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十一章消失
    被洛诗一吆喝,忽地,小玥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洛诗估计是被我羞红了脸,可我此刻更害羞,试了一下,能动了,赶紧将裤子提了上来。

    “流氓!”洛诗骂了我一句,转过身去。

    我连忙走到她身边解释:“洛诗,不是,刚才不是我,是小玥,是我小婶子……”

    “行了行了,我不想听你解释,你这种人,就是太色,懒得理你,等将你家里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们最好不要来往了,看着你就恶心。”洛诗摆了摆手,有点生气的说道。

    我心里这叫一个郁闷,这都什么事,我解释,你也不让我解释,好吧,懒得解释了。只是,虽然也没解释,我还是下意识的扭头去寻找,可根本没找到小玥。

    虽然刚才小玥的出现让我很害怕,但是从她刚才的举动上来看,她似乎并不想伤害我,可她的行为,却让我既兴奋又有点……哎说不出来什么感觉。

    这时候,洛诗已经走到了一口棺材面前,她尝试着将棺材打开了,可是,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发黄浑水和一些乌七八糟腐烂的不成样子的衣服。

    “陈升,你过来下。”

    “啊,干嘛?”

    “干嘛,当然是找找里面有什么东西了,快点,别磨蹭。”洛诗瞪了我一眼。

    我尼玛,让我把手伸进去摸?我当即就不乐意了,说道:“洛诗,咱能回去吗,这里太邪门了,再说了,这棺材里面指不定有什么东西,你让我伸进去摸,你什么居心啊!而且你可别忘了,这是在我家祖坟下面,这口棺材很可能是我太爷爷,或者是祖爷爷的啊,你这是想让我对祖宗大不敬啊!”

    说完,我故意黑着张脸。

    可洛诗却直接在我后脑勺上狠狠的拍打了一下,“赶紧的,不然你家的事情我不管了,你们村子的事情我也不管了,告诉你,现在你们村里还有些人没走哈,只要我告诉他们,是你家祖坟导致的整个村子闹鬼,那你家的处境会很惨。”

    “我去,洛诗,不带你这样玩的啊。”我顿时有种想死的冲动了。不过,当我再次盯着洛诗那张根本没商量余地的眼神后,只能咬着牙,挽了挽袖子,朝着棺材里面摸了进去。

    说真的,这种感觉,简直对人就是一种折磨,因为棺材里面你不知道有什么,还脏兮兮的,整个过程,就跟***自行阉割似地难受。

    我在里面摸了一会,捞出来几件衣服,这衣服从腐烂的程度上看,估计也好几百年了,但是怎么说呢,这衣服的面料很好,从没腐烂的地方可以看出来,这衣服放在古代,可是上品。

    奇怪的是,等我将里面的衣服都摸出来后,却并未发现什么尸骨,按理说,棺材里不都有骸骨的吗,可就是没有,这让人很疑惑。

    不过,最后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却在棺材里摸到了一个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个戒指,这戒指看上去很精致,一下就吸引我了。

    洛诗看到我手里的戒指,忽然走到我面前,抢夺了过去,仔细盯着看了看,旋即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洛诗,没有骸骨啊,这里太邪门了,难道骨头还能腐烂了不成?”我疑惑的问她。

    她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只是把玩了一下戒指之后,盯着其他的棺材看了看,然后说:“走吧。”

    我微愣,问她:“这就走了?其他的棺材还没看呢,你不是要调查吗,调查到什么东西了吗?”

    洛诗深深的看着我,呼出一口气,说:“我说走,你听懂了吗,你要是留在这里我也没什么异议,不走我走。”

    “哎哎!我走,傻子才愿意留在这里呢。”说着我连忙跟了上去。

    不过,就在我们准备朝外面走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咯噔一声,这声音,在地下传出来,很突兀,很吓人,我心脏颤抖了一下,下意识转头去看,却什么都没看到,只有那几口棺材。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一个不寻常的我问题来。

    “洛诗,二狗子都在这里找到了这种铜鼎,按理说,这里陪葬的东西应该不少才对,可为什么我们为什么没见有陪葬品啊?而且,这些棺材到底是不是我祖辈的,也没调查清楚啊。”我急忙问道。

    她现在没心情回答我,在听到咯噔声后,忽然转过身去,速度很快的朝着一口棺材冲了过去,白皙的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竟然一下就将棺盖给扔飞了出去。

    而随着棺盖抛弃的那瞬间,我看到洛诗的整张脸都变了,甚至,我听到她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下意识的,我也走过去,而当我盯着棺材里看了一眼之后,整人顿时愣在了那里,旋即,一股子遍体的寒意传遍了我全身。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具尸体没有腐烂,为什么他长的……长的跟我一模一样啊!”我哆嗦着嘴唇问道,脑袋里面嗡嗡的响动,有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说真的,当你看到棺材里躺着跟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是什么感受?这感觉太诡异了。

    而我这么一问,洛诗竟然用手在我面前一摇,对我说:“陈升,你看错了,这冠词里面什么都没有。”

    果然,当我再去看的时候,棺材里面真的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我有种做梦的感觉,可是,刚才我明明看到棺材里就躺着一个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啊,而且,他的身上穿的不是寿衣,是一件很古朴的唐装。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洛诗盯着发呆的我看了下后,说着直接拉着我朝外面走。

    我呆呆的,感觉脑袋还是有点转不过弯来。

    来到井口的时候,我几乎是被洛诗背出来的,出来后,洛诗就快速的来到了绑绳子的那块时候前看了看,他盯着绳子的端口说:“刚才我们进去的时候,是有人将绳子割断了。”

    我一下想到了二狗子,直接骂道:“肯定是二狗子那个家伙。”

    洛诗却摇了摇头,面色极为肯定的说道:“不是他,他胆子小,下山上后不可能再上来了。”

    “就是他,他胆子也不小,自己一个人来坟地这里想挖小玥的坟,这胆子可真不小。”我急忙纠正他说道,心里就感觉是二狗子做的。

    可洛诗却还是摇了摇头。

    等我们下山回到家后,整个村子里已经静悄悄的了,我仔细的看了下,只有我家的灯还亮着,这说明,村里的人基本上算是搬空了。

    说真的,当你一个原本还几百户的村子,忽然在一夜之间搬空,只剩下你自己家的时候,这种感觉,想想就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回到家,我爹妈和爷爷他们都在,我就问爹:“我幺爷爷和二爷爷家他们也搬走了吗?”

    我爹叹了口气,说搬走了,整个村子就剩下我们一家了。

    我叹了口气,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洛诗却似乎并不在乎是不是搬走了,在我房间里找了几根红绳不知道在编什么,直到快要睡觉的时候,她才递给我,我看了下,她竟然亲自编了红绳,将从棺材里摸出来的那枚戒指串了起来,递给我。

    “这戒指你挂在脖子上,一定别丢了,知道吗?”洛诗递给我后说道。

    我啊了一声,摆手说:“我不要,这是从棺材里找到的,晦气,我才不要呢,就算是宝贝我也不要。”

    洛诗忽然笑了起来说:“陈升,你是不是傻,这可真是个好东西,不但不晦气,还能够辟邪,你要是不要,可别后悔。”

    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心动了,接过来就挂在了脖子上。

    说来也奇怪,自从知道村里的人都搬走了后,我心里一直惶惶的,可挂上这戒指之后,我心里竟然舒心了不少,而且,胸口那里还有丝丝的凉意传来,感觉很舒服。

    “记住,别再丢了。”洛诗忽然意味深长的对我说道。

    我愣了一下,再?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连忙问她,可洛诗却不说了,有点遮遮掩掩的感觉,但她说了一句话让我感觉很奇怪,她说,这戒指本来就是我的。

    我当时也没想,直到后来才明白洛诗为什么这么说,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当天晚上,我躺在地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洛诗在床上好像也没睡,我就问她查明白村子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没。

    洛诗说,还没查清楚,但是有一点眉目了,我想了想,问她我家祖坟下面为什么会坍塌出来那深井,而且深井里面为什么又会棺材,她只说了一句话,却让我心里再次忐忑了起来。

    她说,那会在深井里看到的棺材,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冰山一角!我想象不出,这句话里面蕴含这多少层深意,可我隐约的感觉到,整个村子,仿佛在地底下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要是一旦被公布出来,不但会震惊全国,甚至,会轰动整个世界。

    躺在那里,我思来想去,感觉自从小玥死后村里发生的事情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感觉这一切仿若都是一个梦,可我怎么提醒自己,这个梦却都醒不过来。

    就在我准备不胡思乱想睡觉的时候,忽然,村子里竟然传出来一阵狗叫。

    这狗叫,出现的十分突然,而且忽然之间,感觉像是上百条狗一齐开始叫似地。

    我猛地从地上爬起来。

    村里的人都搬走了,怎么还有狗叫?

    而当我扭头看床上时,却发现洛诗躺在那里的身影,消失了!可她什么时候走的,我竟然不知道,甚至,我丝毫没有察觉到她起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