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贴身收好纸符后,武青下午时很明显脸色好了许多。不过话说回来,引灵符毕竟是用来辅助炼体期修行者晋升使用。用来治疗腹泻,很有些大材小用之感。不过陈潇对这种结果很满意,他成功的画出有效的符咒。

    因为其载体是纸张,所以童诺诺等修行者习惯称之为纸符。陈潇也从善如流的改口,跟着称呼符咒为纸符。

    第二天起来,武青的腹泻大好,可以继续上路了。陈潇提出想要看看纸符怎么样的时候,武青什么都没说,很痛快的就把纸符拿了出来。

    此时的纸符,上边原本油润的符咒线条显得灰暗,纸张也没有昨天那种光鲜的模样,整个变得黯淡。

    武青惊咦一声:“怎么纸符变成了这样?”

    陈潇脸色郑重地说:“可能是我才疏学浅,功力不到家。这纸符只能维持不到一日的功效。”

    童诺诺见状过来,取过陈潇手中的纸符仔细看了一下。他肯定的说:“不是你的原因,是因为纸符材料过于低端了。原本蕴含的能量就不多,所以制成纸符也就持续短暂。”

    武青不在意地说:“没事,反正我现在身体无恙,可以继续行程。”陈潇一个普通人制作的纸符能有这样的功效已经很让武青惊讶。持续时间短暂,才显得符合常理。

    陈潇却说:“武仙师的身体怎可称之无恙,伤势还未有大好。请等我一会儿,再制一张纸符。也好让武仙师路途上舒服一些。”说罢,他就转身请杜荣去抓野鸡。

    武青张了张嘴,想说不用费那个麻烦。后来一想,要是能有一张引灵符,虽然效用不比养息丹,对他的伤势也是有些好处。

    童诺诺的想法又不一样。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不过之前武青会腹泻,完全就是因为身体还虚弱,太过疲劳,导致消化部分的脏器功能减弱。有引灵符滋养,至少武青不会再轻易拉肚子,耽误接下来的行程。每天要花费一点时间去抓野鸡、画灵符,根本就耽搁不了多长功夫。剩余的时间用来赶路,比起整天停留在一个地方等武青康复,划算多了。

    很快杜荣就抓回了一只野鸡,宰杀放血。陈潇取了足够一小碗的分量,就去调绘料。然后他静坐,清空思绪,集中精神的时候,童诺诺给他把机关盒摆放好,其余东西也都放置到位。

    那只放完血的野鸡也没有浪费,杜荣拿着去了下风的位置,处理成熟食。中午刚好可以用来食用。

    半个时辰之后,陈潇静坐结束,执笔挥就而成。有了昨天的经验,这一次陈潇绘画符咒更加顺畅,笔锋也多了几分气势。

    又等了一刻多钟,纸符干透,他们就收拾好东西,启程继续剩下的路程。

    原本陈潇还乐观的估计,有个几天的路程就能赶回席仙师的山谷别庄。他想念死那里的符纹灶台跟符纹冰柜了。虽然他不会做,可是常家村的队伍当中有两位女士,其中一位还来给他们送过饭,是村里出了名的手巧。冰柜里边放着的蔬菜种类很多,当时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杜荣也不过就能放点油放点盐,炒熟了,要说滋味到也还行,可是到底不算美味。

    可是没想到当时席云霆带着他过来的那片区域,他们整整走了十天。山峰连着山峰,格外的陡峭难行。这样的地势,对陈潇来说都有些危险,更何况还有一个武青。这会儿大家都感谢起了引灵符。幸亏有了它,才让武青没有在过危险的天堑中脚下一软,跌落下去。以他现在经脉还没有痊愈的情况下,掉下去就是凶多吉少。童诺诺倒是能救,不过人肯定得一块下去。这俩人,一旦离开陈潇跟杜荣,就相当于找不回来了。

    如此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片地区,走到飞渡而过的起始点,到山谷就只剩下三天的路了。这一路上,陈潇日日早晨起来都会给武青重新画一张符。练习画符,对陈潇不仅起到了锻炼精神的作用,也使得纸符持续功效的时间也延长到了整整一日。陈潇这才明白,画符也许并不需要什么修为,却跟画符之人的精神意念有关。

    陈潇虚心求教童诺诺,修行者是否也会修炼精神。童诺诺说,精神意念是必修的。

    道修的境界分为九个大境界。分别是:聚气、炼体、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

    每个大境界,又有九个小层次。每三个层次,划分为一个小境界,分别为初、中、后。比如说,如今童诺诺就是筑基期二层,是为初期。说道这里,他顺带连自己的灵根天赋也告诉陈潇,上品三灵根,金、水、木属。

    修行者筑基之后,就要开始注重精神上的锻炼。因为到了出窍期,就是要以精神意念为主。

    听了童诺诺堪称详细的解说之后,陈潇立刻意识到了精神力锻炼的重要性。如果他忽视了这一点,等到他成了半仙之体的那一天,跟个瓷瓶差不多。不过外表坚硬,内里空虚而已。一旦要有修仙者用精神力攻击,完全不堪一击。

    想到这里,陈潇出了一身冷汗。幸好发现的早,才没有走了弯路。

    之后的两天,陈潇画符更加的认真了。

    最后一天的早晨,陈潇悄悄把童诺诺拉到一边,想要跟他借一点点矿心精华。

    童诺诺说:“这精华原本就有你的一份,不必说借。只是,你用这精华做什么?”

    陈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是想要用矿心精华,代替绘料当中的矿物,用来制作今天的纸符。”

    童诺诺一听,差点疯掉。他不可思议的说:“什么?你想要用那么极品的矿心精华,来制作引灵符这样使用一次就扔掉的纸符?!”要不是说这个话的人是陈潇,童诺诺就要扑上去跟对方拼命。这也太暴殄天物,糟蹋东西了!

    就算要用来制作纸符,也应该是威力强大或者品级高级的。这种只能在修行者炼气期使用的纸符,再怎么高级也是下品。

    也不能怪原本就珍惜材料的童诺诺快要暴走,陈潇也心虚的要命。他也知道这样很浪费材料,不过他手边也只有这一样品级极高的矿物。他非常想要知道,如果换成极品的材料,对纸符的影响到底能有多大。也好对今后使用极品配料的纸符威力,能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

    陈潇双手合十,对着童诺诺求道:“我知道我干这个事有些过分,不过对我来说挺重要。所以,只要一点点就够了。你也知道我每天往里边调配多少矿物,只要少少的那么一小点,不到半钱。”

    童诺诺激动地直喘气。不过他在听陈潇说对他很重要后,情绪冷静了下来。他说:“你要用其他矿物替代,我机关盒里多得是,随便你挑不行?”他看得清楚,陈潇使用的是那种最常见最普遍的矿物,还没有限制,金属矿物和土矿两者都行。他机关盒里随便挑出来一种,都要比那高级。

    陈潇歉疚的看着童诺诺,说:“只有用矿心精华,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最后,虽然还是很心疼材料被浪费,童诺诺却还是给了陈潇足够他画一次纸符的分量。

    这一次,童诺诺亲自动手帮陈潇调配绘料。陈潇静坐的时间比以往还要长,杜荣跟武青也不由被气氛感染,屏气凝神。

    等到陈潇睁开眼,执起笔,比此前任何一次,都要更有气势。他猛然吸进一口气,笔锋落在纸上,几乎要刺破草纸。他动作极快的运笔,一条条线条好似惊龙,以极其威猛的架势腾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