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席云霆私底下,给了陈潇一个玉符。让他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交给杜荣捏碎。这样,他就会得到消息,尽快赶过来。对于为什么不交给杜荣,大概在席仙师的内心,陈潇更加的亲近一点。至于童诺诺这个筑基期,理应更值得信任。可只一个容易迷路,就让他分数大跌。

    虽然心里挺感激,陈潇却觉得席云霆有点过于郑重。

    他们已经身处寒山城附近较为安全的地带,没周围有猛兽出没,也很少大型动物活动。只是这么十来天的路程,应该没有什么危险。除非再跑出来一只凶兽,可是陈潇觉得他们不会那么倒霉。不过还是小心的把这个玉符贴身收好,光键时刻这小东西可是能救命。

    席云霆领着阿寿带队的队伍走了。武青今日已经停止了腹泻,不过他的脸色还是很不好。于是杜荣决定给他抓些鱼,炖些汤补补。杜荣常年在外历练,认识的药草,懂得的偏方也不少。他并不懂得哪种药草跟哪种药草搭配能够练成什么丹,可却知道那种药草放在汤锅里炖鱼能够补身。

    能做鱼汤,还要感谢童诺诺。因为“偶尔”会独身一个迷路到荒山野外,童诺诺就在机关盒当中带了一些烹饪用品。他手艺一般,只吃不死人的程度。但携带的厨具跟调料却齐全,让陈潇几人很是高兴。

    童诺诺留下照顾武青,杜荣带着陈潇去附近捞鱼,找药草。

    时值盛夏,天气很热。山上漫山遍野都是灌木丛和半个人高的野草丛。草堆里的蚊虫咬人特别狠,陈潇时不时用手驱赶伺机想要在他脸上叮一口的飞虫。还好他现在穿着的短打劲装布料非常结实,飞虫的口器咬不透。裤子扎进短靴,衣领收得很紧,袖子上也绑着护腕。浑身上下裹得严实,让蚊虫没有可趁之机。就是热的要命,不停出汗。只是一会儿,陈潇的领子就洇透了,竹青色的上衣背后也汗湿成了深绿。

    杜荣一边用手中的刀拨打着草丛,把可能躲藏着的蛇惊走,一边安慰陈潇说:“东主,忍耐一下就好,一会儿到了溪边,就凉快了。”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突然飞起了一只色彩斑斓的野鸡,拖着华丽的尾羽,蒲扇着翅膀上了一棵树的枝条上。

    要是只有陈潇自己,大概只能望而兴叹。可是这会儿有杜荣在,陈潇眼睛一亮,指着野鸡说:“荣叔,抓活的!”

    杜荣直起腰,脚下一踏,一下窜了出去。他蹬腿在树上借力,几下就跳到了高处。那野鸡被吓得“咕咕”叫,张开翅膀就想飞走,却被杜荣一下就抓住了脖子,捏住了翅膀。

    等他回来,陈潇还站在原地,冲他比划了一下大拇指。他称赞道:“荣叔,好身手。”

    杜荣哈哈一笑:“这值当什么。怎么,想吃野鸡了?现在有厨具,也有油盐。东主想要怎么料理?”

    陈潇说:“吃它可不是主要,我是想要野鸡的血。”

    杜荣奇怪的看他:“……做血肠?”

    陈潇失笑,他摇头说:“不是跟吃的有关,总之我有大用。”

    见他不说,杜荣就不再问。用草绳把野鸡拴了,倒挂在腰上。任由野鸡如何挣扎,也只是白费。

    很快杜荣就找到了药草,还抓了几尾肥鱼。俩人赶回营地,距离中午还有段时间,却早早的就开始处理食材。杜荣刮掉鱼鳞,去除内脏,把弄干净的鱼交给童诺诺。几个人当中,也只有童仙师能帮一把手,他是万万不敢把这个活交给雇主干的。

    接着,杜荣又提着野鸡,弯回它的脖子,抬手就利索地在它气管上来了一刀。陈潇赶忙用跟童诺诺要来的容器在底下接,很快就接了小半盆的鸡血。

    杜荣好奇的看着他:“东主,要这血何用?”

    陈潇头也不抬的说:“我想要试试,用画符的办法来帮武青快点好起来。”

    童诺诺在一边稀奇的说:“你竟然还会画符?玉符上的那种符纹吗?”

    陈潇说:“不是,是另外一种符咒。”

    并不是人人都像席云霆那般博学,这俩人就没听过什么是符咒。不过想来应该也是一种冷僻的术数。陈潇连从所未闻的住宅术都会,再会一门似乎也不是很让人吃惊。

    童诺诺贡献出了他的机关盒,让陈潇在上边铺上一块包裹布。摆出剪裁好的草纸,和一小碗调配好的绘料。调配的矿物和朱砂都是在村里搜集的,不过那个时候配的是村民饲养的公鸡血。当时陈潇从讯息当中获取到的讯息,说得就是野生禽类的血。他当时手边没有,就想要用公鸡血替代,结果画符不成功。

    陈潇后来反省,投机取巧是不对的。并且当时他妄想刚学就成功,心情也太过浮躁。不管是在那个世界画符咒,都应该是沉心静气,排除杂念的。这一次,材料虽然不是顶好,却都对。只看他的意念是否沉静。

    陈潇盘膝而坐,闭上眼睛,放空心思,排除杂念。

    见他似模似样的静坐,连一旁歇息的武青都有些好奇。童诺诺跟杜荣更是放轻动作,尽量不出声打搅到他。

    安静下来之后,只能听到微风拂动树梢枝头的声音,还有婉转清脆的鸟鸣,偶尔还有几声栖息在远处的猕猴叫声。

    静静地坐了有半个时辰,陈潇感觉精气神完全集中了起来。他睁开眼,握住羊毫笔,蘸了蘸绘料,提笔落在草纸上,一挥而就。他不仅动作潇洒,连笔锋游走在纸面上也同样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让旁观的三人都看呆了,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画符都画出气势来的。

    陈潇画完这一张,顿时感到一股疲惫。这疲惫不是身体上,而是精神上的。刚才这一下,就好像把静坐积蓄的精气神一下子就给消耗光了。他没有想到,画符竟然还有这样的副作用。不过这疲惫感告诉他,这次的成果跟上次绝不相同。

    面前虽然还是那张草纸,却鲜亮了很多。油润的符咒线条,似乎也散发着隐隐淡光。总之,看起来就很不凡。

    童诺诺看他这边好像完事了,就走过来弯腰低头看:“这就是符咒?跟玉符完全不一样。”机关制作偶尔也会跟符纹师合作,对于符纹还是比较熟。

    陈潇满意的长出一口气。他把羊毫笔放下,双手手指捏住符咒纸张的边缘,举起来吹风,加快晾干。他说:“当然不一样,符咒本身是用从象形文转化而来的字符来组成结构,玉符应该不是如此。再加上符咒绝迹很多年,玉符却一直在发展演变。完全不同很是正常。”

    童诺诺赞同的点了下头:“有道理。那么你这符咒有何功效?又该如何使用?”

    陈潇把已经干得差不多的符咒递给童诺诺,让他先拿着。自己则收拾起了这一摊东西,他已经没有精力再画第二张。这调好的绘料没有用完,可是下一次再用鸡血就不再新鲜,于是只能扔掉。这会儿陈潇才感觉出来,只练习这一阶段,恐怕就要花费不小。想想只是这野生禽类,就每次必须要取新鲜的。

    一边想着,一边他回答童诺诺的话:“这是引灵符。符咒使用的方法很简单,这一种贴身带着就能起作用。”牙牌的传承中说到的纸符使用方法跟前生差不多,也是可以携带、吞服、点燃。这让陈潇又一次感觉到那种冥冥当中微妙的熟悉感。让他总是有种挥之不去的联想,这个世界跟前世生存的世界,有着某种联系。

    “引灵符?”童诺诺琢磨了一下,“是引动灵气的?”

    陈潇把机关盒上的东西收拾干净,一手拿回纸符,一手把机关盒递给童诺诺。他点头说:“不错,就是引动灵气给佩戴者。这种符咒的创建,其实是为了帮助炼体期的修士修炼,好让他们能初步感知灵气,辅助晋升筑基期用的。”

    杜荣听到了,他忍不住走过来说:“既有这样的功效,在下能不能厚颜求取几张?”

    陈潇笑了一下说:“自然可以。只不过,这一张要先给武仙师使用。引灵符引来的灵气温和滋润,也能变相滋养身体。虽然没有养息丹功效强大,却也能起到一些疗养的作用。”

    童诺诺说:“这引灵符要是当真能有此效果,不只是高阶修士需求量大,单单只是买不起养息丹的修行者们,就要踏破你的门槛了。”

    杜荣也连连点头:“东主智慧过人。才这么短的时间,又发现了一个发财的行当!”

    陈潇还暂时没有想到引灵符的市场前景。目前他所看重的,还只是引灵符本身的功效到底如何。他谦虚地说:“这些以后再说,先让武仙师试试,能助他康复才是最好。”

    武青在旁边听得真切。他已经知道陈潇是个没有修为,又不能修炼的普通人。不过因为杜荣以他为首,童诺诺跟他是朋友,席仙师貌似又对他另眼相看。所以态度上很是平和,并没有任何的轻视。

    对方没有任何怨言的留下,已经让武青心中暗暗感谢,待他的态度更是比之前和气。这会儿见陈潇肯如此为他费心,不等陈潇说什么,就说:“不管效用如何,武某都记得陈兄弟的心意。”

    陈潇走过来,把完全干透的纸符递给武青:“武仙师不必客气。现在我们是同伴,这是我该做的。”既能帮助别人,又能练习画符。这可是一举两得,双赢的局面。陈潇可不居功,身为献身体验者,武青的配合也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