收回眼光的时候,第二个孩子已经上来了。还是一个男孩,比阿树大一些,八\九岁的模样。他有些性急,脚下快快地走到桌子边。不等人问,就背着小手一板一眼的说:“我叫阿勤,今年八岁了。”

    席仙师态度一贯的高冷,只点了下头,就指着法器让他上前。阿勤紧张的吞咽了一下,手在身侧蹭了蹭,才伸出手按在法器上。

    片刻功夫,法器边缘就亮起了光芒。陈潇看去,有四种颜色混合,其中三个颜色微亮柔和,只一抹色彩显得很鲜亮。

    阿勤似乎觉得眼前的情景很稀奇,眼睛盯着好奇的看。不过,似乎是被父母教过规矩,叮嘱了在台上要乖。他忍着没动,规规整整的站在那里。

    席云霆按照之前的流程一样,给出了结论:“四灵根,上品,水、木、风、土属。”

    这个顺序跟刚才有微妙的差别,陈潇笔下一顿,却没有多问,照实的写了上去。

    阿勤听到自己也是上品,很开心的笑了。随后给坐在台上的几个人行了一个礼,脚步又快快的走了下去。

    等他跑下去了,才听见他喊:“爹娘,阿勤是上品——”那小嗓子,甚至兴奋地有些尖。

    陈潇失笑的摇了下头。刚才的老人团只是为了弄个明白,得知了结论之后同样也高兴,不过更多的却是欣慰。这些孩子们就不一样了,就跟一群年轻活泼的小鸡,再怎么让他们努力乖巧,也控制不住叽叽喳喳。

    连着两个上品,看来陈潇说得很可能会应验,席仙师的态度不由更加认真了。

    因为他的气势太强,后边上台的孩子们更加乖顺了。按部就班的照着前边的人那样,先报出名字跟年龄,然后测验,等陈潇登记了之后,一溜小跑的下了台。跟亲人们在一起了,才敢放开胆子欢笑。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人数之前陈潇打听过,正好四十个。其中八成能够修炼,剩余两成不能。所以,后边上来的这些孩子当中有八个按在法器上,努力到额头出汗也毫无反应。陈潇尽管不忍,也只能让一旁协助的村民把这些难过得快要哭出来的孩子带下去。

    他们未必不知道自己没有天赋,可是之前没有定论,内心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现在希望破灭了,有几个下了台就哭出了声。

    几家欢乐几家愁,陈潇对此也无能为力。席云霆经历的多,已经看惯了这样的场面,面上没什么表情。童诺诺跟杜荣身为修行者,很难体会普通人的失落,所以感触不深。但也被现场的情绪感染,跟着沉默了一会儿。

    伴随着低落的哭声,也有小小地欢呼时不时的爆出。在具有天赋的三十二个孩子当中,不多不少刚刚好是陈潇说过的二十一个上品以上。其中上品十六个,上佳五个。这个数字,连一直冷着脸做淡漠状的席仙师都忍不住动容了。

    验证了风水对村子的影响,陈潇忍不住露出开心的笑容。席云霆表情郑重的唤来村长,接下来进行灵根测验的变成村子当中五十一至六十九的老年者。

    其实在这个世界普通人当中,婚育早的家庭,四十几岁做祖父的很多。只不过在修行者当中,四十多正是精力旺盛的青壮时期,甚至在这个年龄的修士为了保持状态,一直单身。等到自己五十多的时候,才会考虑结婚留下后代。所以,村子当中结婚年龄参差不齐,一辈人之间诞生的年龄差甚至有三十多年。

    这个年龄段的老年者算是村子落地生根之后的第二代,这一代人的灵根天赋比第四代差很多,却又比第一代很明显的要好。他们当中,大部分仍旧是中、下,却有了少部分是上品。

    最后上台的是等待已久的青年跟壮年。这些人占据村子当中大半的人数,几个人一直忙碌到了天快要黑了,才把所有的人都给测验完。

    最终的成果相当的喜人,整个常家村不分年龄段,一共有上品天赋四十三个,其中六个为上佳。

    坐了一天,陈潇的身体都僵硬了,他使劲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时,阿寿带着几个妇女,端着一盆盆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菜肴上了台子。

    台子两侧,几个火把点燃,照亮了越发黑暗的视线。就着明亮的光线,陈潇几人发现,这些菜肴前所未有的丰盛。有天上飞的,水里游的,甚至难得一见的野山菌整整炖了一盆。这一顿丰盛的宴席,是村民们家家户户拿出了好东西,置办出来的。

    村长搬来座椅,请四个人入座。他虽然很想敬陪末座,只可惜知道自己的身份有点太低。就让阿寿代为招待,他只敬了几杯酒,深深感谢了席仙师跟其他几位的辛苦。就下台回家跟亲人们庆祝去了。这天,他们家除了两个人都测出了灵根,其中还有一个是极佳。

    因为阿寿跟这几个人最熟悉,这会儿反而没有那么拘束。他拍开一坛白酒的泥封,笑的非常爽朗:“这酒是用粮食酿的,平日里只有村里有红白事的时候,才舍得从底下挖出来。非常的甘醇,可口!几位一定要好好的尝尝!几位仙师今日辛苦了!我敬你们一碗!”

    刚才村长带过来一套酒杯被阿寿舍去不用,偏偏拿了一只吃饭的碗倒酒。童诺诺以前基本没有喝过酒,陈潇来到这边也只有在应酬的时候跟人喝几杯,俩人的酒量都不大。只这一碗,就可以躺下了。

    陈潇灵机一动,突然想起了什么的说:“诶?阿寿,你的灵根天赋是什么来着?”他提这个话题只是为了打岔,然后仔细回想,却真的一点对阿寿天赋的记忆也没有。

    阿寿端着酒碗怔住了,然后他放下酒碗,拍了一下脑袋,大叫了一声:“哎呀!刚才被村长直接叫去干活,竟然忘记了我还没有测验灵根!”说着,阿寿顿时急得站了起来。

    他这简直是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早早的挤到了前边,他们这一波却轮到了最后。等到那时候,大家都有些心浮气躁。见他排在前方,就对他说反正仙师们也是住在他家中,每每吃饭都到他家去用。什么时候都能测,就请他让让。他们这些人,都赶着早点测验完了,好回家做饭/带孩子/洗衣服等等。这么一让二让,阿寿就跑到了末尾。

    结果等到就剩下二三十人的时候,村长却把他从队列当中叫了出去。吩咐他一会儿招待好贵客的事情,然后那边妇女们又开始做菜,请他过去看看菜单,尝尝菜色合不合仙师的胃口。

    代表村子陪贵客,可是一件很有面子的大事。阿寿还是头一次这么被看重,他很兴奋,倍感荣耀,没有推辞的就去了。

    结果,等到他跟着妇女们端着菜盆回来,这边都已经收摊。他忙着布置宴席,跟着村长忙前忙后,一时之间竟然把自己的事情给忘记了!

    阿寿懊恼的把其中缘由一说,在场的几人都笑了起来,连席仙师都弯起了唇角。他对傻站在那里,一脸懊悔的阿寿说:“这有何难,这便给你测验了就是。”

    陈潇也笑着说:“是啊,保证给你登记上了册子,不会落下。”

    席云霆就把那砚台一样的法器拿了出来,放到桌子的一角。阿寿又激动又不好意思,搓着手又是道歉又是道谢。杜荣笑骂一声:“别磨磨蹭蹭啦,快快测验了。看了结果,我们也好开吃!”

    阿寿嘿嘿一笑,脸上表情肃了肃,才伸手按住了法器。瞬间,那砚台的边缘就亮起了粲然夺目的湛蓝光芒,闪得人眼前忽然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