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筑山居当中的众人惊奇的发现,席云霆跟陈潇二人竟然以兄弟相称。倒不是说俩人之前没有那样熟稔。席云霆待陈潇有些特别,大家都是看在眼中。可是突然亲近成这样,就让诸人觉得奇怪。只不过,不管怎么旁敲侧击,也没有办法从陈潇的嘴中问出什么。而席云霆平日里威势也很盛,让人不敢往前凑,问这么私人的问题。真要壮胆去问,那都不是找没趣,而是找死的节奏。

    武青才不管俩人之间这让人百爪挠心般好奇的改变,他直接找上席云霆,想要请他帮忙去寒山城看看情况。放眼筑山居当中,杜荣修为太低,童诺诺迷路成性,陈潇一介凡人,阿寿通缉在身。也只有席云霆能够胜任这件事。如果不是他经脉没有痊愈,实力大受限制。他也不用去求席云霆帮忙,自己潜伏回去就是。

    席云霆没有推辞,应下了此事。原本他就比较关心这件事的后续,并且他身上还有一个关于凶兽异动调查任务。为此去一趟知世堂,顺带打听相关的消息,顺理成章。

    席云霆一走就是一天。等到他回来,不光是武青关心,连陈潇跟杜荣也领着童诺诺去了东院听消息。

    席云霆已经梳洗过了,换了一身衣服,头发还有没有干透。见了他们一块过来,就赶忙让他们进到客厅。

    “席仙师,有没有他们的消息?”武青略带激动的问道。

    当初那些人,有一个人跟他很熟,师门之间有些渊源,以前也见过几次。武青就是把自己的名牒托付给了对方。在常家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杜荣就把从死者身上拿到的名牒交给了他。他看了,虽然是其中之一,却并不是他的熟人。另外根据那具只剩下一条腿的残尸上衣服的颜色推测,也并不是他。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武青心里就一直觉得对方活着。他都能在绝境当中活下来,对方应该也能活着回到寒山城。

    席云霆摇了一下头:“寒山城内一切如常,也没有打听到他们的消息。”

    武青露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随后他很快又振作起来。说:“他们要是真去了寒山城,也肯定想我现在这样,觉得情况不明,不便露面。”

    陈潇不忍戳破,他觉得那些人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他问道:“大哥,从山谷前往寒山城的道路怎么样?有什么不妥没?”

    席云霆回道:“没有不妥。全程都很顺利,无一埋伏。”

    连埋伏都扯了,说明对方觉得没有必要再防备跟截杀。也变相说明,能威胁到他们的人都死了。

    武青的脸色一下变得灰暗了下来。杜荣不忍心的对他说:“武仙师,别难过。我们一定能够为他们报仇!让真相大白天下。只要把这件事报告给知世堂,他们定不会放过这伙人!”

    武青脸色阴沉的点头:“不错,一定要把这些人杀光!”随后他目光坚定的看向席云霆:“武某这就告辞了!多谢席仙师的帮助!等这件事了解,再前来报答您的恩情。”

    席云霆淡淡的说:“同为修行者,危难之际互助是应有之举,不用提什么报答恩情。”

    随着武青站起来,其他人也起身。陈潇向席云霆说:“大哥,小弟在这里也向你告个别。”

    席云霆有些意外,他问:“在这里住的不好?”

    陈潇笑着说:“并不是。这次出来历练,对我来说收获斐然。当然最大的还要说跟大哥你的结识。只是,我在寒山城当中还有事情要做。不能老是留在筑山居做客。当然,今后有时间,还是要来打搅大哥的。”

    席云霆看他去意已决,点点头:“也罢,既如此就一起上路。其实予对此事也很关注,既然已经介入,索性就管到底。”

    武青闻言大喜:“能有席仙师襄助,定能事半功倍!”杜荣也感到很高兴:“太好了!”童诺诺不可无不可,没有发表意见。

    只有陈潇面上微笑,内心古怪。话转得太生硬了!明明武青说的时候,席云霆还没有这个意思。他一说要回寒山城,席云霆就对此表示关注,要介入管到底。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陈潇都觉得奇怪。怎么这位大哥,总是想要跟他一起行动。他当然不会自恋到是因为对方对他有什么不轨之念,只不过不弄明白对方的目的,总是让他不自在。

    大概是察觉到陈潇的态度微妙,席云霆看着他问:“陈潇,你觉得如何?”

    陈潇怎么可能在众人都表示了欢迎的时候反对,只好说:“能跟大哥同行,小弟自然是很开心。”

    席云霆听了,嘴角弯了弯,眼神都显出了些微光亮。看的陈潇内心顿时一动,有了一个想法。

    席云霆很少笑意这么鲜明,他看得出来对方是真的因为能一起同行而感到开心。这让陈潇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在鲶城外港码头时,偶然看到对方独孤一人矗立,目送船离港出海。

    陈潇心口微微的一疼,有点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大概是因为一个人太久了,难得能够遇到一个能结交的人,不舍得太快分别,重归寂寞。席云霆这明显太缺乏友情了!

    至于席云霆为何如此,还是当初那个原因,想要就近观察陈潇为何能不受他带来的厄运影响。当然,想要跟新认识的朋友多相处一段时间的心思也有,不过却并不是很重。在修仙界大家交朋友,对分别并不是很在意,并不会有不舍。因为修行之后生命悠长,以后再见的机会很多,相处的时间总会有。

    对于他们一下全都要走,阿寿起初有点慌。席云霆却对他说:“你们静心修炼,不要轻易离谷。每隔几日,我会回来一趟,带回食材。你首要把他们管好,不要有事。另外有什么需要,也可向我禀告。”

    阿寿原本就是预定管理这些人的,被席云霆委以重任,顿时责任感大起。他郑重其事的点头:“仙师,您放心。阿寿必定不负所托,管好弟子,等您回来。”

    交代完了阿寿,席云霆跟陈潇几人就立即上路。这段路程,因为之前陈潇随时换方向,在山中到处乱绕,走了有一个多月。现在一心赶往寒山城,不过只用了十来天的功夫。

    陈潇和杜荣离开的时候,租的那个院子并没有退,所以几人随着他一起回来。因为格局并不大,房间也不太多。幸好他们不过就五个人,还是能够每人分上一间。

    刚刚安顿下来,武青连休息都顾不上,就想要去知世堂告发厉仙师一伙。却被杜荣给拦住:“就这样贸然前往恐怕不妥。不如乔装打扮一番?”杜荣是怕万一那些人还没有死心,专门有人等在知世堂。发现武青还活着,连童诺诺跟他们两个都有危险。席仙师只一个人,对方却是金丹九层外加好几个金丹期,并不是对手。

    武青虽然看似根个莽撞的大汉一样,实际上却是粗中有细。刚才不过是因为激动一时没有想到,这会儿得了提醒,就依言做了一些伪装。说是伪装,不过是换了一身长袍,戴上一顶带沿的帽子,使劲往下压,挡住上半张脸。

    陈潇有些无力。这跟明星出门带个墨镜就以为别人认不出来一样,熟悉他的人还是能够看出来。不过陈潇也没有更好的伪装办法,又劝不住武青不去,一行人只好这样出了门。

    到了知世堂,照旧这里人头涌涌。虽然每天都有人接了任务离开,可是每日也有人刚刚返回,这出入的人似乎总是减少不了。

    五个人在入口分成两队人马,武青跟童诺诺还有席云霆一块,前去面见知世堂的高层。武青跟童诺诺两个是当事人,席云霆之前领过相关任务,又是证人,就一同前去。陈潇跟杜荣的身份还差一些,虽然跟这事有点关联,但是不如席云霆说话有力。再说又用不到五个人一块去,所以就留在大厅。

    正好他们出来历练是接了任务的,杜荣就提出跟雇主两个去交任务,结算悬赏。

    陈潇目送他们消失在人群中,随后跟着杜荣前去交任务的区域。

    陈潇说:“咱们接了任务出去都三个多月了,不会任务已经被人交了吧?”

    杜荣笑着说:“不会。任务是冬天挂出来的,应该是一位刚刚出师的符纹师挂在知世堂的长期任务。想来他并不知道石线草在冬季难寻,悬赏给得也并不丰厚。其他季节则不然,春夏秋三个季节,很有些低阶修士乐意赚这笔小钱,算是正常任务。”

    俩人到了交任务的地点,见那石线草的任务果真还在。杜荣交上了石线草,领了不多不少的二十个灵币。

    随后,杜荣又带陈潇来到了另外一个人比较少,也比较安静的大厅。杜荣低声对陈潇说:“这里就是知世堂兑换处。可以用物资兑换成灵币灵珠,也可以用灵币灵珠来兑换物资。不过直接兑换物资很有些不划算,如果不是很紧急,人们宁愿挂个悬赏,也不乐意来这里被宰一笔。”顿了顿,杜荣又说,“虽然他们加了一道的价格是有些贵,不过比起接上店铺里卖的那些,确实齐全又是最新的。”

    他们两个这里过来是来把蔗荧草卖掉。蔗荧草是上品灵草,炼器和炼丹都用得着。摆摊或者卖到专门的药草店当然价格给得更高,可是他们这次带回来的数量不小,也只有知世堂能一下吃掉。

    果然,见了一大盒子的蔗荧草,知世堂的员工面不改色的给估了一个价。顺带一说,这个大盒子是童诺诺提供,之前也一直放在他的机关盒当中。所以说,这一路上没有童诺诺在,还真是不方便。

    足足几十斤的蔗荧草,知世堂给了二十个灵珠收购,杜荣对这个价格非常满意。按照分配的比例,陈潇能拿到八个。顿时让他觉得一次历练就能收获这么多的灵珠,也难怪这些修行者们孜孜不倦的往那些危险的地方跑。真正是收获与危险并存。

    他们这边进行的十分顺利,武青那边就没有那么好运。在入口等了半晌,才等到三人出来。打头的是垂头丧气的武青,身后跟着有些无措的童诺诺和面无表情的席云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