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我愣了下,尸体不见了,这还了得!

    平时村里死了人,尸体都看的紧,就怕被野猫野狗给惊扰了,说是会诈尸,出去害了旁人,可这尸体现在丢了,村里人还不得炸锅。

    我去一看,果真,小叔棺材里空空的,二爷爷和幺爷爷以及他们家的小辈都来了,人人手里拿着电筒,村里也来了不少人,明面上说要帮忙找,可嘴里一直闲不住的埋怨我爷爷。

    我爷爷最近受良心谴责和惊吓,苍老了许多,但他没有埋怨,倒显得格外沉闷,只是摆了摆手,让大家帮忙找。

    我拿着电筒出去,发现村里家家开灯闭户,估计是得了消息,怕小叔尸体趴墙,所以不敢睡,叹了口气,我顺着路往村东口走。

    也不知道是心里怕,还是其他原因,我打着电筒走在路上,总感觉身后有双眼睛盯着,盯的我后背发凉,等我转身照一下,可根本就没人。

    差不多走到村东头时,一个人影朝我走过来,我拿手灯一照,不认识,应该是外村的,不过那人却跟我说话,他问我是不是叫陈升,我说是,他莫名其妙哦了声,也没再说,缩着脖子垫着脚用很怪异的姿势走开了。

    我感觉莫名其妙,这大晚上的,外村人来我们这里干什么,正疑惑呢,一晃眼,发现电筒余光里有十几个蓝幽幽的亮点,我用手电一照,顿时吓得我头皮发炸,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黑猫正站在碾盘上盯着我。

    我骂了一句,捡起块石头就砸了过去,那群野猫惨叫了几声就逃窜了。

    可夜猫刚被驱走,我又听到了咳嗽声,声音很远,我纳闷,该不会是谁起来撒尿吧,我就顺着声音找过去,我来到一处破屋前,竟看到俩人影坐在那里,我照了下,看不大清,但有点面熟,一时也记不起来是谁家的老人。

    这时,一个人开口了:老吴,走不走,不走我吃了你。

    另外一个说:干你血娘来,小兵蹩着你马腿吃你娘的逼啊。

    先前那人又开口:我看你是花了眼吧,哪里蹩腿了,不信你让那小娃过来给咱照照。

    那人就朝我招了招手。

    说真的,我感觉很奇怪,这黑灯瞎火的俩老人不回家睡觉,怎么在这下开了棋。

    不过我见那人招手,还是走过去照棋盘,可我这么一照,登时有些迷糊了,棋盘是青石磙上刻的,可哪里有什么棋子啊!

    我下意识就朝一个老头脸上照,猛地一个激灵,这不是二狗子他爷爷吗,可他爷爷早死了五六年了,还在这下棋呢!

    我知道是遇到鬼了,吓得拔腿就跑。

    一口气从村东头跑回来,我两腿都软了,我爹这时正好走过来,问我慌什么,我就说碰到二狗子他爷爷了,我爹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说我瞎扯。

    我刚要跟爹解释,一抬头,看到那会遇到的外村人,那人正站在远处暗影里,直勾勾的看我,我给爹指了指说爹你看,那人你认识吗,大晚上怎么来咱们村了。

    我爹扭头,瞅了瞅,转过身来就扇了我一巴掌,说你娃眼不好使啊,哪里有什么人,我委屈的很,远处那人却冲我笑了笑,转身就跑起来,他跑起来那姿势,像家里圈养的扁嘴,一摇一晃的。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就追了上去,我爹在后面喊我,我没搭理,一口气追到村里的老井这边,那人影忽然消失了,我四下看了看,一点影踪都没发现。

    不过我莫名的听到老井里传来“哗”的一声,这声音,跟我那会在小玥坟茔那里听的一模一样,我下意识就朝老井走过去。

    这口老井,自打我有记忆开始就在,但荒废了,据说之前有孕妇不小心跌进井里淹死了,一尸两命,所以村里都不喝这里的水,还在井口四周架起了护栏。

    我鬼使神差的走到井口,趴在栏杆上往里面照,登时就吓得叫了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爹这时追上来了,要打我,我指了指老井说:爹,爹,小叔,小叔。

    我看到小叔在老井里,头朝下插在里面,两条腿笔挺的竖着。

    我爹本来要打我的,听我这么说,也朝老井里瞅,他只瞅了一眼就骂起来:干他娘的,哪个背时的偷我兄弟尸体扔水井里啦,莫让我逮到,逮到我抽死他。

    很快,爷爷他们听到动静都来了。

    一大群人商量着怎么捞小叔的尸体。

    因为老井这边以前死过人,算是村里的禁地,很少人来这边,现在小叔尸体又莫名消失后出现在井里,大家都感觉邪乎,所以没一个人愿意下井捞。

    到最后,我幺爷爷想了个办法,让人找了竹竿和铁丝,做了个简易类似套马杆的东西,顺着老井伸进去,勾住了小叔的脚。

    但也是奇怪,我幺爷爷刚勾住小叔的脚,小叔倒插着的身子竟然猛地沉了下去,我幺爷爷赶紧往上拽,差点就被带里面去了,幸好我爹他们赶紧抱住了幺爷爷的腰,才幸免。

    可接下来往外拉尸体就费了老劲,我三个爷爷,加上我爹和幺爷爷的一个儿子,五个人竟然拉不动,也不知道我小叔尸体被什么刮住了。

    最后村里有个人开了口,说这事邪门啊,八成得烧点纸钱,不然尸体拉不上来,我妈一听,赶紧就跑回家拿了一箩筐的纸钱和金元宝来烧了。

    说来也怪,烧了纸钱后,尸体竟然就拉动了,但还是很沉的样子,等几个人把尸体拉出来后,大家才送了口气。

    可我却发现了不对劲,我看到小叔尸体嘴里鼓鼓囊囊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我就跟爹说了,我爹瞅了瞅,也感觉不对劲,走到我小叔跟前抠他嘴巴,但小叔嘴巴闭的很严实,怎么抠都抠不开。

    最后我幺爷爷走过来,猛地在小叔后脑勺上敲了下,吧嗒,小叔嘴巴竟自主张开了,可他嘴巴一张开,顿时一股子恶臭就冒出来,熏的大家连忙捏住鼻子。

    就在这时,我们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都退后!”

    我扭头一看,竟然是张木匠,他竟然这么晚赶来了。

    说真的,张木匠来之前大家心里都发慌,他这一来,我就注意到大家都松了口气是的。

    张木匠阔步走来,竟先到我面前,在我后脑勺上拍了拍,问:你去找我了?我呆呆的点了点头。他瞅了我一眼,没再说话,直接走到了小叔尸体前。

    只见他手在小叔嘴上捂了一下,猛地一抽,他手里竟然出现了一根足足有二十公分长的锈迹斑斑的铁钉,而小叔嘴里也吐出来些黑乎乎像是木屑的东西。

    这一幕把大家看愣了,小叔嘴巴里怎么会有这么长的钉子啊。

    张木匠瞅了瞅手里的钉子,从口袋里掏出个白色的手绢,小心翼翼的包好,然后对我爷爷他们吩咐:“尸体抬回去入棺,头朝窄,脚朝宽,棺材四方各点八根蜡烛,蜡烛不能灭,等我回去。”

    他的口气很坚定,给人一种完全不容质疑的压迫感。

    我爷爷他们当即按照他的话将尸体往回抬,我本来被我妈拉着也要回家,却被张木匠喊住了。

    张木匠喊我,我爹妈都很疑惑,我也很诧异,可他说: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我需要陈升帮我个忙。

    我爹妈也不知道我能帮什么忙,心里有些紧张,不过一想张木匠本事大,还是点头答应了。

    等他们都走后,老井这边只留下我和张木匠。

    张木匠笑了笑,问我怕不怕,我心里在哆嗦,却摇了摇头说不怕。

    他走过来,又拍了拍我后脑勺,然后从身后蛇皮口袋里找出一根红绳送到我手里说:“牵着这一头,我不让你松手,不能松手,知道吗?”

    我下意识点头,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忍不住开口问:“张叔,你这是做什么?”

    张木匠瞳孔忽然掠过一抹古怪目光,很严肃的说:“以后不要叫我张叔,我受不起,你可以叫我小哥。”

    我一听,顿时扑哧一声笑了:“小哥?你都可以做我爷爷了。”

    张木匠脸色一变:“胡说,我跟你差不多大!”

    我感觉这人很怪,真的很怪,我十八岁,他胡子都快白了,却说跟我差不多大。

    “小哥,那这是要干什么?”我又追问。

    他瞅了我一眼,忽然用很隐晦的口气问我:“陈升,那天中午在小玥坟茔地,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我点头说:“是,我听到了石头掉进水井里似地水花声,不过我可能听错了。”

    张木匠面色凝重,摇头说:“不,你没听错。”然后把红线缠在了身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竟然直接转身,纵身一跃跳进了老井里。

    哗。

    就是这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