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唯恐席仙师会拒绝,阿寿又说:“我知道我不符合大门派招收学徒的标准。年龄太大,修炼习惯定型,纠正过来很花功夫。并不一定能有什么成就。可我定会加倍努力,恳求重玄派能给我一次机会。”

    席云霆声音落了下来,他问:“你既有此上进心思,也可择一散修为师,必定不会嫌你年龄大,又肯好好教授。为何一定要拜入重玄派?”

    阿寿拜在地上的动作一动不动,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只有重玄派有这个力量能带我这样一个没有身份名牒的人离开寒山城。我不想再继续蹉跎下去,辜负了自身。当年经受打击,我忘却了大家的愿望,是想要为村子挣一条出路。这很不该。想要达成这个愿望,以前只能通过穿越凶兽盘踞的山脉,到达另外一头普通人所在的国度。而现在有另外一条路,摆在眼前,我想要试试。那就是真正的成为修仙者,修为高到让寒山城韩家另眼高看的程度,才有可能解除常家村的困境。要成就这条路,就必须离开寒山城!所以,才厚颜请求席仙师。”

    席云霆对他的坦诚很欣慰。他能主动走出拜求入门这一步,就已坚定了决心。即使阿寿不明说这根本原因,只提仰慕重玄派这个名门,他也是答应的。只不过,阿寿在席云霆面前,在陈潇和其他俩人面前直接说出了这个原因,除了要跟席仙师坦白,也是在变相的提醒自己,将来要时时刻刻记着,再不要忘记,更不可懈怠修炼。

    席云霆说:“请起身。”阿寿这才忐忑的直起身,却并没有站起来,仍旧保持跪在原地。陈潇看到阿寿的额头除了有些尘土之外,已然红了。可想而知,刚才他扣头在地上的时候多么用力。

    席云霆说:“你既肯刻苦改正,予就给你这个机会。离开的时候就随予一起,定会送你入重玄。只是,将来如何,是外门还是入室弟子,就要看你表现。如今这等状态,却是不成的。”

    阿寿大喜,又正式的扣头表示感谢。这次陈潇清晰的听见额头撞在地面上清脆的一声响。

    “多谢席仙师!阿寿必不负所望。日日勤奋苦练,把之前丢下的功课都重现练回来!”

    席云霆“嗯”了一声,又叮咛了一句:“你且记住,过犹不及,量力而行。”这却是怕阿寿拼命过头,反而损伤了经脉跟丹田。修炼这个事情并不是一蹴而就,日日加练就可行的。而是需要日积月累,稳步增进。

    阿寿恭恭敬敬地说:“是,阿寿谨遵教诲!”从这一刻起,席仙师就相当于他的长辈了。阿寿再不在他面前自称我。而师侄弟子这样的称呼,因为还没有确定被收入门墙,他也还没有资格使用。就只以名字做代称,在谈话当中应对。

    杜荣跟童诺诺因为不知道内情,一直为阿寿捏着一把汗,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生怕阿寿被席仙师给拒绝了。如今看到他得偿所愿,简直比自己遇到喜事还要高兴。

    席云霆让阿寿起身,杜荣上前去,又用大巴掌拍他的背。这次是不留手的使劲拍,用力拍。

    杜荣高声大笑:“阿寿兄弟,恭喜你!重玄派乃是名门,有数千年传承,底蕴深厚,势力强盛。能拜入重玄,你的福气就来了!”杜荣内心多么羡慕啊。同样都是大龄壮年,阿寿能有这样的机会,他杜荣却是没那个条件的。

    阿寿也抑制不住激动,他连连点头:“还要多谢席仙师不嫌弃我粗笨痞赖,肯容我这一次。”

    这时,陈潇跟童诺诺也上前恭贺阿寿,房屋小小的院子当中一时之间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大概是邻居把这个消息给传了出去,也或者根本就有有心人在门外留意。不过一会儿,阿寿门前就围满了人。大人带着小孩,簇拥着村长进入了院门。

    院子里边的人为这场景惊讶,安静下来,看着前来的人们。村长站在席云霆的跟前,深深的一个鞠礼:“席仙师,常家村诸多少年孩童,要是没有机缘,一辈子就要跟他们的父辈们一样,困到老死。娃娃们可怜,一生都没有机会到外边去看看。更不知道这世间有多大,有许多不可思议的精彩之处。还请席仙师,看在他们困苦可怜的份上,收下他们吧!”站在村长后边的家长们,也纷纷恳求:“是啊,请仙师收下他们吧!”

    跟随而来的少年孩童们,经过了昨天的事情,家里边跟他们说过如果被选上带走,就能改变一生的命运。有的年纪大或者懂事早,明白眼前事情发展的重要,而有些年龄小或者成熟晚,还不能理解。他们或紧张热切,或者懵懂茫然,全都用一双双眼睛注视着席云霆,看上去格外触动人心。

    席云霆伸手,说:“村长请起。就是不来请求,予也是要前往贵处说到此事。常家村的诸位少年孩童,资质优秀。予代重玄请托,请诸位父老把他们交托给予,收入重玄门墙,以为弟子!”

    后边的人闻言大喜,之前看阿寿又是跪又是求的,还以为很艰难。没想到席仙师这么好说话。朴实的村民们纷纷想着,这位仙师当真是个善心人。

    这么多人拥堵着不像话,村长在确定了重玄肯把孩子们带走,就驱散了门口围观的人,只他自己进屋跟席云霆商议具体的安排。

    这算是重玄派内部事务,陈潇三人不好旁听,就直接避让了出去。只剩下阿寿陪在一边,端茶递水的等候差遣。

    因为仙师肯收徒的消息传开,三个人走在外边也沾了光。不光是热情的问候招呼,还有的刚刚从山上下来,采摘了新鲜的山中野果,塞到他们手中请他们尝鲜。

    童诺诺一边吃,一边感叹:“山民淳朴,些微恩情就感恩戴德。”杜荣不赞同的说:“怎么能是些微恩情,这对他们来讲,那是改天换地的大事。”

    童诺诺说:“其实要是此地被世人发现,肯定会有各大仙门抢着收这里的适龄孩子们为徒。不必村子里的人发愁不说,说不定尚在襁褓当中的幼儿,都要被预定了呢。”

    杜荣见他说得有趣,乐了:“你自己都说那是被世人发现之后。常家村为了避寒山城城主杀害,隐姓埋名一百余年,当然是不可能做出主动扬名的事情。”

    童诺诺一叹,说:“其实一个村子藏了这么久,也已经到了极限。想阿寿那一代,都按捺不住,往凶兽众多的地方闯。将来这一代长成,再要是有点什么出息,说不定就会想要向韩家的权威挑战,跑到寒山城去。”

    杜荣咂摸了一下,觉得还真说不准常家村新一代的年轻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那时候是有一段时间格外的自信,充满了雄心壮志。总觉得天下任我纵横,没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

    陈潇说:“村子里这一批最为优秀的去了重玄派,剩余的资质一般,短时间内是不会出现诸如阿寿那个时候的大事了。”

    杜荣说:“其实,常家村可以选择附庸重玄派。有重玄派回护,寒山城必定不敢再追究,村里老少也不用继续困守山中,可以去环境更好一点的地方生活。”

    童诺诺却说:“你这就是空想了。且不说重玄派跟寒山城远隔两重天,就说按照世俗约定,强龙不压地头蛇。常家村这算是寒山城的管辖,轮不到重玄派在这里边插手。除非重玄派是想要整体压服寒山城。寒山城投效之后,才能有资格来管常家村。席仙师能带走这些孩童,也不过是因为常家村不为寒山城所知。要是寒山城登记有名,以他们被通缉的整个氏族的身份来说,席仙师就算有着重玄派弟子的身份,要要慎重考虑。”

    陈潇在旁边听着俩人说话,不由得发散思维。从某种实际上来说,寒山城就是一个小国度,重玄派是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都很强盛的超级大国。不过寒山城内发生什么事,都是人家的内部矛盾。身为另外一个国家的重玄派不好以强势压人,插手别国内政。只能选择带人偷渡,使得常家村的这些少年孩童们脱离。

    三人边说边走,很快走出了村子,来到了田埂附近。童诺诺好奇的问陈潇:“你这是打算去哪?还去之前的地方采草药吗?除了蔗荧草,我知道那附近还有一些其他的有用药草。”

    陈潇摇了摇头,说:“今天就在村子附近,我想找一个地方。”

    杜荣问:“找什么地方?”

    陈潇却没有回答杜荣的问题,而是埋头找了起来。他要找的,才是来到这里之后最为重要的地方,那就是穴眼。

    但凡风水宝地一定就会有穴眼。整块地方也许都是吉地,适合人安居生活。可是只有穴眼才是一块宝地的精华所在,气运最强的地方。

    陈潇这些天虽然只是在村里里边笼统的观察了一番,以整个村子的建造地势,并没有盖在穴眼上。

    要是能够找到,这就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发现的第一个龙穴了。只是这样想着,陈潇激动的浑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一刻也闲不住,迫不及待的就上山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