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几天,村子里边的热闹事接二连三。し晚上的篝火晚会消息一公布,得知了自己即将要离开家乡,刚刚心头上涌起离情的少年人们就喜笑颜开,成群结伙的跑到山上去砍柴火。

    以往这样的篝火晚会,只有在村子里边偶尔打到了大猎物的时候才会举办。这次也是时机刚好,村长打算为这些孩子们专门举办一次特别的。让他们长大成人之后,不要忘却了家乡。

    村长忙着指挥调度。之前测验灵根的那个高台还没有拆,正好可以让村中重要的人物和客人坐在上边。而周围布置其他家庭,顺着高台两周围成一个圈。

    猛兽们被趁着还没有冷,放血烫毛。有着高阶修士修为的村中屠夫,一柄杀猪刀上下翻飞,剔骨分肉。动作又快又有效率,还看得人很赏心悦目。妇女们力气大得人人都能单独扛着一大块百多斤的蹄膀,还动作个个敏捷如飞。

    准备工作都安排好了,村长来找席云霆几人。陈潇没有隐瞒。把他在山上发现了穴位,然后点穴发现了五色土,又引起了猛兽骚乱的事都跟村长说了。村长浑没在意,反而笑哈哈地说:“大家伙难得有这样活动活动筋骨的时候,更何况还能吃上老长一段时间肉。这还算是沾便宜了!”随后关于陈潇着重说明的穴位,村长并不明白那是什么,却也还是对陈潇说:“我知道了,总之那个压了石头的地方轻易不能动。我会专门传达下去,让老少们不去那片山上。”

    陈潇可不是这个意思。他专门告知村长那个地方有一个极佳的穴位,是想要让对方有个意识,不要让人轻易给占据了。

    这要是换做前世,陈潇这样的行为,非要被同行认为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风水师们就算是在山上发现了穴位,要么不点,要么点出来也只挂着个布条。同行看了明白,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地方有什么玄机。

    谁也不肯这么凭白让出自己的发现。而且也不是说,随便是谁知道了就能占据一个好穴位。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属于自己的运道,占了那就会折福折寿,总之是不能好事占全。风水师们手里攥着穴位的位置,就相当是攥着一种资本。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给有缘人。等到以后遇到合适的人选,就指引事主前去。当然,一般的事主要非富即贵,至少也要有命格承受的起。要不然那就不是帮人,而是在害人。

    可是陈潇却反其道而行,直接把穴位位置都告诉给别人,这不是白痴是什么?

    然而陈潇现在要的却不是匿藏这个穴位,而是要提高人们对于风水的认知。同时巴不得更多的人能知道风水能带给人的好处。看着村长虽然嘴上应承,可是实际根本就没有领会到他语意当中的重点,陈潇也很是无奈。终究还是人言轻微啊。

    没有等到天黑,傍晚日星西斜,篝火就架好点燃,火焰烧的特别剧烈。常家村的人们热热闹闹的汇聚在一起,按照事先划分好的地方,以家族为单位入席。当然,也有的不跟自己的家人们坐在一块,而是跟朋友们三五成群,挤在一块。这些小伙伴有的要走,有的要留在村里,这会儿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

    陈潇跟其他人一起,坐在台子上。面前的菜肴丰盛,虽然主食是烤肉,却也有面食跟蔬菜水果。他原本还以为,这天晚上的篝火晚会,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联络感情,说说心里话什么的。他没想到篝火晚会上竟然另有节目,是村民之间的比武大赛。

    对他们这些坐在台子上的人来说,这也许只是节目。可是对于参加比武的村民之间,那可是决定一生前途命运的重要比赛。村长已经对他们说了,另外有五个名额给他们这些年龄在二十岁以上的成年人们。名额有限,不管是给了谁也不公平,于是就干脆组织了这样一场比试,决定让前五名去。

    白天的时候,得知阿寿拜求入门,很多人是羡慕的。不过,他们心知自己没有对方那么好的天赋灵根,就算是去求,也不过是徒惹难堪。现在意外知道了有这样的机会给他们,每个人都涌起了希望,纷纷报名参加。

    这些人当中,年龄最低的是二十,年龄高着甚至比阿寿还大。有些是因为年轻想要出去闯一闯,而有一些则是因为心存不甘,一直努力修炼到今日。还有一对夫妇,是因为唯一的孩子要远离,俩人干脆一块报名。要是能选上了,一家三口不必分隔两个天境。

    说实话,常家村的比试出乎陈潇意料的精彩。虽然因为常家村的人只学习了基础的心法,导致大多数修为都在高阶修士徘徊,少部分上了筑基的也因为没有针对的功法,用不出什么出彩的法术。

    可是他们的身法和拳脚功夫,以及战斗意识跟经验都非常的出色。让陈潇看得大开眼界,直呼过瘾。这却是因为他们生活的环境所致。山村周围都是猛兽,没有一点身手,少年们都不敢远走出去玩耍。他们相当于是在猛兽环伺中长大,性子也就格外的野,战斗起来也很凶。

    席云霆也感到意外,这些人身手跟意识很可以了,甚至比起重玄派当中很多筑基期的弟子都来的有历练。只要心法转修了合适灵根,又受过正式的指点,定能出不少精锐。让他都有些后悔,名额给得少了。

    不过,很快席云霆就压下了心思。他做出的决定,轻易不会改变。朝令夕改,只会让人觉得他言无威信。并且,名额的限制,也会让这些人更加的珍惜和努力,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

    席云霆正沉思,坐在他隔壁的陈潇扭动了一下。席云霆下意识的扭过去看他,陈潇脸上已经没有了刚看比试时的兴奋,只坐在那里怔怔地发呆。他想了一下,身体朝着陈潇的方向倾斜过去,对他说:“不想看了,可以先回去。有予跟其他人在,你先退席并不失礼。”

    陈潇会觉得乏味无聊,进而发起了呆,席云霆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虽然陈潇身具风水这样的术数能力,可是他本质上仍旧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地普通人。既不会身法,也不懂拳脚。就只是看看热闹,看久了也会觉得厌倦。

    陈潇似乎被惊醒了一样,迷茫地看着他:“嗯?”他眨了眨眼,才慢半拍的从席云霆刚才的话中理解了他的意思。他赶忙坐直了身体,摇头说:“没关系,我等大家一块散场。”

    席云霆有些好笑:“这晚会松散的很,并不强要你一定待到最后,才算是礼数。”随后,他声音微微发沉,“听予一声劝,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他都已经开始思维迟钝,明显是困乏得很了。

    陈潇顿了顿,没有再争辩,顺从了席云霆略带强硬的语气,打算先退席回去。这天晚上,已经能坐起身的武青也来了,阿寿摇照顾他,就顾不上童诺诺。杜荣必须留到最后,等散场带童诺诺一块回去。

    原本见陈潇起身,杜荣还想先送他回去。被陈潇给态度坚定的拒绝了。他那里都不去,直接回去房间,能有什么危险。杜荣想想也是,就坐着继续看比武。

    陈潇独自一个下了台子,从围坐的人群后边绕过,顺着村中的道路走。远到人群看不清,声音都开始模糊,只有淡淡的光芒传来。陈潇再也按捺不住,狂奔起来。他已经从中午忍到了现在,没有表现出来一点异样,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在扦穴时,不光是童诺诺有了重大的发现,陈潇的震惊更是不亚于他。铁杆刺破地表,扦入穴眼的时候,磅礴地,源源不绝的气运顺着铁杆从他的手涌进他的身体当中!

    当时童诺诺跟杜荣全都被矿心精华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意识当中,罗盘主动浮现出来,金灿灿地闪耀着光芒,鲸吞一般大口大口的把涌进他身体的气运吸走。

    原本罗盘只有中央天池的部位是亮的,其他的部位则是灰暗不明。结果现在,一股金色的能量从天池当中溢出,顺着圆盘以顺时针的方向流淌,点亮了紧挨着天池位置的一层。金色的光芒一圈转完,罗盘上先天八卦位一一明亮了起来,变得跟中央天池一般模样。陈潇还沉浸在震惊当中,那金色的能量余势未尽,又继续流淌入第二圈,使得洛书九星也全部被点明。

    所以,当杜荣跟童诺诺狂喜时,他才会是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当席云霆过来之后,更是以为他魂不守舍,是因为被猛兽躁动惊吓到。

    刚才在台子上,他实在忍不住,偷偷的在意识当中召唤出罗盘。想要试出罗盘被点亮的两层,有何特别之处。结果,罗盘果然有神奇之处,竟然一接触到,就流传过来它新变化的作用。

    先天八卦层被点亮后,罗盘完成了新的八卦定位。原本八卦诞生,各自就代表一种事物。现在吸收了地脉气运之后,罗盘能以八卦的形式来表现这个世界的同一事物了。而不再只是普通的符号,在今后陈潇堪舆风水当中,给他的帮助将更多更大。

    洛书九星层则更加了不起。因为现在的星象完全不同,以前的九星定位也无法使用。罗盘吸收了气运之后,洛书九星自动演绎,以指北针指示的方向重新定位了这个世界当中天空的新星象。以本世界的星位,取代了原先的北斗七星,排出了新的宫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