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顿饭吃到很晚,中途前来收拾的妇人们见他们一直坐着聊天说话,还热心的把菜肴端去热了一遍,一点都不厌其烦。网

    每个人都喝了酒,不过这一回阿寿跟杜荣谁都没有醉。阿寿嘴上没有说,陈潇却看得出来他是被席云霆真正点醒。明日起再不会颓废度日,定会奋发图强。

    吃罢酒席,几个人纷纷回到各自的住处。因为天黑,还有段距离。陈潇特意取了一个火把照亮。席云霆迁就陈潇,两个人沿着路慢慢走。

    陈潇心满意足的按揉着肠胃,加快消化,回去好早点睡觉。这忙碌的一天,虽然只是坐着写写东西,他却真是感觉到挺累的。

    难得地,席云霆主动打破安静,他说:“昨日早上,你对予所说一一应验。这常家村当中,确实良才美玉众多。连单灵根极佳的变异属天赋这样极为难见的都有一例。”

    陈潇喜滋滋地说:“是啊,可见风水术并不是无用。虽然不能使人直接修炼,却也有其效用。”

    席云霆声音淡淡地说:“不错,可见世事无绝对。当初是予跟师侄谬断了,不曾深入了解,就急着下了定论。这很不该。”

    陈潇听得话音不对,他站住脚,侧身往席云霆那边看。幸亏见到他停下,席云霆也站在那里。陈潇试探的问:“席仙师,怎么了?”

    席云霆虽然习惯性的没有什么表情,很难看出内心的情绪。可是他毕竟不是面瘫,当心中有波动的时候,脸上的神情还是有些微变化的。只不过这些微的变化很小,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这会儿陈潇认真的注视着席云霆,想要看出一些端倪。

    面对陈潇的疑问,席云霆目光微闪动,竟然移开了黑曜石般的眼珠,不跟他对视。这极为少见,足以说明席云霆内心的不平静。

    席云霆避重就轻地说:“予无事。你的结论正确,此风水术有此效用,定当在修仙界大放异彩。那些需要收徒的仙门和散修,受你指点,可少走弯路。”

    陈潇仔细观察,他觉得席云霆说这个话的时候,好像有些失落?可是,他疑心自己看错了,也领会错了。席仙师为他结论正确而感到失落?这逻辑貌似有哪里不对。

    想不出来其中的关联,陈潇干脆当成自己看错。席云霆把话题主动说到了这里,陈潇正想跟他说这个,就顺着话题说:“正是。我以后是有这样的打算,跟仙门合作,帮助他们寻找合适的生源……不是,我是指学徒。”他顿了顿,恳请的对着席云霆说,“所以,有件事还请席仙师帮助。”

    席云霆正在为自己可能会错意而失落和不好意思。陈潇并不是向他歪缠提要求,想要验证自己的猜想。而是对这结果十分有把握,才真心建议他做。会错意的难为情,让他眼睛躲闪开,不去看陈潇明亮的杏眼。这时,陈潇明确的请求他帮助,才让席云霆压下内心的情绪,肃然了表情,转过眼神看他。他说:“何事?”

    陈潇可猜测不到席仙师的内心变化,只认认真真的提出了他思考了很久的提议:“能否请席仙师将风水术的这种功用介绍给贵派的人?当重玄派下一次的选徒时,是否能使用我呢?”

    席云霆顿住,他微微的蹙眉,然后又很快松开。他说:“此事予会在回师门后,如实将常家村的情况向掌事院的院主以及诸位掌事、长老们汇报。予觉得风水术对择徒有大助意,只是……下一次再开门庭广收门徒是在十年后。”

    陈潇赶忙说:“不要紧,我可以等。只要到时候重玄派的诸位仙师用得上,随时可以差遣。”

    席云霆看到他这样放低身段,低声下气。有些不舒服地说:“不必妄自菲薄。风水术数既然有此功用,不用十年,你必然会有所长远的发展,声名鹊起。不用说差遣,说不得到时候还要掌事亲请,才能使得陈师傅赏面。”

    陈潇眨了眨眼,才敢确信。冷面的席云霆竟然说了一个玩笑。随即他笑了笑,说:“还要托您的吉言。不过,真要有所需要,不必贵派掌事亲请。只席仙师告知一声,我必定不会推辞。”

    席云霆勾了下唇角,心情好了起来。俩人继续往借住的村民家中走,一边走,一边听陈潇问:“席仙师,对于常家村测试出来的这些上品灵根,有什么想法吗?虽然好似已经错过了贵派收徒的时候,可是这些良才要是放在这深山小村当中不管,也是怪可惜的。”

    席云霆声音低沉地说:“你知道一旦被师门选上,这些人都能够从知世堂领取新的修行者学徒名牒吗?并且有重玄派出面,连原先的旧名牒都不用验看。”

    陈潇当然知道。他当初过海,还是托了童诺诺,换了一块临时弟子名牒,才能买到船票。不过这个事情,这会儿不好跟席仙师说,他就轻轻“嗯”了一声,而后他意识到了什么,说:“难道常家村的人被收为重玄派门下,寒山城城主那边会与席仙师为难?”

    席云霆摇了下头:“并不会。且不说这些年来,韩氏家族并不知道常家村的位置,也就无从得知这些人是常氏后裔。知世堂虽然有一部分由韩氏家族管理,重玄派的选徒事务他们却是不敢插手其中的。”

    陈潇这才放心,他说:“那席仙师会选一些带到重玄派吗?”

    席云霆说:“壮年以下,上品以上,测过悟性都可入选,没有名额限制。”

    陈潇微微吃了一惊,这条件放得可真是够宽的。要知道据他目前所知,仙门选徒,选得都是适龄的儿童。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成年之后的人被选入仙门的。他说:“常家村的成年人也可以?会不会年龄太大?”

    席云霆摇头说:“并不会。这些成人修炼的乃是通用功法,可以直接选了属性相对的心法继续修行。”见陈潇有些不解,席仙师解释道,“这里与外界不同,情况特殊才如此处理。外界上品灵根天赋,不会流落到成人都没有出路的地步。不是被修行世家网罗走,就是被散修收入门下。”

    陈潇这才明白。为什么重玄派选徒都是选得一些适龄的学员,没有一个成年人。还有,席云霆这次大开方便之门,恐怕也是因为之前那些学员未必有如今常家村的资质好。因为在那些学员还在学堂当中的时候,没准就已经被诸如樊家那样的大户挑选过一遍了。怪不得赵放那么严格把控,原来是矮个子当中拔将军。

    还有一个原因,席云霆不说,陈潇也能明白。是为了阿寿。阿寿这样的极佳灵根,只要不是蠢笨的要命,一般修为进境都不会太差。他又被席云霆点拨得醒悟过来,肯定会倍加努力,将来定是个能仙的人才。

    陈潇一直对一件事很好奇,这会儿趁着机会就向席云霆求教。他说:“重玄派是如何到的樊村选拔学徒?那里距离寒山城那么远,跟重玄派所在的地域又间隔重重壁垒。贵派是如何确定选徒地方的?”

    席云霆说:“仙门选徒一般每间隔十年进行一次。每次数支队伍同时出发,前往附属的下方天境。抵达之后,要先去地方知世堂调用地图名录。排除掉已经被其他仙门十年内去过的地方,抄录下可选的地点名录,再一一走访。”

    “咦?”陈潇惊奇地出声,“知世堂连樊村这样的小山村都登记在名录上吗?”

    席云霆点头说:“不错。这份名录是很多年以来,汇总而成。其中有些地方消亡,也有新的地点被加入。正是因为有这份名录,各大仙门收徒才省了很大的功夫。古早以前都是各地学员自发前往仙门驻地,等候选拔。不过这其中有一个很大的限制,路途遥远,危险重重。更何况有天境之间的壁垒隔绝,往往无法抵达心仪的门派。而仙门那边同样也是困难多多,没有目的之下,徒劳花费时间跟精力还找不到天赋良好的人选。”

    这时,俩人已经走到了借住的民居当中。天色很晚了,这家人竟然没有闭门,就为了等他们回来。跟房主道过谢之后,俩人进了屋。因为话还没有说尽,席云霆坐在陈潇房间的椅子上,等陈潇点了一盏灯,落座之后继续刚才的话。

    席云霆说:“后来随着知世堂做大,给各个修行者提供了一个非常方便的途径。就有一个仙门悬赏,提出要一份地点名录。仙门要求并不苛刻,只需之前本地出过修仙者,有对方的亲眷后代,就可以被登记其上。”

    怕陈潇不能理解,席云霆就主动解说道:“这是因为,家族当中每每出现修仙者,其亲眷当中后续出现具有灵根天赋的人,比起其他地方可能性要大得多。”

    陈潇没有什么不能明白的,他想就算主流背景不太一样。家族遗传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也应该差不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