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二十三章吴瞎子
    我的脑海里全是洛诗,心里再次感觉空落落的,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一样,很难受,很想念。

    师父跟我扶着白姐上了那辆轿车,然后开车快速赶往了医院,镇医院的医疗设备还行,不过在白姐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看到这情况还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经过抢救,白姐算是安全了,熬到了后半夜,师父去把手续什么的都办好,这才跟我回去。

    可回来一看,胖子这家伙正在呼呼大睡,师父冷着脸站在胖子身边,我赶紧去晃悠胖子,胖子这家伙竟然做梦,嘴里含糊了一声,白姐你真棒,夹我都快要受不了了,然后发了个身。

    这下师父真的是气坏了,一脚踢在了床上,轰的一声,整张床都散架了,胖子这才从梦中惊醒,他一醒来,看到我和师父,脸上就羞红了,低头不说话。

    师父怒斥:“说,到底怎么回事?”

    胖子被师父这么一训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肥肉都颤抖了一下,这才唯唯诺诺的开始说道:“师父,白姐说要给三万块钱,这样的生意,我们不接白不接,所以我就偷偷……”

    “我不是说这件事,告诉我,那女人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之前就已经感觉到她的别墅里面煞气太重,不是我们能招惹的,现在既然招惹了,你偷着揽活我也不多说什么,只要告诉我真相就可以。”

    胖子连忙点头说:“师父,事情是这样的,白姐告诉我说,他之前有过五个男人,这些男人有大城市的,也有咱们这边村旮旯里的,不过去年的时候他跟池子沟村的一个男人好上了,但是那个男人是个二流子,还喜欢赌博,整天跟她要钱,最后他很无奈,就找人把那个男人给弄死了,不过,男人死后,她才知道自己怀孕了。”

    “这不是,白姐怀孕之后很自然的就流产了,因为害怕其他人知道,影响她的名誉,所以她就在家里偷偷的做了药流,可能是她之前做过太多的流产吧,自从这一次之后,她每天晚上睡觉,都感觉有双手掐她的脖子,还有一次,她从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小孩,她知道是被鬼给缠上了,所以就找到我们了。”

    胖子一口气说完,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让师父惩罚,还说,随便师父怎么惩罚都行,他知道错了。

    师父也不说什么,只是微微皱眉,那一双冷厉的眸子之中闪现疑惑,看样子,像是有些地方他想不明白似地。

    “还有吗?”师父想了想,忽然问道。

    胖子猛地又打了个哆嗦,却说没有了。可我却从胖子的表情中隐约的察觉出来,他似乎隐瞒了什么事情,而且,隐瞒的绝对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苟且之事这么简答。

    师父哼了一声,没在问什么,回了自己房间。等师父走后,我却叹息一声说:“胖子,你为了那么点钱,差点把命搭上你知道吗,刚才我和师父经历的事情,你根本就不知道有多么危险。”

    胖子十分诧异的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就把刚才在别墅那边遇到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他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甚至,身躯都开始颤抖。

    我见他那不对劲的样子,更加渲染了一下刚才的危险,还说那个男厉鬼,以及那些鬼婴的事情,没想到,我说着说着,竟然嗅到了一股尿骚味,低头一看,胖子这厮竟然吓尿了。

    我说胖子你这是咋了,怎么怕成这样啊,胖子竟然普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抓住我的手就说对不住我,让我救救他。

    我这才着实被胖子的反应给吓到了,赶紧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啊,心里却在想,刚才故意吓唬他,这次他肯定会说了。

    果不其然,胖子的心理防线被突破了,倒豆子一样的给我说出里实情。原来,胖子之前就跟白姐认识了,白姐以前就是个普通农家的女孩,后来去了大城市,回来之后,摇身一变从土鸡变成了金凤凰,本来胖子就喜欢她这个姐姐,可总感觉高不可攀。

    又一次白姐主动找到了他,说让他帮个忙,主要就是害死辜负了白姐并且经常跟白姐要钱的那个渣男,因为白姐的美色在那里,胖子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然后就活生生把那个渣男给吓死了,对,就是吓死的,胖子用纸人,把那个渣男给吓死了。男子死了之后,警方调查不出来,胖子感觉这事做的很出彩,经常偷偷摸摸的去找白姐。

    可白姐竟然不搭理他了,后来他才知道白姐怀孕后堕胎的事情,而在白姐堕胎后意识到被鬼缠上后,他才再次出马的。

    不过,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胖子说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线索,那就是白姐在找到胖子,甚至后来找师父之前,其实是找过吴瞎子的。

    吴瞎子,我印象很深刻,就是当初小玥死后,我家里出了很多事情,当初第一次找的人就是他,没想到在这里胖子又提到了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吴瞎子,我总感觉这个人还跟我和我们村有点关系是的,于是我就问了一下胖子,当初白姐找到吴瞎子后的事情。

    胖子说,白姐告诉他,当时她因为每天晚上睡觉都感觉被人掐住脖子,所以去找了吴瞎子,吴瞎子这人别看眼睛瞎,但不是个好东西,竟然还想着把白姐给上了,当初白姐也害怕啊,就只好答应下来。

    可谁成想,吴瞎子虽然懂行,但是他属于歪门邪道,竟然对白姐说,要想不被小鬼缠着,就得去黑石沟村老井里丢个死婴,孝敬一下里面的千年婴煞,这样千年婴煞吃了死婴还了魂,固了天魂后,就会保佑她,然后白姐就将自己的死婴丢在了黑石沟村的老井里。

    听到胖子说完这些,我再也坐不住了,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黑石沟村!那就是我们村!我听完后,立马感觉到白姐跟吴瞎子的这件事情,跟我们村现在成为**有关了,我恨不得马上去找到吴瞎子把他给掐死。

    胖子自然知道我们村是名字,低着头不说话。

    我目眦欲裂,气的浑身颤抖,可胖子这个时候,竟然又开口了,说:“陈升,这件事情你能不能别跟师父讲啊,要是被师父知道了,我就要被逐出师门了。”

    就在胖子说完这话之后,忽然,门口传来砰的一声,门板一下被师父给踹了下来,师父站在那里,一脸的寒霜。

    “一个叛徒,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为自己的阴谋做准备。”师父说完这话,忽然目光落在胖子的身上,身躯一闪,直接冲到胖子身边,吼道:“现在,立刻,马上跟我去见吴瞎子!”

    师父在说这话的时候,身上爆射出来一股子极为强悍的阴冷杀气,我顿时感觉浑身汗毛都竖立了起来,可以说,在这里这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师父这般生气。当然,后来我听胖子说,他跟师父好几年了,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生气。

    连夜,师父揪住胖子去找吴瞎子,我知道事情不太妙,也意识到吴瞎子很可能跟我们村之所以变成**有关,就跟着去了。

    吴瞎子平时都是逢集的时候在镇上的柳树下摆摊给人算命,但是他的家,其实是在铁树屯后面一个叫落凤村的村子里,当然,铁树屯就是洛诗和张木匠所在的村子。

    我们连夜赶到吴瞎子家的时候,发现吴瞎子家里竟然开着灯,这有点不太寻常,毕竟,这都几点了啊,差不多凌晨一点了,吴瞎子难道不睡觉,再说了,他可是个瞎子,瞎子点灯,这不是浪费蜡烛吗。

    师父二话没说,把胖子丢给我之后,身躯一闪就朝着院子里冲了进去,不过,师父的身子刚进院子,吴瞎子的房间里就传出来一道声音。

    “师弟,你终于肯来见我了,是吗。”这正是吴瞎子的声音。

    可我却十分惊讶,吴瞎子竟然叫师父师弟?难道说,师父之前跟吴瞎子是师兄弟吗,这一点倒是让我感觉十分意外。

    师父怒哼一声:“瞎子,滚出来吧,这么多年了,我本来以为你已经改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是黑心不改,心向邪念,告诉我,黑石沟那边发生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哈哈,师弟,这么多年了,你的性格还是一点都没改啊,冷漠却又冲动,你进来吧,喝点茶,咱们慢慢聊。”吴瞎子的声音再次传出来。

    可我却看到师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像是警惕着什么似得,十分谨慎。

    “师哥是被你害死的,你知道吗?”师父再次开口了,说道。

    “师弟,这个你能怨我吗,师哥当初自己愿意跳进深井里面找千年婴煞的,是他自己找死,这跟我无关,我只不过就是为了发点财而已。”吴瞎子说道。

    “放肆,你陷害了师哥,竟然还给自己找理由,师父要是在天有灵的话,一定不会原谅你。”师父爆喝一声说道。

    在师父这话说完之后,吴瞎子的房间里好一阵子都没动静,师父就那么站在那里,像是在跟吴瞎子对峙一样。

    差不多五分钟后,吴瞎子的声音却再次传出来了。

    “白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要是不出手,难道那么多的宝贝,就拱手送给姓陈的那几个土夫子了吗?”

    师父一听,下意识的扭头朝我看了过来,神色极为古怪。

    而我不知道为何,在听到吴瞎子说到姓陈的土夫子的时候,一下子就想到了我爷爷他们。

    忽然之间,我隐约明白了什么。