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邪修尊使不知道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几次诧异。他没想到席云霆不仅没有仓皇逃命,竟还敢停留攻击他。再如何惊喜,手下留情,他也认为遭受到了严重的冒犯。

    尊使怒极而笑,道了一句:“也罢!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拿你去换正确路途的消息吧。”

    他想,干脆抓住席云霆,要么逼迫他带路,要么用他要挟陈潇等人,总能有一方让他如愿。

    尊使本就被肌肉撑得鼓起的衣衫更加的紧绷,他庞大的身躯一下暴涨了一圈。他抬手拍散了三张爆开成能量团纸符,轻描淡写就像是拍灭一团烟花。紧接着,他原地一蹬,在平实的砂石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坑,化作一道残影向着席云霆扑了过来。

    席云霆眉眼间闪过一道惊异,眉头随后皱了起来。

    这邪修,偏偏是个横炼体修!

    体修专注身体的修炼,每一个部位都很坚硬,不仅身体的各处都可以作为武器,甚至防御能力比起一些法宝都更加的强横。

    如果说,剑修是修仙界无坚不摧的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那么,体修就是与之完全相反,铜墙铁壁、刀枪不入的盾。

    若是此时没有锁灵环的束缚,席云霆手握重剑雪锋,豁出性命去还尚可一战。而现在,他手无寸铁只有一堆没法伤对方一根毫毛的纸符,几乎只能任由对方宰割。

    ——当然,也只是几乎而已。

    他毕竟是席云霆,不是修仙界任何一个剑修。他不会束手就擒,更不可能毫无反抗之力。

    席云霆依然不惧,神情凛然,迎着邪修尊使正面站立。双脚与肩膀同宽,两手抬过头顶,早已与人合一的重剑不需要真元就能够召唤到双手之间。

    他黑色的眼眸笔直的注视着前方,在邪修蒲扇般大小、铁钳一样的右手向着他脖颈抓来之际,千钧一发的横斩而下。

    他不需要真元,也不需要任何功法招式。只凭借着与生俱来又逐渐转化成为战斗本能的特殊能力,攻必攻之处,一剑硬生生逼得邪修的攻击戛然而止。

    “嗯?!!”尊使从高速移动当中骤停,然后又身影模糊的闪避。

    他的脸上难以抑制的露出震惊的神情。

    眼前这个人是剑修尽管让他意外,却比不上对方年纪轻轻就领悟了属于自己的道更让动容。

    这一刻,邪修深深的妒忌了。为席云霆的年轻,和他惊人的天赋。

    尊使突破到出窍期并没有多少年,他比较幸运的是有贵人肯指点他。他明白修炼到后三个大境界时,决定有没有成仙可能的就看悟性高不高,能否找到属于自己的道,并顺利的证道升仙。

    那位贵人遗憾的对尊使说过,他有一副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心肠,修得是炼狱之苦,却成不了真仙。

    所以,当看到眼前之人有着光明的前景,必然会证道成仙的席云霆,尊使再也无法去想什么秘藏,想什么炼器师大宗师的宝库。他心中翻腾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他!

    杀了这个得天独厚的天之骄子,杀了这个天资出众的正道俊杰。现在斩处掉他,将来邪道就少了一个心腹大患。

    更重要的是,杀了他邪修尊使心中痛快。

    尊使血腥而残忍的舔了舔嘴唇,狰狞凶狠的露出一个笑容,“老子还没有杀过如此具有天赋的正道,今日里也算是开了荤。小子,要怪也只能怪你运气不好,偏偏撞进本尊的手里。你乖乖的伸出脖子来,不如本尊发发慈悲,给你一个痛快如何?”

    席云霆冷笑一声:“留着你那伪善的慈悲心肠,自己慢慢享用吧。不必再费唇舌,你要战,那便来!”

    邪修黝黑的脸上浮起一层醉酒般不正常的亢奋红晕,他怪笑着,伸出粗壮的两个胳膊,手指呈爪装,再一次向着席云霆扑去。

    他浑身周围真元暴起,蒸腾而起的炙热气息扭曲空气,竟然也是一个以火属真元为主要修行天赋的灵根。

    邪修连连扑击,席云霆双眼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进攻。直听得耳边接二连三的想起空气被撕裂的音爆声,完全来不及思考,只把身体交给本能,凭借直觉去进行回击。

    席云霆的动作快,邪修尊使的动作更快。

    指爪边,因为过快的速度,带起的摩擦直接形成高温,再加上火属真元,每一根手指都好似带着一条熔岩形成的火鞭。

    要不是席云霆自身同为火属,增强了他的免疫能力,擦过的地方早就成了焦炭,别提什么反抗回击,直接就被活活烧死了。

    然而,就算是这样,对方高过他两个大境界的压制,也在他的身上烫出一道道惨烈的焦痕。

    席云霆却丝毫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只专注在视线所及能够看到的破绽。无法前进,无法后退,没有退路,不能逃脱。只有进攻,唯有进攻,才能够活命!

    只可惜,席云霆还只是触碰到了领域的边缘,并不是真正的掌握了它。用来对付同为剑修的元婴能够占据上风,面对修为强过他太多的体修,就显得太过勉强。

    “哈哈哈!原来如此,所谓掌握了大道的领域,也不过是如此!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有多么了不起,也不过是老子的手下败将。来吧,让我撕碎你的胸膛,拿走你的心脏。成为我的战利品,妆点我的洞府!杀了你,邪尊一定会为我感到高兴。”邪修兴奋的几乎要高、潮,眼睛都发红了。

    席云霆硬抗了太久,他第一次感觉到他那特殊的能力也不是无穷无尽的。头脑当中感受到抽疼,一股消耗殆尽的预感袭上心头。

    这还是第一次,他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死亡的味道,不由得意识有些空茫。

    “想要他的心脏,问过我了没有!”陈潇愤怒的声音,石破惊天的突然响起。

    席云霆的心跳都停了,彻底遗忘了呼吸。

    “老子告诉你,那是我的!是属于我的!”他难得爆了的粗口,都犹如仙乐般动听,“诺诺,打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三人直接冲入战场。

    童诺诺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口口圆形的炮筒直接支撑在地上,稍微对了方向就激活。成百上千的灵力炮弹好似炸了窝的蜂群,嗡嗡的轰鸣着,铺天盖地的向着尊使砸去。

    唐汝一手撑地,全身的真元疯狂的涌出,一棵直径足有一米的粗壮藤蔓破土而出,凶猛的跟攻城锤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诡计,向着尊使狠狠的抡了过去。

    陈潇手中攥着厚厚的一叠元气纸符,引雷符、神火符、有攻击作用的,全都一股脑的投掷出去。

    火力及其凶猛,一刹那间尊使所在的地方几乎被覆盖了,每一个微小的空间都是炸裂开了爆裂能量。

    他们拼尽全力,用出了浑身解数的奋力一击,不奢望能够把尊使怎么样,只求一个下手的间隙。

    这么一个微小的愿望,在付诸了近乎一切的拼搏之下,顺理应当的出现了。尊使后退了,然后唐汝蓄势待发的立刻催发另外一颗种子,化成一个硬实的铁拳,冲着尊使的腰眼使劲一锤,直接把他推进了布满不明裂隙的地带。

    陈潇抓住时机冲过去,一直不计消耗维持着真元的手按在席云霆的脖子上,咔的一声清脆响声,锁灵环开了。

    陈潇抓下它,朝着席云霆怒吼了一声:“走啊!”

    来不及说什么,席云霆抱住陈潇的腰,转身顺着安全的路线飞速的离开。

    童诺诺举手往俩人的身后接连扔出数十个紫色的灵力弹,轰轰烈烈的暴起一大片闪光。

    尊使有些狼狈的躲闪过闪烁着出现的裂隙,当他惊险万分的回到安全路径上时,视线所及已经空无一人。

    “啊啊啊啊!!!老子不杀你们,誓不为人!!!”邪修尊使铁青着脸咆哮。

    此时,陈潇他们已经跑到了这条路线的终点,席云霆有些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型旋涡传送门。

    他刚刚松开抱着的手臂,却没想到陈潇会转身就朝着他挥来一拳。

    “潇弟?!”席云霆条件反射的躲闪开,错愕的看着陈潇愤怒的面容。

    陈潇是真的很愤怒,脸和脖子都红了,脖颈上甚至暴起了青色的血管。

    怒火烧得他浑身发热,很快就洇出津津汗水。他气得冲着不明所以的席云霆喊:“你是不是非要把自己陷入到那样必死的绝境,看着关心你在乎你的人为你担惊受怕,才能甘心?!”

    席云霆被陈潇爆发似的怒吼,弄得蒙了。

    陈潇却还不解恨,继续发泄似的怒吼:“我们当初制定的计划,只是要你拖住片刻!没有要你力敌,也没有让你死战不退!为什么不制造机会逃走?!!别说你做不到,我知道你肯定能把那个邪修引到裂隙当中!我知道你能!为什么不那么做?!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等得有多心焦,要不是放心不下找过去看看,你就真的死了!”

    陈潇的表情着实称不上好看,完全跟平日里的清俊讨喜不沾边,甚至五官都有些扭曲了。席云霆被这样责骂却一点不快的情绪都没有办法生出来,因为陈潇的眼圈红了,他的声音在抖,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席云霆从一开始的惊愕、不解,到了悟动容、欣喜激动,到最后就只剩下满腔的心疼。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辩解,僵直的站立了片刻,看着陈潇生气后怕的脸,颤动的唇瓣,只能顺从心意的伸出双臂去把他抱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