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二十二章杀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怀疑。

    很快,师父带我来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这房间就是刚才白姐进去的地方,刚才她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传出来咕嘟咕嘟的声音,着实吓人。

    师父显得十分小心,走到门口,灯打开,可是,房间里空无一人,也没有什么异常,只是,这个房间是一个卫生间。

    我皱了皱眉头,难道刚才白姐在解决三急吗。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师父走到了马桶旁边,脸色顿时煞白起来。

    我见他面色有些不对劲,忙是问道:“怎么了师父?”

    师父深吸了一口气,说:“这里不是我们应该待的地方,赶紧走。”说完,他一点都不迟疑的转身跟我往外走。

    我也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不过,刚走到门口,下意识转身的时候,我却从马桶边缘上看到了一双手,一双黑乎乎的,像是被烧焦了手,而紧接着,马桶里就冒出来一个小脑袋,也是黑乎乎的,那张脸看不太清楚,但是脸上嘴角的一幕诡异的弧度,却让我顿时汗毛竖立。

    也就是这一瞬间,我脑袋里嗡的一声响,随后便感觉像是疯了一样,内心之中有一骨子强烈嗜血的冲动,我盯着师父的脖子,感觉喉咙出一窜一窜的,很想上去咬一口。

    师父没有留意到我的变化,只是推了我一把,可紧接着,我的身子便不受控制的朝着师父扑了上去,下一秒,我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陈升!”师父已然意识到不对劲,手掌在我身体上一推,脖子上渗出来鲜血的血迹,而我的嘴唇上也满是血迹,那种甘甜,让我发疯,我很想喝血。

    就见师父闪电一样冲到我面前,咬破手指,在我的眉心上快速的一摁,顿时,我脑袋就清醒过来了。

    “快走!”师父一把将我拉起,就朝着外面冲,可这是,马桶里面竟然噌的一下窜出来一道小黑影,黑影站在那里,两只乌黑的小手啪啪拍打了两下,旋即,马桶里面竟然接连跳出来了十几道鬼婴。

    呼啦啦!

    原本敞开的大门,就在我们马上要冲出去的那一瞬间,竟然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给关上了一样,而且,整个别墅里面的灯全部熄灭了,我和师父处身于黑暗之中。

    恐惧。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萦绕在了我的心头。

    尤其是当我再次品尝到嘴唇上腥气的血迹后,我的心脏,甚至骨骼都开始战栗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和师父坠落到了地狱当中。

    “陈升,揪住我的衣服,知道吗,千万别松手。”师父的声音像是一道炸雷一样的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

    旋即,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掏出来一把桃木剑,手上的血迹在桃木剑上快速的涂抹了一下,那木剑竟然像是灼烧了一样,散发出来通红的光芒。

    我错愕的瞪大了眼睛,凭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已经出现了上百的鬼婴,有的像是蛤蟆一样趴在地上,有的站在暗影里面,有的还爬到了屋顶上,正扭头,瞪着狰狞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我们。

    这种恐惧,笼罩住我,让我一时间都无法挪动身子。

    “吱!”随着为首的一只鬼婴发出来这样的怪声之后,成群的鬼婴已经开始朝着我们围拢了过来。

    倏忽间,地上一只像是蛤蟆一样的鬼婴窜动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我们,师父怒哼一声,手中桃木剑猛地刺出。

    噗!

    桃木剑锋利无比的刺中了那鬼婴的脖子,一道像是墨汁一样的黑色液体从鬼婴身上喷溅出来,旋即,那鬼婴砰的一声化成一滩污水。

    不过,虽然师父手中有桃木剑,但是这鬼婴毕竟还是太多,我拽着师父的衣服,都能够感觉他的身躯在微微颤抖。

    “吱吱!”

    再一次的,鬼婴疯了一样的朝我们扑了过来。

    师父护住我,不断的朝着鬼婴刺出,速度很快,桃木剑在空气中挥动,发出来呜呜的声响,只是眨眼的时间,五六只鬼婴就跌落在地上。

    可是,师父的肩膀上已经被一只鬼婴给咬出来一掉血口。

    眼见着另外一只鬼婴扑上来,要对付师父,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拳击打出去,砰的一声,那鬼婴当即就跌落在了地上。

    许是因为我的突然暴起,师父微微一愣,旋即继续出剑,不过最终,鬼婴还是太过了,而且,我看到原本在另外一个房间昏死的白姐,竟然从房间里出来了,她手里抓着一把匕首,狰狞的冲着我们笑着,然后,匕首在她的肚子上霍然一下攉开,顿时,鲜血留在了地上,只是,地上的血液,竟然汇聚起来,然后成了一个个鬼婴爬起来了。

    这一幕,真的把我惊讶到了,没想到,白姐竟然这么残忍的将自己的肚子给攉开了。

    师父看到这一幕也吓得不行,赶紧拉着我后退了几步,我转身试图将门打开,可是大门紧闭,根本就打不开。

    啪啪。

    一时间,别墅里灯光竟然全部打开了。

    那些鬼婴全部停下动作来,随后,我就看到白姐将身上的衣服脱光了,“贱人,你不是喜欢堕胎吗,我倒是想看看你以后怎么怀孕,现在你还不是被我给控制住了吗!哈哈,贱人。”

    这么说着,白姐竟然像是疯掉了一样在自己的肚子上用匕首一下下划着,而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刚才她这话的声音,很明显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白姐最自己真的是太残忍了。

    那些鬼婴,看上去一个个都没有思想是的,趴在地上,等待着什么人的一声令下,可就算是这样我和师父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

    紧接着,白姐从厨房里找出来一根茄子,然后当着我们的面,就那么残忍朝着下面捅了进去,每一次,都那么大力,每一次,都像是被强迫着,但是,白姐的脸上,一点痛苦都没有,看上去反倒是十分刺激的样子。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现在的白姐,肯定是被一个男鬼给附身了,而男鬼之所以这么折磨她,是为了报复。

    眼见着白姐下面那里流出来的鲜血流在地上,我嗅到了那种血腥和腥臊的气息,开始狂呕起来。

    “贱人,当着这两个男人的面目,你就死吧。”白姐吼了一声,旋即,手中匕首就朝着自己的脖子上划了出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出来一股劲头,猛地冲了出去,一下将白姐扑到在了地上,我知道她是被鬼给附体了,但是,我不能就这样让她死掉。

    师父对我的动作微微动容,也赶紧冲上来,斩杀了两只鬼婴之后,从怀里掏出来一张黄表纸,快速的用血画了一道符,塞进了白姐的口中。

    可附身在白姐身上的厉鬼太厉害了,竟然将黄符吐了出来,然后剧烈的挣扎,还在我的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我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陈升,这厉鬼太厉害,他是从白姐下面进入的,你赶紧把黄符贴在茄子上,快点,不然白姐魂魄就要消散了。”

    就在我和师父都有些束手无策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竟然传来了小玥的声音。

    我一听,浑身一颤,赶紧将黄纸符捡起来,然后帖子了茄子上,朝着白姐那里弄了进去。

    啊!

    白姐忽然大吼一声,这声音,就像是那男厉鬼被刺中了一样,随后,白姐的身子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说真的,此时白姐的皮肤里就像是有什么古怪的虫子一样,不断的窜动,但是,根本就找不到出口,她口中是男人的声音,不断惨叫着。

    师父转身斩杀掉了两只小鬼,扭头看到我的举动,似乎明白了什么,手腕一抖,目光精准无误的瞄准了白姐身上的凸起,然后有桃木剑的阔面拍打了下去。

    咚!

    猛地,白姐下面的茄子一下子被冲撞了出去,那感觉就像是红酒的塞子,忽然被拔出一样,旋即,一道黑光朝着卫生间那边窜了过去。

    可这时,小鬼婴们却都张开了嘴,露出来尖锐的獠牙,疯了一样的朝我们冲过来。

    一时间,无数的小鬼扑过来,我感觉身上被咬了好几道血口,疼痛蔓延在全身。

    师父虽然竭尽全力的想要保护我和受伤的白姐,可鬼婴毕竟是太多,他根本无暇招架。

    忽然,就在我心里陷入到了一种绝望境地的时候,大门被一股子强大的力量冲击开,一道倩影出现在那里,她脸上蒙着白纱,她的手里打着一把红色的雨伞,手里却还提着一个红色的灯笼。

    她一出现,手中灯笼直接朝着我们这边飘飞了过来,霎时,灯笼中绽放出来朦胧血红的光晕,光晕所到之处,那些鬼婴竟然十分害怕一样的赶紧退避,躲闪不及的,被红光一照,就砰的一声爆炸掉,成为血雾。

    原本令我和师父都无法应对的场面,竟然在顷刻之间被那熟悉的身影给解决掉了,只是,她帮助了我们之后,手中的伞却忽然关闭了,而随着伞关掉,她竟然忽地消失在原地,就连红伞,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师父此刻盯着那身影消失的地方,眼神中掠过一抹古怪,不过很快,我拍了他一下后,他回过神来,跟我搀扶着,已经被开膛破肚的白姐冲出了别墅。

    我想,那身影,第二次救我,她肯定认识我,而且,她的身影那么熟悉,或许就是我日夜思念的洛诗。

    只是,她若真是洛诗的话,为什么每次出现一下就消失掉,她为什么不肯出现,当面见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