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十九章没死
    我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洛诗现在没了消息,我心里感觉空落落的。

    胖子见我不以为然,把我从床上拽起来,说:“你咋不激动呢?”

    我瞅了他一眼,说激动啥,洛诗现在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有什么好激动的,胖子拍了拍我肩膀,安慰我让我想开点,那表情和语气,似乎在说洛诗已经没救了。

    我心里有些失落,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胖子倒是自来熟,说以后他就是我师哥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会罩着我的,我没心思搭理他,一想起洛诗当初为了我,飞蛾扑火一样举动心里就酸酸的。

    不一会儿,胖子看了下时间去做饭去了,师父走进来,站在那里,我有点不好意思,他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总是这么躺着,跟个大爷是的也不好,就做起来对他挤出来意思微笑。

    他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声起床吃饭然后又出去了,这个师父,还真是寡言少语,总感觉很高冷的感觉,不过,这种经常冷漠的人往往都是有本事的人。

    吃早饭的时候,我大体的问了一下,原来这是后山旁边的一处空旷地,说真的,之前这里我还从来都没来过呢,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人住,而且,给人一种世外高人与世无争的感觉。

    当然,我也了解了一下胖子和师父的职业,可怎么说呢,师父算是道士,但又不是倒是,他的职业谁也说不上来,就连胖子都说不好,只知道他能耐很大,人饭鬼饭他都吃。

    我了解了之后,目光朝着我们村后山那边看去,那里还是白茫茫的一片,被大雾给笼罩住了,那感觉特诡异,好像那边就是高耸入云的山,上面全部是云彩,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那边有山。

    吃过早饭,我对师父说,想再去山上看看,说不定当初洛诗只是去找帮我办法,恰好师父路过,将我救出,然后洛诗找不到我了。

    总之,我现在心里还是不愿意去相信洛诗死了或者失踪了什么的,我就想去找她。

    师父没说话,但是脸上那严肃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什么,他不允许我去,胖子用牙签剔牙,说我这是一次没死成,想着接着去找死呢。

    我不管他们说什么,跟师父说了一声,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朝着山那边走去,我知道,山这边虽然邪乎,但是大中午的难道还有鬼出来作祟不成,我自然选择了阳光旺盛的中午。

    师父不再说话,胖子一个劲唏嘘,然后摇了摇头,在师父的安排下下山去买东西去了,只是,等我来到了山下的时候,我看到师父也跟了上来。

    他那一头长长的白发,看上去格外扎眼,我扭头笑了笑说:“师父,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难道让你白白送死吗?既然你放心不下那个女孩子,我就跟着你来看看,让你死心。”他深深的看着我说道,眸子中掠过一丝古怪。

    我不多说了,朝山上走去。说真的,刚才被中午的阳光照射着,胆子就很大,总觉得大白天不会有鬼,可刚走了几步,雾气就弥漫在周身,那种和煦温暖的感觉顿时变成了阴冷,凉飕飕的,瘆的汗毛都直接竖立起来了。

    可是我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仔细一看,竟然是在原地,我知道,肯定是被鬼打墙了,这种现象太普遍了,但是又让人十分抓狂,毕竟,我现在的实力根本破不了这种的局。

    下意识,我扭头去看师父,师父站在那里,一身白衣,面无表情,我眼睛里满是求助的目光,他这才从口袋里掏出来一道黄符,手指轻轻一弹,黄符嗖的一下射出来,像是一道箭矢,撞击在空气中,呼的一下就点着了。

    我看到师父露的这一手,微微咋舌,看来他还真是有水平啊,知道鬼打墙破了,赶紧上山,此刻的山上还是骷髅满地,也不知道这些骷髅是怎么冒出来的,之前可没有,难道还从土里自己拱出来了不成?

    差不多十几分钟,我来到了当初跟洛诗分开的地方,这里地上还有不少血迹,应该是我和洛诗的,但是,真的就没见到洛诗的影子,我四下查找,根本没有,当我准备继续往山上走的时候,师父拦住了我。

    “这里还算安全,但你要是继续往山上走,简直就是九死一生,回去吧,你说的那个女孩,要是真的在受伤严重的情况下还能爬起来,那么她肯定会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或许真是你说的那样,当时我救你,她只不过是去想办法了。”师父第一次说出来这么一大串话。

    我深吸一口气,目光幽幽的观察了一下四周,这才有些不甘心的跟着师父离开了,不过心里的失落,倒是减弱了许多。

    或许这就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吧。

    在没有亲自来到这里寻找一下洛诗之前,我心里不会安分,现在来了,没找到洛诗,我就安慰自己,她肯定是离开了,她没死。

    下山的时候,我问师父,有没有办法带人进村子里,想办法将村子里的人都拯救出来,师父没有多说,只告诉我说,警方那边已经介入了,但是好几个警察进去后都没出来,所以,现在没人愿意进村子。

    我叹了口气。

    回去后,胖子从外面回来了,买了很多五颜六色的纸,我这才明白,原来师父还会扎纸人,算是当地有名扎纸匠,他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扎纸人,当然,附近的很多村子,甚至是镇上的有钱人,也会请他去做法事,只是他很少远处出手。

    既然师父收我为徒,我就算是入门弟子了,但是师父却什么都不让我干,只让我好好休息,他说我精气不足,需要好好调养了。

    我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这么说,胖子就笑着抓住我的手说,你看看你的十根手指头,指甲盖上有一个白月牙没?

    我连忙去看,还真是,一个月牙都没有,可是之前在我的印象当中,我是根手指头都有啊,胖子笑哈哈的说,我现在是阳气不足,需要调理,然后从塑料袋里找出来一些东西给我看,我不明白那是啥,胖子却神秘一笑,说是大补的。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些所谓的好东西,大补的玩意,最后都差不多让胖子给吃光了,这个家伙,手指上也没什么月牙,估计是平时自己撸多了。

    这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睡觉,一旁的胖子也在打呼噜,可忽然,我就感觉有什么人出现在了我身边,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小玥站在我的身边。

    我顿时一个激灵,再次看到小玥,我吓得浑身打哆嗦,上一次在后山那里的时候,她吃了我的香,后来我一想,胖子说我阳气不足,估计就是被她给吸了精的原因。

    难道,她这一次出现,又吸我的精,吃香了吗,下意识,我就夹紧了双腿。

    小玥看到我紧张的样子,那鲜艳的红唇微微启动,然后凑到我面前,在我的脸蛋上啪嗒亲了一口说:“陈升,你不要害怕,婶子不会害你的,婶子喜欢你。”

    我心里咯噔一下,说:婶子,你虽然死了,但你就算是鬼也是我小叔的鬼啊,你不要这样,我害怕,你怎么不去投胎啊,当初你结婚时候那些闹洞房的人现在都得到了应该有的下场,你应该消怨气去投胎的。

    小玥却摇了摇头,有些幽怨的说,她现在根本就投不了胎了,因为她之前被一个鬼婴给缠上了,还在她的体内种下了鬼蛊,幸亏吃了我的香之后,才暂时压制住了体内的鬼蛊。

    我不明白她这话是啥意思,就大着胆子问,她这才解释说,我们村老井下面藏了一个婴煞,那婴煞极为厉害,当初她上吊死后,因为怨气太重,所以就被婴煞给利用了,还做了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

    然后着重强调,她身体里的鬼蛊,只有我的精气才能压制住。

    我明白她啥意思了,就是要每隔一段时间就吃一次香,哎说真的,虽然小玥给我那啥,让我损失不少精血,可那感觉还是挺爽的,当然,说起来,也怪怪的,毕竟小玥生前可是我的小婶子啊。

    “陈升,虽然我活着的时候跟你小叔结婚了,但你也知道,你小叔是个傻子,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我是被逼无奈,而当初你为了救我,跟你爷爷差点闹掰,这让我很感动。”小玥的眼睛忽然有些红红的,看的我心里一阵酸。

    想了想,我忽然记起来,她可是住在我戒指里的,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洛诗当时去了哪里,于是我就问她。

    可没想到小玥脸上那忧郁的表情一下变了,有点俏皮的问我:“要是我告诉你,你是不是就可以给我香吃了?”

    呃!

    说真的,好囧啊,这怎么感觉更加无耻了呢,像是一种不正当的交易。

    可我还是很关心洛诗,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心里想着,就算是被吃了香后阳气不足,那以后多让胖子给我弄点补品吃也成。

    没有过多的犹豫,我点了点头。

    小玥笑了起来的,笑得十分妩媚,她先是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有些严肃的提醒我说:“陈升,你还是太单纯了,洛诗这个人不简单,我劝你以后不要跟她接触了。”

    我顿时愣住了,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的舌尖从我的口中抽回来,用一种极为严肃的口气说:“那一天,虽然她为了你差点死掉,但是当你昏过去后,她就在站起来,然后消失掉了,她不是普通人,就连那个张木匠,也不是普通人,因为当初,张木匠就在迷雾当中,离着你们不远!”

    轰隆隆!

    小玥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我脑袋里就像是炸了一样。

    这怎么可能!我不敢相信,洛诗真的抛下我离开,而且,张木匠,也就是小哥,他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