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章头七夜
    没挖到尸体,却挖出棺材,这够邪门的,把爷爷他们都吓青了脸,我也感觉太诡异了,小玥入土无棺,难道还能自己爬出来找口棺材不成。

    张木匠脸色阴沉,像能拧出水来,他走到棺材前仔细一打量,猛地吸了口凉气,扭头就冲我爷爷问:埋人的时候真没用棺?

    我爷爷吓得直点头,说哪里用啊,就刨个坑埋了,二爷爷和幺爷爷也忙说是,张木匠就皱眉了,绕着棺材走了三圈。

    也不知道是我看花眼还是咋地,我看到他每绕一圈,脸就煞白一次,好像还消瘦了些许。

    “棺材无盖底漏油,入地无门鬼犯愁,是谁这么狠心,要她成为孤苦无依的游魂野鬼,真是罪孽!”张木匠阴着脸开口。

    他这话一出,我朝那棺材上看,果然,那原来应有棺盖的地方,严丝无缝,平滑异常,完全就是整块石头,反倒石棺下面,有黑漆漆像是沥青一样的东西漏出来了,十分渗人。

    “把棺材翻过来!”张木匠瞪了我爷爷一眼说。

    爷爷当即吓得后退,说张端公,这棺材一看就邪门,你让我怎么翻啊,再说先辈们都说翻棺材是反官,反财,犯忌讳!

    张木匠怒哼一声,说不按照我说的做,延误了时辰后果自负。

    我爷爷一听,就不再说啥了,给二爷爷和幺爷爷打了个眼色,仨人拼了老劲才把棺材给翻了个个。随着棺材翻过来,我就看到整口棺材竟然只有碗口那么大小的一个洞!

    而且邪乎的是,棺材一翻,天色忽地更暗了,那旋风一股股的,竟绕着石棺开始转,刮的地上尘烟四起,都睁不开眼。

    我爷爷他们吓得赶紧躲开,我爹妈也拉着我后退了几步。

    张木匠这时却走上前去,对着石棺拜了拜说:“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人犯错自有天收,还希望你不要再作乱,要不然我张清修就要替天行道了。”

    说来也怪,他这么一吓唬,那绕着棺材刮的旋风就减弱了许多。

    张木匠也不多说,兀自找来凿子,用锤子敲着开始在石棺上凿起来,差不多十几分钟时间,他竟然就从石棺下面凿出来一个人体那么大的口。

    我大着胆子朝里面瞅了瞅,心里咯噔一下,小玥的尸体竟然真的直挺挺趴在里面。

    再次看到小玥尸体,说真的,我心里很酸。

    不过我还是感觉这太邪门了,因为那石棺完全就像把大石掏空留下了个碗大的口,可小玥尸体那么大,怎么装进去的啊!

    张木匠凿完,看了下时辰,就让我爷爷他们把准备好的红漆棺材抬过来,几个人重新把小玥放在里面,赶在十二点之前土葬在了祖坟。

    奇怪的是,小玥重新下葬后,天忽然就放晴了,乌云像从来没出现过是的。

    可接下来张木匠让大家烧纸钱,又挺邪乎的。那纸钱明明很干燥,但就是点不着,直到张木匠教大家把纸钱在刚才石棺里漏出来的那些黑漆漆的东西上沾了沾后,才点着。

    而且,在给小玥压坟头纸的时候,坟头纸刚压上,立马就被风吹走了,爷爷压得时候更离谱,胡腾一下烧着了,大家都害怕,到最后张木匠很古怪的瞅了我一眼,让我去压。说来也怪,我压上坟头纸,一点异常都没有。

    整个安葬过程,大家心里都慌慌的,我后背也出了一层冷汗,不过好在小玥下葬了,也算松口气。

    张木匠收拾好工具,吩咐大家磕了头离开。

    可就在离开的时候,不知是我听错了还是什么,我竟然听到坟头那里传来一阵水花声,那感觉,就跟有人把石头丢进深井里。

    我下意识扭头,正好对上张木匠的眼睛,他瞪了我一眼,说看什么看,还不快走,我就以为是刚才听错了,也没多想。

    从山上下来,张木匠没在咱家吃饭就走了,这让爷爷他们很过意不去。不过张木匠临走前,不知为何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两下,他的手冰凉,拍打我时,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接下来的几天没发生什么事,我爹就说张木匠不愧叫鬼不灵,他一出手,小玥这事就给整妥帖了,我妈却还心有余悸,然后催着我爸去爷爷家忙温锅的事。

    温锅也是我们这里的习俗,结了婚的人,名义上要另起炉灶过新日子,所以会请女方家人来一起吃顿饭,也算是见证下女儿的新生活,而这一顿饭,务必要丰盛。

    只是,小玥死了,她娘家人现在还不知情,爷爷他们又不敢去通知,这事挺纠结的,也只能先张罗着,寻摸着请人吃饭时再把真相说出来。

    也真是巧合,温锅那天正好是小玥的头七,据说头七是死人回魂的日子,而正是这天,怪事又发生了。

    小玥家里人来的是她爹妈,她爹妈一看就是庄户人,干巴巴的黢黑,真是想不出,他们竟然能生出小玥这样水灵漂亮的姑娘。

    他们来后,很客气,做饭炒菜的时候小玥妈还帮忙张罗,可吃饭的时候她爹就问怎么没见我闺女啊,我家里人顿时就不说话了。

    我爷爷装模作样,叹了口气,说亲家啊,实在是对不住,我们老陈家对不起你们,没看好您家闺女,她跑去后山玩来着,不小心摔下悬崖跌死了。

    我爷爷一解释,小玥她妈当即一口气没上来就昏过去了,她爹愣了几秒,就哭起来,说怎么可能,小玥这女娃子从不是那种爱乱跑的人,怎么就摔死了呢。

    我听他说小玥,心里一个劲的疼,这种感觉很难受,说真的,我很想说出真相,但为了家人,我却只能把真相憋死肚子里。

    我爷爷就说,都怪我们陈家没看好,你要什么补偿都给你凑,小玥他爹估计也是穷够了,兴许之前卖小玥的注意就是他出的,听到这里,擦了把眼泪说要一千块补偿。

    我爷爷也没犹豫,拿出来一千放桌子上,可就在这时,昏倒的小玥她妈忽然醒过来了,她冲着自家男人喊:爹,是陈家害了我!

    这一声,顿时惊起四座。

    首先是我爷爷,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我爹妈、二爷爷和幺爷爷他们也吓得站起来盯着她看,就连我也万分惊讶,因为,她说话的口气,哪里还是自己,分明就是小玥!

    小玥爹也一愣,说老婆子你疯了吧,可小玥妈冷哼了一声,猛地扭头冷眼扫视我们,大吼:陈家人,我一个不放过,陈家人,全都得死!

    吼完,小玥妈再次昏过去。

    这事当时真把我吓得不轻,后来我才明白,那就是鬼上身,也就是小玥头七,魂回来上了她娘的身。

    事后,我爷爷赔了老本,小玥爹妈才含恨离开。可我们陈家人心里却平静不下来了。

    尤其当天晚上,小叔死了。

    小叔跟小玥一样,也是吊死的,他吊死在院子里,爷爷吓得连滚带爬喊了我爸去,我也追上,冲到院子里,我吃了一惊,因为,小叔上吊的绳子,就像是能通到天上一样,一眼望不到头。

    院子里没树,上面也没电线,但吊死小叔的绳子就一直往上延伸着,大晚上,我拿手电筒照,黑洞洞的,没照到顶。

    最后是我幺爷爷胆子大,把傻小叔解下来后,拼了命的往下拉绳子,起初拽不动,又牵了牛来拉,才把绳子拽下来,离奇的是,绳子的另外一头是一件红嫁衣,而这红嫁衣,当初是穿在我妈身上的。

    家里又死了人,而且上吊的绳子还通了天,这事让我们整个陈家人心里更慌了。

    这种事也瞒不住,村里人大晚上的都来爷爷家看稀奇。

    他们已经知道爷爷强了小玥的事,在那里一个劲的指责爷爷是畜生,害死了小玥,说小玥怨气不散,回来报仇,最终结果就是我们陈家人全部都得死。

    我爷爷是个暴脾气,放在往常,他早就拿扁担抽人了,可小玥死后,他是真害怕了,任凭村里人怎么说,他就舍了那张老脸。

    当天晚上我爹催我再去找张木匠,我抹黑赶去,可张木匠不在家,家里黑漆漆的,我喊了几声没人应,只好回家去了。

    小叔的死,爷爷很内疚,整晚跪在堂屋里守着,我二爷爷和幺爷爷劝着要替,他却怎么也不肯,我妈喜欢说公道话,说我爷爷现在才知道内疚,早就晚了,陈家,迟早会被小玥的鬼魂给害死。

    晚上我没在爷爷家守灵,而是回了家,那几天没怎么睡,回家倚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这一睡,我就梦见了小玥。

    小玥穿着大红嫁衣走过来问我:陈升,你也觉得你小叔是我害的吗。我点了点头,小玥就哭起来,说小叔不是她害的,她是个明白人,小叔傻,什么事都不沾,跟她的死没关系,怎么可能害小叔。

    我想了想也对,问她那是谁害的小叔,她就不说了,临走之前恋恋不舍地在我脸上摸了一把,嘱咐我,让我快点离开村子,越快越好。

    等我醒过来,我浑身出了冷汗,可感觉脸上那股冰凉的触感还在。

    我恍惚间看到门口有道人影一闪而逝,那背影很熟悉,一时却记不起来,等我追出去,却早就不见了影踪。

    而就是这时,我爹打着手电筒火急火燎地回来了。

    “升子,快走,去跟我找你小叔。”我爹声音很焦急。

    我问他找什么小叔,小叔的尸体不是躺在家里吗。

    我爹说话就带哭腔了,他说:你爷爷守灵打了个盹,一睁眼小叔的尸体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