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二十一章旁门
    师父看我惊讶,倒是二话没说,直接走到了一个纸人面前骑了上去,然后扭头看着我,那意思问我怎么还不上来。

    我赶紧也骑了上去,师父嘴里喊出来一个“引”字,然后两个纸人竟然背着我们快速的跑了起来。

    说真的,这一幕完全颠覆了我的观念,要知道,纸人啊,怎么也是纸糊的吧,可我骑上之后,竟然真的感觉纸人有血有肉似地,而且,跑起来还贼快。

    这速度怎么形容呢,绝对比着跑马还要快,而且,跑起来一点声音都没有,轻飘飘的。

    我错愕的骑在纸人身上,盯着前面的师父看,真心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有着这么强大的法术。

    忍不住,我就开口问道:“师父,原来这扎纸人里面这么多门道啊,竟然能把纸人给变活了。”

    师父起初并未回答我,良久之后,他的速度慢下来,跟我持平这才说道:“陈升,自古我们华夏就有旁门左道一说,你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师父继续说:“其实所谓的旁门左道,只不过是道家和佛门之流对我们的一种污蔑性称呼罢了,旁门又称外八门,外八门在民间流传已久,但是各行各业里都有一些很传统很神秘的异术,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现在,你也是外八门的人,我的手艺,迟早是要传给你的。”

    “当然,我们外八门的忌讳,就是不要泄露天机,所谓的天机,就是永远不要告诉外界人的我们这一行的秘密。懂吗?”

    我赶紧点了点头,说了声懂,我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知道民间有扎纸匠,但是却从来不知道他们能够施展神通,把纸人变活的了,天机啊原来。

    师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旋即眉头微挑,说道:“你或许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江离,你可以叫我白狐。”

    我一愣,白狐,江离?说真的,他一头白发,浑身白衣,就连肤色都是那么白净,白狐这个名字跟他倒是十分的贴切。

    不过我笑了笑说道:“我作为你的徒弟,以后当然要叫你师父啊。”

    我这么一说,不知道为什么,白狐身躯微微一颤,嘴上没说什么,但是我隐约的留意到,似乎,我叫他师父,他有点忌讳似地。

    差不多只用了半个小时,我和师父在一栋别墅外面停了下来。

    这别墅从外面看,显得十分奢华,一看就是有钱人家才住的起的,讲真,虽然我们村子十分的偏远,但是,镇上近年来还是出了不少大户人家的,据说很多人到县城或者市里去开了厂子,赚了不少钱。

    师父跟我下来后,手指在空气中轻轻一拈,顿时就有一团火苗点着了,旋即,师父就将两个纸人烧掉了。

    “师父,师哥就在这里吗?”我问道。

    他的脸色很难看,点了点头说:“这个吴良,当时我就不应该收他为徒的。好了,陈升,你进去吧,我有点事情要处理。”说完,师父竟然就朝着别墅后面走了过去。

    我愣了下,本来还以为跟师父一起进去心里比较踏实的,现在他一走,我心里就开始悬了,我可不是傻子,白天的时候师父和胖子来过这里,师父不愿意做法事,那就说明这里绝对不安稳,很可能还有厉鬼之类的,所以,我开始紧张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别墅里面传来一阵声音,这声音,隐隐约约的,听的人心里倒是好奇,我咬了咬牙,就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说来也是奇怪,这么大的别墅,按理说,应该有不少人居住的,但是,门口只停放了一辆白姐的车,难道说,现在别墅里,只有胖子跟白姐吗。

    走到别墅大厅里面,我就听到了一阵哼哼啊啊的声音,这尼玛,死胖子竟然跟白姐干起来了啊,四下去看,也没见到人,不过一个房间门虚掩着,我透过门缝仔细的看了看,就见床上两团白花花身子正交缠在一起呢。

    此时,胖子疯了一样的扛着白姐的两条腿,白姐的脸正好对准了门口这边,我透过缝隙,心里想着***也是真刺激,可忽然间,我看到白姐那享受的表情之中,眼神中掠过一丝诡谲,嘴角还扬起来一抹不怀好意的笑,目光正盯着我这边呢。

    我登时就吓得后退了一步,心说白姐不会知道我在外面了吧。

    正想着,胖子在里面大叫了一声,然后哆嗦着滚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白姐整理了下衣服,然后直接下床朝着门口走过来。

    我赶紧躲在了桌子底下,还好,白姐出来后,根本就看到我似地,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不过,她走进去之后也没开灯,就在里面鼓捣什么,而且,里面还传力咕嘟咕嘟的声音,让我心里很好奇。

    我缓缓从桌子底下爬出来,进了胖子在的房间,只是胖子这会不知道咋地,竟然昏死了过去,嘴里还吐着白沫呢。

    我在他脸上拍打了两下,喊:“师哥,醒醒啊,你咋地了,被白姐给吸了啊?”胖子一动不动,除了还有一点点的心跳之外,完全就跟个死人是的。

    我心里顿时感觉到不妙,这个白姐,不会是什么鬼变的吧,想背着胖子离开,可忽然,吧嗒一声,房间里的灯灭了,然后们开了,白姐那风骚无限的身躯站在了门口。

    “陈升,你来了,姐姐好想你啊。”白姐站在门口,那甚至一扭一扭的,她身上穿着睡衣,绰约见能让人看到她那完美的身材。

    讲真,这一幕,看我心里有一股子火上来了,毕竟,白姐虽然年纪比我大,但是风韵犹存,那美貌,虽然不能跟洛诗或者小玥比,但是,也差不了多少,甚至,更平添了几分魅惑。

    一时间,我脑袋了嗡嗡的,竟然像是着了魔一样的朝着她走了过去,紧接着,我就感觉白姐那柔软的手开始在我的身上摸索了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候,我脖子上戒指里传来一股冰凉,旋即,我脑袋里一震,顿时清醒了过来。

    “白姐,你干嘛,我来带师哥走,你不要乱来。”我盯着她胸前深深事业线看了一眼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说道。

    可白姐却直接朝我扑了上来,将我扑倒在了地上,她像是一只母狼一般的压着我,那感觉,倒像是被要被一个女人给强了似地。

    忽然,就在他将我裤子的大前门拉链给拉开的那瞬间,我竟然一拳打了出去,白姐被我这一拳打的脑袋一偏,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她更加魅惑的开始在缠在我身上。

    不知道为何,我隐约感觉到了一股子腥臭,腥臭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我忽然意识到不对劲,赶紧拼了全力的推开,一不小心,我的双手触摸在了她的胸口上,可是,那里竟然就像是腐烂了一样,我一推,竟然感觉手都陷进去了。

    随后一股子浓烈的恶臭袭来。

    妈的,果然有古怪,可是我现在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就在她的舌头像是一条蛇一样的钻进我口中时,忽然,门口一道光亮乍然迸射出来,一道符文冲击而出,直接打在了白姐的身上。

    火光迸射的瞬间,我朝着门口那里看去,却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身影,好像,真的很像,可她穿着旗袍,脸上遮着白色的纱布,只是一眨眼就消失掉了。

    我本来还以为救我的人是师父,可完全不是。

    白姐被符文打中,一下子滚到在了地上,一道黑色的光影倏忽从她下面那里窜出来,逃了出去。

    我赶紧爬起来追赶,主要是想看看刚才救我的人是谁,可是,那身影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无影无踪。

    不一会儿,师父冲了进来,他面色阴寒,来到我面前问我胖子呢,我指了指,师父咬牙走进去,直接将胖子扛起来,交给了一个纸人,让纸人驮着他回家。

    可师父却跟我留下来了,他面色极为严肃,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陈升,这别墅里面藏着一个千年婴煞,你怕不怕。”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千年婴煞,难道是我们村里那口老井里的婴煞吗,虽然心里怕的不行,但我还是摇了摇头说了声不怕。

    师父笑了一声,然后在我的后脑勺上拍了两下,笑了笑。

    莫名的,被师父拍打后脑勺,我浑身颤抖了一下,一种熟悉的感觉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猛地抬头去看师父,师父脸上却一脸严肃,可是,这感觉,为什么这么熟悉,在我的印象当中,只有张木匠和洛诗才会拍我的后脑勺,可现在,师父竟然也拍了。

    说实话,这感觉很难受,却又很奇妙。我不知道你们没有这种感觉,就是忽然想起来别人对你经常做的一个动作,偶尔怀念起来,心里就会莫名的酸痛。

    师父的这个举动,让我开始怀念张木匠和洛诗了。

    可刚才救我的那道身影,真的很像洛诗,这本来就让我心里焦急难受了,现在师父竟然又拍了我的后脑勺。

    “怎么了?”

    许是见我有些发愣,师父问了一声。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摇头说:“没什么。”可是心里,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有时候,我认为,人对你的习惯动作,会属于同一类人。

    我在这一瞬间,又忽然想起来小玥给我说的话,她说过,当初在后山的迷雾中,张木匠其实一直站在我和洛诗附近的,这不得不让我开始有些怀疑面前的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