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杜荣是高阶修士,这反震之力竟然能把他震退。若是换成陈潇,恐怕都要飞出去,最轻摔成个骨折。杜荣手里握着铁杆,脸色一下郑重了起来:“东主,快远离一些,免得震伤!”

    童诺诺惊咦出声,他伸出手:“让我来试试。”

    陈潇原本眉目还含笑,待看到童诺诺把铁杆拿到了手上,就赶忙往后退了几步。这穴场之上的地气最为活跃,找到穴眼才可以扦入穴中。别看这方圆一米多的地方很小,可是只拿一根手指粗细的铁杆去扦,哪里是那么容易,找不准地方都要被反震。而且,那力道是用力越强,反震力越大。

    杜荣声势颇大,童诺诺一个筑基期的,想来更加的厉害。陈潇可受不起波及,赶紧躲得离童诺诺远些。

    哪想到,童诺诺一个机关师,平日里的功夫都下在钻研机关上,并没有花费多少精力在炼体上。不用真元的情况下,力气连杜荣都比不过。童诺诺随便找了一处,用力一戳,就被手上的力道给反弹的晃了一下。

    童诺诺稀奇地说:“是挺有意思。”他扭头看陈潇,“这是什么原因?此处的地面,难不成竟都碰不得?”

    陈潇走回来,把铁杆拿到手上。杜荣如临大敌的看着他,很不赞同他以身试险。陈潇好笑地说:“荣叔放心,没有事的。我刚不还是在这个地方转了半天,只要不想着刺破地面,就不会有地气涌动。”

    童诺诺把注意转移到了陈潇的话上,他虚心的求教:“地气是何物?也是一种灵气?”

    这倒是把陈潇给问住了。他迟疑了一会,才回答说:“应该是不同却类似,地气是地脉当中的一种无形无色的能量……”

    童诺诺似懂非懂,陈潇有些无力。在前生,风水被用科学解释,有大师认为风水其实就是一种微波。地脉气场有强弱之分,形成的微波环境也就各不相同。有的特别适合万物生长,有的地方就非常不适合生存。对于这种学说,因为东煜派就是采众家之长,所以陈潇也学习吸纳了。可是这会儿,让他跟一个知识体系完全不一样的人来解释,微波是什么。想想陈潇都要头大了。

    他也只能从表面来叙述,告诉童诺诺:“是生气、煞气、阳气、阴气的综合称呼。”

    陈潇正在这边苦恼,杜荣却抱着谨慎的态度,蹲在地上。手放在地面,试探着摸了摸,又轻轻地捶了捶,发现全然无事。这证实陈潇说的果然不错,只要不想着刺破地表,就很安全。

    想想刚才陈潇的种种举动,他对此的了解比较多,杜荣决定还是相信雇主。免得再不小心闹出什么笑话来。大不了他站在陈潇的身后,在他受到反震的时候,帮忙搀扶一下,也算是尽到了职责。

    陈潇这时试图从自己的衣服上撕扯一根布条下来。只不过他穿得是特别供给修士们穿的短打劲装,布料非常结实,根本就撕不下了。还是童诺诺看不过去,从机关盒里边找出来一根绳子给他。

    看着陈潇把绳子拴到铁杆上,童诺诺问他:“拴这个有什么用?”

    陈潇表情认真,仔细的缠绕着。他说:“这个意思就是告诉其他的人,这个穴有风水师点了,明确发现权的。懂规矩的就明白不能动这块地,要是不动的硬是要动。以后说道起来,也好能占据优势。”只是这规矩是前世的。现在陈潇这样做,也只是跟仪式一样,象征意义比较大。

    童诺诺倒是觉得这个办法很好,他说:“要是在历练当中发现了灵草灵植,也能用这样的规定,就不必起那么多纷争了。”

    拴好了绳子,确定绑的很结实,陈潇就准备扦穴了。杜荣跟童诺诺都不自觉的紧张起来,看着陈潇的动作。他表情肃穆,双手把钢钎握在胸前,然后快很准的把钢钎扎入了目标。俩人发现,陈潇扎下去时真的没有出现反震。反而铁杆像是扎破了什么一样,发出犹如刺穿皮革那样介于清脆和沉闷之间的声音。

    就像是捅破了一个气囊,铁杆刺穿地皮之后,“噗——”地一声悠长的响声,三人跟前的地面上吹起了一阵风,伴随着细碎的土粒,糊了几人一脸!

    “这是什么?”童诺诺眯起眼,摸了摸脸上站到的泥土。他定睛一看,顿时目瞪口呆。那土粒并不是泥土那般的是土黄,而是在泥黄当中泛着淡淡的紫红。“啊!!!”童诺诺惊叫一声,然后他没发泄够一样,又连着尖叫了两三声。

    杜荣虚着眼睛看他,把手举在额头上挡着跟雨一样,不停飞扬又落下的泥土。他呸呸地吐掉了嘴巴里的泥渣子,说:“童仙师,怎么了?”

    童诺诺脸上惊喜得表情都扭曲了,不知道是该震惊还是狂喜。他心脏砰砰狂跳,恨不得跳起来狂喊狂叫。他冲着还不明所以的陈潇跟杜荣说:“土啊!看土!”

    杜荣有些担忧的看着童诺诺,说:“是啊,这喷上来的都是土没错。”

    童诺诺抬着双手,简直要喜极而泣的说:“这是精土矿啊——还全都是矿心精华!制作机关的极品材料!”

    杜荣听了眼睛差点凸出来,看着还在不停往外喷吐的穴孔,不由得也有些眩晕。他抹了一把脸,花猫一样也不在乎,喃喃地说:“这下可真是要发了——”

    三个人正一个喜呆了,一个惊呆了,还有一个不太在状况。远远地,山林之中却突然响起阵阵猛兽的嘶吼。只是短短的一会儿,似乎是什么引爆了它们,山林当中顿时乱起。

    三个人都不傻,这骚动很有可能是地气外泄,精土矿精华喷涌而出引起的。陈潇脸色一变,冲着俩人喊:“赶紧找东西过来,把这个地方盖住!!”然后把手中的铁杆从穴孔上拔|出。杜荣赶忙行动起来,去旁边搬过来一块巨石。童诺诺极其不甘心,却也不敢放任发展。在杜荣搬过来大石,狠狠堵住穴孔的间隙,蹲下身速度极快的抓了几把,塞进了机关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