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当三个人在山上,陈潇找到了穴场,正走来走去寻找穴眼的时候,席云霆正跟村子说明,他接下来将要如何带着少年孩童们离开。

    首先,他会带着队伍前往他在安全地带的一处位于山谷当中的别庄暂住。教授他们转练重玄基础心法,也好让他们赶上落后于其他同期门徒的进度。其后,通知重玄派从掌事院派至少一位掌事出面,亲自前来带队过传送漩涡门。这是为免知世堂那边不好说话,因为不只是这些少年孩童身上一个都没有名牒,之前交接的时候他把能代表重玄外出办理重大事务的令牌给了师侄们。最后,等掌事院掌事到来后,由对方亲自出面请知世堂的人来山谷,为这群没有身份名牒的孩童少年们办理弟子名牒。这样,他们就可以不必入寒山城,到时候直接绕道去漩涡门,传送走人。

    席云霆考虑周到,样样都在为这群离群索居,逃避通缉的少年孩童们着想。村长听得连连点头,没有一条不赞同的。

    几位少年孩童,因为年幼又是第一次离家,席云霆为了管带这些学徒又破例招收了几个年龄在二十多岁年轻人,好协助在路上照顾这些小学徒们。席云霆给了村长五个名额,加上拜求入门的阿寿,中青少都有,一代管一代正好。

    原本一个地方招收弟子,除了资质好的能入内门,还要另外搭配比例择取外门弟子。不过常家村的情况正好跟外界相反。外边的地方是内门弟子少,外门弟子多。这里确实内门弟子多,外门弟子少。

    席云霆并没有限定什么灵根天赋。外门弟子的选择除了一定要过了选拔条件之外,完全凭借学徒自愿。甚至这个名单是地方上的势力们可以控制的,这也是大仙门特意提供给地方上的机会。让他们把资质不是优秀的学徒塞进来,只要不是特别过分,仙门往往睁一只眼闭一眼。

    在樊村那时,要不是樊世明后来闹得太大,就算学堂的掌事最后把他塞进名单,把另外一个人挤下来,赵放也是不管的。

    村长获得了这五个名单,也是喜不自禁。因为这里不比外界,仙门择徒百余年才这么一回。机会这样难得跟珍贵,村长也不敢擅专,怕领会错了席仙师的意思。徒惹得对方不快,还不如按照对方的要求,规规矩矩的办好。也免得降低常家村在席仙师那里的整体印象。毕竟这三十多口的人,要交给对方穿越两重天,何止万里遥。村长知道席仙师人品出众,应该回回护这些子弟,可是仍然不敢大意。毕竟离开了常家村,真真就是鞭长莫及。

    村长打算,符合年龄的不管是中品、上品还是上佳的都要通知到。机会是均等的,就让他们自己抉择吧。

    事情谈论了一个多时辰,到了中午时分,村长就邀请席云霆上他家里用饭,当然阿寿是少不了作陪的。之后的行程当中,阿寿作为唯一一个中年人,以前又曾经在同龄人中很有威望,村长也希望他今后能挑起担子,管好常家村一同出去的人们。

    在地方上,跟当地管理者一同用餐,也算是必要的应酬。席云霆就没有拒绝,欣然应允前往。

    三个人坐在桌子上,饭菜刚刚端上来,席云霆就感觉村子周围有灵气爆发。与此同时,这种异动村子里边但凡是在筑基期以上的村民都感应到了。

    村长不确定地说:“这是……有灵宝现世?好激烈的爆发,连这里都能感受到,想来距离一定很近。”

    席云霆起身,说:“就在村子附近,稻田那边!”

    阿寿脸色顿时一变,跳了起来:“不好!是不是杜大哥他们那边遇到什么事了?!”

    陈潇三个出来的时候,还专门跟他们招呼了一声,说要到处转转。

    没等他们再说什么,周围猛兽躁动,此起彼此的兽吼。村长惊疑不定,也站了起来:“猛兽暴|动了?”

    阿寿是村子里上山打猎最多的,一听就肯定了。他说:“定然是那灵宝喷涌的灵气引起,只怕这些猛兽要冲击到村子。”

    席云霆微微一皱眉,村子眉毛一扬,举臂挥舞:“让它们来,正好省得村民们上山去猎。”

    席云霆问:“村民们可否应对?”阿寿说:“仙师不必担心,常家村祖上毕竟是附庸过大修仙世家的,曾经也得了一件法器。这法器展开,能把村子笼罩其中,猛兽们进不来,只能在外边挨打。要不然,祖上怎么敢让我们居住在这里,没点手段,单只是凶兽暴走时引起的兽灾,就要使村子覆灭。”

    既然这样,席云霆就不再操心,他运起身法很快顺着灵气爆发的方向赶了过去。刚才他们说话间,灵气爆发已经停止。不过,只凭残余的能量,也能很鲜明地指引方向。

    只瞬息间,席云霆已经赶到山上。杜荣正手压着巨石,还没放开。陈潇手里握着铁杆,兽吼跟猛兽躁动,让他貌似有些无措。童诺诺不顾周围的一切,正仔细认真的搜集刚才喷出来洒落到他们周围的泥土。

    席云霆眼睛一扫,就明白了。他肯定地说:“这下边是精土矿心,还是精华。泥黄当中带着紫红,看来是还是雷属性,炼器的上佳材料。”

    童诺诺闻言,难得露骨的用防备的眼神看席云霆。他声音硬邦邦的说:“也是机关制造当中的极品材质!”

    席云霆被看得一怔,才想起童诺诺是个机关师。夸材料是炼器的好东西,跟炼器绝大部分材料重叠的机关师当然要不高兴。至于童诺诺干嘛这么防备,他还以为对方是炼器的,要跟他抢这些矿心精华。就跟炸毛护食的仓鼠一样,明明跟对方比战斗力就是个渣,他却还是拼力的防备。

    席云霆无奈,只得绕过他,走到另外一边。他站在陈潇跟前,低头看了一眼,觉得他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席云霆声音低沉的轻问:“这是怎么?惊到了?你放心,村子里边有应对手段,猛兽进不来。”

    陈潇这才回过神一样,他松了口气:“有办法就好。我也没有想到,扦穴会引起这么大的乱子。”

    穴眼下边有带着颜色的土壤,这种情况虽然陈潇没有亲身遇到过,却从书籍上看过。吉穴自带五色土,这五色土只是一个统称。因为带颜色的土壤,颜色并不一定是固定的五种颜色,也可能出现超过五种以上的彩色土壤。不过这样的五色土,大多数在挖开地表之后,接触到外边的空气,就会渐渐变成正常的颜色。

    陈潇也是预料不到,这边的五色土竟然直接成了什么精土矿的矿心精华。不过这会儿想想,前世比今生地脉灵气可没有这么充沛,偶尔也能在龙穴上发现什么奇珍异宝。更别说这个世界有着丰沛的灵气,修仙者遍地跑,也难怪在结穴之地会出现这样极品的宝物。

    童诺诺动作快速的把周围落下的矿心精华都搜刮到了机关盒中。等到他收拾完了,站起来拍拍机关盒,对着三人说:“等我回去把跟泥土混合在一块的提炼干净,再分给大家。”毕竟这次是一块发现的,按照历练在外的常规,像是这样收获都是平分。

    席云霆立刻就说:“不用给予,你们三人分配就是。”

    陈潇也说:“如果这个东西对你来说这么重要,不如你先用着,等到以后有了灵币灵珠,直接给我等值的就可以。”

    杜荣也说:“在下也不要。与其卖了换成钱财,我更想要童仙师制作的机关,对在下的作用更大。”

    童诺诺又惊又喜,他点头说:“好,等以后我的机关术大成,一定给你们一人量身定制一个!”

    村中吹响号角,阿寿奔过来,看到他们在这里,站在山脚下就大喊:“赶紧回村,就要开启防护了!”

    四个人赶忙回到村中,常家村几十户房屋的上空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罩子。这时动作快离得近的猛兽,已经进入到了盆地当中。它们转了几圈,没有发现,就暴躁的向着村子冲击过来。陈潇心惊胆战的看着,担心那薄薄的一层抵挡不住。没想到这些猛兽只在屏障上撞出一道道波纹,愣是没办法进来一寸。

    而村长带领着一群人,有老有壮,更有年轻人,个个手持简陋的武器,站在防护罩的后边冲着猛兽们攻击。

    这些猛兽们在这边空挠半天,却只能被动挨打,不过两三刻的功夫,就哀嚎一声,丢下几具尸体跑走了。

    村民们欢呼一声,搞得陈潇还以为这些村民们不但不畏惧这样的猛兽暴动,还很欢迎似得。这简直就像是上门送肉!

    实际上也差不多,村长告诉几人,今天晚上要举办篝火晚会。大家会汇聚在一块,烤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