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缓缓地收回笔,童诺诺迫不及待的去看。眼前这一张纸符跟之前的纸符一样,符面看着特别光鲜。只线条线铁画银钩,看上去格外凌厉有气势。

    “看上去可真是不错。”童诺诺对陈潇的成果表示满意。这样的卖相,至少对得起矿心精华做绘料了。

    武青也迫不及待的伸手,要过纸符细细端详。看了一会儿,他有些惋惜地说:“可惜了,这只是一张引灵符。如果这要是一张攻击纸符,字符上附着的意念气势想来会起到增幅作用。”

    陈潇画完之后,正坐在那里回想,总觉得这次成功是很成功,只是有哪里不太对。就听到武青说的这句,顿时让他茅塞顿开。引灵符的作用是辅助修行者,功能属性的是滋润温和的。他画的矫若惊龙、气势凌厉,就不对了。这就跟书法一样,不光要线条写得出色,还要能跟内容相符。

    他想明白之后,若无其事的收拾东西。他怕童诺诺知道这次的试验从某方面说,即使是成功,也有巨大的瑕疵,又觉得心疼难当。陈潇安慰自己,这绝对是善意的隐瞒。目前纸符的功效还没有看到,没准极品材料体验在功效上。

    武青一直只纸符的实际体验者,他最有发言权。点评完了纸符之后,等到纸符干透,就小心的把纸符贴身收藏。随即,他立刻一震,又惊又喜的说:“看来意念附着也不是全然无效,引灵的幅度明显增强,速度也变快了。”

    陈潇赶忙问:“灵气的表现如何?还如之前那样温和?”

    武青摇头:“灵气再温和,速度快起来表现也有些激越。就好似溪水,缓慢是水面平和,流速快水面就不平。”

    陈潇早有所预料,所以闻言并不失望。他点头说:“功效增强,应该只是其一。持续时间呢?武仙师有判断吗?”

    武青不敢立刻给结论,很保守的说:“还要再看。”

    虽然说的很保守,不过武青还是每隔一段时间取出纸符看一看变化。因为今日画符耽搁的时间比较久,等到他们到了峡谷外,天色已经黄昏。峡谷两边没有道路,只能在山壁上行走。于是他们决定明日一早进峡谷。陈潇觉得正好能在第二天早上,知道结果。

    结果让四人都很惊喜。经过将近一天的佩戴,纸符上的光泽和线条上的油润感丝毫没有褪色的迹象。武青肯定的说:“这引灵符的功效,能持续三五年。这还是受到草纸的影响,不然能够留存更久。”因为心情复杂,武青还有话没能说出口。如果纸张材质是高级,不是一张引灵符,而是其他品阶更高的纸符。好好保存,作为传承之物也是使得的。

    陈潇大大松了口气。这么一来,保守估计,汇聚三五年每日能提供的灵力,转化成为攻击力量,就算是对手是金丹甚或元婴,他也能有一战之力。终于,他在这个世界不再只能被动挨打了。

    陈潇很兴奋,连过峡谷峭壁上的山路,都兴高采烈的。杜荣不得不告诉他,如果他还这样,他们就要找个地方停下来,等他恢复了平静在继续上路。可是这峡谷两边全都是悬崖峭壁,根本就没有能让人停脚的地方,必须一鼓作气走过去。陈潇顿时冷静了下来,一行人在正午刚过的时候,终于赶到了山谷。

    通过了山谷那条通道,阔别一个多月的园子出现在眼前。

    童诺诺惊叹一声:“这么大!”杜荣也惊奇的道:“挂了牌匾,这里有名字了。”

    陈潇赶忙去看,才注意到正门上悬挂着一块写了“筑山居”的牌子。武青赞了一声:“字好,名字也好。”

    门房位置似乎有人值守,一个青年听到声音出来。看到是他们赶忙迎接:“几位终于到了,席师叔跟诸位师兄弟姐妹都很挂心。几位一路辛苦,快快进去休息。”

    常家村的这将近三十个人,入了重玄除非被不同辈分的师父收下,否则他们不分年龄大小,同属于一个辈分的弟子,彼此之间就应该是师兄弟姐妹。

    因为席云霆是他们的师门长辈,所以这些弟子们到了新地方,一点都不陌生,相反还很有安全感和归属感。只是待了几天的功夫,就完全把这个宁静的筑山居当成了自己的新家。

    陈潇几人笑笑,赶了一路。虽然每天晚上都休息,到底不如躺在床上来得舒适。陈潇问:“我们住在哪里?”

    那位青年笑着说:“师叔早有吩咐,把南院打扫干净,等几位回来,就可直接歇息。”

    杜荣忍不住惊讶:“我们还是住在南院?你们住在哪里?整个园子只有南院有厨房,不住南院你们怎么吃饭?”

    很显然陈潇跟杜荣都以为这次回来,俩人会换一个院子住。毕竟他们两个一个不会做饭,一个手艺一般。占据那么大的厨房,也是浪费。还不如让常家村的人住在南院,他们两个住北院或者西院。

    青年用崇拜的语气说:“如今大家伙住在西院,怕扰了席师叔的清净。席师叔当天就使人改建了厨房跟食堂,用饭非常方便。”这青年显然是被席云霆的财大气粗跟行动力给震撼住了。连当初陈潇跟杜荣都被吓住了,更别提这些生长在深山当中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人了。

    回想当初脑袋顶上飞过来飞过去扛着建筑部件的修行者们,至今陈潇还记忆犹新。他干笑一声,问:“敢问你们用饭的食堂还有吃的吗?”也只有陈潇隐形吃货,能厚着脸皮直接问人家还有没有饭了。

    青年赶忙说:“有的,有的!席师叔吩咐了,每日每顿都温着饭菜,预备着你们回来用。”

    陈潇顿时感动不已,席仙师真是太周到,太好了!

    结果就这样,一行人风尘仆仆,行李顾不得放,衣服顾不得换。只简单在水井边上洗了手跟连,就进了西院的食堂。

    只是看这个食堂就能感受出来大门派的气象。室内光线明亮,白墙红漆柱,上着黑漆的桌椅。桌子与桌子之间,椅子跟椅子之间的距离都很宽阔,没有一点拥挤的感觉。

    原本每个院子的面积就不小,有二十来个房间。每一间都有二三十平米大小。席云霆雇人打通了西院角落里的五间,足够三十个人同时用餐。

    用了丰富的食材,跟先进的灶台,果然更加的可口,让陈潇吃得别提多么享受。饭菜是之前陈潇他们尝过的那位手艺很好的女子做的。目前这些人的饮食,是全权由这位主管,还有另外一个年轻一点的女性协助。除了她们两个掌握厨房的大全之外,其余人分成几组,每天轮流去厨房帮忙。要不然光是这么多人的饭菜,俩人就要忙得转不开身,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赶上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