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赶忙上前,问:“怎么回事?事情不顺?”

    武青愤愤的道:“那位管事也太过死板。事有轻重缓急,不过就是一道程序,通融一下都不肯!”

    童诺诺对现在的状况还有些搞不懂,他没有擅自发表看法,只是对陈潇摇了下头:“没有见到负责人。”

    席云霆走过来,抬手轻轻地握住陈潇的胳膊,拽着他往前走:“有事回去再说,别在这里挡门。”

    陈潇心中一凛,顿时闭嘴。几人一路无言,气氛凝重的回到了陈潇租住的小院。

    大家不约而同地进了陈潇房间的客厅。武青忍了一路,这会儿终于爆发。他猛地一拍桌子,震得桌子上的茶具都跳了起来,发出响亮的撞击声。他大声的抱怨说:“这事儿闹得,真是太倒霉!”

    杜荣赶忙上前拉住他,推着他坐到椅子上:“武仙师,您这一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都要急死了。”

    武青还犹自气愤,口气很不好地说:“我当时在凶兽的追击当中身受重伤,以为必死。就把名牒托给了我那熟人。”这件事在场诸人都知道,陈潇跟杜荣不明白这有什么关碍,“我们到了那里,直接跟管事说有人匿名发布任务,故意隐瞒任务危险程度。带队的厉仙师知情,并隐瞒真相,还蓄意牺牲历练者性命,导致伤亡惨重。我现在来要求给我们这些受害人一个公道。出事那位管事还挺公事公办,直接问我是什么任务。我就直接告诉他,那管事去调阅任务档案,结果回来告诉我这个任务已经完结了!而我的名字则上了亡者名单!”

    陈潇吃了一惊:“什么?!是厉仙师他们做的?”

    武青越想越气氛,脸色都变得铁青。他猛地点头:“肯定是他们一伙!当真是好计策,好阴险!厉仙师等人首先匿名发布任务,然后再自己接取做带队。骗我等不知情者入瓮,充当诱饵完成陷阱俘获目标,再回来用乌眼青幼崽交任务,完结悬赏。他们只要把其他受害者全部灭口,然后以在历练当中死亡的名义上报,这件事就算在知世堂完了!如果没有知情者回来翻案,就算是他们师门找来,也不会知道真相!”

    也是武青太想当然。认为这些人做了这样丧心病狂的恶事,肯定没有胆子再回知世堂了结。他们必定遮遮掩掩,潜藏在暗中。或者干脆已经离开寒山城,远走高飞了。等到任务时限到了自然就被注销,这件事就悄无声息地石沉大海。哪知道他们胆子这样大,还敢若无其事的出现在知世堂,进行了这样的收尾。

    席仙师说:“任务在知世堂完结之后,再要告发,追究发布任务或者参与修行者责任,都必须要负责人同意才能够进行。于是我们提出见负责人。管事说可以,但必须要进行身份核对,才能面见。偏在此时,武青身上并无名牒。”

    童诺诺说:“遗失名牒补办非常的麻烦,必须要回到自己出身的天境。知世堂出具的只是临时名牒,权限仅仅只能坐坐海船,通过漩涡传送门而已。像是这样正式的场合,临时名牒就不管用了。”

    武青说:“那时原本想说那我先不去。让童诺诺以当事人,席仙师以见证人的身份去见负责人,却被席仙师给拦住了。于是我们就先出来。”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席仙师会阻拦他,不过他相信这个重玄派的弟子一定是有理由才这样做。他就直接问:“席仙师,当时为何阻拦我等?”

    席仙师缓缓地说:“再待下去,透露的信息越多,对我们的危险就越大。”

    陈潇忍不住说:“为什么?难道知世堂内部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其他人忍不住惊愕,武青更是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你说什么?这件事跟知世堂有关?是知世堂的人害了我们?!”

    武青、杜荣、童诺诺对知世堂的印象,那就是权威、公正。是大部分修行者心目中值得信赖的机构。所以,他们三个从来都没有想过知世堂会纵容那伙人,拿那么多人的性命任意残害。

    陈潇却全然不一样。在前世讯息大爆炸,各种消息传得飞快。他知道不管是任何一个组织,只要有权利,就有贪污、*、渎职、以权谋私等等各种不堪的存在。所以,他从来都没有觉得知世堂会是一个纯洁无垢的机构。当席云霆阻止他继续在知世堂门口说话时,他就有不好的预感。

    席云霆安抚惊怒的三个人说:“事情未必糟糕到那种地步。知世堂是由几个势力组成,参与此事的恐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就拿用乌眼青幼崽来顶替幼兽|交任务来说。俘获两者之间差距巨大,任务说明与内容严重不符。死伤人员众多必然是因为危险程度不实导致。过手此事的人必定知道这违反知世堂的准则,当时就应该提请上级介入。如果那时知世堂上层已经知道,并且介入调查。我上一次回来打探消息时,就不会什么动静都没有。”

    陈潇明白了,他接着席云霆的话往下说:“所以,当中有人压下了这件事。”

    席云霆点了下头,说:“是的。我怀疑那位管事就是参与其中的人。中间他离开的时间太久,并且有故意拖延时间的嫌疑。我想,就算武仙师提出由我跟童仙师出面,他也会找出另外的理由,不让我们见负责人。”

    就算不是知世堂整体,只是其中一部分参与其中,也让武青气怒交加。他的经脉原本就没有好彻底,这一下直接被气血攻心,猛地喷出一口血。陈潇吓一跳,席云霆一个箭步上前,也不知道按了武青那里,他就晕了过去。随后,他把一枚养息丹塞入了他的嘴中。

    闹了这一场,谁也没有继续说话的心思。把武青送回房间,就各自去休息。毕竟他们刚刚赶路回来,每个人都有些疲累。

    第二天一大早,武青就一脸青白的出现。他说:“既然那管事知情,不如我们直接将他拿住,逼问出幕后到底是谁在主使此事!”

    席云霆摇头说:“此时情况不明,不可贸然行动。毕竟对方只是知世堂其中的一部分势力,一个弄不好就要跟整个知世堂对上。寒山城将再无我等存身之地,比之得罪城主,被全城通缉还要凶险。”

    杜荣担忧地说:“武仙师,你伤势原本就没有痊愈,经过昨天吐血,越发严重。此时应该好好歇息才是。”

    武青惨然一笑:“我还怎么能有心思休息。只要想到原本一心信任的知世堂,也是侩子手,就让我寝食难安。亏得当初那些同伴如此信任,想方设法赶回来告发,说不定就是被那些给出卖,或者直接死在了他们手中!”

    陈潇皱了皱眉,想想还真的有这种可能。他问席云霆,说:“我们继续住在这里不要紧吗?要不先回山谷吧。万一被他们发现我们住在这里,上门来灭口可怎么办?”

    席云霆说:“昨日我们是直接从知世堂门口离开。那里人多眼杂,所以知世堂的人不敢明目张胆跟踪。暂时继续住在这里无事。倒是立刻返回山谷,恐怕会被盯上。要是对方后台强大,说不定出城的各个途径都已经被对方监视,只要离开寒山城,就会立刻派遣杀手前来。”

    陈潇听了,心里越发不安。能够有力量监视离开途径,就能够有力量在寒山城中遍布人马搜寻他们。时间越拖的久,对他们就越不安全。

    显然席云霆也有这样的想法,他说:“稍安勿躁。今日我就想办法跟知世堂本地的负责人也就是主事接触。既然管事压下此事,不让我等面见对方,说明对方所属势力很可能没有参与。只要负责人肯出面,查明真相,这件事不难解决。”

    席云霆这个话一说出,场面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松。能有解决的方案,让几人安心很多,再不是刚才如芒在背,如坐针毡的不安表现。

    陈潇几人直接劝武青回去休息,武青还心有不甘。昨天被那管事耍得团团转,让他并没有轻易放弃从对方身上入手的念头。不过这会儿时机确实是不好,他也只好偃旗息鼓,休养身体。

    紧接着,席云霆就离开了陈潇的住处,去进行跟本地堂主接触的事。结果席云霆这一走,一天一夜都没有回来。

    这状况让四个人都很不安,甚至有时还会冒出各种不好的念头。席云霆怎么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几个人当中,唯独他修为最高,身份背景最为深厚。如果他真的出了事,他们又怎么可能能全身而退?

    焦灼的等到清晨,几个人再也待不住。如果席云霆出事,他们继续留在这里也不再安全。还不如先离开,再想方设法的去打听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