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然而地穴是不好找的,才学疏浅的风水师也许能依照所学寻到龙脉。可真到了要点穴的时候,可就一筹莫展。幸好陈潇有着扎实的功底,不仅跟师父亲见了许多实地的案例,他出道之后,更是亲手点出过几个。这些穴当中,有阳宅的,也有阴宅。据他所知,功效都不错。

    绕着田埂走在边缘地带,陈潇放眼望去,很快就有了发现。这时的他,脚步轻快,动作迅捷,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一个没有修为之人,跑得需要杜荣跟童诺诺加快步伐才能够跟的上去。

    陈潇一旦进入到工作状态,整个人浑然忘我,陷入到自己的世界当中。眼中只剩下天地之间的山水,还有活跃的地气形成的气场。他这个样子,跟走火入魔似得,让童诺诺不由的有些心惊。他边走边问旁边的杜荣:“他这是怎么了?怎么跟着了魔一样?”

    杜荣瞟了他一眼:“东主如今的样子像是进入了无我的状态。说他着魔一样,你自己钻研机关的时候跟东主现在也差不到哪里。”

    童诺诺张口结舌,他自己倒是不知道自己钻研机关的时候,也跟魔怔了一般。难道他真的也这样?杜荣肯定的点点头。于是童诺诺这才不再担心,却又生出了新的疑问。他那样是因为钻研机关术,陈潇这又是想什么?

    杜荣跟陈潇的时间比较长。他知道东主只要是跟住宅术有关系的事情上,就容易陷入到特别专注的状态当中。只不过,在野外当中,陈潇是很收敛的。之前虽然也在找着什么,却不像是现在这个样子。大概这会儿找的特别的重要吧。

    跟在陈潇的身后,顺着山道爬上了山。因为只在村子周围,并没有上到周围的山峰上,山道都是很平缓经常有人走动的土路。所以,杜荣并不需要像是在野地里那样特别注意。

    陈潇来到了一块开阔的地方,他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地势。明堂疏阔,藏风聚气;下方溪水玉带似的环绕,舒缓而有情,是一处非常不错的结穴之地。

    他已经完全遗忘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为了谨慎起见,眼神凝视望远。召唤出意识当中的罗盘,伸出右手端在身前,测定来龙和去水的方向。

    此地乃是龙抱珠,平龙正气,主贵格。地出英才,代代为官。童子登科,少年及第。前世为官路,今生成仙途。陈潇满足的喟叹,常家村完全应验了这样的局势。童子少年,上品迭出,仙途连绵。只可惜,他们只沾了地气,却还差一些运势。幸亏有了席仙师这个贵人,很快就能乘风而上了。

    这个穴点得好,不只是会有龙抱珠带来的运势,还会有明堂下那条溪水玉带带来的福气,多子多孙,永不断根。

    “这个主格,要扦在高出。”陈潇往前走,来到了靠里的位置。他辗转左右,挪来移去。刚开始童诺诺还感兴趣的跟在他的身后,后来看他只是在方圆四五米的地方走来走去。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走到一边跟杜荣待在一块。俩人先是站着,然后又是蹲着,最后干脆直接坐在了地上。

    童诺诺因为无聊枯燥的等待,困意上涌,打了一个哈欠。杜荣被他传染,硬是忍着。他揉了下眼角,问童诺诺:“童仙师,你那游戏棋带着没有?”俩人干脆在地上铺开,玩起了游戏棋。

    他们没有注意到,陈潇挪移的范围正在逐渐缩小,从方圆四五米,缩减到三四米,然后又变成两三米,最后站在一两米的地方上不动了。然后,他头也不抬的高声喊了一句:“给我把钢钎拿来!”

    他已经安静的在那里待了半天,这猛地一出声,还让童诺诺跟杜荣俩人挺吃惊。杜荣丢下棋子,童诺诺赶忙收好。把游戏棋塞进自己的盒子里背上,也赶紧往过走。

    陈潇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他抱着胳膊,一只手撑在下巴上。眼睛定定的盯着地面,一动不动。杜荣不确定地喊了他一声:“东主?”

    结果陈潇并没有反应,反而又在那小小的一块地方走动。这次俩人注意到了,他走动的地方,规规整整的正好是个圆。

    陈潇压根就跟没看到两个人一样,他眼睛望着地面,久等不到人给他送上钢钎。又极其不耐烦的喊了一嗓子:“钢钎呐?赶紧拿钢钎来!”

    童诺诺小心翼翼走近他两步,问:“钢钎是什么?我们没有啊。”

    大概没有这两个字被接收到了,陈潇抬起头,脸上带着薄怒:“什么?没有……”然后他看到了童诺诺的脸,那一刹那,就跟从梦中清醒了一样。他眼睛左右扫了一下,青山绿水,宁静的山村。他、杜荣、童诺诺。

    陈潇脸上表情立刻就变了,他不好意思的对童诺诺说:“对不起啊,诺诺。我不是故意冲你喊的。”

    童诺诺摆摆手,说:“不怪你,你刚才根本就没注意到外界吧?我研究机关的时候,也是这样。我师父不小心碰到我的时候,我还跟他发脾气呢。虽然最后少不得屁股挨一顿揍……哈哈。”

    杜荣这时才问:“东主,钢钎是何物?”

    陈潇说:“就是金属制成的纤细棍状物,手指粗细。”

    钢钎是用来在点穴的时候扦在穴眼上的。在陈潇前生度过的最后几年里,他的身体已经显得不太好。每次出行看风水身边都要跟着至少一个徒弟,以及携带着工具的助手。等到他确定的穴眼,要钢钎时,徒弟就会亲手捧着钢钎,递到他的手上。

    那时他的状态,也跟现在一样,只专注在眼前的穴场上。他们这次上山,原本陈潇是想要找一根树枝,打磨一番用来扦穴。刚才直接混淆的今生跟前世,还以为是带着徒弟跟助手,工具齐备,张嘴就能递到他手上。

    童诺诺听了之后,他打开了背上的盒子:“钢钎没有,铁杆倒是有一根。”

    陈潇刚想叫荣叔帮忙去做一根木杆,没想到童诺诺及时提供了一根铁杆。他赶忙说:“可以的!”

    童诺诺从盒子里边掏出了一根铁杆,陈潇拿到手上看了一下。铁杆是抛光打磨的黑亮,可能是用作某个机关上的,表面还涂着一层保养的油。

    “多谢,我之后想办法还你一根一样的。”陈潇说。

    童诺诺笑了一下:“不用,这就是普通的铁制杆,机关术里边的常备零件。我这边还有,不够了再要。”

    杜荣忍不住问:“童仙师,其实在下老早就想要问。你这个盒子,难道也是什么法宝不成?怎么总感觉里边的东西取不尽。感觉地方不大,却老是见你往里边塞东西。”

    童诺诺脸颊微微一红,说:“我也只是在时间紧急的情况下,才是用塞的装东西。这个盒子,是我师父在我此次出门历练的时候交给我使用的,算是我师门传承的一个珍贵法器,是一个机关盒。里边有压缩空间的符纹,所以实际的大小比外观要大很多。”

    杜荣惊奇的多打量了机关盒两眼,说:“原来这就是具有空间符纹的储物法器。”

    童诺诺摇了下头,说:“我师门传承的这个,主要是用来安放机关跟零件的。因为有些机关跟零件体积硕大,携带不便。于是,以前的师祖们才耗费了不少珍贵的材料,打造了唯一这么一个符纹空间机关盒,并不是专门用来储物的随身法器。”

    杜荣点头说:“原来如此。”旁边站着的陈潇,这时无意识的用舌润了一下嘴唇。杜荣才发现雇主的嘴唇很干,都有些皱起。他抬头望了天空一眼,这个时候日星正在当空,气温走高,原本就使人不停的出汗。这块地方又没有几棵树,陈潇等于站在日星下边暴晒,水分去得更快。

    他就拦住了陈潇。正好时间也到了正午,就取出了水囊和为了预防在外边野餐而专门携带的脆饼和小菜,盯着陈潇让他用了。

    刚才不觉得,杜荣提醒之后,陈潇才感觉又渴又饿。乖乖的跟俩人坐在一块,喝了水,吃了食物。陈潇顿时感觉有些不济的体力重新又恢复了过来。

    陈潇握着铁杆,有些兴奋地说:“我已经找到了这个地方的结穴所在。这附近的地气在此汇聚,一会儿扦穴应该会出现奇特的景象。”随后他又笑了下,“你们都是修行者,诺诺更是筑基期,想来见过的异景不少。不过,应该还是值得一看。”

    他这么一说,彻底把俩人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杜荣跟着陈潇走到他找准的地方边上,他问:“就是在这块地方?只要把这跟铁杆插下去,就会有奇景?”他很有些不相信的抬眼,看着陈潇。

    杜荣的怀疑,没有让陈潇生气。他笑眯眯的递出手中的铁杆:“没错,就是这里。你不相信?可以亲自试试看。”

    杜荣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脑袋:“东主,我不是怀疑你。只不过,这就是一块平地,周围也没有什么奇花异草,实在不像是有什么特意的地方。”

    陈潇说:“没关系,来,试试就知道。”

    杜荣确认了雇主是真的想让他试。他就干脆的拿过了铁杆,向着脚底下的土地插|了下去。

    结果,猝不及防地铁杆上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杜荣大叫一声,被反震的力道推得倒退几大步。要不是下盘稳,他就要坐到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