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二十章纸人
    我诧异的盯着小玥,不敢去相信她说的是真是假。

    我忙是问道:“小玥,你说张木匠没死?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他被装进棺材里的,还有,他可是小玥的亲生父亲,当初小玥为了我差点死掉,他为什么不上前帮忙?”

    说这话时,我口气中满是质疑。

    小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我估计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的,不过我的确是看到了洛诗爬起来离开的,而且,当初,那个张木匠就在你们身后不远,当初是大雾环境下,能见度很低,或许你看不到人,但我已经死了,我变成了游魂野鬼,我却能够看到。”

    经小玥这么一说,我似乎感觉可信度提高了不少,可我还是疑惑,又问她,那你为什么当初知道张木匠在旁边,不提醒我一声呢。

    小玥忽然凑到我面前,用那一双酥到人骨子里魅惑眼神盯着我说,陈升,我当时要不是吃了你的香,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意识,我告诉你了,我中了千年婴煞的鬼蛊,当时刚刚有点意识,但还不能像现在这样出来面对你,你懂吗。

    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难受的想死,很明显,我在心里已经相信了小玥,小玥跟我无冤无仇,她对我有意,不可能骗我的,可是!洛诗和张木匠的事情,真的让我难以接受。

    许是我太过诧异,小玥微微叹息一声说:“好了,以后你要是再见到他们,提防着点就行了,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鬼了。”说完,她妩媚一笑,开始解我的裤子。

    我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小玥刚才说什么我都没听进去,知道她那素白却又冰凉的手将我裤子解开之后,我才回过神来。

    不过这个时候的小玥,已经低下头去,很享受的样子开始吃香了,她现在是个鬼,又中了鬼蛊,我本来想拒绝的,可一想刚才答应她了,终究没说什么,只是感受着那种像是被冰冷而又湿滑的搅拌撩动的感觉,浑身僵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她的动作越来越快,我原本感觉那里冰凉的,此刻也感觉燥热湿润起来,小腹处传来一股子很强烈的冲动。

    下意识的,我忍不住那种刺激的感觉,都要叫出来了,小玥却一下子爬起来,然后用那湿湿滑滑却又冰凉的嘴唇堵在了我的嘴巴上。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不经意的扭头,看到了另外一张床上的胖子,此时胖子像痴傻了一样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我和小玥。

    “小玥,不要这样。”我一看到胖子那错愕的眼神,顿时感觉有些软了,不过洛诗却扭头,用极为歹毒的目光狠狠瞪了胖子一眼,然后对我说了一声没事,继续伏下脑袋,帮助我完成了最后兴奋。

    直到小玥满意的化成了一道红色的光线消失在我脖子上的戒指之后,胖子才猛地一个哆嗦,从床上跳了下来。

    “卧槽,陈升,你可以啊,你竟然养了鬼!还是个大美妞,这,这,这也太***刺激了吧!”胖子一脸激动的说道,那目光之中,流露出来一股子羡慕的神色。

    说实话,我本来还以为胖子会出去告诉师父的,毕竟,小玥可是鬼啊,但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很羡慕我的样子,我也是无语了。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胖子,你别胡乱说,这件事情我以后再跟你解释。”

    胖子却开始跟我套近乎了,说师弟师弟,你是我的好师弟,能不能让那女鬼给我来一次,最近看了不少那种小人书啊,憋火呢。

    我直接狠狠踹了他一脚,然后蒙着被子开始睡觉。

    当然,我根本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关于洛诗和张木匠的影子。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张木匠竟然没死。

    要知道,当初张木匠可是冲了千年婴煞才死的,最后又诈尸了,跑到他们村子后面水库里找不到了,难道说,张木匠的死根本就是一种假象?而他消失在水库里,更是掩人耳目的一种方法吗!

    我不敢想了,忽然感觉要是这样推理下去的话,我的心脏会受不了,因为在无形当中,我甚至把张木匠当成了跟父亲一样的存在,尤其是他宽阔的大手在我后脑勺上拍时候那种被宠溺的感觉,至今让我难以忘掉。

    而且,我更不敢想象,洛诗之所以帮助我也是有阴谋的,要真是这样,那比着杀了我还要难受。

    我开始在心里安慰自己,这绝对不可能,就算是一流的演员,在那个时候,也不能演的那么到位,因为,我用心感受到了当初洛诗是真的愿意为我去死的。

    整整一个晚上,我脑海里都在胡思乱想,最终,我忍受不住被小玥吃香后的那种疲倦,沉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胖子不再房间,我出去找了下,也没找到人,师父也不在,我不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正在犹豫是不是出去找找他们的时候,远处竟然有一辆车开了过来。

    很快,车停下,胖子跟师父两个人下来,然后朝着这边走过来,不过,在他们后面,跟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这女人,施了淡妆,长的十分漂亮,第一眼,就给人一种少妇但是却风韵犹存的感觉,尤其是她走动起来的时候,那身子扭的,让人心里忍不住就痒痒的。

    不过我看到师父的面色很难看,阴沉着脸,一句话不说的走过来,胖子一直跟在师父旁边说着什么。

    等到他们走过来,我听到胖子说:“师父,人家给咱钱呢,干嘛不要,不就是做一场法事的吗,之前你不是也做过吗,这可是个好机会。”

    “吴良!我昨天让你去进货,没说让你去找事,这件事是你招来的,你要是想做那就去吧,不过我得告诉你,这个单子你只要接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我徒弟。”师父生气的时候,说话倒是多了起来,经过我身边,也没说什么,直接进了房间,将房门给关上了。

    胖子一脸的尴尬,站在那里,不过,等到女人走近了之后,她却又一脸的谄笑。

    女人走过来,先是打量了我一眼,这才问胖子说:“你师父这人还真是古怪,放着钱不赚,跟个白痴一样,吴良,你也懂点道行,不如这件事你接了吧,到时候钱给你。”

    胖子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良久之后才说:“白姐,这件事情不是我不愿意帮忙,你也看到了,我师父去了,但是他一句话不说又回来了,这说明你们家那别墅有问题,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一副心疼的样子,那感觉,就跟自己用刀子割命根子一样。

    被称为白姐的女子柳叶弯眉轻轻皱了下,朝我看了过来,然后冲我妩媚一笑,问道:“小兄弟,看样子你也是个懂行的人喽,愿不愿意帮姐姐一个忙呀,事成之后,给你三万块钱,还有……姐姐满足你一次。”

    她在说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故意贴近了我,小声的,还朝我的脖子上吹了一口气。

    说真的,这女的虽然长得还不错,风韵少妇,但是不知道为何,我心里生出来一股子厌恶的感觉,有点恶心。

    一旁的胖子倒是不淡定了,转身对着少妇说:“白姐,你先回去吧,等我电话。”然后很隐晦的给女子使了个眼色。

    女子笑了笑,点头转身走到了车上,然后直接就开车走了。

    我这才问胖子:“师哥,这到底是咋回事啊,我怎么感觉师父生气了的样子?”

    胖子叹了口气说:“师父不愿意赚钱呗,哎,好几万,真是太可惜了。”

    我想了想,说:“师父要是不愿意的话,肯定有他的道理的。”

    胖子想了想,面色有些古怪,也不再说什么。

    不过晚上的时候,胖子竟然把我从睡梦中晃醒了,他问我:“陈升,能不能让你那女鬼出来一下,让她陪陪我,哎,这夜深人静的,慢慢黑夜真是煎熬啊。”

    我翻了个身,懒得搭理他,继续睡。

    不过,当我睡了一会,扭头看的时候,发现他床上已经没人了,我知道这家伙肯定不安分,赶紧穿上衣服追了出去。

    果然,在不远处是白天的那辆车,那个丰满的女人正站在那里抽烟,胖子走了过去,说了几句话,两个人就上车了。

    我本来想追上去拦住胖子的,但是,他们竟然很快就走了,我叹了口气,寻思着去告诉师父,不过一转身,就看到一道人影站在门口,面色阴冷。

    “师父。”我喊了一声。

    师父皱了皱眉头说:“我就知道这个小子肯定会铤而走险,陈升,你跟我走一趟吧,趁着这次机会,也传授你点东西。”

    这么说着,他进了屋,然后竟然拿出来两个纸人来。

    说真的,大晚上的,看到师父扎的这惟妙惟肖的纸人,我心里有些害怕,因为,这纸人真是太像了。

    而且,我本来还以为师父找出来纸人,是要带着做法事的,没想到,师父竟然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纸符,点燃之后,念了几句咒语,然后咬破手指,在纸人眼睛上点了一下。

    “上去吧。”师父对我十分平淡的说道。

    我仔细一看,这!纸人,的眼珠子竟然转悠了下,然后像是活人一样的弯下腰去,那意思,是要驮着我呢。

    我被这一幕,惊讶的目瞪口呆。

    民间自古就有扎纸匠,可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把纸人变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