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从老井里爬出来道黑影,把我和洛诗都吓了一跳。

    我的第一反应就像是想捡块砖头砸过去,可洛诗却将我拦住了,问了一声谁。

    没想到,洛诗一问,那刚爬出来的身影就呼呼的开始跑起来,怀里好像还抱着个什么东西。

    洛诗赶紧从上去,直接将那人给摁在了地上。

    “哎呦呦,你轻点,你轻点。”那人被摁在地上后开始求饶。

    我跑过去后,定睛一看,他娘的,竟然是二狗子。

    二狗子论辈分的话,跟我是同辈,我也就不跟他客气,直接问:“二狗,你干嘛呢,这大晚上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这里干什么?你们这不是也来了吗!”二狗子没好气的说道。

    洛诗见他有点不老实,直接在他裤裆上踢了一脚,“老实点。”二狗当即蜷缩在地上,捂着自己那玩意开始惨嚎,那样子,看上去要多么惨就多么惨。

    我也知道,前两天这家伙刚把自己的东西给剁掉了,现在肯定还没回复呢,就给洛诗使了个眼色。

    “二狗,你快点说,来这里干什么,要不然信不信我让洛诗弄个小鬼来,治死你啊?”我吓唬他说道。我太了解二狗这个家伙了,整天没个正行,胆子还特别的小。

    果然,一听我吓唬,二狗登时扭头去看洛诗,洛诗赶紧嘴里默念什么,二狗子当即吓得摆手:“别别别,我说,我这就说。”

    “哎,你们也知道,前两天我中了邪,把自己那玩意给剁了,说真的,我本来……本来是想来这里把陈升小婶子的坟墓给掘了的,可来到这里一看,竟然坍塌出了十几口井,还都是陈升祖坟家的,我就很疑惑。”

    “我想了想就跳进去了,寻思着把小玥的尸体给糟蹋了,可进去之后,棺材没见着,尸体没见着,却找到了这个!”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来一个东西,在我们面前亮了亮。

    我和洛诗仔细一瞧,是个铜鼎,但是上面的铜绿很多,看样子应该是有些年头了,二狗子这家伙还害怕我们抢是的,只给我们看了一眼,赶紧抱在怀里。

    “我二狗子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知道,这玩意是个古董,我要拿着去县城卖了换点钱,哎,我现在已经不是个男人,弄点钱,让自己有口吃的没错吧?”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还别说,二狗子这可怜兮兮的样子真把我打动了,毕竟,他现在连男人最重要的东西都没了,也真是够可怜的。

    不过洛诗不答应,她一把将二狗子怀里的铜鼎抢过来看了看,脸色顿时变得稀奇古怪起来。

    “滚!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上后山来,我就真弄个小鬼治死你,还有,现在存在很危险,你要是想活命,赶紧离开!”洛诗口气十分冰冷的说道。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洛诗说话口气这么冰冷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

    二狗子咬了咬牙,爬起来,狠狠瞪了我一眼赶紧朝着山下跑去了。

    我苦笑一声说:“洛诗,这二狗子也挺惨的,这东西要真是个古董的话,给他也行啊,你为什么……”

    “你知道个屁!”洛诗直接对我骂道。

    我一愣,当即瘪了瘪不再说话。

    洛诗说:“你知道这东西有多少年了吗,还有,这东西背后隐藏的危险有多少,你知道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自作主张?”

    我无语了,现在是她在自作主张还不好啊!

    “洛诗,那这铜鼎多少年了?”我耐着性子问她。

    她也没说,踹在了怀里,然后朝着刚才二狗子爬出来的深井走了过去。

    紧接着,她扭头问我:“陈升,这口井所在的地方,应该就是你小婶子,小玥坟茔所在地,对吗?”

    我四下看了看,点了点头,说:“没错,小玥就是埋在这里的。对了,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口井啊,还有,我祖坟都这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得回家跟我爹说啊,祖坟毁了,我们家风水就破了。”

    洛诗当即在我后脑勺上狠狠的敲打了一下说:“说什么说,现在就算是修祖坟也一点用没有,好了,你跟我下去看看。”说着,她蹲下身去,一条腿就伸进了井里。

    我连忙摆手,说:“洛诗,你还是别了吧,我们这一下去,指不定就死里头了,我也不是傻子,上次小哥就是进了村里那口老井冲了千年婴煞死的,这一次你让我跟你进去,这不是找死吗?”

    洛诗秀眉皱了皱,说:“要是不进去看看,怎么知道你们村出现了什么事?怎么调查真行,怎么知道是谁在搞鬼?”

    “可是,也不能拿命开玩笑啊!”我皱了皱眉头。

    “你下不下?不下我自己一个人下去了。”洛诗问道。这么问着,她忽然捂住肚子,看上去有点肚子疼是的。

    我问她你怎么了,她摆了摆手,用疑问的目光盯着我。

    我想了想,只好咬牙答应下去。

    紧接着,洛诗就找来绳子,一头绑在了一块大石上,另外一头丢在深井里,然后跟我一起顺着绳子朝下面爬。

    说来也奇怪,外面的空气阴嗖嗖的,但是当我身子进入到了井里后,却感觉到了一种暖暖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有春天那种懒洋洋的风在吹着似地,很奇怪的一种感觉。

    不过,就在我们俩顺着绳子往下爬的时候,忽然,绳子顿时一松,我跟洛诗直接掉了下去。

    这一摔,差点把我俩给摔死。身子坠落下去后,我嘴里顿时一酸,然后差点呕吐出来。妈蛋的,这井下面有脏水,真是恶心。

    洛诗上半身穿着一件绿色的小衬衫,这一下,被水给侵湿了,那玲珑的小包子就若隐若现的,看的我心里有点小邪恶。

    不过,此时洛诗的脸色却尤为难看,她像是如临大敌一样的警惕着,从口袋里找出来手电筒,四下招了招。

    而她这么一照,我差点就吓尿了。

    这哪里是口井啊,***就是个坟墓,而且还是个很大的坟墓,我这么一眼看过去,至少看到了四五口棺材,每一口棺材都是漆红色,十分诡异。

    我赶紧抓住洛诗的手,说:“这里邪乎,我们还是走吧,洛诗,求你了啊。”

    洛诗瞪了我一眼说:“陈升,你家祖坟底下藏了这么个地方,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还有,你家祖坟的棺材都消失了,难道你不更感觉奇怪吗!”

    说着,她站起来,朝着前面走去。

    经过她这么一说,我才开始说思考起来,对啊,我家祖坟下面怎么会有这么个地方,要知道,按照风水学上来说的话,棺材压棺材,那可是犯忌讳的事情。

    而我家祖坟被水给淹了,棺材也消失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想不明白,眼见着洛诗走远了,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赶紧追了上去。

    不过,我刚追上洛诗,忽然就感觉脚底下一疼,下意识,我低头去看,没发现什么东西,可当我用手电筒一照!

    咯噔!

    我心脏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

    “啊!”我大叫一声,连忙抓住洛诗的胳膊。

    “有张脸,水里有张脸!”我浑身汗毛竖起,整个人的神经在这一瞬间紧绷,差点就崩断了。

    因为,我看到刚才在水里,真的有一张脸飘了过去,虽然地面上的水有些浑浊,但是,我确信没有看错。

    洛诗听到我的话,却猛地转身,一直胳膊朝我拦过来,那清澈的眸子盯着我,“赦!”

    嗡!

    她这个字一喊出来,顿时,我感觉脑子就像是炸了一下是的,紧接着,我猛地回过神来,看到洛诗一双眼睛盯着我。

    “被随便看,这里十分邪门,我要是猜测的没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你们村在发生邪乎事的源头。”洛诗用很快的语速说道。

    我赶紧点头,不随便乱看,可谁成想,洛诗一转身,我竟然从她后脑勺上看到了另外一张脸。

    小玥!

    小玥轻飘飘的贴在洛诗的身后,正在对我笑。

    我再次吓的张嘴大叫,可却发现,嘴巴张开了,但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下意识伸手想去抓小玥,可身子也懂不了。

    而这个时候,小玥却飘到我面前,那妖颜的红唇,微微启开,雪白整齐的牙齿露出,然后,舌头伸了出来,在我的嘴唇上轻轻舔了一下。

    我盯着小玥,再看看洛诗后背,感觉裤子里有些热,估计是真的吓尿了,而这时候,小玥却将手伸到了我下面,开始脱我的裤子。

    她这是要闹哪样啊!我简直要哭了。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她竟然把裤子给我脱到了膝盖那里,然后,冲我妩媚一笑,舌尖轻轻,在那里撩拨了一下。

    我的天呐,我在心里立刻大喊:“小婶子,你别这样,你的死跟我无关,你不能把我给废了啊,我不想跟二狗子一样。”

    让我诧异的是,她并未阉了我,只是轻轻的撩着,这真让我欲哭无泪。

    而就在这个时候,洛诗忽然扭头了。

    “陈升,你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