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什么?求子?”陈潇诧异的道。要不是杜荣跟武青满脸复杂、一言难尽的样子,跟童诺诺同样惊奇的神情告诉他,他的耳朵没问题,他几乎要怀疑自己听错了。

    杜荣疲累的坐到大通铺上,他说:“正是。韩元春、韩元之为韩家主支,这一代就他们俩人。韩元春独身至今,后继无人,曾想要把城主之位传给兄弟的孩子。韩元之婚后曾经有一子,只是不幸没有成人就夭折了。此后,不管韩元之夫妇如何努力,却没能再有后代。韩元之夫妇修为已至出窍期,再生不出,今后等到修为晋升就更加无望。韩元春就有些急病乱投医,四处为二人搜罗药方。这件事寒山城内虽然谈不上人尽皆知,稍微上了岁数的修行者都知道。”

    瞬间陈潇表情微妙,童诺诺神色神同步。俩人显然都想到了在常家村的时候,听阿寿说起了百余年前关于常家那场失守在族学斗殴的时候打死了韩家嫡系的独子,结果酿成大祸,不得不举家出逃的故事。想来他口中那个死掉的独子,就是韩元之没有成年的儿子。

    也怪不得韩元春雷霆震怒,要拿常家一族陪葬。这可真是千亩地里的一根独苗苗,就这么被人给拔掉,能不心疼得伤肝伤肺么!

    陈潇硬是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没有去追问修仙界的修仙者为何生育困难,又是如何解决不孕不育的问题。转而问道重点:“韩家的城主跟知世堂主事都不在,韩家有无做主的人?”

    武青摇头说:“韩家的事情都是由这二位决断,别的人都是旁支,做不了主。”

    于是这会儿,是因为常家村跟韩氏世家的旧怨,造成了在关键时刻找不到人的局面吗?这世间因果,颇有些莫测神奇。

    陈潇只好转而问道:“那么有没有打听到韩家昨天发生过什么事?有没有席大哥的消息?”

    杜荣说:“除非是像城主跟知世堂主事一块出行这样的大动向,能够探听得到。像是这样具体到发生什么事,是问不出来的。”看陈潇失望,杜荣赶忙说:“不过东主不用太过担心。我跟武仙师都认为,席仙师很可能是跨过漩涡传送门,去了对方去的天境。”

    陈潇惊讶说:“能追得上吗?”

    武青说:“陈兄弟误会了。席仙师真要自己去追,是没有办法追到的。他也只能跨越天境之后,到当地的知世堂,出重金悬赏,请一位修为至少早元婴期以上的修仙者去为他传递一下消息。”

    陈潇琢磨了一下,想想以席云霆的土豪程度,还真有这样的可能。

    席云霆没事,让陈潇的心一下安稳许多。他乐观地说:“那我们要做的就是隐蔽好,等席大哥回来,事情肯定就有转机了。”

    武青站起身来说:“你们在这里藏好,这几天我就不跟你们在一起了。”然后他看着童诺诺说:“这段时间多谢你的照顾。要是我有个万一,今后知世堂那边追缴的赔偿,就都归你。”

    陈潇跟童诺诺吃惊的站起身,陈潇赶忙说道:“武仙师,你要去哪?”

    武青说:“我要去找我那朋友。”

    陈潇不明所以的看杜荣。杜荣说:“我俩今日外出,打听到了韩家的消息,原本想要回转。武仙师却提出趁着天色尚早,想要去知世堂那位管事经常出入的地方看看。也许能够寻摸到什么踪迹,结果却在这个过程当中看到了武仙师故交那位师门的求救标记。”

    陈潇不由得隐晦瞪了杜荣一眼,怎么没把武青给拦住?让他乱跑,还是专门到知世堂管事的附近!

    杜荣只能苦着脸看陈潇。这位武仙师再怎么伤势未愈,他在武力值上也比不过。再说俩人交情太浅,他不敢硬是阻拦。

    童诺诺走了过来,说道:“难道是武青大哥之前给了他名牒的那个熟人?”

    武青说:“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想到是他。就算不是他,也可能是因为他的事情被牵连的同门。”

    陈潇沉吟道:“此事还不知道是真是假。万一是陷阱,武仙师这样一头撞过去,恐怕凶多吉少。”

    武青说:“我也有这样的顾虑,所以暂时要独自行动。以免真的陷进去,把你们给害了。”他明知危险,却还是要去,并且态度坚决。陈潇想劝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劝他。似乎是看出陈潇的心思。武青一笑,说:“我俩师门之间来往多年,关系深厚,彼此互助,形似同盟。对方既已发出了求救信号,我没有看到便罢,看了就不能无所作为。而且,也不一定真就是陷阱。”

    陈潇沉默了一下,才看着武青说:“难道片刻都等不得?至少等到席大哥回来,也好有个帮手。”

    武青摇了下头:“他发出的十万火急的讯息,耽搁一时一刻,都不知道有什么变故。所以,等不得。”

    因为这个世界以修仙为主流,修行时生命漫长,同门、师兄弟之间的联系要比前生更加的牢固。交好的门派弟子跟同系也差不多,一样的深厚。所以,发现了求救信号之后,武青甚至能放下复仇,不顾危险的前去搭救。

    陈潇见此,也只好不再阻拦。他扭头看了一眼童诺诺,童诺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从机关盒当中取出精心制作的暗器,递给了武青。跟对方详细说了使用方法之后,武青表情振奋了许多。比起之前那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有把握多了。

    武青珍而重之的把紫色圆球小心的收好,对他们说:“你们在此等我一天,如果一天之后我没有回来,不用再等我。”

    席云霆还没有回来,武青又紧接着离开。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人疲于应对。

    三个人谁也没有心思闲聊说话,匆匆吃了些东西对付了一餐,就躺下休息。杜荣跑了一天,几乎是一挨着枕头,就响起了鼾声。手边放着童诺诺给他的两样东西,陈潇却有些睡不着。翻来覆去半天,快要天亮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清晨杜荣第一个起来,旁边童诺诺一起身,陈潇也睡不下去,干脆起床洗漱。童诺诺留在房间里等,陈潇跟杜荣一块外出去买早点。

    俩人刚刚走到大堂,就见一个修士从店外奔了进来,冲到一桌正坐在桌边吃饭的人身边,声音有些高得说:“不得了了!昨天晚上码头那边出了大事。有不明身份的人斗法,波及毁坏了好大一片建筑物!码头现在被封锁,正在收拾残局。贴出了告示说,今日起停航,三日后复航。快快,你们快点吃,吃完了咱们得赶紧去把船票改签,晚了就没舱位了。”

    那人的声音一落下,他两个同伴一边七嘴八舌的追问,一边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陈潇跟杜荣对视了一眼。杜荣点了点头,就直接上前,装作好奇的样子仔细问了问。正好也有其他听到的人也对这事关注,过来询问。杜荣问道想要知道的东西之后,就不着痕迹的退了出来。

    杜荣凑近陈潇,压低声音对他说:“斗法的双方其中只有一个人。另外昨天晚上码头附近的人听到有一声动静特别大的巨响。”

    陈潇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他肃容说:“叫上童诺诺,咱们赶紧离开这里!”

    孤身一个人,巨响和极大的破坏。种种迹象表明,斗法的其中一人方必然是武青无疑了。如今一点侥幸也没了,那所谓的求救讯息,就是陷阱。如今对方发现上当的只有一个,一定会更加变本加厉的搜查剩余的童诺诺跟席云霆。至于他跟杜荣,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他们在门口汇合的一幕,大概也难逃追捕。

    三个人匆匆的退了房,低调的离开了客店。

    虽然跟武青相处的时间不长,交情不深。可是,猛然一个认识的人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离开,还是叫人觉得很沉痛。童诺诺跟武青相处的时间最久,他压抑着难过的心情,问陈潇:“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陈潇尽管脸上还维持着冷静的表情,其实心情很紧绷。最让他感受到压力的是现在他们什么头绪都没有,而对方潜藏在暗中,一步步的逼近。他想了想说:“我想回之前租住的院子看一眼。”

    童诺诺跟杜荣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也只好同意陈潇的意见。

    绕了一圈,他们又回到了陈潇跟杜荣的住处。这边的住宅区原本就间隔较远,平日里很冷清,路上的行人也很少。一边观察环境,一边快速的前进。推开院门,还跟他们离开的时候一样,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变。

    陈潇心头刚刚涌起失望,就感觉周围气场微动,身体的反应快过大脑,他立刻转身往后看,席云霆就蓦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对方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脸上还带着没有退去的紧迫跟焦急,眼睛紧紧地在他身上巡视了一番,发现陈潇安然无恙,才放松了下来。

    “你回来了!之前去了哪里?”几乎是异口同声,俩人同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