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十八章逃离
    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即便是他或者她比你强大,你也会好好保护他。

    这是我在昏倒之前唯一的想法,我不想让她摔疼,所以,就算是在倒下之前,我会让她安全着地。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出现在了一张床上,一个男子正坐在旁边端着一本书看,我动了一下,双腿上传来剧烈的疼痛,疼痛牵引了全身,蔓延到了骨头里,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忽然,坐在旁边的男子十分紧张将看的书揣在了怀里,显得很慌乱的样子站起来,然后惊讶的看着我,呆了三四秒钟问道:“你,醒了。”

    我这才看清楚这个男子的脸,第一印象就是肥胖,感觉跟一头猪似地,很肥大,眉毛很浓,但是总有一种猥琐的感觉。

    “洛诗呢?”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男子愣了一下,旋即说道:“什么洛诗?哦,你说我刚才在读诗?嘿嘿,我没有读诗,不过以后有机会我咱俩可以一起看。”

    我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大声质问道:“洛诗呢,那个女孩呢,她怎么样了,她还活着吗?”

    许是因为我太过激动了,我竟然一下从床上做了起来,也不管剧烈的疼痛了,我现在只想知道关于洛诗的消息。

    可眼前的胖子却一副看鬼的样子看着我说:“我不知道什么洛诗啊,我去喊师父来,你等下哈!”说着,他就像是害怕我一样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一身白衣,面色也很白,甚至,就连头发也是白的,而且,还那么长,披散在肩膀上,第一眼看上去倒像是个搞艺术的。

    不过男子脸色很严肃,走进来后,那双眼睛盯着我,让我有种被定格住的感觉。

    “这是我师父。”胖子笑了笑,给我介绍说道。

    我连忙问:“你见过洛诗没,她现在怎么样了?”

    男子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冷意,只说了一个字:“没。”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洛诗?当初我她在我的怀里,要是这个白发男子救了我的话,应该会见到洛诗的,可为什么他说没,难道,洛诗的尸体……我心里伤心极了。

    胖子走到我面前,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喂,我师父就这样,很少说话的,他说没见你口中的女孩,应该就是没了。”

    我咬了咬牙,试图下床,准备去找洛诗,就算是她死了,我也要找到她的尸体,可我还没下床,就被胖子给摁在了床上。

    “你干嘛啊,你的两条腿现在刚长了点肉呢,你这就下床,等于是找死啊!”胖子说道。

    我咬牙说:“我要去找她,我不能丢下她不管,她是为了我才拼死的,我不能让她暴尸荒野。”说着,我忍受着剧烈的疼痛下床来。

    此时,我的双腿上已经被缠了白色的绷带,而且,身上也缠了很多绷带,好不夸张的说,我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个木乃伊一样。

    胖子再次拦住我说:“你还去找人呢,跟你说吧,现在去山那边的人,都是有去无回,也就我师父能把你救回来,你现在自己去的话,肯定死里面了。”说完,胖子撇了撇嘴,用白眼看我。

    我哼了一声,咬牙坚持尝试在地上走,可刚一动,顿时,刺骨般的疼痛就传来,紧接着,我就再次疼昏过去了。

    这一昏,我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醒过来的时候,听到旁边一张床上传来古怪的声音,我下意识扭头去看,就见被子里隐约有光露出来,但是被子一动一动的。

    “给我点水喝。”我感觉口渴的不行,喊了一声,可我这一声,把被子里的人差点吓个半死,胖子一下从被窝里钻出来,瞪着两只大眼睛看我。

    “哦,我这就给你倒水。”说着,他从被窝里站起来,不过,他一站起来,一卷卫生纸从被窝里掉出来了。

    我顿时明白咋回事了,摆了摆手,说算了,心里恶心的不行,胖子有些尴尬,先去洗了洗手,这才给我倒了水。

    喝完水后,我躺在床上,很着急,我不知道洛诗现在是死是活,说真的,我心里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毕竟,洛诗的本事难么大,我总感觉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死掉。

    胖子可能是因为我发现了他猥琐的秘密吧,主动跟我套近乎,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陈升,然后我问他我们村子发生的事情他是不是知道了。

    没想到,我这么一说,胖子猛地拍了一下大腿说当然知道了,现在好几个村子都知道了,不过现在我村成了**,很少人敢进去的,再说了,就算是有人胆子大,但是进去后也从来没见有人出来过。

    我叹了口气,胖子又问我,那个洛诗是不是我女朋友,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问他,能不能帮我去找一下洛诗。

    胖子摆了摆手,说他可不想去送死。

    正说着,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我就看到那个白头发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走进来后,没看胖子,而是用那种冰冷的目光盯着我。

    “我又去了一趟,并没发现你说女孩。”他说完,站在那里,盯着我看,眼神看上去很冷,很怪,我明白了,他肯定以为我说的洛诗是个鬼,于是我就跟他解释。

    “恩人,谢谢你救了我,可是,我当初是跟洛诗在一起的,你当时要是救我的话,应该能见到她的,可为什么连她的尸体都没见到呢?”我疑惑的问道。

    说真的,我很不明白,难道洛诗的尸体被狼叼走了吗,可我们村子虽然比较偏僻,但是早先年村里都打过狼,多少年也没听说山里有狼了。

    白发男子盯了我一会,却朝我伸出手来,摊开手掌,问我:“这是你的东西吗?”

    我这才看清楚,原来是当初二狗子从深井里挖出来的那个铜鼎,这铜鼎一直藏在洛诗的身上,看到这东西,我激动了。

    “这是洛诗的!你找到这东西的时候,真没见到她吗?”我急忙问。

    白发男子摇了摇头,走到我面前,将铜鼎放在了我身边说:“你没见到人,也没见到尸体,周围并没有痕迹,估计是她自己离开了吧。”说完,他转身要走,不过刚到门口,他却转身了,盯着我深深的看了一眼,说:“这是四脚佛香炉,你好好保存吧,这东西对你来说,是个宝贝。”然后就走了。

    等到白发男子一走,胖子凑到我面前,一脸稀奇的将四脚佛香炉拿在手里,我赶紧抢了过来,蒙着被子就哭了起来。

    我紧紧的抱着香炉,试图感受到洛诗的温度,可我并未感觉到,心里失落到了极点,要真是白发男子说的那样,洛诗离开了,可她为什么丢下了我?

    这个想法一在我的脑海里生出,我赶紧就摇了摇头,这绝对不可能,洛诗是不会抛下我不管的,可我明明在心里感觉不可能,却有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只有这样,或许洛诗才能够活下去。

    迷迷糊糊的,我的眼泪打湿了枕巾,胖子见我睡觉,也不打搅我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着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胖子和白发男子却都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盯着我看。

    我从床上坐起来,不知道怎么了,不过,顺着他们的目光去看,这才看到,我双腿上的绷带已经掉了,但是,我原本已经只剩下骨头架子的腿,竟然好了!

    肉,竟然在一夜之间就长好了。这有些太不可思议。

    可就在我惊讶的同时,我忽然感觉嘴里有股酸酸的味道,下意识拿手摸了一下,发现有白白的东西,像是平时喝牛奶,沾在了嘴上。

    这让我很疑惑。

    “师父,你的草药什么时候这么灵了,这才几天?一周的时间吧,他的腿就好了,师父,你简直就是华佗在世啊!”胖子一脸惊讶和兴奋的说道。

    可白发男子的目光却显得十分怪异,他冰冷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眼,那感觉,就像是我被什么冷血动物用目光扫描了一样,让我心底里忍不住生出来一股寒意。

    紧接着,他闪电一般的身影,来到我的身边,一把就抓住了我脖子上的挂链,然后盯着我的戒指看。

    那神色,说真的,很诧异,甚至,诧异中还带着一丝的惊喜。

    不过很快,他脸上的表情就收敛了起来,换成了严肃的模样。

    “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徒弟。”他只说了这一句话,就走了出去。

    我呆呆的端坐在床上,胖子却瞪大了圆鼓鼓的眼睛,跳到我的面前,一脸不可思议的说:“这不可能吧,不可能,肯定是我听错了,绝对是我听错了!”

    我皱了皱眉头,瞥了他一眼说:“干嘛?”

    他这才狠狠拍了我肩膀一下说:“陈升,你的命也太好了吧,师父竟然收你为徒了,你知不知道,我当年求师父的时候,可是在外面跪了三天三夜,还给师父洗了半年内裤后他才收我为徒的!”

    “哦。”我没搭理他,躺在了床上,虽然脸上表现的毫无波澜,可是我心里也有些诧异起来,脑海里回放着刚才白发男子盯着我脖子上戒指时的眼神,心想,难道他这么轻易收我为徒,就是因为戒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