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如今他们的修炼氛围热火朝天,大家一时一刻都不愿意被荒废。

    席云霆果然按照之前的约定,指点这些常家村的学徒们改练重玄派的基础心法。比起常家的通用心法,重玄心法要更胜几筹。就算是今后没有针对自己灵根天赋的心法可练,只凭这基础心法也可以修炼到出窍后期。

    得了这样上乘的功法,常家村人自然兴奋又激动,个个努力又勤奋。只不过西院的房间一半做了他们的寝室,一半做了修行的静室,每次只能有三分之一的人进去打坐。其余的精力没办法发泄,又被限制不能擅自离开峡谷,就去西北角上的演武场锻炼身法。还有一部分跑到筑山居后门那片树林里,自己找了一块平整的草地,席天幕地的直接静坐冥想。

    吃完满足的一餐之后,四个人带着行李回到了南院。由于席云霆的吩咐,当初陈潇他们住的屋子没有动。所以陈潇二人这一次仍旧住进了原先的房间,占据了南院朝向最好的正房一侧。

    童诺诺原本是想要跟他们一块,不过考虑他从实际上是跟武青一块历练的队友,还是跟着武青住在了东厢这一侧。

    下午各自回房休息,陈潇睡了一觉起来,天色已经变得昏暗。他又去西院食堂蹭了晚餐,回来在自己的房间里左转右转。最后,他忍耐不住的走出房门,穿过中间的花园庭院,来到了东边的主院落。

    东院大门仍旧是敞开着,似乎随时都欢迎有人来拜访。陈潇知道这不过是错觉。门之所以大敞着,是因为席云霆住的正屋距离门口太远。估计席仙师是懒得再客人敲门的时候,过来开门,于是就这么大开着。

    陈潇很能理解。要是换成他,别人站在大门口喊,他真不一定能听得见。而其他三个修行者,才不在乎那么一道普普通通没有任何防护的院门。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他们南院的大门也是不闭的。

    虽然山谷当中的盆地不大,可是那是相对于外边动辄能安置下一个城市或者是一个村镇的面积。打从这筑山居建成,陈潇才对着山谷当中的小盆地有多大,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这样说吧,他居住的南院有一个首都三进院子那么大,四个方向的院子面积结构是一样的。另外四个角落里的空地,要比院子的面积还要大一点。因为是要作为修行者修炼的场地,不大点根本就施展不开。而正中间的花园庭院部分,是园子当中最大的一片地方。

    就这么大的园子,都没有把小山谷当中的盆地给填满,周围还有一圈缓坡,种植着或疏朗,或稠密的林子。

    能住在这样满目青翠,绿树成荫的地方,陈潇是感到很舒适。只不过一到去邻居那里串门的时候,就不得不花费将近两刻钟的时间走过来。

    陈潇穿过院子当中的空地,走到席云霆的房门前。他迟疑着没有敲门。席仙师这会儿是休息还是在修炼?内心按压不下的冲动让他过来,可是真到了对方的门前,他又胆怯了。

    席云霆五感优秀,陈潇踏进院子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了。他直接拉开房门,把陈潇给吓了一跳。

    “陈师傅,有何事?”席云霆问。

    陈潇握了握拳,抬头对他说:“席仙师,我想要借测验灵根的法器一用。”

    这个想法,是回到山谷后才冒出来的。一看到这些学徒,想到他们会再这里等到重玄派来掌事,以黑户的身份直接办理修行者专属的名牒。陈潇就有些羡慕。然后他就想到自己,临时弟子的身份已经过期。

    不管怎么说,他普通人的身份始终是一个桎梏。也许表面上不显,那些修行者们内心里,天然就会把他低看。不会尊重他,重视他的才能。

    陈潇想到自己既然能用元气触发牙牌,得到里边的传承。那么不知道元气能不能够使得测验灵根天赋的法器也同样有所反应?一想到这个可能,陈潇就有点不淡定。

    他原本是想着今后通过某一个修仙大势力,办理一个真正的弟子名牒。毕竟只有修行者才能够在修仙界行走,普通人是不行的。只不过,这个途径目前还没有眉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达成。所以,能有一个方法尽快的获得修行者名牒,陈潇怎么会不努力去试试。

    只不过保险起见,最好不要直接去知世堂测,而是先通过别的法器尝试一下,看看元气能不能触发法器,并且触发之后是否有什么异常。他思来想去,也只有借席云霆手上的测验法器。

    比起知世堂充满未知,还是他认识的人比较能信赖。这个时候,他也只能选择相信席云霆的人品。不会对他突然有了能够激发测验法器的能力,而动什么危险的念头。

    席云霆讶异地扬了一下眉毛,他没有直接作出回答,反而是邀请陈潇进屋谈话。把请求说出后,这会儿陈潇的心反而不在忐忑。跟在席云霆身后,进了客厅,俩人分宾主落座。他直白的说:“我想要测验一下。”

    席云霆看陈潇的脸,尽管屋内只点着一盏灯,却也看清楚了他脸上些微期待,跟不确定。席云霆就什么都没有问,只是取出测验法器,放在了陈潇的手边。

    陈潇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个时候席云霆问他身为普通人,为什么会想起来用法器再测验灵根,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说。因为他自己都还不知道,元气能不能够触发反应。要是没反应,他就说自己不甘心,这才想要再测一次。要是有反应,才好对席云霆解释原因。

    陈潇双手捧起法器,一只手托着,另外一只手放在凹陷的位置。他努力忽视旁边的席云霆,集中精神召唤意识当中的罗盘,从上边引出一丝元气。不是陈潇不想取更多,也不是陈潇故意藏拙,而是罗盘上的多余元气原本就不多,被他用了两次,剩下的更少。他要节省着,以防万一。

    他不敢把法器直接贴在自己的额头。位于上丹田的意识海当中罗盘在那,万一两者隔着个头骨都能碰触到,激起什么反应,陈潇后悔都来不及。于是,他只能控制着那一丝元气从额头的部位移动到手上。这很不容易,并且速度慢得犹如龟爬。

    让陈潇感激的是席云霆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他似乎是想要等陈潇自己放弃。就算是这样,陈潇也要谢谢他没有劝阻自己,让他分心应对。

    在陈潇的感觉当中,时间好像被无限拉长,他总觉得似乎半个时辰都过去了。才历尽千辛万苦,把那一丝元气给挪动到手中。到了这个时候,陈潇更加不敢大意,紧绷着精神,使劲把元气推入法器当中。

    屋外已经完全黑透,只有一盏灯照亮的客厅中,法器边缘猛然亮起一道光芒。它或许不耀眼,也不是很明亮,却金灿灿地柔和了昏黄的光线。

    席云霆这下是真的惊讶了。他站起来,走进了一些,仔细的观察。那光芒只持续了不长的一段时间,在他的眼底留下深深的印象。席云霆反复回想琢磨,慢慢地说了一句:“中品单灵根……”然后有些犹豫地说,“土属。”

    陈潇紧绷的肩膀蓦地一松,手软的连法器都托不住了。席云霆赶忙去接,才发现陈潇浑身颤抖,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流了下来。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似乎是激动,也似乎是释然。他有些不忍,轻轻的举起手,停在空中顿了顿,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陈潇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哑地说:“多谢席仙师。”

    席云霆收好法器,坐回旁边的椅子,他说:“不必谢我。”陈潇惊讶的扭头,这还是对方第一次不用“予”这样的自称。席云霆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他主动说:“平日对外,跟不相熟的人才那样自称。在师门当中,平辈……还有友人间,这样更自在些。”

    陈潇眼中闪过笑意,他点了下头,赞同道:“确实这样更自在一些。”

    不过陈潇的内心同时也是真的确定,席仙师不光是个话题杀手,跟人交往处事也不怎么精明。像是刚才那样的时机他突然改口,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不屑跟身为普通人的陈潇成为友人,转换成修行者就没问题了,简直势利眼啊!

    他暗自无奈,要不是席云霆身份地位跟修为在那里摆着,人品脾性也导致他绝无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巧合成这样的误会,别说让俩人初步结交成为朋友,没当场反目成仇就不错了。

    陈潇笑着说:“既然如此,以后席仙师就直接叫我的名字,陈潇就是了。”随后,陈潇看到席云霆很明显的顿了一下,才说:“好,以后你也不必称我席仙师,而是称呼姓名。”

    陈潇态度真诚的说:“这怎么能行,毕竟长幼有序,我比您年纪轻,理当称呼一声大哥才是。”陈潇顺杆爬的技能慢点,因为在这个世界大哥可不是随便让人叫的。于是就这样决定,陈潇称呼席云霆大哥,席云霆则称呼他的名字。

    席云霆脸色微淡,似乎不是那么开心。只能说矜持害了他,原本席云霆是想要效仿踏雪寻仙阁的东家叫他一声“小憨”的。这错过了时机,再改口就没了机会,只能默默心塞。

    陈潇不明所以,见场面有些安静,还以为席云霆又自动冷场了。他就主动开口挑起话题:“大哥难道不觉得奇怪?为何我之前没能测出,现在却突然有了天赋?”单灵根陈潇有所预料,土属性让他有些意外。大概风水气运跟地脉有关,所以才归属到土属?

    席云霆转头看他,说:“奇怪。不过我猜,应该跟你之前得到的传承风水术有关。无论是山势还是住宅,都跟土属脱离不了干系。”所以,只看金灿灿的色彩,他就明白了。只不过,土属性都是各种黄色,这样亮丽的金黄倒是罕见。

    陈潇叹服,他说:“正是如此。”

    席云霆正色说:“此事,时机不到,场合不对,不要轻易对他人提起。”

    陈潇当然不会傻到随便乱说,因为他这个天赋根本就不是因为灵根,而是罗盘带来。只不过席云霆这样叮咛他,让他有些奇怪。他问:“为何?”

    席云霆郑重的说:“如果此事外传,世人知道不能修炼的普通人能凭借风水术,修习成单灵根土属,修仙界都要为之震动!”

    陈潇吃惊地瞪大眼睛,坐直身体。这一点他还真没有想过!

    席云霆继续说:“无论是一心修仙的凡人,还是修行世界没有天赋的子弟,都会拼尽全力想方设法的从你手中获得此法。到时候,你将不得安宁!”

    陈潇顿时不寒而栗。席云霆绝不是危言耸听,想想庞和牧那样想要拜入仙门不成,转而追仙的疯狂米分丝,绝对不会是个例。还有那些修行世家的普通人。他当初只是冒名一个不受重视的低阶修士,就能震慑得家底身后的王老板,可想而知他们的根基和势力到底有多么的强大。别说多,这样的世家子弟只要有一个,就能用手中的威势轻易的把陈潇弄死!

    陈潇脸色苍白的连连点头:“多谢大哥提醒,我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往外传!”

    席云霆安慰地对他说:“也不用太过忧心,注意不外传就是。此时如果不是亲见,我也是不信的。”怕只怕有人不管真假,孤注一掷。不过这话,他就不说出来惊吓眼前的少年了,“还有,转换名牒之事。也不需你亲自去知世堂。待得我师门长辈前来,为西院的弟子们办理名牒时,顺道办了就是。”刚才陈潇那样运气半天才能让法器有反应,实在太过异常,想不引人注目都不可能。

    “大哥!”陈潇感激的眼圈都湿润了。要不是顾及形象,他也不是那样逗比的性格。真想像他的一个徒弟那样,扑过去拜倒在他的袍角下,抱住席云霆的大腿使劲表达他的激动之情。

    席云霆真是一个好人啊!这样的大哥认得真是太幸运,太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