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十七章刻骨
    看到洛诗被什么东西击飞回来的那瞬间,我的心脏就像是被闪电撕裂了一样的疼,下意识就冲了上去,将洛诗抱住,只是,她倒飞的力道太大,将我压在了身下。

    紧接着,洛诗一口鲜血喷溅了出来,正好喷在了我的脸上。

    “洛诗,你没事吧!”我慌乱中擦了一把脸问道。

    “咳咳!”洛诗开始剧烈的咳嗽,这才有些虚弱的说道:“这阵法太厉害,我的实力根本冲不破。”

    “要是冲不破就不要冲了,洛诗,我们再找其他的办法。”我连忙说道,说话间,我朝着前方看去,说真的,我现在有点明白了,这所谓的悬崖根本就不存在,但是说不存在,它又是存在的。

    普通人稍不留神,就下悬崖,就会摔死,可是像洛诗这样的人,一眼就能够看的出来,其实这只是一个**阵,只要破解掉了,我们就能够离开这里。

    但现在洛诗的实力,很明显不能破解掉。

    洛诗在我的帮助下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扭头看了一眼前方的悬崖,说:“陈升,你放心好了,我说过,就算是拼了我这条性命,我也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说完,她竟然不顾及我的阻拦,再次朝着悬崖那边冲了过去。

    就这样,一次次的,洛诗每一次被击飞回来,都遍体鳞伤,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冲上去,可刚冲到悬崖边上,我却不能跟洛诗一样,撞击在什么上,相反,对于我来说,只有坠落,要不是洛诗,我现在很可能已经坠落悬崖了。

    洛诗身上已经血淋淋,她将我从悬崖上救起来之后,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我忽然真的好心疼,心疼她,甚至有些不理解她,我问她,“洛诗,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不要为了我牺牲掉自己,这阵法一看就太厉害,你既然冲不破,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可是洛诗却笑了起来,她已经沾满鲜血的手,缓缓在我的脸颊上轻轻触摸,说道:“陈升,有些事情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必须拼尽全力让你离开这里,你,不仅仅是你自己。”

    莫名的,我看着她那受伤虚弱的样子,心里疼的承受不住了,我的眼泪忍不住滑落出来,我不曾去想象,一个女子,因为父亲的一个承诺,就这样无怨无悔的帮助我们陈家,我也不曾去想,她竟然为了救我,宁愿遍体鳞伤,宁愿拼劲了性命。

    这一刻,我忽然感觉洛诗变得在我心里很重要很重要,我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只会有男人为了爱去为女人牺牲,可现在,我似乎懂了女人内心的强大。

    “洛诗,我不会让你继续下去的,大不了死在这里,说真的,就算是死了,跟你在一起有个伴,这也没那么糟糕,不是吗?”我忍不住了,有一种真情流露了出来。

    甚至,我看着她有血迹红唇,有种想轻轻吻她的冲动,这个吻,不是她为了救我做出来的举动,而是我心里想表达的东西。

    可她还是摇了摇头,看我的目光中明显多了几分苛责,她说道:“不行,陈升,你现在只不过还是一个普通的人,这阵法,对现在的你来说,前面就是悬崖,你站在这里,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说着,她再一次站起来,朝着前面走去。

    忽然间,我的心,像是被硫酸浇灌了一样的难受,我快速的冲了上去,抱住了她的腰部。

    “不行!你这样下去,会死的。”我拼了全力将她抱住,不想让她在像是飞蛾扑火一样的撞击那诡异的阵法了。

    洛诗看我的眸子里,忽然蓄满了失望和绝望。

    “陈升,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欠你!你要是不让我为你付出,比着杀了我还要难受。”她的口气,变得那么陌生,变得我一时间认不清楚她了。

    我不明白,不明白洛诗为什么忽然会说这样的话,她说欠我的,为什么,应该是我欠她的才对,可她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她趁着我不注意,在我的胸口上狠狠点了一下,登时,我感觉身体像是被点了穴一样一动都不能动,紧接着,洛诗澄澈的眸子里,泪水滑落了出来,她义无反顾的转身,像飞蛾扑火一样的,再次朝着远处的阵法冲了过去。

    轰隆!

    轰隆隆!

    一次次,她撞击着,她的身体,虚弱,她身上满是鲜血,可她还是义无反顾。

    我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我像是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绝美爱情,我失去了什么,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我很快就要失去她了。

    她为我的付出,忽然让我爱上了她,深深的,一点不能自拔,我发觉,我的心像是被贴上了强力的粘合剂一样,黏合了她,永远都掉落不下来。

    “洛诗,不要,求你了,求你了。”我是个大男人,却哭的一塌糊涂,我感觉我比不上她,可我感觉,心里却又被她塞得满满的。

    “你如果死掉,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的身子动不了,可还是嘶吼着,不断的,一遍一遍的。

    可我的嘶吼是那么的无力,洛诗依旧一次次的撞击,我终于承受不了心中的痛了,躺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而就在我昏死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洛诗转身朝我投过来坚毅的目光,她笑了,在她朝着那阵法冲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笑了。

    我坠落进了梦境,梦里,她坠落了悬崖,我呆呆的跪在悬崖边上,浑身麻木,有一种想陪着她去死的冲动。

    梦里,我忘记了父母,忘记了亲人,什么都不顾,只想跟她一起,这种爱情,像是烟火一样,在火柴点燃的瞬间,迸射出花火,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而当我再次醒来时,周围的能见度,几乎可以说只有半米了,我身处迷蒙之中,更像是处身于云海,我兴庆我能够动了,我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狼狈的像只猴子一样朝着洛诗的方向爬了过去。

    终于,我摸到了洛诗的身体,她此时,身上已经冰凉,她没了呼吸,遍体鳞伤,血淋淋的,我哭嚎着将她抱了起来,紧紧的抱着。

    我将她满是鲜血的脸擦拭干净,她是这么的美丽,可我还没来得及对她说一声我爱你,她就这样走了,她走了,我感觉心裂了一样,死了,麻木,却让我心底里生出来一种倔强。

    如果说,我之前是个废物,什么都不懂,那么现在这一刻,我多么想让自己变的强大起来,因为,要是我强大了,洛诗就不会为了带我离开牺牲掉自己。

    我恨我自己了,恨我自己之前不强大,我在这一刻,咬破嘴唇,发下了人生当中第一个誓言,旋即,我将洛诗背在了后背上,朝着前方走去。

    我已经不害怕前面是不是有悬崖,我大步的走着,走了很久很久,也没遇到悬崖,我确认,洛诗拼劲了全力将外围的阵法给破解掉了,她为了让我离开,真的做到了,虽然,这是个血的代价,虽然,这是让我心疼一辈子的代价。

    后山的路上充满了荆棘,没有一条路是好走的,我可没有选择放弃,尽管腿上被荆棘刮的鲜血淋漓,我依然咬牙坚持着。

    快了,就快要到山下了,等到离开这该死的地方,或许洛诗还有救,我的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所以,我忍受着剧痛,走在荆棘里,走在我人生第一次做出决定的路上。

    差不多走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忽然停了下来,我四下看去,灰蒙蒙的,一种恐怖的预感在我的心头缭绕起来。

    我已经走了这么长时间,可白雾还是缭绕着,我确定,没有被鬼打墙,因为我的额头上还有骑马布和白药子,但是,为什么还是走不出去,再看我的脚下,荆棘下面,满是骷髅骨,十分阴森。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根本不知道,可我看到地上那些骷髅骨竟然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生长着,原本是一具具骸骨的,此刻,竟然很快长出了身体,然后,爬起来,朝我扑了过来。

    我背着洛诗,忽然笑了,我从来没有这样坦然的去面对死亡,死亡就在前方,我却一点都不担心,只因为后背上背着洛诗。

    “来!来啊!你们这群恶鬼!杀了我啊!杀了我!”我大声的吼叫,歇斯底里,此刻,我的眸子里应该迸射出来寒光了吧,此刻,我的面部表情看上去应该更加像鬼吧!

    我不知道,我咬牙冲了上去,可那一个个厉鬼,却像是害怕了我一样,他们瞳孔深陷的眼睛里闪动这惊骇的目光。

    我感觉脖子上那戒指,散发出来金黄色的光晕,像是佛光一样,驱散着恶鬼,终于,我忍不住了,我感觉身体中的鲜血在流失,我低头去看,我的两只腿上,已经没有了皮肉,那里,竟然也只剩下骨架子了。

    荆棘,挂掉了我双腿上的血肉,我不在乎,知道我后背上的洛诗还好就可以,可我很累,我的眼皮很沉,我倒下去了,在倒下去的那瞬间,我拼尽全力托住洛诗。

    就算是她死了,我也不会让她摔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