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十六章骑马布
    当然,我并未多想,只是赶紧跟在洛诗身后,现在这种情况下,不是多问什么的时候,毕竟,离开这里,等安全了再说也不迟。

    我跟在洛诗身后,走了一会,却隐约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我发现我们还在原地打转,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也没到山下。

    这时候,我着急了,问洛诗:“我们现在难道还在被鬼打墙吗?”

    洛诗这才停下脚步,有些沮丧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还是被鬼打墙了,说真的,陈升,我的实力有限,现在我感觉想要离开这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啊了一声,说,那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你可以张木匠的女儿,你本事大,赶紧想想办法啊,要不然我们被困在这里,跟被困在村子里有什么区别。

    洛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办法倒是有一个,但是……”说到这里,她竟然红着脸蛋,低下了头去。

    我不知道洛诗为什么忽然就跟害羞了似地,但听她说有办法,我心里倒是微微看到了一丝希望,于是,我连忙问她,“什么办法,只要有一丝的希望,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里,要是离不开,就想不出办法拯救村子里的人了。”

    说真的,虽然我和洛诗现在还处在一种很危险的境地,但是我心里一直都在挂念这村子里的人,尤其是我的爹妈,我不想他们就这样永远被困在村子里。

    洛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办法就是,骑马布和白药子的混合物,只有这样,才能够破处掉鬼打墙。”

    我微微一愣,问道:“什么是骑马布,什么是白药子啊?”

    洛诗这才低头说,骑马布就是女人的月事布,白药子就是男人的东西,她说,这两样东西,是至阴至邪污秽东西,只有将两者混合,然后贴在额头上才会破除掉这鬼打墙。

    许是因为她也害羞了吧,她有跟我解释了一下,其实我们现在遇到的鬼打墙,跟普通的鬼打墙不一样,普通的鬼打墙一般都是小鬼调皮,或者是为了害人布置下的,但是现在我们遇到的这种,却是因为阴兵过境,自然形成的。

    加上我们村的后山这里又是坟茔之所,以及坟墓下面出现了很多深井,可能是凶煞之地,所以才形成了这样厉害的鬼打墙。

    说真的,她在讲述鬼打墙的不一般是,我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倒是她说的骑马布和白药子,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怎么说呢,就是感觉很奇怪,但是却又好奇。

    “洛诗,那我问你,你来月事了吗?”问这话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感觉脸蛋上火辣辣的,毕竟,我和洛诗接触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在这样的情况下问这个问题,有点尴尬。

    洛诗竟然羞涩的点了点头说:“其实我昨晚上的时候就已经来了,肚子开始有点疼,这骑马布算是有了,但白药子……”说到这里,她不说了。

    我明白了,不就是让老子喷两管子吗,我虽然是个正经人,但毕竟也是经历过青春期的,这种事情,之前也做过,虽然不频繁,倒是深谙其道。

    我笑了笑,对洛诗说道:“好了,白药子就交给我了,那个,你转过身去。”我红着脸对洛诗说道。

    这个时候,洛诗也不说我是流氓之类的话了,直接就转过身去,我盯着洛诗的后背,竟然就那么开始做出来的之前只会偷偷摸摸做的事情。

    说实话,这场景,要是放在之前,我根本都不敢去想象,毕竟,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弄,很刺激啊,可现在情况下,我还真就做到了。

    不过,虽然我努力的弄,但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发生了,许是因为刚才被小玥吃了香了吧,存量竟然不足了,我弄了好一阵子,甚至脑海里幻想着跟洛诗做那种事情,才弄出来一点点。

    有些羞涩的提上裤子,喊了一声洛诗,洛诗这才红彤彤着脸转过身来,我用一块白布接了,让她看看这些够不够,洛诗皱了皱眉头,说够了,两个人用,也用不了多少。

    然后就躲到了一块石头后面,不一会儿,走出来,手里拿着两个染了血液的红色小面包,这情况虽然尴尬,但是为了我俩的命,就算是丢人也得做啊,于是,我就将白药子涂抹在了骑马布上。

    做完这一些,洛诗从身上扯下来一块布条,分别包裹住,然后一块缠绕在了我的脑门上,一块缠绕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说来也真是奇怪,本来我们身处在浓雾之中,眼前的能见度很低的,最远只能看到三米之外的剧烈,但是戴上这自己制造的玩意后,竟然能看到十几米外的东西了。

    这让我十分欣喜,洛诗见我一脸兴奋的样,最终还是忍不住在我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然后威胁我说:“陈升,这种事情,以后你要是说出去,坏了我的清白,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我连忙说:“那不能啊,这种事情我怎么会随随便便说出去。”

    洛诗瞪了我一眼,就在前面开路,一边走,她还一边在路上刻画着,应该是做标记。

    这一次,在骑马布和白药子的帮助下,我们真的开始往山下走了,路上,我问洛诗,“你怎么知道骑马布和白药子能够破除鬼打墙啊?而且还是这么厉害的鬼打墙。”

    洛诗撇了撇嘴,似乎不愿意说,我继续穷追猛打,她这才告诉我,原来这是她爹,也就是小哥张木匠从一本古书上得来的方法,说这个方法,其实很偏门,世界上很少有人知道,毕竟,这种事情,有点隐晦,就算是在民间也不好传播。

    我笑了笑,说也是,就问她那古书叫什么啊,洛诗摇了摇头说不太清楚,不过听张木匠说过,好像据说是三国时期的神医华佗编写的一本叫《青囊经》医术里方子。

    这个方子本来是一味药的药引的,主要治疗一些很奇诡的疾病,但是后来华佗传人发现这药引还可以破处鬼打墙,所以就通过一种秘密的方式流传下来。

    我听了后,忍不住在心里唏嘘,没想到这些稀奇古怪的办法,都是经过祖辈们的努力和实验验证才得来的,莫名的,我倒是开始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起来。

    一边走,我们一边聊,快到山下的时候,洛诗却忽然停了下来,她扭头问我:“陈升,你们后山这边之前有悬崖吗?”

    我微微一愣,说:“没有啊,悬崖是在山的东边,我们现在可是在北边啊,怎么了?”

    洛诗脸色就变了,葱白的手指朝着前方不远处指了指,说道:“你看,我们下山的路,被悬崖阻挡了。”

    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去看,顿时吓得后退了两步,没想到,洛诗停脚步停的这么及时,悬崖就在我们两个前面两米处,我一看,顿时感觉有些眩晕。

    我平时就有点恐高,现在前面下山的路忽然出现了悬崖,差点把我给吓昏死过去。

    “这怎么可能,之前我还跟我爹来后山捉蚂蚱,但是从来没见这边有悬崖啊!”我疑惑的说道。

    洛诗皱了皱眉头,转身又朝着山上看了看,说道:“看来,这就是那个阵法的边缘了。陈升,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你们村子已经被一个阵法给控制住了。”

    我点了点头,洛诗又说:“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你们存在里出现的阵法,是四九泫崖阵!而你爷爷家院子里出现的那一口深井,你们村子的那口老井,以及山上小玥坟墓所在地出现的深井,就是阵眼!现在开启了。”

    我虽然不懂什么阵法,但是听洛诗这么说,再看她那严肃的神色,我就明白,这个阵法肯定很厉害。

    “洛诗,什么四九泫崖阵啊?难道我们现在真的离不开这里了吗?”我问道。

    洛诗叹息了一声说:“四九,就是三十六的意思,你现在要是回去数一下的话,加上你们村子里出现的深井,以及山上的深井,不多不少,肯定会有三十六口,而这个泫,就是水的意思,崖就是山的意思,这是个厉害的阵法,我实在想象不出,到底是谁有这么强的实力,竟然能布下这样的阵法。”

    “那我们到底能不能出去?”我着急了,追问。

    洛诗忽然深深的盯着我,伸出葱白的手,在我脖子上挂着戒指上轻轻摸了一下,然后口气十分古怪的说:“就算是我死在这里,我也一定把你送出去,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要是继续被困在这里,那我爹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得到安息。”

    听着洛诗这话,我脑袋里昏昏沉沉的,有点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紧接着,洛诗竟然从怀里掏出来一把匕首,在自己的眉心处划了一道,霎时,在我惊吓时,看到她的眉心处迸射出来一缕红色的光束,随后,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朝着悬崖那边冲了过去。

    “乾坤大道,八方神助,赦!”

    轰!伴随着洛诗嘴里的话,她像是撞击到了什么,传来一声炸雷般的响动。

    而紧接着,我就看到她的身躯,像是被击中的小鸟一样,倒飞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