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席云霆很有心,他见陈潇是想要往此方向努力,就给他很详细的介绍了修仙界的大门派是如何进行收徒的,还有期间的方方面面。从席云霆个人来说,他是觉得前景会很不错。至少重玄派不会拒绝收到这样多资质优秀的徒弟,甚至很有可能十年后会再次找陈潇合作。

    陈潇认真的听着席云霆的普及,甚至白天产生的疑问,这会儿也趁机问出。陈潇问道:“白日在台上,我注意到上品资质当中,同样的双灵根、三灵根,有些是上品双灵根,有些则是双灵根上品。这细微的差别,是有什么界限在其中?”

    席云霆颔首说道:“你很细心,注意到了这点。不错,同样是双灵根、三灵根,也会有其与不同的天分。例如白日里的阿树,他的水、木属性灵根都比较强,表现在法器上的反应,想来你也看到了。两种颜色不分上下,光芒同样明亮。于是为上品双灵根。而后的阿勤,则是水、木、土、风四属性灵根,其中只有木属性较强,其余三种灵根微弱。于是为四灵根,上品。”

    陈潇总结地说:“意思就是说,不管是几灵根,只要是一样强的,上品的点评就放在前方。而灵根当中只有一种强,或是几种强,其余较弱的。则署名灵根之后,点评放在后边。以此来区分上品灵根的具体不同之处。”

    席云霆赞赏的点头:“正是如此。”

    席云霆充分解答了陈潇的疑问,让他很是感谢。席云霆说:“客气了。不是你建议做此测验,也不会有这样的收获。想来这批弟子带回去,掌事院的众位会很开怀。”尤其是那个单灵根变异冰属的阿寿。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不过基础还算是扎实。人也品性不差,点拨过后,想来也肯勤奋用功。那些掌事跟长老们,想必会抢着收他为徒。

    既能帮席云霆这样的一个忙,又达成了他在重玄派上层刷知名度的目的,陈潇也挺高兴。他站起身,有些歉然地对席云霆说:“一直拉着席仙师您说话,时间都这么晚了,打搅您休息了。”

    席云霆让陈潇送出了房门,他摇了下头,说:“哪里,能跟人如此畅谈,对予才是难得。”

    陈潇笑着说:“等到明日,席仙师就会对村民们去宣布那个好消息了吧?虽然离开的日子还没有定下,却可以让被选上的那些人们提前做准备。毕竟这一离开,可是隔着两重天呢。”

    席云霆这次没有附和陈潇,他脸色微微沉凝,声音低缓地说:“不,还不到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

    “呃?”陈潇不解的仰头看席云霆,此时两个人站在门外。远离灯盏的光芒辐射区域,视线昏暗,让陈潇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为何?”

    席云霆垂眼望着陈潇的脸庞,对他说:“予尚要看一个人的表现。虽然不算考验,却也可以明其心性。”说完这句话,不等陈潇回话,就转身走回了他的房间。

    陈潇品了品席仙师的这句话。不用明指,陈潇也能明白这个人说的就是阿寿,也只有他才有资格够得上了。经过了这一夜的谈话讨教,让陈潇明白了就算有了天赋灵根,修行者彼此之间的区别也挺大。

    单灵根原本就属于比较少见的类型。因为其的单一性,真元属性就纯净,进境快,修炼上遇到的障碍还少,是得天独厚的天赋。更别提阿寿还是个极佳的天赋,法器边缘上亮起的湛蓝,陈潇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熠熠耀眼。

    只根据今天一天接触下来的,就算是得到风水宝地福泽的常家村,一百年来可能也就只诞生了这么一个极佳。少见再加上百年难得,可不就让阿寿备受看重。

    脑子里边转的都是事,陈潇还以为他会睡不着。结果这一年多的日子过得太过规律,养成的生物钟强大。只挨着枕头,陈潇就陷入了黑甜乡,一觉无梦到大天亮。

    第二天,村子里边虽然还沉浸在昨天带来的喜悦当中,可是人们的生活却已经恢复了正常。说来也是悲哀,得知了自身的灵根天赋,跟孩子的灵根天赋又能有什么用呢?村子当中的资源有限,既不能让他们学到针对性的功法,也不能提供辅助练功的各属性用品。还不是之前怎么修炼,今后还要怎么修炼。

    年龄大的很多日子已经过得麻木,不在乎将来是个什么样。可是有思想的,却为目前的状态而感到无奈、无力。甚至从心底生出的念想,想要做些什么,改变目前的现状。也许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做不到的妄想。可是目前,村子里边有一位重玄派的仙师,这也许是唯一的机会!

    陈潇起床洗漱之后,汇合了做完晨练的席云霆,一块向着阿寿的家中走去。如果没有昨天的夜里的谈话,陈潇会向席云霆提议,有什么事情他来转达。毕竟席云霆吃辟谷丹,并不用饭。每天早上还要跟他一起白跑一趟,让陈潇挺过意不去。

    没想到,这天早晨餐桌上,席云霆竟然拿起了筷子。所有人都吃惊地瞪眼看他,童诺诺第一个忍不住:“席仙师?你不吃辟谷丹了?”

    席云霆一点也没有在意周围人吃惊的表情跟眼神,他淡定自若的从桌子上的餐盘当中取了一份拌菜,说:“辟谷丹只是在山谷当中,为了修炼方便才食用。如今外出历练,自然是不需要再用。”

    童诺诺这才恍然,他立刻向席云霆推荐起桌上的小菜,哪一道很可口,是今天早上刚刚采摘下来的。陈潇合起下巴。席云霆的决定再合理不过,觉得惊奇的他们才是大惊小怪了。

    陈潇捧起餐桌上熬得金黄的粥喝了一口,然后又拿了一个小巧白胖的馒头吃。只觉得今天早晨的早餐格外的香甜。

    杜荣至今还跟阿寿挤在一张床上。反正阿寿的床足够宽大,他也懒得再去别的村民家中借住。两个糙汉子谁都不在乎,能凑合一晚是一晚。因为一直待在这个房屋当中,他就知道很多陈潇不知道的事情。

    杜荣看陈潇用的香,就冲着他说:“这些村民真是够意思,不止昨天夜里做了丰盛的一餐酬谢。今日早晨也特意送了这几样过来。尝着味道,比起之前隔壁邻居做的手艺要好上不少。”

    阿寿笑了一声说:“杜大哥喜欢就好。为了感谢你们,村长跟耆老们早就商议好了,让几家手艺灵巧的妇女轮流送饭。”

    杜荣哈哈一笑:“这可真是沾了席仙师的光啦。”

    简单但是味道不错的早餐用完,不用几人管,自然会有妇女来收拾残局。几个人坐在院子里,商讨接下来还要在村子里边待上多久。

    有了席云霆给的丹药,武青的伤势一日比一日见好。现在肢体上已经开始有了感觉,等到再用过丹药,就能坐起身了。

    席云霆给的数量,正好够武青站立起来行动。至于更滋养身体的养息丹,席云霆没给,武青也没提。虽然乐于伸出援手,可是席云霆并不是个滥好人。再多他就不能凭白帮武青出了,好在武青也懂得人情世故,并不会因此而生出什么怨怼。

    有当初童诺诺给他的小瓶养息丹,武青的经脉跟内脏大面的伤好的差不多。武青很乐观,想着只要把厉仙师一伙儿揭露,知世堂就会派出元婴期的护法出面惩治。等到那个时候,武青等受害人,应该能得到一笔赔付。有了这些钱,武青就能够自己买养息丹,好好养伤。

    算了下接下来还要在村子里待上二十多天,几个人都有些觉得时间很长,各自要找些事情做。席仙师没事并不喜欢闲逛,他就决定每天找个地方修炼或者打坐。陈潇则另外有安排,就跟杜荣说要上山。童诺诺身为路痴一枚,自然是跟着别人行动。陈潇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几个人决定了各自接下来的事情,就打算分头出门。结果在旁边听着,一直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的阿寿突然站了起来。他冲到席云霆的跟前,行了一个这个世界最为隆重正式的拜礼。他跪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头深深的叩在地上,额头紧贴着地面。

    他再怎么荒废修炼,天赋在那里摆着,也有了筑基的修为。只不过因为他整日颓废度日,境界虽然没有跌落,修为却出现了倒退。杜荣都感觉他只比自己的强那么一些,可见他现如今的境况是多么差。只是筑基毕竟是筑基,陈潇都没有看清楚,他就已经拜在了席云霆的跟前。

    杜荣也是眼前一花,看清楚了之后,惊讶的叫了一声:“阿寿兄弟,你这是做什么?”

    阿寿没有回杜荣的话,而是毕恭毕敬的保持着拜礼。他的声音有些闷的传到诸人的耳朵当中,就听他说:“席仙师在上,请受散修常寿一拜。恳请您,收我入门墙,成为重玄派的弟子。”

    陈潇站的距离近,分明看到席云霆的嘴角扬了起来。他顿时内心一阵欣慰,看来阿寿的表现席仙师是满意的。肯主动寻求机会,拜入仙门,阿寿经过了二十多年的颓废,最终还是振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