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在这种紧张不安当中,陈潇还算是比较沉稳的。因为他知道,席云霆身上具有的强大气场表明,他绝对不是一个早亡之人。那辉煌浩瀚的气场非常稳定,能够绵延存在至少数百年以上。对此,陈潇有着绝对的自信。他觉得,席云霆一定是因为什么意外耽搁了,才没能回来活着是送个信。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每因为迟疑耽搁一秒,都可能有危险降临。

    于是,在陈潇的建议下,他们转移到了一处只有外地修士居住的客店。这家店因为面向乘船从海洋另外一头过来的刚刚抵达寒山城的修士,和因为种种原因一时资金周转不开的修行者,价格相当低廉。当然因为价位问题,居住条件简单,服务也不怎么样。这个时候的陈潇一点也不讲究享受,店员越冷淡越好。

    要了一间四人间,里边并不是四张单人床,只是一个大通铺。房间内没有任何其他家具,堪称简陋。四人或坐或站,陈潇说:“现在情况越发扑朔迷离,在有进一步的消息之前,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躲在这里。”不知不觉当中陈潇掌握了话语权,步调随着他走。原本这种情况下应该是武青拿主意。然而他心中因为仇恨而有些难以冷静的处理事情,潜意识里大家都觉得如果让武青做主,他们可能死得更快。

    陈潇对杜荣说:“荣叔,麻烦您去打探一下,知世堂的主事到底是什么背景,属于哪方势力。要是能知道这方势力最近的变故就更好,再探听一下昨天这家有没有什么突发情况。后边这一点只是顺带,打听不出来不要强求。”

    杜荣肃容道:“是,东主。”

    武青这个时候站起身来说:“我跟杜修士一块去吧,他一个人太过危险。”

    陈潇眉心微微一蹙,随后很快分开,他点了点头,认真而郑重的说:“一切以二位的安全为主,我不想再听到自己人的坏消息。”

    武青沉声说:“放心,就算是牺牲我的性命,也不会让杜修士出事。”说完这句话,俩人就出了房门。

    陈潇拧着眉毛,看着他们走远,才关上房门。童诺诺一直没有说话,这会儿道:“怎么,你担心武青会莽撞行事?”

    陈潇叹了一口气:“我不得不担心。现在大哥不在,千万要谨慎行事。一旦有问题,我们一点保护自己的力量都没有。”武青那句拿住知世堂管事逼问主使,让他想要淡忘都不可能。太不顾一切了。

    童诺诺说:“也不能全怪他,武青大哥是跟经常一起结伴进行历练的同伴一块加入到队伍当中。到如今只剩下同一个人活着,难免悲愤。”

    陈潇这才知道,叹息了一声。随后童诺诺想起什么似得,从机关盒当中拿出一样东西。他说:“要说我们全无自保能力也是如此。你看——”

    陈潇看过去,那是一个紫红色乒乓球大小的圆球,乌蒙蒙的没有一点反光。陈潇问:“这是什么?”

    童诺诺神情当中透着一丝凝重。他说:“这是我目前能够做出的杀伤力最强的暗器。我换掉了配方里边主要成分,用矿心精华替代。它的威力大幅度提高,击中目标时,爆发出来的能量,能把一个金丹期修士轰击成重伤。”陈潇倒抽一口气,这跟前世的手|雷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童诺诺又在机关盒里掏了掏,一共五个紫红圆球摆在跟前。他说:“我用掉了矿心精华,做了五个。可惜我手上的材料只能制造这么几个。”这显然是童诺诺在一天一夜的时间里赶制出来的,要是以前有这样的利器,他也不会被队友嫌弃。

    陈潇心情复杂。他一直知道,童诺诺是有多么宝贝这些矿心精华,梦想着用这些精华提升机关研究。可是现在,他却毫不犹豫的把它们全都拿了出来,做成了五个一次性的炸弹。他缓缓说:“诺诺,你放心。等以后安全了,一定给你再弄一些!”

    童诺诺一直严肃的圆脸,露出一个笑容:“好,我相信你。”他抬起手中的紫红圆球,说:“刚才没有敢拿出来,并不是我不相信他们两个。而是我有些担心,武青大哥知道有了这样杀伤力的暗器,这次出去会想做一些以身犯险的举动,危害到大家。”

    陈潇点了下头:“你顾虑的很对。”

    童诺诺抿唇,往陈潇手中塞了一个。他说:“这个给你,以防万一。虽然这种暗器只有在遇到真元的时候才会触发,只能是筑基期以上才能使用。不过,要是能够在对方出手的瞬间扔到他跟前,直接就会敌人的力量激发,造成双层的伤害。”

    陈潇接过紫色圆球,内心沉甸甸的。童诺诺根本就不知道陈潇现在也有了天赋,还有了元气这样能够触发圆球的力量。他把这个给陈潇,就是想着在危机的时刻,陈潇能拉一个垫背的,不至于白白死掉。

    气氛太沉重,陈潇不由开玩笑的说:“你这个紫色圆球有名字吗?我看不如叫炸弹,挺形象的。”

    童诺诺说:“这玩意以前的名字叫做爆豆,是机关师们外出历练用来驱赶猛兽的。撒出去一把爆豆,会发出噼噼啪啪的剧烈响声,那些猛兽听到了就都吓跑。不过,现在两者效用完全不同,叫炸弹也不错。”

    也就是是说这玩意原先只是一个豆子大小只有巨响没有伤害的鞭炮。却被童诺诺改了改,变成了乒乓球大小杀伤力堪称可怕的炸弹!陈潇惊愕的看着童诺诺,不由得有些敬畏。从某种方面来讲,童诺诺也是个天赋可怕的人。

    童诺诺没看到陈潇的表情,他低头把剩余的四个塞回了机关盒。头也不抬的说:“正好做出来了五个,我原本是想着一人分一个。这些等到他们回来了,再给他们。”他说着,手底下还不停的翻找。可能是东西不好找,童诺诺的动作越来越大,最后还站起来弯腰把胳膊伸进去摸索。“放哪里去了?”他嘀咕了一句,随后眼睛一亮,“找到了!”

    他手中拿着一个折叠雨伞一样的东西。这玩意是金属跟木架混合,金属部分泛着幽冷的光芒,木质部分则涂着深色的漆,处理得油润亮泽。他手指在伞柄使劲握了一下,伞身的位置竟然像是前世科幻电影当中的武器一般,发出轻微兹兹的机括转动声。紧接着伞身裂开几个细缝,分成两个交错的圆圈。内外两圈,三百六度每一个刻度上都有一根伞骨。

    他把这个东西架在胳膊上,向着前方瞄准。然后对陈潇说:“这个给你用,我来教你怎么使。你就像我这样,对准前边。看到手柄这边的凸起了没有,用手指勾动就可以。到时候,前边会喷射出金属性灵气针,向着你面前的方向无死角的攻击敌人。只是,因为我能力不足,做出来的只能杀伤修士,筑基期以上的不行了。不过,应该能稍微阻挡一下筑基期的修士,让你等到帮手。”剩下童诺诺没说,要是没有帮手可等,就直接扔出去炸弹,拉着对方一块同归于尽。

    童诺诺把这个武器塞到陈潇的手中。他有些感慨的说:“我的研究方向,是想要以使用者最小的力量消耗,发挥出最大的伤害。这个是确立想法之初制造的试验品,就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也能使用。当时以为做出来只能压在箱子底,没想到竟然还能有用它的一天。要是早知道,我一定会做得威力更大一些。”

    陈潇一手握着炸弹,一手抱着比机关枪还要恐怖的武器,已经是满脸懵逼了。以他对修仙界贫瘠的想象,他原来以为机关师就是制作机关陷阱,木牛流马之类的。没想到原来童诺诺的定位是机械武器制造啊!

    只有两个人等在客店,闲着也是无事。童诺诺就拉着陈潇,手把手的教他如何使用这件被他称为杀伤力“不强”的武器。

    等到杜荣跟武青回来的时候,陈潇已经是一副疲惫外加恍惚的样子了。实在是刺激太大给闹的。

    陈潇抹了抹脸,肃然问道:“杜荣,武仙师。有什么收获?”

    杜荣在外跑了一天,武青因为身体还没有好利索,外加更需要紧绷精神避免被人认出,两个人都很累了。

    杜荣说:“我们打听到了知世堂的主事是城主家族的重要成员之一,寒山城城主的韩元春的弟弟韩云溪。还有一件事你们恐怕不知道,此时韩元春跟韩云溪并不在庚生小天境,而是去了其他中天境!”

    陈潇愕然,说:“他们不在庚生小天境?”

    武青点了点头:“是的,据说城主韩元春带着他弟弟韩云溪跟弟妹前往其他中天境寻医求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