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十三章失控
    我听洛诗这么说,一阵哑然,感觉洛诗就跟着魔了一样,现在她估计逮谁怀疑谁呢。

    我撇了撇嘴,问洛诗:“那你要这么说的话,我觉得你也应该怀疑一下我。”我没好气的说了句。

    洛诗明白我心里咋想的了,冲我翻了个白眼,然后拉着我继续在村子里转悠,说真的,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在村子里转悠,我真有点受够了。

    本来现在的村子就透着一股子诡异,现在还拿着手电转悠,放谁身上都会不舒服,所以我有了点小情绪,只跟在洛诗身后,不愿意多说话。

    差不多转悠了十几分钟吧,洛诗带我在村口挺了下来,指着地上给我说:“陈升,你看,现在知道咋回事了吗?”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去看,再次倒抽了口冷气,这简直太让人崩溃了,村口一棵老槐树旁边,竟然再次出现了两口深井,也是坍塌下去的。

    我崩溃的揪住头发挠头皮说:“这到底咋回事啊,真是邪了门了,难道说,我们村子以前全是井咋地,这井越来越多,照这样下去,那我们村过不了几天,全是洞了。”

    洛诗哼了一声说:“之前我怀疑这就是挖出来的深井,然后填埋了,甚至我还怀疑是不是你们村子地质特殊,才出现的这些深井,现在看来,这根本就不是深井,而是……盗洞!”

    “盗洞?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怀疑,这些深井是之前有人来这里盗墓留下的吗?”我脑海里忽然一闪,想出来这个问题。

    洛诗竟然点了点头说:“陈升,看来你也不是那么笨啊,你说的没错,这很可能就是盗墓的人留下的,我猜想,或许他们当年盗墓之后,只是随便的掩埋了一下,但由于盗洞比较深的缘故,现在坍塌下去了。”

    我哼了一声,说:“洛诗,你就会胡说,要是按照你这话的意思,那就是说,我们村子这里很可能会有宝藏啊之类的?还是说,什么皇陵之类?太可笑了吧,我在这村子里活了也快二十年了,从来都没听说过。”

    听到我这话,洛诗忽然走到我面前,那一双漂亮的眸子里绽放出来古怪的眼神,说道:“陈升,你没听说过的多了去了,再说,我要是猜测的没错,你们村子地下有墓穴这件事,整个村子知道的不超过五个人,而你三个爷爷,就是知道真相的人,只不过他们都不说罢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洛诗这话,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感觉她说的似乎有点道理,毕竟,要是村子地下有墓穴,墓穴里面藏着宝贝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说。

    当然,我之前也喜欢看一些关于盗墓的小说或者电视之类的,对于这里面的道道也了解一点,要真是有墓穴的话,那些盗墓贼,很可能会因为找不到挖掘的方法,一待就是很多年。

    而且现在我脑洞又大开了一下,开始猜测,要真是洛诗说的这样的话,难道说,我三个爷爷是盗墓贼吗?

    想到这里,我忽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感觉自己的想法,真是荒诞,甚至可以说,真是可笑。

    因为,我二爷爷和幺爷爷现在根本就不再村子里,暂且不说洛诗看到的在我们屋顶的身影是谁,最起码二爷爷是不在村里的,而且,爷爷也否认了洛诗的猜测。

    一时间我不知道脑海里的这些想法是不是准确的,但我隐约的感觉到,或许洛诗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时候,洛诗叹了口气说:“好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只是需要等待一个时机验证下罢了。”

    我点了点头跟洛诗朝回走,不过,走到半路上,我就听到有道声音在我的耳朵边上炸响。

    “陈升,跑!”

    这声音,还是从后山那边传来的,幽幽的听上去十分吓人,而且我也知道,这声音就是小玥的。

    洛诗很明显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但是她脸色看上去十分淡定,拽着我直接回到了家。

    刚回到家,我和洛诗还没进屋呢,忽然感觉后脑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我还以为是洛诗又拍我后脑勺呢,没想到洛诗也哎呀叫了一声。

    我们两个扭头去看,就见地上竟然有两双鞋子,而且这鞋子,是红色的绣花鞋,就是小玥跟小叔结婚时候穿的那种鞋子。

    洛诗脸色变了,我有些生气,想跑出去看看是谁在捣鬼,却被洛诗抓住了。

    “陈升,你现在应该相信了吧,这根本就不是鬼在闹,主谋是人,你知道丢鞋的意思是啥吗,丢鞋,谐音就是丢邪,有人这是明摆着欺负我们呢,或许是我们调查出来一点真相,他们开始担心了,所以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们离开。”

    我咬了咬牙,现在终于确定下来,村子里肯定还有人没有搬走,而那个丢鞋的人,或许就是整件事情的主谋。

    我之前听洛诗说过,鬼可以操控人做一些事情,但是有些人也可以借助鬼的力量,实施一些更大的阴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确是利用了这一点。

    首先是小玥的死亡,引来了我们陈家人的恐慌,然后就是小叔的死,以及二狗子的离谱行为,他们正是利用了这些,让村里的人开始恐慌,然后搬离这里,想着实施他们的计划。

    我明白了这些,跟洛诗对视一眼,也不再说话,也不去追究,朝着屋里走去。

    这一夜,自从我们回到家里后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可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洛诗以及爹妈同时被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吵醒了。

    跑出去一看,***,村里原本搬走了的人,竟然都回来了,而且,一个都没落下,脸上都挂着兴奋的笑容,那感觉,他么回来像是能够发大财一样。

    而在这些人群里,为首的那个人正是二狗子,二狗子正在鼓吹着什么,我仔细听了下,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恨不得将二狗子弄死算了。

    万万没想到啊,二狗子昨晚上去了我家祖坟那里,挖出来那个铜鼎之后,就知道那是个宝贝,而他下了山后,去找了村里的人,一个个的联系,告诉他们其实我们村子里有宝贝。

    那些村民一听,当即就回来了,这年头,我们农村这边虽然还是比较落后,但是人也不傻了,他们知道古董这玩意之前,所以又风风火火的赶回来了。

    洛诗看到这一幕之后,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她去跟村里的人解释,而是拉着我跟我上了屋顶,我们家的屋顶比较高,跟洛诗上来后,洛诗指着四周说:“你快看!”

    我放眼望去,就见我们村子的四周,现在已经被一层雾气给笼罩住了,说真的,这雾气前两天就有了,但是很淡,可现在看上去已经很浓了,整个村子的上空都笼罩着一层灰色,那感觉,就跟阴天了似地,让人说不出的压抑。

    “这些人都有病吧,今天回来,这不是找死的吗,他们只要重新回到这里,以后就再也出不去了。”洛诗咬牙说道,那样子,看上去十分着急。

    我看到洛诗找着急的样子,也很急。可谁也没想到,就在我们着急的时候,二狗子竟然率领着一队人马,手里拿着锄头,头等等挖掘的工具朝着后山那边走去了。

    “这二狗子是要把全村的人都害死才乐意啊!”我骂了一句说道。

    洛诗见事不妙,拉着我就朝着山上跑去。

    “我们必须阻止他们,要不然就出大事了。”

    我也知道,要是按照二狗子这种做法的话,这事情非得闹大了不可。

    来到后山的时候,我就看到二狗子已经率领着村里不少人进入到了深井里面,而且,他们的速度也真是够快的,竟然真从深井里挖出来了不少的东西,看上去,都是古时候的玩意,都是些古董。

    这一下洛诗发火了,她冲到二狗子面前吼道:“你这是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害了全村的人的!”

    二狗子哼了一声,瞪着洛诗说:“你一个外村的人来管我们?告诉你,这后山可是我们村的,这里既然有宝贝,我们凭什么不能来挖?我们村这么多年穷惯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发财的机会,难道就凭你一句话就要放弃成为百万富翁的机会吗?”

    “还有,当初是你让我们都搬离村子的,要我看,你是想独吞了这里的宝贝吧!”

    二狗子这么一说,村里来挖宝贝的人也开始吵吵嚷嚷了起来。

    “是啊,当初可是你让我们搬离村子的,原来你早就知道这里有宝贝,我说怎么让我们搬走呢,原来你是想独吞。”

    “大家别听他的,赶紧挖,这里面东西还有很多,要我看,我们这后山下面有的是宝贝,只要大家挖出来,以后咱们就去大城市,买房子,过上好日子!”

    呼啦啦!

    一群人开始对着洛诗展开了语言上的攻击。

    洛诗现在是百口莫辩,急的脸都红了,我赶紧上去解释说:“大爷大妈们,你们听我一句话,咱们村子里出现的这些深井,以及里面的东西,十分邪门,你们还是都重新放回去吧,然后赶紧离开,要是再不走的话,咱们村就算是完了,谁也跑不出去了,不信你们看,咱们村里起了大雾,这是阴气啊!”

    我真是苦口婆心的解释了,可村里的人现在红了眼,手里拿着古董,完全疯了一样的,贪婪的目光,贪婪的表情在他们脸上展露无遗。

    而不经意间,我看到远处幺爷爷坐在一块石头上,正在抽着烟,他的表情,沉闷,但是那一双眼睛里,却流动着阴狠的目光。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个深井里传出来一阵惨叫。

    我心里咯噔一下。

    就见站在那口深井旁的人开始快速的拉绳子,而等下面的人拉上来后,却只剩下一具血淋淋的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