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我爷爷忙点头,我爹妈他们此时也对洛诗刮目相看了,一眼就能看出来小叔上吊的地方,这可不简单。

    洛诗漂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明悟,说好了,继续填土,什么时候填满了告诉我声,然后拉着我就出了院子。

    我不知道洛诗拉我干嘛,她带着我到了一个墙角,还四下看了看没人后,这才问我说,陈升,你对你家里的人了解多少。

    我愣了一下,说我家里人就是家里人,什么了解多少,她就瞪了我一眼,说:“你现在从你爷爷开始说起,把你对家里人的了解,一个个说给我听听。”

    反正我也不知道她问这些干啥,想了想就说了,当我说到爷爷之前干土匪的时候,她打断了我,问我,那你爷爷干土匪之前是干什么的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她一双漂亮的柳叶眉就微微拧了起来,本来还我要给她说一下我爹妈的,他摆了摆手,一副对我很失望的样子,末了说了一句,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被她这话说的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心说我家里人我还能不了解吗?真是笑话。接着洛诗就拉着我回到爷爷家,然后在爷爷家的堂屋里开始转悠。

    她转悠不是踱着步子,而是踩踩这里踩踩那里的,我也不知道她干什么,不过最后她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正好这时候幺爷爷进来了,告诉洛诗,说井已经填好了,洛诗问用了多少车土,幺爷爷说整整四十车的土,我听到这个数字,忍不住抽了口气,真是不知道这井到底有多深啊。

    洛诗点了点头,然后让爷爷他们建坟,还在院子里立碑。说真的,我们村死了人后,都是埋到后山的,这在院子里建坟还真是头一次,不过洛诗说了,也没人反对,都按照她说的来。

    这么一折腾,死人建坟拜祭的那一套程序走完,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我妈找了几个婶子帮衬着做了大锅饭,让村里来吊唁的人来吃,可正吃饭的时候,又出事了。

    二狗子他爹风风火火跑到我家里来,见到洛诗,扑通一声就给她跪下了,说求求大仙去看看我儿子吧,我儿子中邪了,求求大仙了。

    洛诗扭头看了我一眼,我连忙给她说这是二狗子他爹,洛诗饭都没吃饭,就让我在前面带路,我也不敢怠慢,跟她朝二狗子家跑,村里那些喜欢看热闹的人很快就跟在了后腚上,真是让人无奈。

    来到二狗子家,我就看到二狗子在堂屋里站着,手里还抓着把菜刀,要命的是,二狗子现在裤子褪到脚踝那里,那家伙事竟然竖立着,惊人的大。

    其实二狗子跟我差不多大,我们以前经常在河崖那边洗澡,小时候这家伙的那玩意就不小,没想到长大了真是吓人,跟驴那个玩意是的,而此刻,他一手抓着那,一手抓着菜刀,也不知道他在干啥玩意。

    洛诗还是个女孩子啊,看到这一幕,羞得脸上就红了,二狗子他爹抓住洛诗胳膊就哀求,说儿子中邪了,希望帮帮忙。

    我见二狗子他爹抓着洛诗胳膊不放手,心里有点膈应的慌,就把洛诗挡在身后对他说:“叔,你放心,洛诗本事大的很,二狗子肯定没事的。”

    可我这话音刚落,堂屋里的二狗就嘿嘿笑了起来,含含糊糊的说:“婶子,就这么回事,就这么回事,生孩子就这么回事。”

    我扭头一看,当即就愣住,他这动作,这架势,不就跟那天闹小玥洞房时的一模一样么!难道是小玥的鬼魂在捣鬼吗。

    村里其他村民看到这一幕后,都笑了起来,打趣二狗他爹说,你这儿子媳妇娶不上,难道还要去做太监啊。

    二狗他爹气呼呼的往外面轰人,转身又要给洛诗下跪的感觉,我赶紧催了洛诗声说,你快点给看看啊,别让二狗真断子绝孙了。

    可洛诗还是个姑娘,瞅了一眼二狗那玩意后就吓得躲在我身后,还拿手捂住眼,十分的紧张,不过她去对我说,陈升,快找人把他摁住去,给他穿上裤子我再看。

    我嗯了一声,赶紧招呼两个人冲进屋里去抓二狗子,可这家伙手里拿着菜刀啊,我么一靠近,他就一阵乱砍,那架势,谁都不敢上前,到最后,二狗子竟然走到了桌子前,疯狂的开始剁,刚开始还剁桌子的,但不一会儿,桌子上就鲜血淋漓了。

    这一幕,看我的心脏一颤一颤的,太狠了,二狗子对自己也太狠了,驴一样大的玩意,竟然被他用菜刀剁了个稀巴烂。

    众人都吓得瞪大了眼,知道现在就算是摁住他也晚了,二狗子他爹还真是绝了孙子了。他爹一看这情况,嗷的一声尖叫,当即就昏死了过去。

    而二狗子竟然剁完后也不疯了,只是疼的嗷嗷叫,躺在地上一个劲的翻滚。

    好在当场有年长的村民,见事不好,赶紧找人把二狗子和他爹抬着送了镇上医院去了。

    这事虽然看上去让人哭笑不得,可是仔细一想,没人心里不发毛的,二狗子人长得丑,但是他不傻,还炫耀自己那玩意呢,现在却剁了个稀巴烂,这不是中邪是什么,可他中邪了,很正常就跟小玥的鬼魂联系上了。

    这么一来,当初闹了小玥洞房的人就开始担心起来了。

    洛诗对当初闹洞房的事情不清楚,但是二狗子被抬着去医院之前,她翻开二狗眼皮看了看,的确是中了邪,不过她说有一点很奇怪,二狗剁了后,缠着他的鬼魂不用驱,自己就跑掉了。

    我问洛诗二狗子以后还有事没,洛诗白了我一眼说当然有事,成了太监算不算是个悲剧,我当即就不说话了。

    心里在想,得亏当时我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要不然跟二狗一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件事发生的快,我也不想多关心一些,毕竟要是二狗子他爹把这事赖到我们头上就不好,我就赶紧带着洛诗回了爷爷家。

    回家后,天开始上了黑影,我爹妈和爷爷他们在给小叔烧冥钱,在爷爷家吃吊唁饭的人也都走了,我妈就问我二狗子出啥事了,我说了后,惊的我妈脸一阵红一阵白,我爹他们也都不敢说话。

    我和洛诗又吃了点饭,然后洛诗拉着我说要我带她在村子里转转,说真的,小叔这事处理了后,家里暂时算是安稳了,我本身也喜欢洛诗,就领着她在村子里转。

    洛诗点名说要我带着他去村里老井那边看,我担心说不去,因为张木匠就是在接触了老井后种了千年婴煞的,洛诗见我不带路,拍了我后脑勺一下,威胁我要是不带路,她弄个小鬼治死我,吓得我只好带路。

    到了老井那边,洛诗倒没下井,她只是冲着老井里喂了一声,然后用水桶打了一桶水,仔细的看了一下水质,这才带着我离开,我总感觉洛诗神神秘秘的,我问她调查到什么了,她也不说。

    接下来洛诗又让我带着她去后山,这下我是真不敢去了,可洛诗却揪住我的耳朵说:“陈升,我爹临死之前说了,你在你小婶子的坟头那里听到了水花声,你们陈家发生的事,不一般,你要是不配合,我就不管了,任由你们陈家遭罪,整个村子的人全死光了也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我被她这么要挟住,心里真是不舒服,不过为了整个村子,为了我们陈家,我只好硬着头皮带她去了后山。

    说来真是奇怪,我俩去后山的时候,山上这边竟然起了一层雾,雾气并不是很浓,但让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我们后山这边很干燥,树木也不多,基本上都没雾,现在怎么还起了雾呢,而且空气也像是降低了好几度似地,凉飕飕的。

    不过我也没放在心上,跟洛诗磕磕绊绊的来到了后山。这可是晚上,后山没什么人,静悄悄的,连蛐蛐的叫声也没有,我感觉这寂静有点压抑人了,就对洛诗说,有点不对劲啊,洛诗哼了声,说早就感觉不对劲了,然后问我小玥坟墓的位置,我说了后,她也不害怕,直接冲了过去。

    “快过来看!”洛诗冲到小玥坟前后,转身就急忙对我喊了一声,我心里害怕,但还是好奇的凑了上去。

    可我凑近一看,吸了口气,我们陈家祖坟,就像是被水淹了一样,周围湿漉漉的,而我们陈家老祖宗以及小玥的坟头上,竟然像是泉眼一样的不断往外流水。

    “谁!”忽然,没等我反应过来呢,洛诗扭头对着远处的一个坟头那里喊了一声。

    我也下意识的去看,恍惚间就看到那坟头上趴着个黑影,黑影听到声音,猛地蹿起来,呼呼的开始跑了起来。

    洛诗不由分说,急忙追了上去,我瞅了瞅四周,心里吓得慌,赶紧也跟上,可一路追到半山腰,洛诗就停了下来,我气喘吁吁的来到她跟前,问她:“洛诗,看清那人是谁了吗?”

    洛诗摇了摇头说:“没看清楚,不过,这人绝对就是你们村子里的人,而且,肯定对这后山的路十分熟悉,还有,你们陈家发生的怪事,看来有点眉目了。”

    我一愣,问道:“该不会不是闹鬼,是人为的吧?”

    洛诗当即就跟看傻子一样的瞅了我一眼:“人可以引导鬼去做伤天害理的事,这你没听说过吗?”

    我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