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十二章怀疑
    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我爹妈在睡觉,厕所里也没人,我就知道洛诗肯定是出去了。

    我拿了手电,只好出去找人,虽说洛诗跟张木匠一样挺本事的,但我知道,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她要面对的毕竟是厉鬼啊,这节骨眼上要是出了事,还真就不好办了。

    当然,最主要的一点还是我感觉喜欢上她了。

    也没有犹豫,我赶紧在村子里找。

    说来也怪,整个村子里都是狗叫的声音,但是我循着狗叫找的时候,一条狗都没发现,这真是太奇怪了。

    而且,我也没见到洛诗。

    村里那口老井我去过了,我还去了一趟后山那里,也没见人影。

    整个村子,除了狗叫,就没别的声音,这感觉,说起来,真是有点荒诞。

    我心里惶惶的,不知道这死妮子到底去了哪里,就在我返回到村子,准备去洛诗的村子看看她是不是回家了的时候,发现幺爷爷家里有了灯光。

    我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之前洛诗说过,幺爷爷有问题,难道她去调查了吗?

    这么一想,我赶紧朝着幺爷爷家跑,等到了幺爷爷家一看,还真是,洛诗正用手电筒在找什么东西呢。

    “谁!”我在门口一站,洛诗就感觉到了,质问我。

    我走出来说:“洛诗,是我陈升,你大晚上的不睡觉,怎么来我幺爷爷家干嘛,还有啊,你在找什么啊,你没发现我幺爷爷家的东西都基本上搬空了吗?”

    洛诗看到是我后才松了口气,说:“陈升,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

    我摇头。

    她说道:“那会在你家里睡觉的时候,我听到你家屋顶上有声音,追出来看了看,发现一道人影,然后我就开始追赶,直到追到你幺爷爷家,拿到身影却忽然消失不见了。”

    我听她这话,有些惊讶,说:“这不可能吧,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幺爷爷真的有古怪吗?”

    洛诗点了点头,说:“是的,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跟你去后山祖坟那里时候,跑掉的那道身影吗,我严重怀疑那个人就是你幺爷爷,还有,上半夜我们去后山下了深井,本来绳子好端端的,却被人给割断了,绳子的断口我看了,应该是镰刀之类的东西割断的,我要是猜测的没错,也应该是你幺爷爷干的好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这不可能吧,在我的印象当中,我幺爷爷可是个好人啊,洛诗哼了一声,说往往表面上看着好的人,心底里藏着的罪恶却是最令人忌惮的。

    “那你找到我幺爷爷了吗?”我又问。

    这下,洛诗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她眸子里满是疑惑,呼出一口气说道:“真是太奇怪了,我明明追到这里的,可那道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之前我检验过,你幺爷爷并不是什么鬼祟,这家里也没什么暗道之类的,我想象不出他藏在了什么地方。”

    “那或许并不是我幺爷爷呢,再说了,我幺爷爷年纪大了,怎么可能去我家屋顶啊。”我皱了皱眉头说道。

    说真的,我还是不愿意去相信,村子里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是我幺爷爷在搞鬼。

    洛诗也不说啥了,用手电筒在幺爷爷家屋里扫视了一遍后,跟我离开了那里。

    “走,跟我去找你爷爷问个清楚,他们是兄弟,我相信,你爷爷应该最了解他兄弟是什么人吧!”洛诗说道。

    “可我爷爷他现在睡着了啊,咱们这样去打扰,不太好吧,要不然明天吧?”我说道。

    洛诗哼了一声说:“明天?陈升,你以为这种事情能拖延吗,告诉你,再有一天,也就是明天下午的时候,你们村子就成了**了,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咯噔!

    听到她这话,我吓了一跳,说:“**!既然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早说,要是成了**,出不去了,那我爹妈和爷爷怎么办啊?”

    洛诗皱了皱眉头,没说话,兀自拉着我朝爷爷家走。

    其实在小叔死后,爷爷便的沉默寡言起来,白天的时候他也不出门了,就坐在门口,盯着院子里小叔的坟茔发呆,偶尔他看到我,也不跟我说话。

    来到爷爷家,我敲了好一阵子门,可爷爷家里一直没动静,爷爷家的门是那种木头的,我们这里叫做寨门,其实从外面很好弄开的,见里面一直没什么动静,我就找了跟木棍,把门里面的门栓给挑开了。

    可来到爷爷一看,屋子里没人,柴房里没人,只是,院子里小叔的坟茔前,有着两根蜡烛,蜡烛看上去像是刚刚点上没多久。

    “我爷爷这么晚了,能去哪里?”我深吸一口气,感觉这是越来越玄乎了,当然,我也开始担心,我爷爷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洛诗盯着小叔坟茔看了看,忽然走到前面,在地上狠狠跺了两脚,“还不快点出来,不出来的话,你儿子的坟茔我给挖了,信不信?”

    说着,洛诗就从厕所门口那里找来头,要挖我小叔的坟茔。

    我赶紧去阻拦,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咳嗽声,“谁在我家里啊,告诉你,我老头子一个,没什么钱,你要想偷东西,干脆把我这一把老骨头给弄走得了。”

    一边说着,我爷爷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愣住了,爷爷这大晚上的也出去了,这到底闹得哪一出啊,洛诗却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爷爷看,随后笑了笑,很客气说道:“不知道您这么晚了,去了哪里,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有个问题不是很明白,所以就带着陈升来跟您请教一下。”

    我爷爷点上了烟锅子,深吸了一口后就坐在了台阶上,说:“闺女啊,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你是想问我兄弟的事情吧?”

    我顿时有些惊讶起来,难道爷爷知道我跟洛诗去了幺爷爷家吗。

    洛诗笑了笑,点头说道:“是的,我想跟您问一下,陈升幺爷爷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爷爷又吸了一口烟锅子后,这才开始讲述了起来。

    原来,在当年爷爷还年轻的时候,他们三个兄弟都出去当兵去了,早些年,老百姓穷的很,家里能吃糠咽菜活下去的就算不错了,我爷爷的母亲,也就是我老奶奶,她自己一个人将三个男娃拉扯大后,实在是养不动了,就让三个孩子出去当了兵。

    可是我三个爷爷当兵分的队伍不一样,我爷爷呢,他当年可是跟着陈毅司令打过仗的,去过江苏,安徽,山东,最远的时候,还到了东北那边,后来,爷爷成了个连长,在一次小战役中跟大部队失去了联系,干脆就在东北那一边做了土匪,经过了好几年才带着老本来到了这里,安了家过日子。

    但是我二爷爷和幺爷爷两个人却一直在部队里,可是他们俩虽然也当了兵,可做的事情却很神秘,类似于当时的地下工作者吧,这一点我爷爷也不确定,不过,爷爷说了一件事情让我和洛诗都很惊讶。

    他说幺爷爷当年打听到了他的下落,然后就投奔来了,之后才是二爷爷投奔到这里来,不过,幺爷爷来到这里后,经常在后山上转,有时候,这里挖两下,那里动两下的,手里还经常拿着个罗盘。

    说到这里,洛诗打断了我爷爷,问道:“老前辈,您是说,罗盘?那当初陈升幺爷爷来到这里时,有没有带些工具什么的,比如说,一起稀奇古怪的铲子之类?”

    听到洛诗这话,我爷爷忽然神秘的笑了起来,看我和洛诗的眼神也有些不太对劲,总之,那一双浑浊的眼睛里,透漏出来的目光,像是能够将我跟洛诗心里都看个透亮似地。

    爷爷笑着说道:“小姑娘,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在怀疑,陈升的幺爷爷是个盗墓的,对吧?不过说真的,当年我三弟回来后,我也以为他干了这一行,可经过我多年的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他对盗墓这一行,根本一点都不了解。”

    “你这么说,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洛诗忽然大胆的开始质疑起我爷爷来了。

    我爷爷显得十分镇定,说道:“因为我问了,我三弟,当年在军队里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神秘人,那个神秘人其实是个道士,后来吧,我三弟就迷上了这门学问,他之所以经常去后山,就是想亲自看看,我们这边的风水,只是一个兴趣爱好罢了。”

    洛诗还是有些疑惑,爷爷笑了笑,去了里屋,找出来一个小箱子,打开箱子给我和洛诗看,说:“你瞅瞅,这就是我三弟当年的行头,呵呵,他迷道士这一行迷了十年,最后是我给他说,这年头道士都是骗子,不想让他误入歧途,他才听了我的话,做了个普通老百姓的。”

    见爷爷说的有理有据的,洛诗也不好多说什么,又问了几个问题后,这才叹了口气,说了声线索断掉了,然后很沮丧的跟我离开了爷爷家。

    在我离开的时候,我问爷爷要不要搬走,要是再不搬走的话,以后想离开这里就难了,我爷爷却忽然笑着说,搬走干什么,要跟老祖宗一起埋在这里。

    他这话,听的我心里酸酸的,不过,刚离开爷爷家后,洛诗却忽然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陈升,我之前怀疑你幺爷爷,可从现在开始,你三个爷爷,我都怀疑,我要是猜测的没错的话,他们三个的身份,绝对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