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我爷爷老来得子,给我生了个傻子小叔。

    小叔傻,爷爷一直都不待见,我上大学那年奶奶撒手人寰,爷爷却又迫不及待的给小叔张罗了个媳妇。

    那小媳妇是爷爷买的,叫小玥,皮肤白,瓜子脸,大眼睛水汪汪的特灵性,实在是招人喜欢。村里有人说,小叔傻人有傻福,年纪轻轻娶个好媳妇,但也有人说,其实是爷爷为了满足自己的性福。

    我爷爷是个老流氓,这村里人都知道。他之前干土匪,整个村都是他的寨子,后来红兵剿匪,他怕死,抛田卖地,摇身一变成了大大的良民。

    正是因为爷爷这种天生的土匪习性,让他在小叔结婚那天做了一件令人发指的荒唐事,以致于最后,好好的婚礼变成了葬礼。

    结婚那天晚上,村里人来道喜,院子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小叔穿着宽大的新郎服,傻呵呵给人敬酒,爷爷也打扮的油光体面,美滋滋的,而小玥害羞,一直藏在屋里不见人,酒席吃得差不多时,村里就有人吵着要闹洞房。

    闹洞房是我们这边的习俗,一是图个热闹,二是让乡里乡亲的都认认新娘子,三是闹洞房时讲点荤段子啥的,算是给新媳妇旁敲侧击的传授点性知识,而我们这边闹洞房,不但凶,还特别荤。

    我爷爷人倒爽朗,没犹豫就答应了,村里一群汉子顿时就跟狼是的嗷嗷叫,我当时喝了点酒,也挺激动的,凑上去看看人家怎么闹。

    我刚进去,就羞红了脸,我们村的二狗子不要脸,正做着下流的动作,其他人都哈哈笑,二狗子用身体艺术比划着,给小玥说,生孩子就是这么回事。我看到小玥坐在床上,脸都吓白了。

    讲真,我当时心里挺反感的,就想轰人走,可爷爷很快也加入了,而且不知谁给他找来了一套日本鬼子的衣服,他穿上后一个劲的冲小玥吼:吆西吆西,花姑娘,花姑娘的干货,逗得旁人大笑。小玥以前哪里见过这阵仗啊,早就吓得瑟瑟发抖,退缩到墙角了。

    好在伴娘是我们村一个很虎的婶子,她抓着剪刀,跟汉子们开玩笑,说谁要敢上床,就给他一剪子。但不知是谁推了我爷爷一把,直接把他推上了床,然后就有人开始吆喝,要爷爷拖小玥的裤子,而且呼声一波比一波高。

    我感觉之前还好说,毕竟没把小玥怎么样,可脱衣服就有点过分了,我就上前阻拦爷爷,让他收着点,别把小婶子吓坏了,可爷爷不知是喝大了还是咋地,摆了摆手冲我嚷,干你娘的,你小叔都没说话,用的着你瞎吃萝卜淡操心。

    他一吼,旁边还有人踹了我一脚,让我哪凉快哪待着去。

    我当时就感觉这群人都疯了,实在不明白闹洞房闹成这样有啥好处,但爷爷拿小叔来压我,我就不好插嘴了。

    刚开始,我那婶子还拿剪刀吓唬爷爷的,但我爷爷在她身上抓了一把后,她当即就吓的闪一边了,之后爷爷就红着眼珠子强硬的把小玥衣服给扒了。

    一群人看到这里,嗷嗷的喊刺激刺激,却把小玥吓得哭起来。

    兴许是见小玥哭,爷爷忽然停住了,他眼神很吓人,转身对闹洞房的人喊:看你们这群伢子,都把我儿媳妇吓哭了,赶紧给老子滚!

    我爷爷一发飙,大家都害怕,悻悻而逃,闹洞房也算是结束了。

    可我万万没想到,村里人走后,爷爷并未收手,反倒趁我去厕所时,做出了禽兽之事。

    他捂住了小玥的嘴巴,做出来那种惊人的举动,小玥挣扎的闷哼声当时传到我耳朵里,引起了我的注意,出来后我才知道已经晚了,爷爷完全疯了似地,不断在她身上贪婪掠夺着。

    这一幕,使我脑壳嗡嗡响,好一阵才反应过来。

    小玥是我小婶子,是爷爷的儿媳妇,爷爷这么做,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我赶紧冲进洞房阻拦,爷爷却正好完成了最后的冲刺,提上裤子下床来,他只瞅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就阴着脸出去了。

    我站在那儿,看着小玥赤条条躺在床上,无声的眼泪打湿了粘在她脸颊上的头发,雪白的大腿那,流淌着有血丝混合的液体。

    我忽然心慌得不行,准备去找让人,可这时小玥却喊了我一声,她缓缓爬起来穿上衣服,问我愿不愿意带她离开,她说话的口气很虚弱,看的我心里很疼,可我知道,带她离开我还不得被打死啊。

    我就说:婶子,你别怕,快穿上衣服,我这就喊人去。

    她却说:陈升,我家里穷,被卖到这里嫁给一个小傻子,本就没什么盼头,现在你爷爷对我做了这种事,我很绝望,求求你不要嫌弃我,快点带我离开,我以后伺候你一辈子。

    我当时听她这话,心里忽然感觉很疼,但我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小婶子,我不能带你走,你是小叔的媳妇,我带你走名不正言不顺,还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她忽然又跪在床上,开始给我磕头:求求你了陈升,你们陈家就你心肠好,求你带我走,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着,你不带我走,我会死的。

    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可我还是拒绝了:小婶子,我真的不能带你走,我这就去找爷爷问清楚。

    说完,我转身朝外走。而就在我转身时,我听到了她哀怨和绝望的叹息声,这声音,让我心里犹如针扎。

    离开后,我找到了爷爷,他正在门口抽烟,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却给我摆出来一副土匪架势说:升子,你小叔是个傻子,小玥那么漂亮被傻子干了,岂不是浪费。

    我没想到他能说出这种混蛋话来,气得不行,我说你赶紧去给小婶子道歉,他冷笑一声,说干都干了,道歉顶个屁用,还让我别多管闲事。

    我咬了咬牙,心想不让我管,那我去找小叔,小玥是他媳妇,这事得交给他处理,可我找到小叔后,他却在柴房里睡着了。

    就在我打算把小叔喊醒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惨叫声。

    我赶紧跑出去,就见爷爷瘫坐在门口,眼睛惊恐的盯着堂屋里,像见了鬼是的吓得浑身颤抖,腿还不断的蹬着地想爬起来跑。

    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但心里有种不祥预感。

    来到门口朝里一看,瞳孔顿时骤然一缩,脑子也轰的一下跟炸了似地嗡嗡响。

    小玥自杀了!

    她用床单把自己吊在了房梁上!

    身上穿着大红嫁衣,长长的头发披散在面前,尤其露出的那双死不瞑目的冰冷眼睛,直勾勾盯着我,好像直透射进我心里,让我忍不住一下就跪在了那里。

    “去,去,去喊你爹!”爷爷像瘸了腿的鸭子一样原地打了个扑旯,哆嗦着冲我喊。

    我太阳穴突突跳,也不知道当时怎么爬起来的,疯了一样跑回家喊我爹妈。

    我爹妈来后,也吓坏了,赶紧把房梁上的小玥救下来,可小玥早已经死透了。

    我盯着小玥的尸体呆了会,对爷爷喊:“是你害死了她,是你害死了小婶子!”

    我爷爷这会吓得不敢乱动,一个劲的大喘气。

    我爸赶紧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就把爷爷做的畜生事说了,我爸听了也气的不行,但当我说想要报案的时候,他却狠狠摔了我一巴掌。

    “升子你娃脑子坏了!报了案你爷爷蹲监狱,我们一家也没脸在村里待了,家丑不能外扬知道吗。”

    我被抽了一巴掌,稍微冷静下来,不过一看到小玥那冰冷的尸体,我心里就扎针一样的疼,刚才还好好的一条命,就这么没了。

    “娃他娘快去把本家人喊来,死人是大事,我们不能自己做决定,得商量着来。”

    我娘也不敢怠慢,赶紧去把村里的本家人都叫来了。

    本家人来后,我爹就把爷爷做的事说了,主事的二爷爷和幺爷爷听了后都骂爷爷是老糊涂,然后又说这事既然发生了,人都死了,只能想个办法赶紧处理掉,千万不能传出去,更不能报警。

    我爹担心我乱来,点名让我别掺和往后的事了,还让我妈把我送回了家。

    回到家后,我躺在床上哭了,不是吓得,是感觉对不起小玥,因为我要答应带她离开,她就不会自杀。

    当然,我那时躺在床上,只顾着伤心,却并不知道二爷爷和幺爷爷他们后来做了更加令人不齿的事,而也正是从这开始,我们整个陈家被一步步推向了地狱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