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张木匠诈尸了?!

    这把我和洛诗都吓了一跳。

    洛诗二话不说就朝着家里跑,我赶紧追上去,没想到洛诗跑起来真是快,我一个男生,竟然追不上她。

    果然,来到洛诗家一看,张木匠棺材里的尸体真的不见了,洛诗又带我朝村后水库跑,可来到水库,半点尸体的影子都没有。

    村长喘着粗气追上来,指着水库说:“小诗,你爹诈尸后,就来到这里,然后进了水,再也没出来过。”

    洛诗急的眼睛都红了,说:“村长,你帮我个忙,去村里找人来,帮我把爹的尸体找出来,我爹虽然死了,但是我不能把他尸体也给弄丢了。”

    村长见洛诗一个小姑娘可怜,就去村里找来了几个精壮的汉子,可七八个人,都是打捞的好手啊,几乎把水库里摸了个干净,还是没找到尸体。

    一直到了晚上,尸体还是没见影,洛诗很沮丧的坐在了地上,眼睛红红的,但一直忍着没哭出来。

    后来洛诗让村长带人回去,说不找了,尸体找不到也就罢了,估计爹诈尸也是有原因的,这都是命。

    村长叹了口气,只好带人回去了。我和洛诗坐在水库边上,两个人都沉默了,心情十分压抑。

    “洛诗,小哥的尸体怎么会忽然就诈尸呢,还进了这水库,一下消失了,这有点不寻常啊。”我想了想,忍不住说道。

    洛诗一言不发,在清冷的月光下,她那张白玉无瑕的脸蛋看上去那么精致,可她一点表情都没有。

    良久,洛诗说:“我爹死前冲了千年婴煞,那婴煞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村的老井里,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爹或许就是因为身体中的煞,才诈尸的,只是不明白爹的尸体为什么捞不到。”

    我想了想,也没想明白,说真的,洛诗懂的比我多,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更不明白了。

    在水库崖塘这边坐了很久,洛诗带我收拾了几件衣服,就跟我回来我们村。

    可我俩刚到村口的时候,却发现村里竟然起了一层淡淡的雾,这雾跟前两天我在后山上遇到的一样,感觉凉飕飕的。

    洛诗正走着,拉着我一把,我诧异的扭头看她,她用白皙的下巴扬了扬,我顺着看去,发现此刻村里竟然有十几口子人正用车拉着东西往这边走。

    “这群人是真害怕了啊,难道是要连夜搬家吗。”我瞅了一眼,嘀咕一声。

    洛诗却忽然拽着我躲到了一块石头后面。她这举动,让我感觉很不可思议,就小声问她,洛诗咋了啊,就算是村里人不待见我,那也用不着躲啊。

    洛诗眉头微微皱了下,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看那些是你村里的人吗?”

    她这么一说,我这才仔细去看,当我目光在几个人的脸上扫了一遍后,心里咯噔一下,汗毛都吓得竖起来了。

    这些人都是谁啊!根本不是我们村里的啊。

    我刚要站起来,想出去问个明白,洛诗狠狠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说,陈升,你有病啊,想死的话就出去。

    我看她那严肃的表情,忽然明白了什么。洛诗白了我一眼这才说道:“这些人,都是曾经在你们村里死过的人,你仔细瞅瞅,是不是很面熟。”

    我赶紧再仔细去看,紧接着就倒抽了一口冷气,妈呀,还真是,这些搬家的人,看上去年纪都不小了,当然,也有小孩和中年人,但是他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寿衣!

    而且,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那晚上在碾盘上下棋的俩老头,其中一个,正是二狗子他爷爷,这些搬家的人,不是死人又是什么!

    我感觉脑袋里嗡嗡的响,身子吓得也一动都不敢动了,连大气都不敢出。

    洛诗小声对我说道:“看来你们村子还真是古怪,估计这些鬼魂,也知道村子接下来不会太平,所以,从坟地里出来,要搬走了。”

    我一阵唏嘘,心里的恐慌瞬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死人都开始搬家了,这岂不是说,我们村要毁吗。

    “现在该怎么办?鬼魂都搬家了,这些村里那些还没搬的,我们岂不是要赶紧去通知,还有,我也得让爹妈他们赶紧搬。”我有些忍不住了,虽然不知道接下来村子里会发生什么,但这种感觉,真的让我很惶恐。

    洛诗没说话,忽然扭头盯着我看,我愣了下,她竟然让我闭上眼,我说干嘛,她再次催我说:“赶紧闭眼,不然你还想进村子不?”

    我只好将眼睛闭上了,紧接着,我就感觉她的手在我的眼睛上摸了点什么东西,有点热,还黏糊糊的,随后她说可以睁眼了。

    而当我睁开眼,再去看村子的时候,竟然发现刚才搬家的鬼魂,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这可真是邪门了,洛诗拉起来我,朝着村里走去,我就问她,洛诗,你刚才在我眼皮上摸了什么啊,洛诗撇了撇嘴,说你不会想知道的。

    她这么一说,我更加好奇了,追着她问,她忽然笑了笑,说:“我的唾沫。”

    舞草。她的唾沫。第一反应,我是有点恶心的,可脑袋一反应过来,竟然脱口而出说:“那你为什么不在我嘴巴上抹点吧。”说完这话,我就尴尬的笑了。

    有时候,人总是心直口快。

    洛诗狠狠用鄙夷的眼神瞪了我一眼,不愿意理我,大步朝着村里走去。

    我跟在后面,洛诗却带着我直接来到了后山这边。

    这时候,她又用葱白的小手在我眼皮上抹了一下,指着后山上的路说:“你看,壮观不。”

    我下意识扭头去看,惊的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我不知道你们要是能看到这一幕后会是什么反应,反正我看了之后,差点就吓尿了。

    真的,太诡异了,后山那边不断的有人往下走,他们身上都穿着寿衣,而且,仔细盯着山上坟头看的话,还能够看到有人从坟头里背着东西钻出来。

    这画面要是放在电视里,或许我还能接受,但是现实中见到,我真感觉匪夷所思,原来,后人给祖辈建坟头,说是给死了的人做的房子,竟然真是这么回事。

    洛诗见我满脸震惊的样子,笑了笑说:“陈升,走,找个熟人问问你们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赶紧摇头,死命的摇头,说:“洛诗,洛大小姐,你还是饶了我吧,我们是人,他们是鬼,如果我们出去,还不被他们给带走了啊!”

    洛诗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谁说鬼一定都是坏人?放心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们跟鬼没什么两样。”

    说着,她竟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在我左肩膀上拍了一下,我顿时感觉左肩传来一阵麻木的感觉,随后,感觉体温像是降低了好几度似地。

    “你干嘛?”我意识到不对劲,就问她。

    她笑了笑说:“人身体有三盏灯,三盏灯代表人魂、地魂、天魂,我把你人魂的灯给你捂住了,现在我们跟鬼没什么两样,这样他们就不会怀疑了。”

    我愣了下,问:“真假,这样他们就把我们也当鬼了吗?”

    洛诗点了点头,说是的,然后跟我来到了半山腰这边。

    洛诗找到了一个老爷爷,笑着问道:“爷爷,你们这是干嘛呀,怎么都搬家了。”

    那老头盯着我和洛诗的肩头看了看,哦了一声,说:“不搬家能行吗,家里都被水淹了,而且这村子要出大事了,现在不走,那还不等着魂飞魄散啊!”

    “要出什么大事了?”洛诗连忙问。

    老头忽然看我和洛诗的眼神就不对劲了,再次盯着我们肩头看,不过,他也没做出来反常的举动,只是摇了摇头,就搬着东西走了。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些鬼魂搬运的东西,大多都是陪葬品和一些死后家里人给烧过去的,这真是颠覆了我的世界观。

    洛诗也不找人问了,拉着我继续上山,在上山的路上,洛诗问我:“陈升,有没有见过你家的人啊,要是有的话,问一下也行。”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家里人,死人的话,我只认识小叔和小玥婶子了,毕竟我祖辈我都没见过,但是,现在也没见小叔和小玥的鬼魂啊。”

    洛诗没再说话,跟我上了山,来到后山这里一看,我们两个顿时再次傻眼了!

    原本是我们村子埋葬祖坟的地方,竟然全部坍塌了下去,而我家祖坟之地,竟然出现了十几口大大小小的深井!而且,更加诡异的,出现深井的地方,竟然就是我祖辈坟头所在!

    说真的,这一幕,真的把我给吓到了。先是爷爷家院子里忽然坍塌出一口深井,接着又是祖坟这里出现深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着我。

    就连洛诗也十分意外,不过,就在我和洛诗都感觉诧异的时候,忽然,一道诡异的咳嗽声在黑夜里响起。

    下意识,我拉着洛诗后退,循着声音去看,就见一口深井里,爬出来了一道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