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一切,让陈潇震惊。他拼命克制自己不要狂喜的像是童诺诺那样尖叫。勉勉强强,心不在焉的待在台子上,整个人的身心都已经全都扑在了意识当中那金色罗盘上。

    陈潇敢肯定,以前他亲手摸过的师父的罗盘,绝对没有这样的神异。这一切的改变,是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很可能是在他死后,师父用它做了些什么,才会成现在这种模样。

    罗盘解开新的层数,并且有了全新的功能,全都是因为吸收了地脉当中的气运。陈潇发现,寻龙点穴,比帮人看阳宅做风水,能一下子获取到更多的气运,并且没有因果。地穴当中的气脉无主,此时就像是山间流淌的溪水,陈潇只是从中掬起一捧。对奔涌的气脉没有产生丝毫的影响。

    一路狂奔,发泄了让陈潇胸口都快要爆炸的喜悦,他抑制不住的放生呐喊了两声。幸好村子里边的人全都去了篝火晚会那边,没人发现他疯狂的举止。

    摸黑回到屋子当中,陈潇点燃灯盏,蹬掉短靴,爬上了床。他靠着床上的被褥,闭着眼睛继续观看意识当中罗盘的变化。

    罗盘吸收了气运之后,转化成金色的能量。这些能量在点亮了两层圈数之后,还有剩余。流淌在中心已经亮起的位置,宛如活物一样。

    陈潇在意识当中试探的接触到罗盘上的金色能量,引动它,控制它。那能量很乖顺的随着陈潇的意思浮起,轻易的脱离了盘面。罗盘没有一点反应,陈潇松了口气。看来气运充足的时候,罗盘也很大方。对于这些不太影响到它运转的能量,被拿走并不在乎。

    陈潇仔细的感受了一下。现在的这团金色能量,已经完全被转化成为一种单纯的力量,不再具有气运的特质。陈潇沉吟了一下,干脆叫这金色的能量为元气。元有万物原始的意思,从气运单纯转变成能量,不是很类似吗?

    陈潇牵引着这团元气,从意识当中往外引导。罗盘存在的位置是在意识当中,陈潇推测这里应该就是松果体,道家所称呼的神府,俗称上丹田位。元气既然是一种能量,陈潇就想,如果把它从上丹田的位置引出来,进入到身体当中,岂不是可以跟别的修行者一样,进行周天运行了?

    陈潇太渴望力量了,他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进行了这有些危险的尝试。毕竟这元气还属于他不了解的东西,也敢往自己的身体上引。

    元气很顺利的随着陈潇的指引,脱离了神府,落到了陈潇的眉心。陈潇只觉得额心一暖,还来不及高兴,没了控制的元气就自发的散开了。顺着陈潇的血脉,先是进入了心脏,然后随着心脏的舒张,霎时间便分布到了四肢百骸。

    只不过是心脏一个完整循环的间隙,陈潇根本反应不过来。感受着浑身四肢都暖洋洋的,陈潇哭笑不得。因为有元气存在,感觉前所未有的清晰。他不自觉的学着席云霆的样子,摆出了一个盘坐的姿势,细细感受了一番身体的状况。

    睁开眼,陈潇又是感到惊喜,又是有些失望。元气果然如他所想,能流经身体。只不过跟修行者的真气或者真元不同,元气不能在经脉当中运行周天,进行修炼。不过有一个好处则是,元气可以随着心脏的跳动,自发的进入到身体当中的各个部位,滋润各处器官,使得每个细胞受到淬炼。比起修行者们要自主进行炼体,还有些地方修炼不到,强了何止百倍。

    坏消息是陈潇依旧不能修炼,有了元气也不能。好消息是随着陈潇寻龙点穴,吸收到的气运越多,身体也随着元气一次次的淬炼,他也能像修仙者那样成就半仙之体。

    其实想想,陈潇就明白为何他跟修行者之间不同,元气又是因为什么不能修炼。修行者直接从身体当中产生真气,或者修仙者们直接吸收灵气转成真元。他一不能身体内产生元气,二又不能直接从空气当中吸收。也只有在布置风水,或者是点穴的时候,罗盘吸收了气运,并且在很充足的情况下,才能有多余的元气给他用。

    看来今后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放在风水术上吗?陈潇无奈的想着。想要另辟蹊径的结果,目前是只知道能成半仙之体。可是在实力上,他仍旧没有自保的能力。

    想到这里,陈潇心中一动。他把贴身收好的牙牌取了出来。席云霆说任何形式的力量都可以打开这枚牙牌,看到里边的传承。不知道元气可不可以?如果元气可以,那么修仙界当中其他需要用力量驱使的东西或者法器,他不就能用了?

    心跳的速度有些快,陈潇吞咽了一口。他把牙牌贴在额头上,从罗盘上又牵引出来了一丝元气。

    这次他小心的控制着,没有让元气散开。贴着皮肤跟牙牌用元气一触,一股信息顿时被投射到他的脑海当中。果真管用!陈潇喜悦地惊呼了一声。

    有了元气后,陈潇就不再是一个不能修行的普通人。他可以财大气粗的装备一堆直接用力量触发的武器。或者……他把注意力集中到脑海当中的讯息上,他也可以自己制作符咒。

    牙牌应该是根据陈潇接触时的力量大小进行判断,因为陈潇输出的元气少,这份讯息的内容并不算多。只有一些基本的符纸制作,绘料配方以及如何加工,还有就是选用何种材质的毛笔。符咒也只有一个用来打基础,画法并不复杂的引灵符。

    因为是给初学者的讯息,符纸、绘料配方并没有出现很吓人的凶兽血,玉石矿髓,精金矿心等。而是简简单单的纤维纸张,木料、竹料、甚至草茎都可以制作。绘料也是类似如此,一些轻易就可以得到矿物、植物和动物血。

    陈潇兴奋的睡不着觉,一晚上都用手指,蘸着水在桌子上画符。直到天光大亮,才困得受不了,倒在床上睡死过去。好在村民们都是后半夜歇的,他这样睡到下午起床,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只除了住在他隔壁的席云霆。

    席仙师倒是发现他半夜里没睡,亮着灯光。只不过他这个人聊天都很被动,就更别提主动敲门询问了。不等陈潇主动提起,席云霆不会问。

    此后几天,陈潇一直闭门不出。童诺诺几次来找他,都吃了闭门羹。好在还有杜荣肯在出门的时候带上他,要不然童诺诺又要无聊。

    陈潇关在房间里,用搜集到草纸、羊毫笔和朱砂,尝试着画符。只不过这个世界画符的限定很严格。对于陈潇这样用不按照配方配置的绘料,画出来的符咒只是徒有其表。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武青就已经能够站起来,下地走动了。他的脊柱已经完全康复。原本大家的意思是想让他再养一段时间,可是他已经躺到受不了,坚持要先回寒山城。既然如此,席云霆就决定出发。

    转天清晨,全村的人几乎都出来送行。这次跟着一起走的有二十一个少年孩童,一个年纪最大的阿寿。还另外有比试出来的前五名,年龄在二十二到三事务之间的三男两女。其实对于这两个胜出的女子,还是挺让村民吃惊的。虽然常家村的女性们都性子舒朗,能干。不过,她们不像男人们那样爱表现,就不知道这些女性们也能这么厉害。

    席云霆倒是很愿意看到队伍当中有成年女性随队一起走。因为女子更为细心,能更周到的照应这些初次离家的孩子。再说少年儿童当中也有少女跟女童,有些事情男人不方便,也只有女性才能办。

    离别的时候还在哭,等到走出了村子周围的范围,这些情绪来得快,去的快的孩子们就活泼了起来。幸好阿寿很有威严的镇压了他们,毕竟不是出来野游的,他们要赶路。说话打闹,不过是耗费体力。阿寿暗自冷笑了一下,这些天真的孩子们,还没有意识到赶路会有多么的辛苦,到时候会累到他们说不出话来也不奇怪。

    杜荣在前边带队,按照原路返回。陈潇已经跟着走习惯了,全程适应良好。反倒是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武青,脸色青白,让人看着就感觉他不大好。

    可是,这是他自己要坚持上路的,不可能在为了他一个人,所有人拖慢形成等。武青也只能咬牙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